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27章 正面面对

但都被徐子棋和彭云枫挡了架。
终于,吴老爷子正面提出了一直让夏想最担心最难以回答的一个关键问题!
就是吴老爷子和老古,如果以官方身份的话,省委方面也得派人前来。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全体干部大会上,夏市长没有露面!
一顿饭吃了半个小时,只有古玉大呼过瘾,连说还是国内的美食好吃,国外的东西,真是吃不惯,如是等等,就她一个人说个不停。
老古不说话,只是一脸严肃地紧盯着夏想看。
没想到回家后,夏东还咳嗽发烧了,又折腾了他半夜,结果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就感冒了。
热闹了,真是热闹了!
夏想看了出来,老古和吴老爷子完全不同,吴老爷子喜怒不形于色,老古却是脸上藏不住事情,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比诸葛亮还诸葛亮。
还好,老古一直背着手,不说话,也不看夏想和古玉。古玉就调皮地逗夏想,不时捉弄他几下。
老爷子紧盯着夏想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夏想,我很想问你一句话,你一心要整合天钢,到底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吴家的利益你可以不管,天钢的利益你也可以不放在心上,那么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非要充当宋朝度的排头兵?”
老古可不是散心来了,他和吴老爷子一样,明为散心,实为坐镇。如此看来,天泽即将风起云涌,各方势力的幕后人物云集于此,就等最后hetushu.com一场大戏的上演?
老爷子就继续说道:“陈风和钱锦松都到了京城,他们是不是也要来天泽”
夏想其实没有去京城,而是躲进了花海原。因为他太忙了,老古要面谈,钱锦松要来,陈风也要来,都是了不起的人物。
夏想就正好借生病请假的机会,最后将一些事情敲定。
昨天徐鑫向陈洁雯汇报了工作,陈洁雯当即决定立刻返回天泽,因为她很清楚,她不在的话,人事大权就会旁落,夏想绝对会提他的人上来。虽然只是一个组织部长,但人事问题向来是书记的禁区,别人碰不得。
草原的夜色极美,夏想就陪老古和古玉散步。古玉也是习惯了,有几次不自觉地挽住了夏想的胳膊,一会儿又惊醒过来,忙又放开。不过她到底心思浅,过一会儿就又去拉夏想的手,让夏想实在是爱不得骂不得。
得,老古以老眼昏花为由糊弄过去了,明显是不想再提了,夏想肯定更不会自揭其短了,就嘿嘿笑了一气,和老古客气几句,就请老古吃饭。
个个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吴老爷子是,老古也是。吴老爷子还好,至少提前打了个招呼。老古倒好,直接就当了不速之客。
夏想一愣神,忽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妥,再一想,顿时大汗,他一手紧抱着古玉,两人之间亲密无间,一看就知道关系早就非同一般了,眼下被老古看个正着!
不过天泽市委hetushu.com还是人心浮动,都在议论纷纷,怎么了这是?书记刚好,市长又病,病假书记的病还可以理解,夏市长年富力强,似乎在众人的心目之中,就从来不会生病一样。现在夏市长一病,不少人才想起夏市长的操劳和辛苦。
夏想想了想,索性也就理直气壮地和老古对视。反正他也没骗古玉什么,就算老古认为他是百分之百的过错方,他也认了。一人做事一人当,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太没担待了。
感冒来得还真不是时候,因为陈洁雯回来了。
一直以来虽说他也知道老古多半猜到了什么,但猜到归猜到,不点破就好。现在被老古看得清清楚楚,夏想脸皮再厚,也不免尴尬。也是,骗了人家孙女,还要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换了谁,都有气要生。
夏想知道老古的脾气,老古心里有疙瘩,得他自己解开,别人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没用。
徐鑫就在心中更坚定了一点,长此以往,还是夏市长更有长远的前景,因为夏市长现在没有软肋被陈书记拿住,而陈书记现在杯弓蛇影,处处提防,早晚会被夏市长摆弄得疲于应付。
夏想也是吃五谷杂粮的人,也有生病的时候。不过他一生病,却惊动了无数人。曹殊黧和连若菡自不用说,市委市政府无数人打听夏市长的喜好,要借探病的机会,前去送礼。
夏想为吴老爷子削苹果,他的感冒好了大半,还有点不太舒服,www.hetushu.com但也能撑得住。夏东一病,曹殊黧倒没有太放在心上,连若菡却紧张得不行,说什么也要送到京城的医院诊治。曹殊黧没办法,只好和连若菡一起去了京城。
夏想没敢惊动严小时,严小时此时也在天泽,但现在天泽会集的人太多了,他可不敢再节外生枝了。政治上的事情已经够让他挠头了,严小时、卫辛和古玉,情场上的麻烦,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好了。
下午,又传来消息,夏市长去京城住院了,病情加重,必须及时医治。这一下消停了许多,想拍马送礼的人都安心了,谁也不会跑到京城去送礼,关键是,想去也找不到地儿——谁也不知道夏市长在哪家医院。
凉风有信,风月无边,夏想陪老古和古玉尽情地品尝着烧烤美味,他吃得没滋没味,老古吃得淡而无味,只有古玉,没心没肺吃得津津有味。
老古和古玉住在了天泽的草原宾馆,是一家建造在草原里的旅游宾馆,环境还不错,夏想也就安心了许多。
不料过了一会儿,老古忽然又哈哈地笑了:“还真是小夏?我老了,眼神不好使了,看了半天才敢认。你也是,站在我对面不说话,怕请我吃饭还是怎么着?”
夏想送两人回宾馆,自始至终老古就跟闷葫芦一样,没有说一句正话,连来天泽的真正目的提也没提。
老古闷着不说,夏想总不好主动开口问他,也就闷闷地回家了。
古玉坚持要吃烤肉,夏想和-图-书就带她前往旅游文化城。严小时和杨威的旅游文化城里面的烧烤味道不错,请来的厨师十分专业,水平一流。
老一辈人的恩怨,到了今天,又成了立场上的对立,夏想夹在中间,也不好多说什么。
花海原,南宫。
老古有心事!
古玉还假装镇静,双手握在一起:“天气好冷,到底是塞外,晚上凉得很。夏想刚才是爱护我,怕我冻感冒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大概走了一公里的路,古玉困了,打着哈欠说要回去睡觉。老古就摆摆手说:“我也乏了,回去了。”
徐鑫暗想,夏市长算是看透了陈书记,本来夏市长在平宁县委组织部长的人选上,没有立场,只不过稍微倾斜了一点,就让陈书记坐不住了,一比较,高下立判。
“……”老爷子到底眼光犀利,陈风和钱锦松要来天泽的事情,绝对处于一级保密状态,夏想谁也没有透露,但还是被老爷子看了出来,他也知道隐瞒不了,就说了实话,“估计今明两天就会过来。”
吴老爷子可以住在花海原,老古肯定不行。就算他同意,吴老爷子也没有意见,以老古的脾气,难保不会和吴老爷子吵架。夏想不免头大,一抬头,却见迎面走来一人,正是老古。
夏市长一离开市委,市政府群龙无首,一下就失去了主心骨。平常还不觉得,现在夏市长一不在,众人都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夏市长已经成为了每一个人心目中最可靠最值得和-图-书信赖的领导。
陈洁雯一回到天泽,就立刻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传达了中央和省委的文件精神——也是大部分病假或休假的领导干部一贯的做法,要的就是重新树立起权威,省得别人以为她说话不算数了——她还是天泽市的一把手。
有知情的人清楚,夏市长确实是病了,重感冒。但更多不知情的人都暗自猜测,夏市长分明是给陈书记下马威,你开你的大会,我做我的事情,就不给你捧场。
“老古头来天泽不意外,他本来想比我早一步来,临时有事耽误了,才晚了一两天。所以他很不高兴,没有抢在我的前面,呵呵。”老爷子一边吃苹果,一边笑。
“小夏,你的压力不小,要挺住。”老爷子似乎对一切很有信心,“天钢成了一个支点,是好事,也是坏事。其实一个天钢对吴家的产业来说,是毛毛雨。但现在已经不是经济利益的问题了,而是政治上的较量,胜负,事关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之间的一次最直接的交手。”
幸好钱锦松和陈风都声明不惊动任何官方,只以私人身份,否则以他们的级别,省委必须派出相应的领导出面陪同,就更乱套了,天泽就什么事情也不要做了,天天迎来送往就足够让所有人都忙得脚不离地了。
夏想才不会故意不参加会议,场面上的事情,就是花花桥子众人抬,他是谁?他会小气到不给书记捧场,才不会。他确实是吹了凉风,又被儿子折腾了半夜,才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