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7章 波澜急

常委会顿时一片附和之声。
夏想摆摆手:“老皮不在,刘风声同志就是纪委的代表,正好说到了范明伟的案子,就不妨听他说一说,兼听则明,旁听则偏,同志说是不是?”
再看夏市长一脸浅笑的模样,裴一风暗暗庆幸刚才幸亏没有先替范明伟和赖光明说话,否则让夏市长怀疑到他和赖光明之间有什么内幕交易就坏了。明哲保身第一,范明伟和赖光明的事情,不能沾手了,恐怕要引发了。
“刘风声同志,请注意现在开的是常委会。”陈洁雯并不正面接刘风声的话,而是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份,不是常委发什么言?
“应该让刘风声同志发发言……”
再深入一想,时机把握得真准,再有两三天老皮就回来了,现在正是借陈书记高调宣传的东风,来行非常之事,直接就将范明伟和赖光明一棍子打死。
“陈书记,常恏同志也是出于谨慎的出发点,他有顾虑也是可以理解的。万一英雄人物真的出了问题,责任谁来负?肯定是宣传部长了。”夏想必须发话了,否则就显得他没有担待不护着常恏一样,“范明伟和赖光明有争议有传闻,不一定就是捕风捉影,更不会是空穴来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刘风声就拿出了厚厚的一叠材料,语气沉重地说道:“各位领导,范明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陷害副乡长李卫,不但让李卫被免职,还让人将李卫抓起来强行关进了精神和图书病院!李卫没有精神病,他是一个正直的有良心的共产党员,他手中掌握了大量范明伟贪污受贿和乱搞男女的证据,现在,证据就在我的手里,请各位领导过目!”
先是给常恏扣了一顶消极工作的大帽子。
一般情况下,一把手都喜欢最后一个表态,也是民主原则的体现。否则你一把手上来就表明了态度,让别人怎么好意思再说出不同的看法,不就等于一上来就拍板了?大部分情况,一把手直接就表态,下面的人多半会附和,就算有极少数反对意见,也会被一片赞成的声音淹没。
好一个刘风声,趁皮不休不在的时候,要为李卫翻案,相当于直接在背后踹了皮不休一脚。忽然又想到赖光明,裴一风心中打了个寒战,不好,既然连刘风声都能翻出以前的旧案,赖光明走私贩毒的不法行为,夏市长会一点也不清楚?
天泽市委一共有13名常委,许凡华去了中央党校,皮不休病休,只有11人到会。刘风声虽然列席了会议,但他没有发言权。
言外之意就是常恏和别人沆瀣一气了,别人是谁?不用猜就是暗指夏想了。
陈洁雯的脸色由红转青,只好顺水推舟:“既然同志们都同意,风声同志,你就详细说一说。”说话间,她还不由自主心中一惊,不知怎的心中就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要是皮不休也在,面对刘风声的时候会不会想起纪风声?
裴一风和徐鑫对和_图_书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讶和震惊,本来今天已经约好要替陈书记说话,幸好还没有开口。特别是裴一风心知肚明,他知道刘风声和皮不休之间的不和,也知道范明伟陷害李卫的全部经过。
刘风声轻轻咳嗽一声:“陈书记,夏市长,我本来只是列席会议,没有发言权,但正好说到了范明伟,而且刚才陈秘书长也点到了范明伟陷害副乡长的事情,正好我手中的一个案子就涉及到了范明伟陷害副乡长的事实……”
陈洁雯恢复了气象,先是照例转承起合,发表了一通讲话,又传达了一些省委的最新指示精神,然后才抛出了常恏的议题。
老皮回来后,会不会再气得发病住院?裴一风并不乐观,心中盘算到底下一步该怎样明哲保身。
陈洁雯一听又是陈词滥调的说法,不由火了:“市委宣传部已经下去人有过实地调查走访,没有查出范明伟的事迹和宣传材料有不符的情况,就不要再拿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说事了。”
常恏接话了:“市委宣传部是下去调查走访了,没有查出问题,但也没有证实跑马县委宣传部上报的材料是真实的。”
“对,对。”
“老常最近的工作不太积极,有消极的倾向,不太好。宣传英雄人物是好事,宏扬正气,树立新风,有利于引导民心向善。”陈洁雯对常恏的不满,谁都能听得出来,“为什么一直拖到今天还没有对外宣传?早http://m•hetushu.com先说是范明伟和赖光明两位同志的材料和实际情况有出入,好,你们宣传部不是也下去人走访了?不是也没有查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问题?上一次的网络事件,宣传部就处理不利,现在树立英雄人物的典型,正好是一次大好的拨乱反正、恢复天泽市正面形象的机会,怎么就不能积极主动地去落实?”
众人就都看常恏,常恏是官场老油子了,知道市委书记再批他,也不能拿下他。别人的目光再有深意,也影响不了他的仕途。只有他走错了一步,才有可能给自己背上天大的黑锅,所以才不怕别人猜测的目光,坦然地笑笑,不说话不反驳。
陈天宇本不想第一个发言,但被书记点名,就只好说了:“宣传英雄人物当然是好事,前提是,范明伟和赖光明确实是值得宣传的英雄人物,也确实做出了可歌可泣的事迹。但我却听到了不少关于他们的传闻,就说范明伟,说他曾经制造冤假错案,陷害一名副乡长,还将副乡长送到了精神病院,他还长期和女下属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等等,我想这些说法都不是空穴来风。还是需要再查明事实再做决定,树立典型是好事,但要是树立的典型是一个反面人物,不但不会对天泽的正面形象有帮助,还会让全国人民笑掉大牙。”
“那又怎么样?就凭你的简单臆测就否认一级党委的公信力?”陈洁雯现在越看常恏越不顺眼,就想狠狠http://m•hetushu•com地敲打他几句,“老常,你的原则性哪里去了?你明明是无理取闹,明明是有私心杂念,或者受人指使。”
以上,是指一把手完全掌握大局的情况下。
陈天宇的话一说完,刘风声就眉毛连动几下,向陈天宇投去了大有深意的目光。
“是,是。”
不,范明伟和赖光明已经是死人了,明是打他们,实际上还是打跑马县委县政府,是打卞有水和张和兴。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们领导干部的眼睛也不是瞎的。”陈洁雯就立刻反驳了一句,“没有真凭实据,任何传闻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做不得数。夏市长,你也反对英雄人物的宣传,有什么意见可以当面提出来嘛……”
裴一风理顺了思路,算是完全明白了。皮不休休假一周,前天刚刚通过了公安局新任副局长历飞的任命——陈书记不想同意也没有办法,省厅对历飞的支持力度挺大,明眼人谁不知道历飞是夏市长的嫡系,从下马区到郎市再到天泽市,他就是夏市长在公安战线的一把钢刀——今天又提到了范明伟的旧案,要的就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效果!
陈洁雯不免有些尴尬,就点名了:“天宇先说说。”
“嗡”的一声,常委会上议论四起。
陈洁雯一说完,一干常委就面面相觑,无人说话,既不是一片附和之声,也不是反对之声,沉默,就意味着无声的反对和中立。
范明伟和赖光明是什么人,你心里没数?还摆出一副大义凛http://m.hetushu.com然的样子,给谁看?夏想不无鄙夷地看了陈洁雯一脸,见她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心想人在官场久了,不练成脸厚心黑都不行,怪不得她能将天泽市委掌握在手中,不仅仅是政治上有手腕,还要有足够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
这一句话很有含义,意思是指责夏想暗中阻挠。
“树立英雄人物,不但要宣传,还要大力宣传,我的意见是,一次到位,直接上报到省委宣传部,省市两级同时宣传,就要声势浩大,就要完全消除网络事件给天泽带来的不良影响。”陈洁雯不象往常一样只提出议题不发表意见,而是直接表了态。
是时候了,夏想一脸浅笑:“有意见,我当然有意见了。刚刚过去的网络事件给我们的经验教训是,要把好宣传关,否则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了一个教训再不学聪明一点,我们天泽就真成了靶子了。前一段时间,全国各地的媒体都来到了天泽,常部长忙得脚不离地,总算没有再出乱子,我认为市委应该大力表彰常部长的工作。现在虽然媒体对天泽的关注热度降温了,但一旦天泽有事,还会立刻有媒体会将前一段时间的网络事件相提并论,天泽,经不起再一次出现负面新闻了。我的意见就是,英雄人物的宣传,宁肯不宣传,也要弄清事实再说。”
陈洁雯敲着桌子语速极快地说道:“弄清事实?都说了一百遍弄清事实了,事实就是,范明伟和赖光明两位同志就是英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