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6章 新一轮较量

徐子棋一边笑着应承,一边看向了夏想,目光闪动……
人群“轰”的一声炸了锅,夏市长的话就相当于为事件定了性,而且定性还挺严重,这么说,今天的请愿不但没有收到效果,反而还要被政府记下一笔?所有人都愤怒了,都处在了爆发的边缘。
夏想一说,老者就被激得满脸通红:“政府要把我们天钢便宜卖给省里,当成你升官发财的工具,又要抓天钢的职工,你当的是哪门子市长?你对得起天泽上百万市民的托付吗?”
群体事件顺利解决,夏想声望大振,不少人看向他时,目光都充满了敬佩和爱戴。
潮水一样的人群一下停止了脚步,都齐刷刷地站住,不敢相信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百人聚在一起,一瞬间静得吓人。
谁还没有一个三亲六故?谁都有亲朋好友在天钢工作,如果因为自己而连累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以后落了埋怨还怎么来往?
软就软到晓之以理,硬就硬到铁腕如山,夏市长还真是一个复杂的让人无法看透的市长。
夏想见火候到了,就又喊了一声:“谁第一个离开现场,谁就是第一个通报表彰的人!”
见人群出现异常的躁动,不止陈天宇捏了一把汗,就连裴一风也是心里没底。万一一群老头老太太闹起来,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劝也劝不动,怎么办才好?夏市长的办法到底行不行,别火势一起,灭不了火可就惨了。
善后事宜夏想不再过问,和*图*书直接交给了杨剑去处理。杨剑一边听取了夏市长的指示精神,一边小声地说了一句:“夏市长,我敬佩您的为人和立场,但在整合天钢的问题上,我还会投反对票,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衷。”
随着夏想高声念出人名,人群渐渐安静了下来,被点到名字的心惊肉跳,没点到名字的后背发凉,似乎下一个名字就是自己。
夏想反而笑了:“我理解,完全理解。不过老杨先别把话说死了,等真正提交到常委会的时候,你肯定会投赞成票。”
“经调查,这一次的群体事件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要胁市政府的群体事件,是由少数人操作的、大部分蒙在鼓里的群体事件,市政府的态度是,绝不姑息,严惩首恶!”
杨剑一愣:“……”
夏想和常恏召集市电视台和日报社的全体记者,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并且让所有记者上交全部的摄像带和照片。记者们不同意,就由金颜照和兰敏敏来做工作。两大美女的威力惊人,不一会儿就将所有的现场资料上交了。
夏想却没有心思享受胜利的喜悦,因为他知道,其实较量才刚刚开始,果然,还没有休息片刻,就又有了更大的压力……
“嗡……”
形势万分危急,一触即发。
危机解除,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夏市长镇静自若、指挥若定的气势,给不少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许多人从此以后以和*图*书夏市长为榜样,更让杨剑、裴一风和常恏对夏市长敬畏了三分。
陈天宇早就服了夏想了,而常恏、杨剑也都是暗中赞叹,夏市长真是高明的手段,连唬带吓,软硬兼施,不但成功地化解了危机,还在天钢内部埋下了伏笔,谁再想组织职工闹事,也没有可能了,因为天钢经此一事,上至秦才来,下至普通职工,已经被夏市长彻底打怕了。
刚刚还信心十足地以为倚老卖老,市政府不敢拿他们怎样。而且法不责众,300多人聚集在一起,谁分得清谁是谁?没想到夏市长真厉害,不但都给录了相,还都拍了照,拿着录相和照片一对照,一个也跑不了。
裴一风当即点头,拿起对讲机就发出了号令。
将秦才来免职,任命新的天钢一把手,不代表天钢的整合就获得了通过,还有常委会的一关要过!常委会上的交锋,才是一次最关键的硬仗。
失控,马上就要失控……
“谁敢拦我,我死给他看!”
在场所有人中,只有陈天宇对夏想还保持了最后一丝信心。
“同志们,你们的请愿市政府收到了,你们的心声,市政府也都听到了,现在,我代表市委市政府,给你们一个正式的答复。”夏想的声音肃然,铿锵有力,现场一下安静下来。
话音刚落,也不知是谁带头,人群立场转身,“轰”的一声四散而去。不到几分钟时间,剑拔弩张的场面只剩下了一地狼籍,怎么来的怎么回去,3hetushu•com00多人队伍,重新分散到天泽市的大街小巷,消失得一干二净。
夏想倒好,不但不理会别人的担忧,反而火上浇油:“秦才来已经被就地免职,同时市委市政府决定,追究秦才来同志的其他问题。”
300多人本来被警察围在中间,记者进去采访的时候,就被打散了。记者一下全部潮水一样退了回来,就有人意识到了不妙,就想乘机逃走,却已经晚了,警察再次合拢了包围圈,将300多人团团围住,不肯放走一人。
是,他们自己是退休了,但大部分人的子女还在天钢工作。人老了,退休了,可以倚老卖老和政府叫板,可以谁也不怕,但自己子女的人生之路还长,如果因为自己的闹事而连累了孩子,就太……
人群何止是炸了锅,简直就是沸腾了,吵嚷声,诅咒声,乱成一团,现场差点成了战场!
夏市长随即就回答了众人的疑问:“市政府对于省政府的整合决策,态度是坚决的,力度是巨大的,不会因为一部分人有意见就放手就让步。免去秦才来同志的职务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今天参预闹事人员的全部资料将会纪录在案,凡是主动配合整合的,都会享受提升工资待遇和通报表彰的好处,在职人员,调到重要的工作岗位。凡是继续抵制整合的,整合之后,工资待遇全部下调。在职人员,调离重要工作岗位!”
服了……裴一风才发现自己双手紧握,都快攥出水了http://m.hetushu.com,再一摸额头,也是满头大汗——不服不行,夏市长从高台上下来,脸不红气不喘头上不冒汗,我自巍然不动,将300多人的群体事件化解于无形之中,胜若闲庭信步。
彭云枫总算及时拿到了天钢的部分职工名单,急急交到了夏想的手中,夏想将材料举在手中,又向人群喊话:“现在核对一下今天到场的部分人员名单,请同志们安静一下,看看我念得对不对?……刘国庆,55岁,子女都在天钢工作。马元起,59岁,儿子在天钢担任工程师。候文来,60岁,女儿在天钢担任调度员……”
警察一抓人,职工就错愕了半天,等人都被抓走了,才又乱套了,群情激愤,吵吵嚷嚷就想闹事,还有几个老者须发皆张,大有同归于尽之势,直朝前面的几个警察冲了过来。
一石击起千层浪!
夏想才不会和他争论,争论解决不了问题,只有软硬兼施的手腕才能让人服从,他伸手从徐子棋手中接过喇叭,当众喊话。
“同志们不要激动,今天所有到场的人,电视台都有录相,报社都有拍照,你们姓名、职务和收入,不到一个小时就会整理出来,作为整合计划的功臣,你们的名字将会在天钢内部通报表彰!”
夏想一步迈出,拦在了老者的面前,笑了:“老人家,您是为了争取正当的权益才来市政府请愿的,可不是为了拼死拼活。”
夏市长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惩罚还是奖励?
就在夏想和杨剑说hetushu.com话的时候,裴一风也悄悄来到徐子棋身边,假装和徐子棋谈论工作,却小声地说道:“夏市长太累了,要是你能陪他放松放松,他肯定会对你更亲近了。子棋,机会难得,可要好好把握。”然后一拍徐子棋的肩膀,“王丽霞的事情马上办妥,我可是很够朋友,你得请客。”
所有人都是一样心思,人群由渐渐安静慢慢变得阒然无声,人人脚步迟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了退缩之意。
裴一风几乎要绝望了,完了,老头老太太一发疯,谁也惹不起,夏市长捅了大娄子了,兜不住了。
话音未落,就被冲进去的警察一下打倒在地,然后拖出了人群——是一个20多岁出头的小年轻,一看样子就不是天钢的职工,倒象是社会闲散人员。
人心浮动,气势大减。
裴一风别看平常老奸巨猾,实际上他毕竟干了多年的警察工作,办案和对付群体事件,也有一套。随后他亲自带队冲进人群,不出几分钟就将混在其中的几个嚷得最凶还不时偷偷拍照的人全部抓获,都扭到了警车上,进行突击审讯。
夏想也不过多解释,今天的群体事件为他打开了思路,一下让他感觉前路宽阔了许多,更让他有信心面对即将到来的硬仗。
就有人高喊:“警察要打人!”
常恏也是满心担忧,他看向夏想的目光,复杂难言,虽然对夏市长有信心,但也太弄险了。
处在爆发边缘的人群终于开始了躁动,不少人向前冲来,和警察对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