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4章 布局全面完成

没有利益,就没有了勾心斗角的动力。人,追逐利益就和飞蛾投火没有什么区别。
斗争,从来都是因为经济利益的冲突而引起的,即使到了高层,所谓的执政理念之争,真要说得直白一些的话,其实也是为了等而下之的各自的利益落脚点的不同而斗争。简而言之,就是平民路线和家族势力路线之争,不管是哪一种路线,都有各自服务的利益群体。
但在天泽市,埋下的隐患远不止邱家一家。
一周时间,足够他将一桩积压半年之久的案子重新审理!
也对卞有水之流玩弄权术并且颠倒黑白的行径十分痛恨。
……
所有棋子都已经埋下,原野还在国外,暂时不会回来,他还另有重任在身。基本上可以说,夏想的布局已经全部完成,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就会全面引爆。
刘风声不同意,据理力争,强烈要求市纪委立案,皮不休强硬地压了下来。刘风声不服,却又不敢违背皮不休的命令,官场上就是一把手责任制,一把手就是天,他否定的事情,下面的人就算再闹腾出天大的动静,就算能查出范明伟有问题,他也是犯了官场大忌,谁也不会提拔一个不听从上级领导命令的下属。
刘风声为人比较正直,有正气,尽管他也清楚在官场之上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包青天一样的人物,在现行体制下,纪委虽然有一定的独立性,但纪委还是市委的纪委,实际上还是要百和_图_书分之百听命于市委书记,甚至连市长也对纪委有极大的影响力。有些案件书记点头之后,市长不点头也不能查办,但他还是认为在有限的条条框框之内,可以惩治一批贪官污吏。
还真是一条险之又险的钢丝之路,值得吗?夏想甚至扪心自问,但终究没有明确的答案。说是他性格中的缺陷也好,说是他的平民情怀也好,他总是无法面对农民的惨痛,无法对坑农害农的事情坐视不理。
案件,正和跑马县蓝天乡党委书记范明伟有关。
卢胜现在在刘一九的严加看管之下,别人都无法接触,卢胜也不相信除刘一九之外的任何人。卢胜是导火索,但现在还不是引爆的时候。刘一九根据卢胜提供的线索,又到跑马县继续抓捕毒贩,准备抓住跑马县第二号毒贩杜不三。杜不三被抓捕归案的话,据卢胜交待,杜不三有直接证据指向现任跑马县公安局长何泽林。
邱绪峰和他也算是多年的好友,从安县后,还曾经有过几次联手对付付家的经历,他和邱绪峰之间,连架都没有吵过……
邱仁礼的话肯定比岳父转述的要多,因为夏想听了出来,岳父生气了,肯定是邱仁礼点明了什么,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岳父迈向正部级的步伐放缓了!
指望总理在关键时候出手拉他一把,夏想摇摇头,还是不要心存奢望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宋省长差不多和*图*书也是依靠自身的能力在燕省打开了局面,省长尚且不值得总理出手,何况他一个小小的市长?
皮不休的网络事件爆发之后,刘风声才恍然大悟,意识到了网络力量的威力。他不敢猜测是不是夏市长所为,但也非常敬佩幕后主使人物的手段,将皮不休整治得垂头丧气却没有一点办法,不得不灰溜溜地请假一周去躲避风头。
现实却让他一次又一次失望。
跑马县的现状,比夏想想象中还要恶劣不少。
可以说自从夏想从政以来,从来没有象这一次一样犹豫过。他和邱家之间有无数年的友情,和邱绪峰也算是难得的好友,对邱仁礼也是印象良好。他实在不想和邱家反目成仇,但现实又让他没有选择。
之所以一直引而不发,还是在顾虑邱家。
此时吴家还可能站在他的背后,但在省政府整合钢铁资源的计划上马之后,他有可能会引发吴家的不满,就是不小的麻烦了。吴老爷子对他宽容,但宽容不等同于迁就,在真正的核心利益面前,吴老爷子也好,吴才洋也好,有足够的手段向他施压。
天泽中药肯定有高层具体参予了其中,事情,已经真正牵涉到了邱家的利益。
如今皮不休休假,范明伟身亡,李卫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李卫被免职后不断上访,最后被跑马县抓回之后,以精神病为由关进了精神病院。
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夏想坐回到了椅子上和-图-书,不免有此疲惫,突然间,电话就突兀地响了。一看是燕市的号码,他就立刻接听了电话。
此为夏想忧心的第一个方面。
但实际上不管先从哪里入手,最终大火都会烧向违规土地,以他的原则,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违规土地的问题。他的父母也曾是农民,知道农民的艰辛和不易,侵占农民土地就和断人生路没有两样,性质十分恶劣,手段十分低劣。
甚至可以变相地看成是一次平民利益和家族利益之间的利益冲突。
刘风声比皮不休年轻10几岁,今年40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期,他又是纪委的常务副书记,按说应该大有作为才对,但在皮不休的压制下,事事受到牵制,有几次他查办的案子本来铁证如山,但在皮不休说一不二的权威之下,只能被束之高阁,眼睁睁看着贪官逍遥法外。
第三个方面,到底是继续从违规土地入手,还是先从赖光明贩毒点火,夏想还没有下定决心。违规土地必然触及到邱家的核心利益,邱家肯定会想方设法阻止,难道说,他和邱家真要因为天泽中药而反目成仇?
邱家的立场肯定会通过某个渠道表达出来,上次邱绪峰冲他说了狠话被他还回去之后,再也没有了下文,他也清楚,邱家对他再有所不满,估计也不会暂时有正面冲突。且不说容易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就是他身后的吴家,邱家也惹不起,何况在最近的一次和图书省部级调整后,邱家大大的失利。
皮不休的态度很明确,一是李卫越级举报,本身不符合规矩。二是范明伟是跑马县的干部,市纪委直接接手不太好,太不尊重跑马县委、县纪委了。
夏市长的到来让刘风声暗自欢欣鼓舞了很久,他甚至惋惜夏市长只是市长,不是书记,没办法对皮不休形成直接的制约。
现阶段最大的依仗就是,宋朝度在燕省一天,不管是吴家还是邱家,想要出手打压他都绕不过宋朝度。但万一宋朝度真被调离了燕省,他就等于一脚悬空了,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要么全面倒向家族势力,一心一意为家族势力办事,要么一个人孤军奋战,最后被家族势力打击得体无完肤。
夏想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而且和邱家没有闹过矛盾,邱仁礼对他也是关爱有加,几次去邱家作客,邱仁礼都要出面作陪,对他十分礼遇。他现在担任了市长就拿邱家的产业开刀,邱家不会高兴,外人会怎么看待?
且不说天泽中药违规侵占农民土地的情况严重程度超出想象,中间有多少黑幕多少人经手,杨剑还没有调查清楚,但初步接触的真相就已经足够触目惊心了,卞有水胆大妄为,天泽中药也是一丘之貉。
一直以来,他在几大家族之间周旋,除了和付家硬碰硬之外,和其他三家就算有过矛盾,也很少有过正面对抗,都用了曲线的手段化解或缓和,但违规土地问题,除非www.hetushu.com邱家退让,否则还真没有化解的可能。
夏想推开办公室的窗户,放进了新鲜空气。4月的天泽,空气中有了春的气息,让人精神为之一振。春天,不但要迎来建设的高潮,还会迎来斗争的高潮。
刘风声和皮不休的不和,由来已久。
事后不久,李卫就被跑马县委免职,理由是贪污受贿和乱搞男女关系,和李卫举报范明伟的理由如出一辙。
半年前,蓝天乡副乡长李卫实名举报范明伟贪污受贿,并且长期和女下属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还列举了非常翔实的证据。举报材料到了到了市纪委之后,刘风声勃然大怒,准备立案的时候,却被皮不休压了下来。
“小夏,有些事情得放手时且放手,何必非要计较太多?”曹永国的声音有一丝愠怒和不满,“我接到了邱书记的电话,他说天泽中药如果有违规行为,该怎么查就怎么查,不要顾忌邱家的面子。”
皮不休长得其实不太象皮球,但他的性格和圆滑的手段太象皮球了,哪边风大就朝哪边滚,哪边权大就听哪边的话,官场之上,圆滑离不了,但也要讲原则讲正气讲大局,皮球却什么都不讲,只讲利益。
刘风声就决定亲自到跑马县走一趟,替李卫翻案。
问题是,邱家维护天泽中药的决心到底有多大?
第二个方面,陈洁雯压下了跑马县违规土地问题,杨剑又被梅升平警告不许再碰天泽中药的事情,似乎两条路都被堵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