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3章 即将爆发

杨剑查到了部分真相之后,勒令跑马县暂停违规土地的征收工作,卞有水和张和兴答应得挺好,暗中却指使人销毁证据,并且又暗中布局准备好了后手。卞有水清楚违规土地的问题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藏是藏不住了,关键是他有底气,不怕查,因为县里有替罪羊,市里有人会替他救火,不但市里会有,省里和京城也会有人出面。
也让他为逼死纪风声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常恏燕市之行收效明显,网上帖子的数量明显减少,同时市政府副秘书长傅红妹出面做通了纪工的工作,纪工又在网上发帖承认也是听信了流言,一时冲动才说出网上的情况属实的气话,现在收回,请网友们原谅。
“看不下去的事情多了,你管得过来?你当的是官儿,不是包青天。”梅升平发了脾气,“就这么着了……”
也幸好没有听从陈洁雯的指示,否则如果真的开除了纪风声的一家人,说不定会有网民组团前来天泽市示威,那天泽市就真的全国出名了,同时,省委想替天泽市捂盖子也就捂不住了。
跑马县的违规土地问题,牵涉的不是一个县一个市,还有许多利益纠葛,杨剑想公报私仇,拿跑马县开刀?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最初,跑马县是以建设农业生态产业化园区为由进行征地,县政府先是以“用途管制”为名,租赁农用土地,向村集体支付土地租金。但县政府未能给农民足够的补偿,导致农民上访不断,县委县政府下了大力气截留上访人员,就是常说的截访。
关键还有,现在退缩,好象等于陈洁雯一批示他就胆怯了,太丢份了,也让卞有水之流更瞧不起了。心中憋得难受,就在办公室转来转去,转了半天忽然想到最近几天怎么没有原野的消息了?
裴一风真是猜对了,皮不休一走,市纪委常务副书记刘风声主持了全面工作之后,立刻就着手调查了一www.hetushu•com起案件,由此从侧面引发了跑马县的风暴!
话音刚落,不料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逼死人的皮球的车!狗日的,砸了他!”
不错,纪委常务副书记也叫风声,不过是姓刘,当然仅仅是巧合罢了,但在皮不休踏上京城的一刻起,他忽然感觉前来送行的刘风声的笑容有点古怪,有点神秘,甚至可以说有点难以说清的一点情绪,他闷闷不乐地坐上了车,总感觉灰溜溜的有点丢人。
裴一风经过一系列的侦破和技术锁定,最终查出了原始发帖人的IP地址竟然在国外,而且还是世界上最标榜自由但又最不会给别人自由的美国!裴一风很无奈,查到了等于没查到,难不成要到美国去追凶?要是外省的还好,可以跨省追捕,但因为一个帖子到美国去抓人,先不说美国会不会同意,就是陈书记也不会点头。
他可不能得罪夏市长,要是被夏市长整治了就惨了,尽管他自认比皮不休还强上不少,至少没有太大把柄被人抓住,但也不是十分干净,整个天泽市委谁也干净不了,下河方知水深浅,出水才见两腿泥。
众怒难犯,一下周围人群的怒火就被点燃了,砖头和鸡蛋齐飞,司机当即被打得头破血流,连屁都不敢再放就钻进了车内,再也不敢耀武扬威了。
由原野又想到了网上皮不休事件,杨剑眼前一亮,梅书记只说不让他从正面入手,没说不让他暗中下手。跑马县的违规土地问题被陈洁雯从正面可以用书记的权威压下,但要是放到网上引爆,她还能怎么着?纸里终究包不住火。
……
杨剑总算明白了梅升平的意思,他不能当出头鸟,火不能由他点起,只能由夏想来点着,但火起之后他再火上浇油就问题不大了。
调查组向市委提交的报告显示,从2004年起,超过2000亩的农田,以发展的名义通过租赁协议从农民手中hetushu.com被拿走,但很快就被县政府转换了土地用途,操作成建设用地。
难道阻力这么大?杨剑不想收手:“梅书记,就是不提人大会议上的临时动议,跑马县的问题也确实非常严重,不查处我都看不下去了。”
皮不休只好请了病假,因为他是市委常委,还需要省纪委批准。他还以为省纪委会拖上一拖,没想到上午报上去,下午就回复了同意,速度之快,让他不知是该感谢省领导对他的爱护,还是该猜测等他一走,市纪委常务副书记刘风声就立刻全面主持了日常工作?
杨剑气得差点骂娘,天大的事情在她眼里竟然成了小事,还不宜闹大?老农民都快饿死了,年年上访,她都能视若无睹?还拿网络事件来搪塞,都哪里跟哪里?
实际上,在具体操作中,如果征走的是基本农田,则必须上报国土部门审批。但如果是一般农田,审批权限下放到乡、镇一级土地部门。而在跑马县,县政府在没有征得农民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就完成了征地的一系列程序,显然获得了相关或上一级土地部门的配合。
裴一风也清楚,现在的天泽市是危机四伏,皮不休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了,省里虽然没有明确要求市委说明情况,也没有就皮不休逼死纪风声一事给出具体意见,大有不了了之的趋向,但在表面上不追究责任的掩盖之下,皮不休的政治生命还是留下了极不光彩的一笔。
皮不休可以休矣,但跑马县的事情还隐而不发,违规土地,宣传英雄事迹,现在都压了下来,别人不清楚,裴一风心里有数,跑马县的问题大了。
皮不休在车里吓得浑身发抖,差点没晕过去。平常他人五人六,认为天泽市委所有的党政干部都怕他三分,现在才知道真要犯了众怒,他在老百姓眼中还真是猪狗不如。
在夏想上任之前,跑马县上访人员就多次来市委市政府上访,不过都被压了m•hetushu•com下来。甚至还有人到省委上访,省委批示之后,又转回了天泽市委。陈洁雯只是做做样子,批示并且约谈了跑马县委相关领导,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杨剑见夏想也这么说,不免有些气馁,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梅升平的电话。
被人戳脊梁的感觉真不好受,真的和有人拿针不停地在扎后背一样!
群众继续砸车,还有人高喊:“打倒贪官,掀翻汽车!”
……
根据几次观察得出的结论,夏市长绝对不会放过跑马县的问题,因为以夏市长嫉恶如仇的性格,他肯定会还有后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头疼,真是头疼。陈书记,不能怪我不跟紧你的步伐,主要是你在关键时候靠不住,谁愿意跟随一个不冷静不能掌握局面的书记?
“能不能不碰天泽中药?邱家现在脾气很大,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适当敲打敲打就算了。”出乎杨剑意外的是,梅升平也含蓄地劝他大事化小。
放下梅升平电话,杨剑有点闷闷不乐,现在收手会让夏市长看不起他,认为他没有担待。虽然说官场上这种事情多去了,但他见识了夏市长有时敢于顶着压力向前冲锋的劲头之后,不知何故也经常会涌动激情,也想搏击一次。
太小题大作了,再被人放到网上,说是天泽市公安局跨国去抓捕网民,说不定连他也得灰溜溜地去休假。得,反正事情差不多过去了,老皮也没有被冤枉,他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果不其然,杨剑的报告提交到了市委之后,陈洁雯立刻做出批示:“在现在天泽市正处在风口浪尖的情况之下,跑马县的问题不宜闹大。调查组先撤回市委,稍后再做讨论。”
杨剑不服,但也得带来调查组返回市委,在向陈洁雯汇报之后,又向夏想汇报加抱怨,夏想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说道:“现在只是第一波阻力,以后的阻力会更大。”
“夏想就不要管了,你管不了他和-图-书,我也管不了。他就算把天泽中药一把火烧了,只要和你没关系,你在一旁是摇旗呐喊还是煽风点火,都没问题。”
本来在新任副局长人选上,他还想提拔自己人,对夏市长提名的人选有抵触心理,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不仅是因为皮不休被整治得很惨,还因为在常委会上夏市长镇静自若的一幕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书记又一次失分,她在市委之中的威望,急速降低,再出现一次失控的话,所有的人都会对她再小瞧一眼。
皮不休的离去,让天泽官场中人,人人都心中绷了一根弦。以前的日子总是四平八稳,见惯了不平见怪了欺凌弱小,现在见到堂堂的市委常委、纪委书记也夹着尾巴离开天泽,被迫躲避风头,而纪风声的家人没有和众人猜测的一样受到打击报复,人人心里都有了小九九,天泽市的风气真的要改变了,都是夏市长带来的新气象!
“可是梅书记,夏市长不会收手。”杨剑不敢硬顶梅升平,只好抬出夏想来当挡箭牌。
毒,真是毒辣的手段,他不但在纪委内部失去了威望,在常委会上的声音也减弱了许多。人不能没有底气,没有底气,说话时都有气无力。
似乎一场网络闹剧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但不是当事人不能体会到其中的巨大威力。先是皮不休强硬地拒绝了夏市长让他休息一段时间的提议,一天后就主动提出向市委请假一周,要去京城休养。因为他的车走在天泽市的大街上,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块砖头,一下就砸碎了挡风玻璃,差点打伤司机。司机大怒,停车后就骂:“谁他妈的不长人眼,敢砸纪委书记的车?”
天泽可别再上新闻了,现在的网络真了不得。裴一风盘算一番,觉得自己还算清白,除了有几个警花情人之外,平常收点钱拿点股份,都是人之常情,也不能全怪他,是不是?他也清楚,整个事件的幕后推手是不是夏市长不好说,但肯定和-图-书和夏市长有摆脱不了的干系。
他不愿承认也没有办法,现在网上的风头确实是过去了,但他的名声已经毁了,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是他逼死了纪风声。别人先不说,单是纪委的一干人,他就觉得已经不如以前对他恭敬了。而且他总感觉所有和他笑着打招呼的人,一转身就会变了脸色,然后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不过陈洁雯毕竟是书记,大权在握,还是走走钢丝好了,裴一风下定了决心,在适当紧跟陈书记的步伐的同时,也要向夏市长倾斜一二。
也就是说,至少有副县长和县长亲自参预其中,否则审批等一系列的手续不可能顺利过关。
尽管许多网民不相信,认为纪工肯定是受人威胁了。还有热心的网民搜索到了纪工的工作单位,并且声称如果纪工的工作被调整到不好的岗位,就证明他受到了天泽官方的威胁,就会再次爆料。
如果说差点被人砸车只是让他受了惊吓的话,他的老婆孩子在各自的单位被人冷嘲热讽,只要有人一提他的名字,老婆就会被人翻白眼,儿子就会被人嘲弄,几乎成了过街老鼠……终于就让他体会到了网络的威力。
一群人就来推车,一二三地喊口号,差点把皮不休的专车推了一个底朝天,如果不是警察及时赶到的话。
市政府联合调查组经过调查取证,认定跑马县政府存在着违规操纵土地,倒卖倒买土地等一系列的不法行为,向市委建议彻查相关人员的责任,查实其中是否有权钱交易和贪污受贿等违法乱纪行为。
杨剑兴奋异常,立刻拨打了原野的电话,却打不通。本想问一下夏市长,但又怕太冒失了,就又将电话打给了彭云枫。
裴一风现在自认比较了解夏想了,夏市长不会因为工作上的冲突和矛盾而斤斤计较,但如果触到了他的底线,就算事情和他无关,他也会一管到底!他甚至还猜测,皮不休被整治,恐怕除了替死去的纪风声讨还公道之外,还另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