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5章 大乱

不恨不行,跑马县出现公安局长自杀事件——尽管她猜测何泽林之死肯定也有内幕——但不管何泽林是因何而死,他的公安局长的身份就是一个敏感点,就会引发媒体无端的猜测,恰恰在此时引发了跑马县的违规土地的内幕,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督察组负责督察全国的土地使用状况,但只有监督和上报权,没有处置权,处置权还归地方。而且最重点的一点,省政府调查组其实才是有决定权的一方,督察组最后不管得出什么结论,给出什么意见,都仅供参考,最后还得省政府调查组向省委提交报告。
杨剑?对,肯定是他,他一直抓住违规土地的事件不放,夏想都有放手的迹象了,偏偏他象疯狗一样不肯罢休,除了他没有别人!
刚放下王鹏飞的电话,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丰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陈书记,天泽出了天大的事情,我总是从网上知道,是我太关注网络了,还是天泽市委太不关注省委宣传部了?”
还有网络上同时发出的新闻,完全是督察局行动的注脚,双管齐下,配合得天衣无缝,绝对是有人精心策划的行动。
会议刚开始,就接到了省委的来电,形势的变化之快,完全让天泽市委陷入了被动!
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作祟心理。
一场声势浩大的大火,即将烧亮跑马县的天空。
陈洁雯都无话可说了,除了自我批评之外,找不出任何理由,和-图-书心里却把常恏骂个半死。完了,彻底得罪李部长了,看下次灭火的时候,还怎么向李部长开口?
是夏想?
等陈洁雯、夏想和战劲鹏回到市委时,形势已经大变,得知情况后,陈洁雯大惊失色,差点站立不稳坐在地上。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省长宋朝度、省委纪委书记李言弘分别做出批示,要求省国土资源厅牵头、省农业厅和省委农工部有关同志组成调查组,对跑马县存在的违规土地问题进行彻查。并且已经行动起来,连夜也要赶到跑马县进行调查。
对于杨剑敢违背梅升平的意愿,暗中非要将跑马县的事情捅出来,他也是暗暗佩服。杨剑此举不管是出于公心还是私愤,都冒了极大的政治风险,万一被梅升平得知是他的手段,肯定会对他大为不满。杨剑是梅家的人,在大事上不听从梅家的指示就是和梅家的利益背道而驰。
可惜的是,天泽市死水微澜,暗藏在水面之下的旋涡比郎市表面上的风浪更惊人,也更有威力。钝刀子杀人才最狠,他想发展经济,就动了别人的利益,别人不和他吵闹,不对他人身威胁,也不和他硬碰硬,却躲在暗处出阴招。
被动,太被动了。
且拭目以待好了,夏想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眼前最要紧的还是统一意见,应付跑马县危机。
不用想,肯定是杨剑的手笔。
陈洁雯立刻召开了书记办公会。
省委http://www.hetushu.com的电话是省委常委、秘书长打来的,传达了范书记的指示精神。范书记要求天泽市委切实行动起来,配合督察组和省政府调查组的工作,务必查清真相,落实到人。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会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从京城来的督察组已经到了天泽市。
倒也不必指责杨剑什么,各自的出发点不同,但目的相同。只不过部署被打乱,难免要重新布局,等半个月之后,融合资源的规划出台之时,需要应对的来自以陈洁雯为首的反对的声音,难度就会比他预想中大上许多。
梅升平不会容忍杨剑的行为,尤其违规土地事关邱家的利益,容易引发梅邱两家之间有利益冲突,他肯定无法接受杨剑因小失大的举动。当然前提是有确凿证据指向杨剑。
王鹏飞的语气很严厉。
因为杨剑的横插一手,事情的发展就比他预期的进展要快得多,也打乱了他的计划。他原本打算点火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风助火势才能彻底将跑马县烧亮,正好可以在跑马县大火熊熊燃烧的时候,助宋省长融合钢铁资源的东风,从而顺势将反对的声音扼杀。
陈洁雯、夏想出面迎接之后,就由夏想具体和负责人联系,并且陪同一起赶赴跑马县,同行的还有常务副市长杨剑。
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杨剑的手段太犀利,直接就惊动了督察局,导致了http://m.hetushu.com全方位的盘查和清算的提前到来,说实话,也小小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夏想在一旁也是心中惊愕,网络上的引爆确实是彭云枫在他的授意下点燃的,要的就是从侧面出击,从而引起省委的注意,然后自上而下地施压进行盘查,却没有想到有人暗中将材料直接递交到了督察局。
不错,事件已经上升到了危机的程度,因为还多了一个何泽林自杀事件。
一个小小的跑马县,现在是市委联合调查组,再加上督察组和省政府调查组的话,三个调查组全部入驻,跑马县还真是成为香饽饽了。
陈洁雯震惊了,没想到京城方面反应速度如此之快,督察组已经从京城出发,正赶向跑马县。而且督察局点名要和杨剑约谈,就违规土地问题进行协调和通报。
陈洁雯对杨剑恨之入骨。
出阴招夏想倒也不怕,但如卞有水一样的人,明明一身是臊,还敢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不是自找不自在吗?以夏想的性格,不整倒这样的小人就不是夏想了。不提什么临时动议的不入流的手段,就是违规土地也足够将他打爬下了,更不用提和跳梁小丑一样,非要宣传什么英雄人物事迹一类更下作的手法。
但夏想刚刚明明和她在一起,还关了手机,半天时间都和她在一起,形影不离,没有机会操纵一切。而且何泽林自杀又事发突然,不可能事先安排好。
这才是陈洁雯要负责对口接和*图*书待省政府调查组的根本原因所在。
到了跑马县,整个县委已经乱了套!
陈洁雯焦头烂额。
……先是京城督察局已经第一时间做出了工作部署,一,成立督察组,并且立即进驻跑马县现场,要扭住不放、一查到底,切实查清跑马县土地违法违规问题。二,及时将跑马县有关情况通报燕省人民政府及燕省国土资源厅有关负责人,要求其尽快组成调查组,对存在的问题延伸进行调查,并依法依规严肃处理。三,立即约谈天泽市委主要负责人,向其通报跑马县存在问题的严重性,要求按照“既处理事,又处理人”的原则,认真查处整改到位。
……
何泽林的自杀必定有深层的内幕,不排除卞有水和张和兴有一人陷进去的可能,但现在显然来不及查实了,光是一个违规土地问题,就足够让卞有水和张和兴吃不了兜着走了。
……先不管杨剑的出发点和造成的后果,单从杨剑点燃的时机来看,他肯定和彭云枫有暗中的默契,或者说,和远在美国的原野有约定。
夏想暗暗叹息,在郎市,他是主动打击哦呢陈,同时对古向国穷追不舍,就是为了还郎市一片青天。到了天泽,他本来安心发展经济,低调行事,对许多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是矛盾无法化解的话,才用对抗或强硬的手段。
可惜是能烫伤手的饽饽。
正在开会研究跑马县土地问题的督察局,在会议间隙就得知了网上的爆炸m.hetushu.com消息,当即决定做出部署,要求做出快速反应。而正在浏览网页的省委宣传部长李丰再次在网上看到了天泽市跑马县的负面新闻后,当即拍案而起!
但时机拿捏之准,又是谁借何泽林之事,点燃了跑马县的大火?陈洁雯恨得咬牙切齿,她最痛恨的就是背后出手的小人,不管总策划是不是夏想,肯定在市委之中还有一个主使人!
也就是说,省政府调查组提交的报告,将会最终对卞有水、张和兴的政治生命带来决定性的影响!
……
书记办公会开得很简短,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无非是传达省委的指示精神,落实督察组的指示精神,现在天泽市委完全是被动应付,上头完全不给天泽选择的余地,督察组和调查组都事先没有征求天泽的意见就直接赶来了,天泽除了迎接之外,没有拒绝的权利。
夏想表面上不说,实际上有时也被卞有水恶心得不行。
督察局督察组、省政府调查组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相继成立,并且动作迅速,都分别赶赴了现场,等于是完全绕过了天泽市委,摆明了是督察组和调查组对天泽市委的不信任!
如果说何泽林的自杀只是让她震惊的话,督察局的快速反应彻底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坐在椅子上半天都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
最后达成共识,陈洁雯出面迎接省政府调查组,夏想出面接待督察组。表面上看这样的安排合理规矩,实际上谁都清楚,陈洁雯已经在准备后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