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6章 正是时机

但违规的土地还是没有退让,天泽中药说是已经退还了,但却没有到农民手中,肯定是中间环节又出了问题。农民依然上访,照样被跑马县截访,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之上,跑马县根基没动,卞有水和张和兴依然牢牢地掌控了跑马县的局面。
基本在西省直接扶正比去齐省要好许多,局面更好打开,工作也有延续性,但曹永国也清楚他和邢端台共同执掌西省的可能性不大,甚至说几乎没有可能。因此他对于前往齐省寄予厚望,因为他不认为邢端台会离开西省,邢端台在西省接任书记的可能性比他在西省担任省长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一句话问得夏想不免汗颜,但又没有时间和曹珠黧多说,忙说:“我不找你,我找爸,他在哪里?”
“喊爸回来。”夏想也不多说,“快点。”
但常恏少见地提出要上常委会研究决定,因为跑马县上报的材料事实不清,有前后矛盾的地方。陈洁雯没想到宣传部长也不按照她的意图办事了,就冲常恏拍了桌子。常恏却不屈服,还是坚持要上常委会讨论,只有常委会通过,他才会在全市开始宣传。
“出去散步了,什么事这么急?”
几场春风过后,市委大院的树木都披上了绿衣,天泽市的春天虽然姗姗来迟,但总算来临了。
也让夏想暗暗感叹,政治人物果然个个嗅觉灵敏,否则谁也不会主动让步,都会紧紧抓牢手中的现实利益,并http://m.hetushu.com且眼睛还要看向长远利益。
就在皮不休的休假即将结束的时候,市委又召开了一次常委会,研究跑马县上报的英雄人物的宣传问题。因为上一次的网络风波,英雄人物事迹的宣传被压了下来。后来常恏在有了陈洁雯的批示之后,又拖了几天,终于惹恼了陈洁雯。
众人不禁要问,夏市长难道放手了,就只顾一心发展经济,对于欺压农民的恶性事情就这么坐视不理了?
邱家的退让,不是基于感情因素,也不是看重曹永国的政治才能,完完全全是基于形势而不得不采取的最符合眼前利益的举措,是明智之举。
夏想虽然也偶而有一点不满,但他还算理智,知道总理的难处,但老古既然说了,就呵呵一笑,表示心领神会了。
谁知风云变化,邢端台竟然被搬到了齐省,而他却顺利扶正。
意外,太意外了!
“落实起来有难度,陈书记,跨省抓捕还有可能,跨国的话,我只能表示强烈的愤慨和严重关注!”裴一风的外交部语言学得惟妙惟肖,也不怎么就在市委大院流传开来,所有人都学会了一句笑话。
老古也是难得,相当于替总理说好话了。相信总理也意识到了会有一些平民势力的省厅级干部,对总是得不到上面的支持而心生不满。
西省的人事动向传出风声之后,估计关于宋朝度调动的传闻就会小了许多。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收hetushu.com获,跑马县方面主动做出了姿态,处理了几个相关的责任人,不过都是小虾米,象什么蓝天乡副乡长,县政府办副主任,还有一个县国土局的副局长,等等,撤职一个,处分两人,算是交了差。
“爸,您可能会在西省向前迈一步!”夏想压低了声音,虽然也知道没人偷听,但可能也是兴奋所致,“有消息说,邢省长会到齐省,蒋书记上京城,易向师空降担任书记,您坐地扶正!”
不由曹永国不震惊当场,震惊过后,就是一阵狂喜。饶是他在官场沉浮了几十年,但得知真要扶正的消息时,还是欣喜若狂。
……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列席常委会的刘风声,就为天泽市再次刮起一次强劲的大风。
当然,网络事件究竟是谁具体操作,谁又是幕后主使,最后也没有一个结论出来,肯定是不了了之了。因为谁都看了出来,裴一风对于追查元凶的事情,非常消极,在陈洁雯几次催促之下,总是说发帖子人的IP显示的是美国,他无能无力。
夏想没有正面回答曹永国的问题:“爸,您现在需要的就是尽快回到西省,安心工作,多向蒋书记请示汇报,还和照常一样。”言外之意就是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陈洁雯就只好召开常委会进行讨论。
果然还是挪开了邢端台,而且邢端台还是平调,就说明中央对他的前景不太看好了,乐观估计,在齐省担任几年的省长和图书之后,如果不能接任省委书记,因为邢端台在燕省担任省纪委书记的经历,就有可能到中纪委担任副书记去了……
曹殊黧就很听话地“哦”了一声:“好吧。”
不一会儿,话筒里就传来了曹永国的声音,还微微有点气喘:“怎么了又叫我回来,我刚下去才迈开步……”
岳父能有今日,也总算扬眉吐气了。上一世被高成松害得最终止步于厅级,还被排挤到了测绘局养老,估计最后也只能是郁郁而终。
“不好落实,我只能表示强烈的愤慨!”
夏想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急忙打电话给家中,接电话的是曹殊黧,她对夏想又打来电话颇感惊讶:“你闲着了,又打来电话,几年没见你对我这么热情过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会不会是空穴来风?”问过之后曹永国又后悔了,印象中,夏想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说过没有把握的话。
在经济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的同时,所有人都以为夏市长已经遗忘了跑马县的事情,先前声势浩大的调查组下去调查了几天,最后又没有了下文,不少人猜测,陈书记对跑马县的维护真是不遗余力,杨市长大张旗鼓折腾一场,竟然没有一点收获。
曹永国笑骂了一句:“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有那么浮浅?”
皮不休休假未回,就临时由市纪委常务副书记刘风声参加常委会,算是代表纪委的意见。为了区别开来,他只能是列席,不和图书算出席。
“京城市委书记。”老古有一说一,绝不隐瞒半点,不过也只点了一句,又说,“西省的调整,对燕省的局势也有影响,而且还是有利的一面,好在哪里,你自己去想。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现在也应该清楚了,总理不是放手不管,是他身为总理,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待问题。”
网络事件的影响慢慢消退了,但皮不休的名声却坏了,没有人怀疑他不是逼死纪风声的幕后黑手,就连以前纪委许多对他忠心耿耿的人,也对他改变了看法。也是,一个连同事都能逼死的人,谁还能再跟他共事?说不定什么时候也会让他把你逼死!
一瞬间,曹永国呆立当场,说不出话来!
曹永国和易向师执掌西省,对总理有利,对吴家也有利。曹永国温和,易向师稳重,两人虽然立场不尽相同,但不会有太大的冲突,肯定是求同存异,共同进步。总理巧妙地拨动利益转盘,扶正了曹永国,可见在他的心目之中,也是十分看重曹永国的能力和政治智慧。
放下电话,曹永国开心的笑声还在耳边回响,夏想在高兴之余,心中又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他知道,所有的准备已经就绪,邱家暂时没有了筹码,眼下,就等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的来临。
“蒋书记要进政治局了?”先是从邱绪峰口中说是蒋雪松要向上动一动,刚才老古也说要向上动一动,以蒋雪松的级别,向上一小步也是要进政治局的。不过夏想和_图_书始终不明白蒋雪松是哪一个派系的人。
要是以前他不跳也得跳,因为市长不强势,形不成对书记的有效牵制。现在有了夏市长,他还怕什么?领导不能总把黑锅留给别人,没有一点担待的领导,下级也不服。
常恏有夏想的警告在先,他才不会跳坑。万一真有事情,书记一句话就会将黑锅完全背到他的身上,因为他是宣传部长!明知有可能是一个大坑他再向下跳,他不是傻瓜就是笨蛋。
笑话传到陈洁雯耳中,就让她又生了半天闷气。
对燕省的局势有有利的一面,夏想也能领会老古的意思,由易向师和曹永国执掌西省,因为曹永国算是平民一系的干部,而且曹永国和宋朝度也算关系不错,曹永国的扶正,相当于给宋朝度打了一剂定心针,也是间接地传递一个风向,就是总理对宋朝度是坚定支持的立场。
当然以上不是让夏想最高兴的方面,最让他高兴的还是曹永国终于要迈入正部级的行列,确实不容易。从厅级到副省,是一个关键的门槛,再从副省到正省,更是难上加难,每一级都会卡死无数人。
众人都不解,夏市长也不解释。
本来夏想一直就有一个疑惑,他也知道蒋雪松调走之后,邢端台接任书记的可能性很大,但曹永国原地扶正的可能也有,就不是很大了。因为邢端台和曹永国之间关系密切,而且都来自燕省,中央不大可能让一个非常团结的班子执掌一省,不利于中央的调控和政策的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