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3章 扩大化

宋朝度在此次人事调整中,有失有得。从高海的角度考虑,担任了无数年副职的高海,终于扶正,担任了一市之长,等于前路开拓了许多,自然是好事。但高海离开燕市,对胡增周来说是不小的损失,他在政府班子之中,将会失去最强有力的同盟。
随后燕市召开政府常务会议,调整了副市长分工,邱绪峰分管了财政等重要部门,主持日常工作,就等于奠定了他的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高海也面临着他从政以来最大的政治难题!
燕市的局面,再次紧张和扑朔迷离。燕钢的整合,成了胡增周到燕市上任以来,最严峻的一次政治考验!
再加上燕市的燕钢也是止步不前,就只能施展最大的杀招——人事调整了。
人事问题,更是重中之重,所有的事情都由人来完成,因此,人事调整在所有重大政策提出和推行的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其实在后世,燕省自2002年起至2008年6年间,一共换了三任省长,尤其是2007年的一任,在燕省整合完钢铁资源之后,就去担任了内元区委书记,完成了一次完美的起跳。
涉及到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家族势力想要在国内继续推动垄断,继续保持垄断优势,想要制造出垄断寡头。而平民势力则想政府的力量代替家族势力,整合资源,扩大优势,防止垄断寡头的形成,就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
实际上,常务副市长一说,在文件http://www•hetushu.com和规章中,找不到相关的解释说明,在人大任命的时候,也不会有所谓的常务副市长一说。常务副市长,是国内政治生活中一个约定俗成的称谓,没有官方认可,却人人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后世的郑盛在燕省只担任了一年省长,在任期之内,他只做成了一件大事,就是钢铁资源的整合。整合成功之后,转身离去,潇洒地上任省委书记去了。
只是什么时候才是最佳时机,总书记究竟何时会表明立场,夏想可不敢乱猜,上命难猜,他高度不够,全局观欠缺,只以一个市长的眼光去猜度总书记的用心,无疑是盲人摸象。
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示好,以上几人的工作都受陈洁雯直接领导,向书记汇报请示,符合规矩。
从现阶段的局势可以得出结论,主要还是平民一系和家族势力之间的较量,矛盾现在虽然激化了,四方云动,不过总书记依然稳坐钓鱼台,还没有在任何场合发表过任何看法。
整合,果然真正触动了家族利益的底线,难度之大,涉及到的范围之广,确实远超预期,就连夏想也感到莫大的压力和寒意。
宋朝度的三个最坚定的支持者,天泽市长夏想,牛城市长高海,水恒市委书记李丁山,现阶段倒是李丁山在水恒的工作进展最顺利,水钢基本上完全成百分之八十的工作量,顶多再有一个月就能宣告内部整合结m.hetushu•com束,可以正式迎接全省的整合大计了。
宋朝度现在坐了郑盛的位置,所做的事情,和后世的郑盛如出一辙,也是整合钢铁资源。只是有一点,宋朝度遭遇的阻力,比当时的郑盛,要大上许多。
夏想关心的不是这些,大面上的事情,都可以理解,就是他也亲自去了一趟京城,向陈书记既请示汇报,又亲切了看望了她的病情。
对宋朝度来说也是如此,高海前往牛城,能否打开牛钢的困境还要两说,但他的离开,会让燕钢的难题更增加了变数。
陈钢桥先不用说,组织部长位高权重,但实际上还是不如常务副市长权限范围大,由范睿恒的人掌管了燕市的组织部,也算正常,对局势的影响不大。主要是邱绪峰由组织部长摇身一变成为副市长,又是在燕钢整合遇到难题的敏感时机,其中耐人寻味的意味就多了。
燕省的局势刚刚进入平稳期,想要调整燕省的人事难度不小,但燕市的人事却意外有了变动。
也许在外界看来,一系列的人事变动都和燕省的整合大计有关,或者说,人事调整是为了大计服务。但事情要从两个方面看,实际上在高层眼中,人事调整也好,整合大计也好,其实都是在为了政治理念服务。
夏想既然已经选择了当一朵哪怕只有片刻辉煌的浪花,他就不会退缩!
邱绪峰一上任,就又视察了燕钢,指出燕钢技术力量先进,在燕省7家钢厂之中,技术储m•hetushu•com备最雄厚。燕钢要保持技术优势,要敢为人先,要引领燕省钢铁业的潮流。
吴老爷子……终于现身了!
范睿恒就又安排了自己人担任,准备提名陈钢桥为燕市副市长人选,但最后未获得一致同意,经过一系列的讨价还价,最后范睿恒接受了梅升平的建议,提名陈钢桥为燕市组织部长人选,原组织部长邱绪峰被提名为市委委员、常务、副市长。
一方面是地方政府想要加强自治力度,尽可能自己制定有利于地方发展的政策,另一方面,中央又不肯让地方政府太不听话了,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的矛盾,以前存在,现在则是更突出了。
燕省,是不少省部级大员的跳板。
调高海到牛城市担任市长,原市长接受组织上的安排,提前到政协休息,算是捞了一个副省级待遇。但牛城反对整合的最大的阻力来自市委书记,高海过去担任市长,任重而道远,就最是考验他的能力的时候了。
最近的人事变动确实不少,都是非常关键的人事调整,预示着此次整合的斗争,正在全面扩大范围。
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反对燕省的整合大计,但谁都听了出来,邱市长的视察和讲话大有用意,是为前一段时间于繁然视察燕钢之时所做的呼应和进一步延伸。
而且还是激烈地碰撞。
但在权衡利弊之下,宋朝度还是做出了让高海调任牛城的决定,也算是和范睿恒之间的一次公平的交易。牛城市委书记原地和-图-书未动,只是调整了市长——原市长还差半年才到点,提前退下,也是一次政治交易——范睿恒并未损失,而且因为高海的离任,燕市又盘活了政治资源,空缺出一名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而且还有传闻说,邱家在目前处处受挫的情形之下,能顺利拿下燕市的常务副市长的关键位置,吴家在暗中起到了推手的作用。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了很多,手中紧紧握住卫辛送他的水杯,感受到水晶玻璃的凉意,心潮翻滚。
天泽市委,市长办公室。
现在历史出现了一定的偏差,按照原先的历史轨迹,现任燕省省长应该是郑盛。现在郑盛是湘省省长,而且如果历史惯例足够强大的话,他明年就会当上省委书记。
用一年时间整合燕省钢铁,而且郑盛还是总书记的嫡系,可见燕省钢铁的整合难度有多大!
高海终于要动一动了。
……高海调任牛城市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夏想的目光,一直落到省内外的局势的变动上面。
最后人选提名顺利通过了常委会的任命,燕市的人事调整由此落下帷幕,虽然短暂并且交锋并不激烈,但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正精心分析全局,推测以后的局势之时,连若菡的电话又及时打了进来:“爷爷到了天泽,你来接一下。”
其实燕省的局势还算平稳,政治斗争也比较含蓄,自从高成松时代以后,燕省的历任书记和省长,都似乎低调了许多。
牛城市的牛钢在燕省7钢中和-图-书排名不算靠后,但牛城对于整合大计一直是消极态度,本来在天钢事件和水恒市委的人事调整之后,牛城加快了整合的步伐,但随后吴家再次出招,在豫省和内元自治区连下狠手,再有范书记的讲话和副总理的发言,燕省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牛城就再次对牛钢的整合,消极应对了。
……
陈洁雯的假期已经度过了一半了,一周来,陈天宇、皮不休、徐鑫和吴明毅相继到京城向陈洁雯请示汇报过一次工作,倒是裴一风一直比较安稳,老老实实地呆在天泽,没有如以上几人一样,热切地向书记示好。
牵一发而动全身,确实不假,在整个时代的大潮之中,每个人都是一朵浪花,不管是否愿意,都被潮流带动,奔腾向前,片刻不能停歇。要么英勇地跃出水面,哪怕是昙花一现地站立潮头,也不枉此生曾经是弄潮儿。要么随波逐流,潜藏水底,享受片刻的宁静。
总书记的立场,平民一系或许不太清楚,家族势力也许也在猜测,但夏想却敢断定,一旦闹到不可开交的时候,总书记必定会站出来力挽狂澜。
与胡增周面临的巨大难题相比,高海终于跳出燕市并且执政一方的喜悦,也没有持续多久。到了牛城才发现,牛城之保守和落后,和天泽有得一比,而且市委书记游勇性格强势,大权独揽,几年时间将牛城市经营得水泄不通,高海此去,别说想要替宋省长整合牛钢,想要站稳脚根并且打开局面,就是一件天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