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65章 狠话,实话

吃完饭,两人握手告别,夏想就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马上就到春天了,天泽市的春天虽然来得晚,也早晚会来临,要提前做好天气转暖的准备,才好适应变天。”
“梅书记,全省组织部长会议,什么时候结束?”
夏想在车内看着徐鑫远去的背影,心中明白恐怕他会有一个不眠之夜。
“我还没有细看,单从表面上看,是一件好事。不过听说具体情况和申报材料有一些出入?等我回去后再详细了解一下。”徐鑫还是不想说实话,绕着圈子走。
邱家对梅升平含蓄,是因为邱家不敢和梅家闹僵。邱绪峰对他说狠话,是邱绪峰怀疑杨剑的所作所为有他的支持在内。夏想也明白,他和家族势力之间,矛盾渐渐凸显,终有一日会摆上台面。
他和徐鑫算是有过几次接触了,也不必过多寒喧,直接入座之后,点了饭菜,然后就边吃边谈。徐鑫也听说了曹永国住院的事情,说了几句宽慰的话。
“纪风声的死,给我的触动很大,以前我一直认为在官场之中,耿直和刻板的人没有可用之处,其实想法太武断了,以纪风声的性格,他还是很适合在纪委工作的,老徐,你在组织部工作多年,也肯定有一套用人上的心得了,你说说看,纪风声要是不死的话,当一个纪委副书记是不是挺合适?”夏想喝了几杯酒,就借酒说酒话,“就是我们之间的私人谈话,随便说说hetushu.com,不当真。”
约好了时间,夏想就让曹殊黧和夏东留下陪曹永国——岳父已经没有大碍了,他留下也没用,主要是岳父也再三要求他以工作为重,毕竟他是市长了——就和李爱林一起返回了燕市。
同时让他暗暗心惊的是,夏市长一语双关,点明了许多不为人所知的内情,就让他心里又敲锣又打鼓。
夏想也就含糊其辞地“哦”了几声,不再提正事,而是天南地北地聊起了奇闻轶事。说归说,但往往点到为止,否则谈兴太高,就成了自我吹嘘了。
徐鑫原以为夏市长肯定会大吃一惊,不料夏市长一点也不惊讶,点头一笑:“然后……说了些什么?”
一瞬间徐鑫明白了,他和纪风声会面的事情,夏市长早就知道了,就一直是在等他透露详情,他忽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就如大冬天没穿衣服走进冰天雪地一样,浑身刺冷。
“跑马县为范明伟、赖光明申报英雄事迹,老徐你有什么看法?”组织部长也有权审查范明伟和赖光明的材料,也有发言权。
变天一说一语双关,徐鑫脸色变了几变。
但有一点也让他隐隐担忧,从宋朝度的事件上可以得出结论,确实平民势力远不如家族势力团结一致,在宋朝度被家族势力打压的时候,他似乎一直是一个人奋战,来自高层的支持或许有,但并不多,更多的时候要靠自己http://m•hetushu.com的眼光和手腕。
跑马县的事情肯定会引发新一轮的冲突,而且必然会有人事上的调整,因此事先适当地敲打一下徐鑫非常有必要。组织部长在外人看来位高权重,实际上只能掌握中层以下的干部的升迁,关键干部的调动,全是书记的手中,要民主,也要集中,而且实际上大部分地方都跳过了民主直接集中了。书记大权在握,说一不二。
不管梅升平用什么手段点了徐鑫,夏想要的就是徐鑫主动打来电话的效果,就说:“好,作为燕市人,我有必要尽尽地主之谊,徐部长喜欢吃什么?我请客。”
市纪委副书记的许诺,是皮不休亲口向纪风声说出的,他当然知道其中的曲折,就说明夏市长表面上不管不问纪风声的事情了,实际上一直在暗中调查,没有放手。
“男人要有担待,老徐,纪风声是你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为什么要走向绝路,他想了些什么,恐怕你比别人了解得都更多一些……”夏想当然不能说得太直接,就旁敲侧击。
市长在人事上面是没有书记权力大,但他也是市委的第二号人物,有建议权,有些关键位置的任命,一个强势的市长完全可以顶住压力,让书记不敢轻易拍板。但夏想还是强调是私人谈话,徐鑫自然心知肚明。
“老纪挺可怜,就是心眼太直了,爱钻牛角尖,所以才走向了绝路,唉,同事一场,我也很和图书痛惜,我都认识他十几年了。他也是,扔下老婆孩子不管,一个人死了是清净了,但男人要有担待……”徐鑫接连喝了几杯酒,有点酒入愁肠的感慨。
夏想本来因为岳父的事情就有点不太高兴,也早就对卞有水的不满到了极致,就差一个临界点就会爆发出来,现在邱绪峰好好的又来惹他,他顿时就火了:“绪峰,我也不怕告诉你,卞有水要是手脚不干净,我要拿下他,谁也拦不住!”
也是无人敢反抗书记权威,如果有一个强势的市长和一个有原则的组织部长,完全可以在人事问题上对书记形成有效的牵制。夏想想要的不是拉拢徐鑫,而是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而且以徐鑫的性格,想让他正面和陈洁雯对抗也不可能。
路上,徐鑫坐上了夏想的车,他的车在后面尾随。夏想和徐鑫坐在后座,先是说说了天泽和燕市气候上的差别,然后话题一转,徐鑫说出了一句实话。
夏想没有过多地向曹永国解释天泽市的局势,更没有提跑马县发生的混帐事情,平息了怒气之后,又拨通了梅升平的电话。
夏想又问询了曹永国的病情,得知几天后曹永国会回燕市休养几天,他就完全放心了,就又交待几句,让曹殊黧好好陪陪曹永国,他必须现在返回天泽了。
徐鑫也知道夏市长不会仅仅为了请他吃饭,以他和夏市长的级别,坐下吃饭,绝对需要一个由头,夏市长既然开口了http://m.hetushu.com,他再推脱,就是不识抬举了,就客气道:“随意,随意就好,主要是我正好向您汇报一下会议精神。”
当然做到了省长的位置,必然会有高超了眼光和高明的手腕,也会有因为自身位置带来的光环和影响。不过他现在才是市长,相比之下,一个市长的命运完全掌握在省委领导之中,和省长只差了两级,实际上差了千山万水。省长难倒,市长说下就下去了。
“夏市长,我向您坦白,纪风声临死之前,找我喝过酒。”
从燕市到天泽,路途漫长,有许多话可以说,夏想自然不会拒绝。
见夏想收了电话还在生气,曹永国反而笑了:“你也有生气的时候?官场上,最不怕说狠话,说狠话没什么用,下狠手才有用。”
徐鑫知道,他必须说实话了。
梅升平立刻就明白了夏想的意思,笑了:“明天。怎么,又打我的主意了?对了,我听说杨剑去跑马县找天泽中药的麻烦了,邱家含蓄地表达了不满。”
晚上和徐鑫在燕风楼见面,夏想没有叫人作陪。
“不怕告诉你,杨剑再打天泽中药的主意的话,梅书记也不好保他了!”
谁也拦不住的潜台词就是别拿邱家的名头来吓人!
第二天一早,夏想就接到了徐鑫的电话,徐鑫的语气十分恭敬:“夏市长,我中午开完会,要是您方便的话,我想和您一起回天泽。”
梅升平电话打完不久,不到半个小时,徐鑫的电话就打来了:“和图书夏市长,听说您也在燕市?我正好在省里开会。”
主要还是,夏想就想让徐鑫主动透露一些内情,他很想知道纪风声在临死之前和徐鑫到底说了什么。
曹永国还再三叮嘱,让他以工作为重,赶紧回天泽,不要分心。岳父的心意他明白,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他一直守在岳父身边,一个副省长岳父,一个市长女婿,就会进入不少人的视线之中,会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闹不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将两人的关系和职务相提并论的话,放到网上,就是一起口诛笔伐的事件。
现在又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先前又通过渠道让他主动提出私下里的见面,难道是说夏市长已经知道了什么?徐鑫感觉额头上开始冒汗,他对夏市长的了解越深,就越畏惧他的手段和沉着,越知道夏市长是轻易不放手不退缩的性格。
徐鑫脸微微涨红,不知是喝酒的原因还是心里有鬼:“夏市长,我……我也想不通,以他的性格,都挺了十几年,不应该……”不应该什么,他说不下去了,低头喝酒。按说以徐鑫多年的官场历练,睁眼说瞎话从来不会脸红,但在夏想面前,他却总觉得所有秘密都暴露了一样,让他坐立不安。
“不是杨剑的问题,是跑马县自身有问题,邱家不满也没有办法,公道自在人心。”夏想不便多说邱家和梅家矛盾再起的内情是什么,也不说自己的立场,“我下午回燕市,可能会在燕市再呆上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