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3章 夏市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两个难啃的硬骨头。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手段迫使他屈服,或者说不让他屈服,让他知难而退,让他就是啃不下天钢的硬骨头?夏想着实心里没底。
如果大规模的资金的涌入,别说天泽市委都充分感受到天泽焕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就是每一个天泽市民都能感受到天泽日新月异的变化。外来车辆的增多,大型建筑设备的进场,无数外地工人的增加,天泽市,正以从未有过的激情每天都在向前迈开大步。
夏想的重头戏是京北新城,现在新城大概吸引了10几亿资金,但都只是圈地之后,就没有了下文,似乎在等候一个什么契机。不过在外人看来,京北新城就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意思了,只有他心里清楚,京北新城是他将整个天泽的经济推向一个新的起点的关键点,不到时候不能引发。
是真没眼色,还是别有用心?
现阶段,整合大计被夏想借牛李之争间接地向前推动了一大步,李丁山落了好处,宋朝度得了声望,只有他反而在被自己暗中推动的浪潮的冲击之下,成了众矢之的。
燕市还好说,是胡增周的难题。而且胡增周身为书记,又是省委常委,他总能压于繁然一头,但在天泽,不但书记反对,而且又是家族势力的传统势力范围,吴明毅、杨剑甚至战劲鹏都有可能是整合过程中的阻力,夏想在常委会上,没有任何胜算。
夏想似乎不怕人笑话一样,和*图*书不急不躁,既不召开政府常务会议研究整合,也不找人做思想工作,更没有提交到常委会讨论,反而一心扑在了花海原的建设之上。
忽然间夏想想起前几天彭云枫向自己暗示,说是最近徐子棋和裴一风来往密切。徐子棋虽然是自己的秘书,但他也是独立的个人,应该有自己的交际圈,不管是官场的还是生活上的,夏想都不想过多地干涉。
主要也是目前的政治和经济两重环境还不太适合京北新城的全方位地上马,政治上是不安定,有整合天钢的大石头在前。经济上许多前期项目还没有完全见到成效,对天泽市经济提升的力度有限,不足以带动天泽市房地产的全面繁荣。
说是视察,其实是来散心,只带了秘书和司机。
徐子棋眼睛一亮,脑中立刻闪出了裴一风教他的官场经:“陪领导尽情一醉,不如陪他贪污受贿,陪他贪污受贿,不如陪他一女同睡……”
至此,天泽市自夏市长上任以后,吸引的投资超过60亿元。
付氏中药也正在紧张地施工之中,而天泽中药经过违规土地的负面影响,以及副总被抓在网上被宣传得到处都是,生意大受影响,也低调了许多,对于付氏中药的投资,发表了官方声明,欢迎共建天泽大中药基地。
但再联想到王丽霞被裴一风调到了市公安局,夏想就更多了警惕之意,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徐子棋一眼,没有http://www.hetushu.com接他的话,反而问道:“子棋,王丽霞是不是调到了市公安局?”
等,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夏想相信,为期不远了。
时机,说白了还是在等京天高速的第三期的完工。
徐子棋紧跟在夏想身后,见夏想极目远望,沉思的神色微有疲惫之态,就小心地凑向前来,问了一句:“夏市长,您整天工作太累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不错,可以放松一下,要不要去?”
花海原的设计,部分出自曹殊黧的手笔,又参考了连若菡的意见,在东南角专门辟出一座院落为私人场所,连若菡笑谈,要建造成夏想的行宫,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在一处大宅院之中建造四处小院,曹殊黧住东院,连若菡住西院,南院和北院虚位以待,或者夏想直接领人来住也行,她和曹殊黧绝对不会干涉,还会大方地拿出正房的姿态,表示欢迎和慰问。
其实光靠外来投资,并不能真正给当地市民带来富裕,顶多是GDP数据上好看。夏想要的就是榜样效应,由外来投资的涌入,带动本地民企的发展,带动思路上的转变,才是根本之道。
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到了天泽,等着看天泽市和夏想的笑话。
整个政治核心和经济班底,都在全速运转之中。
难道说,获得夏市长真正认可的机遇,来临了?
夏想才不会上当,一笑置之,女人的调笑是她们的狡黠和快乐,不必http://m•hetushu•com非要和她们计较什么。
是呀,在别的地市都如火如荼地推动整合的时候,燕市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有抵制的话也有底气,也可以理解,天泽市当初叫得最响亮,又是第一个表态支持宋省长,现在却成为最落后最消极的地市,实在是说不过去。
为了应对吴家全方面的打压,夏想几乎将所有的关系都理顺了一遍,想到了种种可能出现的状况。他清楚的一点是,吴老爷子不会将他拿下,不符合吴家的长远利益。也不会将他打垮,因为老爷子对他始终有感情因素在内,也有爱惜的一面。也不会将他从天泽搬开,直接搬开最简单,但手段也最低级,以老爷子的政治智慧,他肯定不屑于这么做。
王蔷薇为了花海原也倾注了不少心血,不但将九号公馆的精髓设计悉数奉送,还根据多年经营九号公馆的心得,将花海原竭力打造成北方第一公馆。
夏想从政以后,很少出入风月场合,但一听就知道徐子棋的意思。他是何许人也?上一世他经商,几乎天天留连风月之地。
不少人都在问,夏市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是后悔药还是灵丹妙药?
当然,王蔷薇不会无私奉献,经夏想同意,王蔷薇向花海原注资5亿,拥有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与此同时,王蔷薇还在京北新城项目投资3亿,共8亿资金是因为夏想的个人魄力而果断地投到了天泽。
因为旅游文化和图书城比花海原土建项目少,蒙古包和民族风情以及文化风俗,容易建造,工期短,现在已经落成并且对外开张,初期游客虽然不是很多,但口碑不错,正在打出品牌效应。
徐子棋作为秘书,其实刚才的提议也不算过分,但夏想很是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徐子棋虽然平常行事稍嫌毛躁,但还没有胡乱多嘴的时候,难道他跟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出自己不是一个会去风月场所的市长?
整个燕省,山雨欲来风满楼,7钢地市,只有两个地市消极懈怠,一是燕市,另一个则是天泽。
夏想现在是市长了,许多事情不必亲力亲为了,政府事务,自有彭云枫全面负责,经济事务,自有李沁带领经济班底从容布局,他才得以忙里偷闲,前来花海原视察。
还将是一场艰难的硬仗,所以他宁肯拖上一拖,也要将所有可能的遗漏之处想好,因为整合大计有可能是他第一次正面和老爷子交锋!如果老爷子不想搬开他,不想打垮他,肯定会有其他令人防不胜防的手段施展,他不得不提高警惕,以防万一。
夏想本想劝劝徐子棋要以工作为重,不要有太多的私心杂念,一想又是个人私事,只要不影响大局就算了,也就没有多说。最近也是他在暗中运作天钢的最后整合,表面上他悠然自得,实际上各项计划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
花海原有望在7月左右,对外开放部分场所,开始吸引会员。和图书而严小时和杨威的旅游文化节,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
因为现阶段虽然吴家还是隐而不发,自从上次吴才洋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向他暗示和递话,但他清楚,吴才洋不会善罢甘休,吴老爷子也不会。
交通问题是重中之重,交通不通,万事不兴。达才集团的投资是巨资,而且成达才的性格是不动则已,一动雷霆。但现在交通问题制约着雷霆的行动,就只好暂时压一压。
徐子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又强作镇静:“是,是我求裴局长帮的忙。我一直觉得愧对丽霞,她和家人吵架也是因为我,我觉得在规矩内给她安排一个工作,不算什么。”
“……”夏想没再接王丽霞的话题,就问了一句让徐子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的话,“什么地方不错?说来听听。”
夏想不会对任何人的疑问做出任何回答,包括徐子棋。
徐子棋最近有点反常,夏想也看了出来,他识人无数,徐子棋神思恍惚,上班的时候要么走神,要么偷发短信,他岂能不知?后来刘一九一个电话让他了解了一点内情,原来王丽霞被裴一风安排进了市公安局,在办公室工作。
花海原已经建造出了大概轮廓,极目四望,红墙绿瓦,蓝天白云,十分赏心悦目,让人心旷神怡,心情顿时舒展了许多。占地上千亩的花海原距离市区很近,从市委过来,驱车不过半个小时,就是为了方便来自京城和燕市的高官权贵交通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