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0章 一盘大棋

钱锦松在燕省的时候,和夏想之间的来往并不多,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算密切,因为钱锦松担任省委秘书长时,一直比较中立,也没有太倾向的立场,在燕省期间,并没有做出什么大事。
因为整合是地方政府的整合,不符合家族势力的跨地区吞并并且壮大自己的全局战略。可以说地方政府的实力越强,对资源的控制力度越大,越不利于家族势力的发展。
从传统意义上讲,岭南省很长一时间内都是邱家的地盘,但自从上任省委书记海德长担任了国务院副总理之后,现任省委书记水平为团系出身,由此推断,钱锦松若非是家族势力的一系,就是平民势力的一系。
天泽市,市长办公室。
中央多次三令五申,发展经济要有长远的目光,要有审时度势的大局观,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盲目地贪大求全。
彭云枫很清楚,杨剑以前和他的关系不远不近,基本上都是公事上来往,没有私交。但最近杨剑也总是有事没事来到他的办公室坐一坐,借口也很简单,要点办公用品,或是查找一份文件,其实由秘书代劳就可以了,但杨剑却亲力亲为,他知道可不是因为杨市长喜欢走动,而是杨市长有借他之口,打听夏市长动向的意图。
四方云动,各有各的妙计,各有各的思量。
曹永国自不用说,是燕省土生土长的官员,邢端台虽然有过在京城部委和其他省份从政的经历,但也是在燕省担m•hetushu.com任了最重要的纪委书记一职。钱锦松也是在燕省迈入了副省级的行列,因此将西省省长、齐省省长和岭南省长都称之为燕省出去的高官,也未尝不可。
不可能一个派系的人同时担任书记和省长。
内元自治区在燕省以北,也是有名的煤炭大省。继西省高调宣布煤炭资源整合之后,内元自治区也于近日召开一系列的会议研究煤炭整合议题,准备打造亿吨级大煤企,区政府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要加快产业整合升级,要做大做强。
还有高速工程项目也因为负责人被抓,而暂时陷入了停顿之中。
据悉,内元区委书记正是吴老爷子当年的秘书。
局势,因为一系列的变故和各方风起云涌,再次变得紧张不说,还扑朔迷离,让人看不清方向。
或者说,是提前打通环节,也好为关键时候改变立场埋下伏笔。
钱锦松有过一段在燕省担任省委秘书长的经历,他的扶正,顿时引来国内媒体一片惊呼,直呼燕省时代来临了。甚至有不少港台和国外的媒体纷纷撰文猜测燕省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政治大省,因为接连有三位新任省长出自燕省。
但区委书记却在一次会议上强调,要防止不切实际的做大做强的思想作祟,不要简单地搞成一刀切,要谨防国进民退引发各方质疑。区委书记还以内元的稀土资源为例,指出现阶段最应该整合其实不是煤炭行业,而是稀土和_图_书资源。
“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了,夏市长,您还有什么指示精神?”
吴家的出手——或者说不仅仅是吴家,是整个家族势力——肯定不会只限于一省一地,还会有中央高层的影响力。果不其然,在一次全国经济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海德长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各地情况千差万别,有的省份整合资源是好事,但有些省份可能就不是好事,甚至还会收到相反的效果。国内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就是,喜欢跟风,做什么事情都喜欢一窝蜂,就如现阶段燕省的钢铁资源整合,还没有见到成效,就有其他省份争相效仿,万一失败了怎么办?
还有,最近陈书记不在市委,夏市长就一家独大了,他身为市政府大管家,重要性一下就凸显了,隐隐有了超越陈天宇的趋势,还好陈天宇也是夏市长的心腹,才没有让陈秘书长对他产生什么不好的看法。
卫辛说,喝水让人健康,好的水杯让人心情舒畅,一舒畅,就会更愿意多喝水。尽管卫辛的理论夏想并不赞同,但她送的杯子确实不错,赏心悦目,他也就每天都泡上几次茶,也差不多和裴一风一样,杯不离手了。
豫省也是传统的煤炭大省,煤炭资源整合比西省还早一步提上日程,不过和西省大张旗鼓并且引人注目不同的是,豫省的整合是悄悄地进行,打枪的不要,实际上整合的效果还要好于西省。但此次新任纪委书记一出手,和*图*书就直接将负责整合的关键人物拿下,整合工作就立刻受到了决定性的影响。
现在的局面是,燕省周边四省,东面齐省西面豫省,都在为燕省的整合大计做出积极的呼应,而北面古元自治区和南面豫省,显然是在围堵燕省的整合大计。
先是岭南省出现了人事变动,原岭南省长年龄到点了,直接退下,常务副省长钱锦松接任省长,正式迈入省部级高官的序列,成为第一经济大省岭南省的省长。
吴家的出手,继续在宏观方面布局,在省部级的层面,进行新一轮的间接较量,由全局带动局部,借以展示吴家的力量。
彭云枫坐在下首,拿着一根烟,想抽,闻了闻又放了回去。领导不抽烟,他自己一个人吞云吐雾多没意思,也就忍住了。
一盘大棋。
实际上以上三人除了曹永国之外,其他两人都不能算数,尤其是钱锦松,更应该归为京城出去的干部才对。
毫不夸张地讲,所有宏观上的交锋以及舆论上的造势,都是为了围绕天钢整合成败在打外围的战争,而天钢,最终会成为一个关键的支点,也是一系列交锋谁胜谁负的最后的注脚。
先是豫省的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易人,原纪委书记调走,新任纪委书记是吴家的嫡系。只一上任,就查处了两个副厅级高官,一个是豫省煤炭厅的副厅长,主管豫省煤炭资源整合工作。另一个是交通厅副厅长,主抓豫省高速工程项目。
钱锦松当初到hetushu.com岭南省上任,还曾经和邱家有过利益交换,夏想当时还当了中间人。但夏想也一直不太清楚钱锦松在京城的后台到底是谁,此次钱锦松意外扶正,有点突然,让夏想也多了不少猜测。
海德长的讲话,未必就是国务院的统一意见,但他身为副总理,又是在全国的经济会议上发表了上述言论,又选择在敏感时期,就不由人不过多的猜测海副总理隔空向燕省施压,难道国务院并不支持燕省的整合大计?
夏想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向钱锦松表示祝贺,相续又有几个消息传来,就让他蓦然心惊的同时,知道由点及面,由小及大,一次燕省的钢铁资源整合,涉及到的不仅仅是燕省的资源保卫战,还是一次平民势力和家族势力之间的直接交手。
彭云枫向夏想汇报了最近杨剑和战劲鹏的动向。不出夏想所料,战劲鹏近来有明显靠拢的迹象,他和彭云枫之间的关系比以前近了不少,还和彭云枫私下里吃过几次饭,算是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豫省在燕省以南,紧邻燕省,也是燕省的近邻,和燕省关系一直不错,是燕省南下的必经之地,所有北上燕省的投资和物资,必定途径豫省。由此就不由不联想到煤炭厅副厅长的落马是为了给豫省的煤炭资源整合制造麻烦,那么交通厅副厅长的落马,又是什么政治意图?
夏想沉吟了片刻,天泽市的局势还算在掌控之内,彭云枫的表现也颇令夏想满意,他对彭云枫一hetushu.com向放心,对于徐子棋,则还是有些担忧,就问:“最近子棋和那方面的接触,进展怎么样?”
吴家不出手则已,一出果然威力不小,不抓人事抓纪律,够准免狠。
彭云枫恪守政府秘书长的本分,力争做好本职工作,当好夏市长的代言人的角色,不给领导添麻烦,更不能给领导添乱。该说的话,点到为止。不该说的话,守口如瓶。
是不是出于燕省的省长,关系并不太大,重要的是,钱锦松是哪一个派系的人。
再仔细一想钱锦松的低调和沉稳的风格,以及他在燕省的几年里的所作所为,他的立场就呼之欲出了。
同是秘书长,市委秘书长可是市委常委,比他说话的分量重多了。
夏想平常不爱抽烟,偏爱喝茶,此时正在喝茶,用的是一个精致的水晶玻璃杯,是卫辛精心为他挑选的水杯。
杨剑虽然也有走近的动向,但不太明显,而且杨剑比战劲鹏老成多了,说话办事滴水不漏,让彭云枫也摸不透杨剑的心思。但有一点他也可以得出明确的结论,就是杨剑在天钢整合的问题,坚定反对的立场动摇了。
以他现在的身份,最忌讳信口开河。一不小心多说两次没用的话,传到夏市长的耳中,就有可能立刻被打入冷宫。他现在在市委大院炙手可热,但他清楚,他的荣耀来自于夏市长的信任。因此,不管别人的承诺多耀眼,不管别人的殷勤多贴切,他都谨记住一点,一切以夏市长的利益为出发点就绝对不会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