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2章 对抗

战劲鹏就是说出真话的小孩,可惜,他不是小孩,是市委常委、副市长,他的话要是传到省领导耳中,就是政治上不成熟思想上不正确的表现,就有可能会被省委训诫谈话,后果很严重。
形势很严峻,常委们的意见非常不统一,很有可能最后达不成任何共识。他还是和往前一样,手中拿着一份材料,如同照本宣科:“卞有水同志应该引咎辞职,张和兴同志直接免职。”
形势比预料中复杂,原本的焦点集中在免职还是留任之上,现在好了,裴一风又提出一种可能,多了选择反而不是好事。
跑马县变天了……
只不过不少人都在猜测,战劲鹏到底是在跑马县一件事件上出于义愤,还是他已经选择了偏向夏市长的立场?
当然,还有其他政治上的交易,有利于她的长远发展。而且从私人感情上,她也确实不忍心亲手葬送卞有水的前途。
接下来的情况又给陈洁雯当头打了一记闷棍,继常恏支持夏想之后,战劲鹏却不知为什么又不合时宜地跳了出来,再次慷慨陈辞了一番。
陈洁雯是强烈反对调卞有水来市里的,市里各局都一个萝卜一个坑,好位置早没有了,卞有水来市里只能从一些不重要的部门选择,而且还有可能任副职,以后再想外放到地方上就难了。
战劲鹏今天就是气不顺,对跑马县所有的人和事都没有好感,就是要抓住跑马县的事情大做文章,反正跑马县hetushu.com又没有他的利益,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闹腾得越翻天越好。
“我只是提一个不成熟的建议,仅供同志们参考。”裴一风态度非常谦逊,还一脸微笑,“市委市政府处级的岗位不少,本着治病救人的出发点,卞有水同志来市里工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陈洁雯不发怒不行了,脸色一沉:“战劲鹏同志,说话的时候要考虑清楚了再开口,不要想什么说什么,现在在开常委会,是非常严肃、神圣的事情,不要因为你的个人情绪而搅乱了会议进程。”
邱绪峰长长地叹息一声,他真的不想和夏想为敌。
同时他又再次领略了夏想翻云覆雨的手段,在安县的时候,他就曾经被夏想逼迫得没有还手之力,现在夏想羽翼渐丰,更有不少势力可以借助,眼下竟然又有和付家联手对付邱家的迹象,真是利益永恒,友情短暂。
而她一方,吴明毅、杨剑、皮不休,顶多再有冷阳和胡永超,也是六票。
引咎辞职比直接免职面子上好看一点,实际上国内的官员几乎没有引咎辞职的,都是在上级决定免职的情况下,一种体面地下台的说法而已。
“为什么卞有水身为书记就拥有了豁免权?固然,在官场上这种屏蔽特定官员责任的做法是一种不成文的惯例,也是约定俗成的内部规则。因此,遇有重大事件追究责任时,常常看到主要领导莫名其妙地失踪—http://www.hetushu.com—只字不提。然后又官面堂皇地讲什么‘严肃处理’与‘严厉追责’,实际上是愚民手段的一种,都是眼睛朝下看。越是下面的人,责任越重,似乎决策都是下面人拍的板,上面的领导却是执行者,难道正应了一句老话,秘书干事,领导签字?领导都是无辜的,只有下面的人是有问题,这样的做法真能骗得了老百姓?以为老百姓是傻瓜的人,自己才是傻瓜!就拿跑马县的事情来说,书记只是党内警告,县长免职,国土局长撤职,如果说有必须移交司法的,就要在局长以下找替罪羊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现在留任的话,就算背一个不大不小的处分,一年之后也会消除,而且只要在地方上继续执政,就容易向上走。
杨剑更是一脸讪讪。他本是迫于无奈才在卞有水的问题上抬手,依照他的本意,恨不得法办了卞有水。没想到让他看不顺眼的战劲鹏竟然说出如此令人热血沸腾的话,他在惭愧之余,就有了佩服之意。
战劲鹏和夏想之间当然没有默契,陈洁雯也没有,但陈洁雯却比战劲鹏更有政治智慧,一下就猜到了夏想的用意——夏想是明白无误地告诉她,不要以为有邱家在背后撑腰就能如何,付家也要介入到天泽的局势了,而且还投资中药产业,明显是要和邱家正面对抗了。不想成为家族冲突之间的牺牲品,就不要做出利令智昏的事和图书情。
会后,陈洁雯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邱绪峰在得知常委会的结果之后,对于付家的举动大感震惊,因为他事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卞有水的落马让他很有挫败感,因为邱家甚至向省委都打了招呼,结果还是没有挽回卞有水的政治生命,他担心的是,卞有水情急之下,会不会咬出天泽中药的一些见不得光的内情?
这个耳光打得就不仅仅是陈洁雯的脸了,而是所有附和陈洁雯的常委的脸,而且还打得极重,立时让陈洁雯涨红了脸,皮不休恼羞成怒,连吴明毅也脸上挂不住了。
陈洁雯当机立断——不断不行,付家的出手立刻让她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卞有水而间接得罪了付家,再说常委会上的形势又是一面倒,她对邱绪峰也可以有托词,就以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做了总结发言:“卞有水同志在违规土地问题上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市委研究决定,勒令卞有水引咎辞职!”
但联想到战劲鹏太子党的身份,以及他上任时由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陪同的风光,没有人会冒着政治风险向省委打小报告。
随着陈洁雯的话音一落,卞有水的政治生命随即宣告完结!
夏市长的画龙点晴的手段不但高明,还真是时候!
裴一风是中立的立场,他老奸巨猾,提出了第三种可能,实际上是摆出了两不相帮的姿态。
徐鑫终于发言了,作为组织部长,http://m.hetushu.com他本该早早发言的,一直等到现在才说话,也是拿不定主意,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夏想也听出了裴一风的暗指。
如此对比,就是一半对一半了。要是别的问题,在一半对一半的情况下,她敢拍板。但在卞有水的问题上,她不敢在不过半数的情况下拍板,因为万一事后被人翻案,她要承担相应的政治责任。
卞有水的下场有三种,一是就地免职,同时还有一定的党内处分。二是只背一个处分,保住县委书记的职务。三是调离跑马县,到市里任闲职,或是调到其他县继续担任县委书记。
陈洁雯心思只转了三转,就当即决定从善如流——被迫的从善如流也能显示出书记尊重集体的决议,也是好事,总比给别人留下独断专行的印象强上许多!
陈洁雯拿出书记的权威批评他,他还不服气,还想顶撞几句,夏想就及时发话了:“劲鹏,陈书记批评得对,现在是开常委会,要就事论事,不要扯远了。今天的议题是讨论对跑马县主要党政领导的处分决定,不是其他无关的议题,打个比方说,付先先要来天泽市投资中药厂的事情,就不能现在摆出来讨论……”
作为组织部长,徐鑫的立场还算公正,陈洁雯一阵昏眩,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难道说,她保卞有水真的触犯了众怒?但卞有水不保不行,邱绪峰亲口给出了许诺,如果保下了卞有水,邱家将会继续加大在跑马县的投资。
别人却不和-图-书这么想,因为战劲鹏刚才的话,是非常不理智的发言,说出了许多官场之中的忌讳。官场中人讲究一个含蓄,讲究坏事人人可以做,但坏话却人人不能说。就和皇帝的新衣一样,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但所有人都一本正经地赞美皇帝的衣服真漂亮。
就在市委常委会的决议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之前,跑马县接二连三又出现了几件大事,就让陈洁雯庆幸拍板的英明决定,更让邱绪峰对夏想的误会加深,从而加剧了夏想和邱家之间的对抗!
常委会过半的话,就是集体责任了。
但现在是赞成卞有水下台的人除了夏想之外,还有陈天宇、徐鑫、战劲鹏和雷一大,已经五票赞成了,没有表态的宣传部长常恏、军分区司令员冷阳和东桥区委书记胡永超,至少还有一人投夏想的赞成票,就是六票赞成了。
夏想想要的第一种结果,陈洁雯想要第二种,裴一风提出了第三种可能,调离。
战劲鹏一下没明白过来夏市长的用意,怎么又提到了付先先投资的事情——在上常委会之前,付先先已经和他有过初步接触,提出了投资意向,他知道是夏市长的关系,也清楚付家的实力,还很高兴夏市长将重任交给他——只是夏市长借机点出此事,是什么用意?
陈洁雯确实是想先用书记的权威搁置今天的议题,拖一拖再说,看省委有没有新的风向,否则常委会一形成决议,卞有水的政治生命就宣告结束了,就无可挽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