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1章 好一场争吵

“陈书记,关键时候,要冷静,不要因小失大。”夏市长必须劝阻陈洁雯,“事情只能疏通,不宜堵防,再在纪风声正在风口浪尖,他的家人是所有媒体关注的对象,现在开除他们的家人,完全是授人以柄的做法,不可取。”
不管愿意不愿意承认,在如何处理网络事件的问题上,陈书记得了零分。
陈洁雯不再在一旁生闷气,立刻瞪大了眼睛:“先抓了人再说,别让他再继续造谣下去。如果证实了是他在故意捣乱,直接刑事拘留,然后让检察院起诉他诽谤罪。”
吴明毅也忙说:“陈书记,请冷静一下,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要从大局出发。纪工有气要出很正常,是人之常情,我们怎么能因为他上网发帖子就把他开除?太儿戏了,传出去就成了自揭其短了。”
皮不休甚至不敢和裴一风、徐鑫交流眼神,因为他总觉得裴一风关键时候靠不住,而徐鑫为人太古板,又没有胆气,更不会为他出面。这件事情只能烂在肚子里,死不认帐,谁也不能拿他怎样。
夏市长不仅赢在了遇事不慌和沉着应对上,还赢在了始终掌控了局面,并且在如何处理问题上,没有露怯。
常恏是宣传部长,职责所在,必须表态:“陈书记,请您冷静。”他也站在了夏想的一边,“夏市长的话说得没错,这个时候我们不能乱了阵脚,一乱,就更让别人抓住了空子。现在中央领导也多次在公开hetushu•com场合说要接受网络监督,天泽市委如果有禁止领导干部上网的文件,传了出来,省领导怎么看?网上又不一定会风传成什么样。光是一个禁止言论自由的大帽子,我们都戴不起。”
皮不休又涨红了脸:“你,你给我说清楚,雷一大,你是不是认为就是我逼死了纪风声?”
“伤人心还是小事,逼死人才是大事。”雷一大翻了翻眼睛,阴阳怪气地说道。
皮不休低着头,老脸通红,他现在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尽管他嚷得挺凶,大叫冤枉,实际上心里明白,网上的帖子完全属实,他所做的事情明明白白地大白于天下了。
女人到底是女人,一出事就想着报复,斤斤计较只能火上浇油,现在是息事宁人的阶段,照陈洁雯的说法去做,纪风声老婆儿子再有一个人出一点事情,天泽市委都没法向全国人民交待!
陈洁雯气得差点当众失控!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承认了逼迫纪风声又能如何?他又不用负刑事责任,是纪风声自己想不开。不过再一想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情,网上引爆的事件确实是真事,但对方也是没有真凭实据,只能在网上对他口诛笔伐了,而他也估计不会查到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
话又说回来,也怨不得陈洁雯,她对网络的了解接近于无知,想当然地认为现在的网络还可以靠发文件的形势压制,靠行政命令进行打压,却不和图书知道落后时代太多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
皮不休再也忍不住了,他和雷一大的座位隔着两个人,站起来就要冲过去,就被陈天宇和胡永超联手拦住。
陈书记发了脾气,摞了挑子,常委会上一时鸦雀无声,无人开口。
陈洁雯被几人众口一词地反驳,虽然也清醒了不少,但毕竟当众落了面子,脸上就有点讪讪,又想了个由头,扭头对陈天宇说道:“天宇,你起草一个文件,要求天泽市委所有党政干部不得上网发帖,不得实名发博客……”
夏想微微一愣,抬头看了常恏一眼,心想常恏到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可真是后知后觉。话又说回来,他能猜到是原野的手笔,也不简单了。
但常恏说得非常在理,他一说完,常委会就一阵交头接耳的议论之声,大部分常委都对常恏的发言持赞成态度。
尽管和夏想有过几次交锋,但从来没有一次这么被动过,不但处处受制,就连以前事事和她保持一致的裴一风和常恏也公开反对她,陈洁雯冲动和盛怒之下,终于失控了,大嚷一声:“好,好,你们都和我作对,都不听书记的话,行,你们自己决定好了,我不发表意见了!”
雷一大一直闷头不说话,皮不休一拍就惹烦了他,他举手发言:“老皮,网上的说法是真是假你心里有数,别气势汹汹地好象真是没事儿人一样。拍桌子不顶用,还容易拍坏了hetushu.com桌子拍疼了手。别张口闭口就法办别人,是不是原野还没有定论,就算你认定是他,没有证据你怎么法办人家?”
颜面大失,名声扫地,以后的工作怎么开展?皮不休如芒在背,总感觉别人不经意投来的目光就如一道道利箭,将他射成了刺猬一样。
夏想哭笑不得,平常的时候陈洁雯很有政治头脑,冷静、有涵养,做出的决定符合规矩,让人挑不出问题,今天她是怎么了?气势汹汹拍板做出的决定,都荒唐得不行,如同没有常识的官场小白。
陈洁雯的失控让不少人震惊的同时,也暗暗叹息,陈书记不管是年龄还是官龄都比夏市长长多了,以前的她总是胸有成竹、大权在握的镇静,现在的失控,一是证明了她确实适应不了时代的浪潮了,二是也表明了她再一次输给了夏市长。
“市委市政府对纪风声的家人有多照顾?啊?不但给了20万的抚恤金,还给他一家人全部安排了好工作,忘恩负义!钱拿了,工作也有了,翻脸不认人,还敢跟政府作对?夏市长,是不是考虑把他们全部开除了?”
常恏的话等于是进一步解释了夏想的反对意见,在外人看来,倒成了他和夏想一唱一和了。
要是往常,她就是太阳,众人都是向日葵,都会向她投去期待的目光,但今天她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夏想身上。
雷一大才不怕纪风声,无所谓地摇摇头:“我是闲人,不m•hetushu•com管闲事,就是随口说说。网上没说我逼死纪风声,没说徐部长逼死纪风声,偏偏就说你,还提到了写文章的事情,我倒是记得一件阵年旧事,说的是当年纪风声说了反腐倡廉的文章,被你一句话就毁了前途?你还给他起了外号叫纪十八……所以我想,有人让他写影射市委领导的文章,这个人,肯定是知情人。”
夏想怒了,“啪”的一声也拍了桌子:“不象话,吵什么吵!这就是我们天泽市委领导的素质,我敢说刚才的场面要是被人录象放到网上,我和陈书记都得引咎辞职!”
陈洁雯已经六神无主了:“又不能限制领导干部上网,又不能惩治原野,你们说说,我们堂堂的一级党委政府,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对,告他,法办他!”皮不休大拍桌子,怒不可遏。
皮不休火了:“老雷,你我这么多年的同事了,你还向着外人说话,你太伤人心了。”
就如同被人脱光了衣服拍了裸照一样,皮不休感觉老脸都丢光了,心虚得要命,之所以嘴上嚷得凶,就是硬撑而已,不想让夏想看出他的心虚和紧张。
夏想见她失去了理智,也拍了桌子:“陈书记,我是为了市委集体,您不要意气用事。如果您不听我的劝告,文件出台之后,我不签名。”
终于,常恏的发言打破了尴尬的沉默:“陈书记,夏市长,我认为在网上发帖子的人是原野!”
其实意思就是,讨还公道,不管是什么和-图-书手段,只要目的达到就足够了,就是让他声名扫地,让他没法抬头做人。因为现在闹得尽人皆知,不管是不是知道内情的人,都多半会当真,都会认为他逼死了纪风声。
尽管是事实,他也不想让别人往他身上想。
就连裴一风也想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夏市长说得对,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能再落人口实了。对于纪风声的家人只能以劝慰为主,防止他们情绪激动之下,再做出让市委被动的事情。”
“陈书记,夏市长,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不要冲动,不要发火,你们是我们的主心骨。”裴一风忙出面劝架,他和新闻媒体打交道不少,也认为夏想说得有道理,本想向夏想说话,但见陈洁雯盛怒之下不可理喻,就又咽了回去。
表面是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夏想说话的时候只盯着皮不休一人看。皮不休一开始还不服气地和夏想对视,只坚持了几秒钟就退缩了,收回了目光,又慢慢地坐回到了椅子上。
夏想第一次成了天泽市委的主心骨!
他怀疑是夏想暗中指使别人所为,但没有证据不敢乱说。夏市长不敢轻易指证一个纪委书记,反过来,他更不敢指证市长,因为那是以下犯上,是官场大忌。
“陈书记,这个文件不能发!”夏想再次提出反对意见,而且态度很坚决,“市委办公室起草之后,您一签发,就成了政治事件。”
陈洁雯怒了,一拍桌子:“夏想,你不要处处和我作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