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3章 严重

邱绪峰默然半响,才说:“希望夏市长在天泽能够大展宏图。”
“网民还是愤怒地遣责跑马县政府,同情老百姓。”
夏想点点头,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网民有时还是不太成熟,认死理,不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
“夏市长,事情非要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才肯收手?你我认识时间不短了,怎么现在行同陌路了?”
微一沉吟,夏想说了几句心里话:“绪峰兄,我们认识的时间确实不短了,我也一直当你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但天泽中药在违规土地上,确实伤害了农民的感情和利益。天泽中药每年的利润惊人,一个普通的员工,一年的收入也相当于当地一个农民十年的收入。跑马县是一个穷县,农民一年忙到头,勉强吃饱饭穿暖衣就不错了,有时我们吃一顿饭,他们就是一年拼死拼活也赚不来!我们当官是为了什么?名利人人逃不过,但在名利之外,还有良心,还有良知,还有为国为民之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压榨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农民,不是本事,是耻辱!”
第二天,夏想忙里偷闲,去高速路口接来了曹殊黧母子——本来市委可以出车出人接来家属,夏想却没有动用政府用车,而是让萧伍亲自出面办理此事,也只有萧伍去接他才放心,虽然也清楚其实在天泽市多是阴谋和阳谋的政治斗争,没有在郎市时的人身威胁。
m.hetushu.com刘风声向周寒江问话的时候,原以为周寒江是副县长,有丰富的应付纪委的经验,不料两个会合之后,周寒江就交枪投降,交待了全部事实。
先是刘一九经过排查和提审,查到了何泽林自杀的真相,不但牵涉到了副县长周寒江,连张和兴也牵连在内!
案情牵涉到了张和兴,事情就严重了,张和兴就不仅仅是撤职这么简单了,还要负一定的法律责任。主要是如果天泽中药的副总也有经济问题,天泽中药的高层被批捕的话,对天泽中药的打击不小,不但跑马县会乱上加乱,连天泽市委也要受到影响。
“有没有议论天泽中药的声音?”
“可以向市场要效益,可以靠垄断赚取利润,但权钱交易,榨取农民的血汗钱,就触到了红线上。绪峰兄,我建议你好好整顿一下天泽中药的管理层,在违规土地的问题上,天泽中药的做法很不光彩,而且还涉及到许多权钱交易的违法乱纪行为,不排除个别管理人员中饱私囊,从中牟取暴利。”
天泽中药的销售和市场前景也会大受影响。
夏想的话说完,邱绪峰长长叹了一口气:“受教了。”他根本没有听进去夏想的肺腑之言,却又问,“付家要投资中药产业,你也是赞成的态度了?”
夏想打电话的时候,没有让彭云枫回避,彭云枫听到夏市长的肺腑之言,不由肃然起敬。他见识过夏市长和_图_书官僚的一面,见识过夏市长手腕高超的一面,现在听到夏市长真心为民的一面,他才知道,夏市长是一个复杂而率真的人。
刘一九当即请吴江冷配合调查,因为吴江冷已经涉及到了经济犯罪。吴江冷只能顺从地配合,但他同时给邱绪峰紧急打出了一个电话。
吴江冷是邱家的核心人物之一,虽然只是经济核心人物,不是政治核心人物,但吴江冷被牵连在内,就真正触动了邱家的利益核心。
但出了问题不处理,捂着盖着,早晚会出更大的大事。与其到时再悔之晚矣,还不如现在痛下决心,长痛不如短痛。
曾经纯真而美好的女孩,现今是他贤惠的妻子,回想起在坝县的经历,恍惚间,十年一梦。而眼前的黧丫头,分明容颜未老,笑容依旧,就让夏想也难免生发“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感慨。
中午,夏想一家人和萧伍一家人一起吃了便饭,下午本想再陪陪母子二人,就又接到了刘一九的电话。
周寒江交待了不要紧,他直接供了天泽中药的关键人物——副总吴江冷。
邱绪峰在短短时间内接到了三个坏消息,他几乎要暴怒了。
彭云枫岂能不明白夏市长的暗示,他就顺势说道:“网民发帖子有时不够理性,有人引导就好了。不过相信随着网上政治事情曝光越来越多,会有更多有政治头脑的网民总能从不同的角度来分析问题。”
第三个坏消息就是吴和图书江江被案件牵连在内。吴江冷颇有经济上的建树,是邱家在天泽中药的关键人物,他如果被拿下,将是邱家最大的损失。
刘一九很聪明,此次案情重大,他在向夏市长汇报完之后,就联合历飞一起向裴一风做了汇报。与此同时,刘风声也向皮不休汇总了全部案情。
“有竞争,才会有良性的发展。”夏想也听了出来邱绪峰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变,没有认识到有错在先,反而还坚持认为他故意从中作梗,也就失去了和邱绪峰继续交谈的兴趣,“天泽市欢迎所有的有志之士前来投资。”
都是夏想不给面子,难道邱家的利益在他眼中,还不如一帮什么都不是的老农民?不,夏想肯定不是真正站在百姓的立场之上,他要么是受吴家指使,要么被付家收买,他肯定充当了哪一家的马前卒!
彭云枫似乎想了一想:“有,但不是很多,好象网民还没有意识到天泽中药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只认定了跑马县有责任。”
“夏市长,基本上案件已经查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向您汇报一下进展?”
如果连卞有水也牵连进去,卞有水就不会引咎辞职那么简单了,夏想沉思片刻,又问:“现在网上的议论是什么情况?”
春天已经深了,曹殊黧穿了薄裙,双颊微红,或许是天泽市海拔较高的原因,她粉面如花,平添了几分妩媚之意。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直让邱绪峰暴躁不安,和图书几乎要跳了起来。仔细一想,三个坏消息其实都是由一个事件引起——违规土地,而围绕违规土地的斗争只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夏想。再一想,如果夏想的立场稍微向他倾斜的话,怎么也不会出现现在不可收拾的局面?
跑马县最后的时刻,来临了。
说完一句很没有营养的废话之后,他挂断了电话。
一个卫辛,前世最爱他的女人。一个曹殊黧,今生最爱他的女人,现在两女都在天泽,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夏想心中还是感慨万千,卫辛的事业现在正在铺开,但她再有精神寄托,以她对他的眷恋,知道他和黧丫头夫妻团聚,估计也是难免心伤。
刚进门,听到消息的市委家属院的家属们,闻风而动,纷纷前来嘘寒问暖,争取给市长夫人暨省长千金留下一个好印象,也好以后开展夫人外交。夏想其实最反感的就是官员夫人之间的互动,没什么正事,不但促进不了感情交流,往往还容易滋生腐败。
夏想愣了片刻,摇头一笑,又对彭云枫说道:“跑马县会有什么样的局面?”
先是得知卞有水不保,就已经让他深感挫败,因为卞有水为天泽中药的发展保驾护航,确实做出了不少事情,他的政治生命的完结,意味着邱家的权威在天泽市委没有足够的影响力!
第二个坏消息就让他震怒了,付家已经有了反制的手段,竟然准备在天泽也投资中药产业,http://www.hetushu.com而且还是在现在非常敏感的时机,他就知道付家最擅长的投机取巧的手段又要施展了。
邱绪峰还是忍不住拨通了夏想的电话。
夏想刚刚听取了彭云枫汇报了跑马县案情的进展,邱绪峰的电话就及时打了进来,也证明邱绪峰确实着急了。
好在他对曹殊黧非常放心,黧丫头从小就是厅长千金,眼皮子不浅,又不贪财小气,为人和善大方,很会待人接物,她不但不会给他添麻烦,还会处好方方面面的关系。
夏想将母子二人安置在市委家属院,他一直一个人住一栋房子,现在好了,终于有了女主人。
夏想一到市委,还没有回办公室,就直接进了陈洁雯的办公室,陈洁雯、吴明毅、皮不休和裴一风已经各就各位,都一脸严肃地等着他的到来。
曹殊黧对于终于和夏想结束了牛郎织女的两地分居生活,十分开心,夏东却有点闷闷不乐,因为他和许多小伙伴分开了,他就不是很开心。
事态严重了。
听取了刘一九的案情汇报之后,夏想当即决定立刻回市委开会!
彭云枫从夏市长刚才的电话中已经了知了夏市长的决心,就是要将跑马县的问题彻底清算,不留后遗症,他也知道现在跑马县千疮百孔,不下狠手整治是不行了,就顺着夏市长的心意向下说:“差不多要底朝天了。一九很会查案,何泽林自杀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暗中逼迫,因为何泽林一旦招供,就会牵连到张和兴和卞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