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9章 第三局,连破三城

战劲鹏和雷一大一唱一和,陈洁雯的脸上就一青一白,双眼喷火。战劲鹏的做法很绝,如果真有五四名常委签字向省委反映她独断专行,省委必定会找夏想谈话,夏想再说一句她的坏话,她在天泽的政治生命就宣告完结了。
裴一风不慌不忙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他不知道,在他放水杯的几秒钟的时间里,有好几个人都在心中暗骂,你不喝水会死呀?你放快一点儿会死呀?你不装腔作势会死呀?
竟然……输了?陈洁雯心中闪过巨大的失落,一股猛烈的羞辱感冲上心头,直想立刻动用书记的一票否决权将提议扼杀!
恼怒,愤怒,屈辱,再想到常委会通过之后将会对省内局势以及她的个人前途带来的严重后果,陈洁雯决定行使一票否决权,坚决搁置提议,不让提议获得通过。
陈洁雯惊呆了足足有半分钟之久,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心中既羞又怒,她两次想要拍板,两次被人举手打断,特别是裴一风的一次,完全就是一脚将她踹到了井里,然后又搬了一块大石头砸了下去的做法,是最典型的小人所为。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雷一大早就料到她有可能在盛怒之下行使一票否决权,就嘿嘿一笑说道:“我明年就退了,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就提醒陈书记一声。如果您非要动用书记的权威一票否决的话,我闲着没事的时候,就会整理一份材料,天天向省委送。”和*图*书
陈天宇除了佩服就是佩服,心想以后紧跟夏市长的脚步,才能保证不会出错。
痛的是脸,伤的是心。
“我赞成!”常恏举起了胳膊。
裴一风当然不会死,他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还要做出惊人之举——他缓慢而坚定地举起了右手,目光坚定,声音也很坚定:“我赞成!”
更让陈洁雯差点拍案而起的是,战劲鹏也不识时务地跳了出来,明显是嘲讽地笑道:“雷部长不如整理一份举报材料,向省委反映天泽市委班子不团结,矛盾突出,无法开展工作,我第一个签字,然后再负责找五六名常委签字。现在是民主的时代,中央也三令五申不要搞一言堂。”
省长宋朝度正听取一名副省长汇报工作,听到消息后,当即拍案而起:“好,好得很。”
陈洁雯差一点儿就当场失态,好在她还是努力控制住了情绪,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合适,就又目光森然地看了杨剑一眼,因为刚才谈话的时候,杨剑没有理会她的暗示和她单独会谈,她其实对杨剑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一共五位同志支持,没有过半……”陈洁雯心中暗喜,正要拍板宣布夏想的提议未获得常委会的通过,就在此时,忽然,意外发生了。
“一共六位同志支持,还是没有过半……”片刻的静默过后,陈洁雯确信没有人再举手支持了,再次准备拍板时——陈天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m.hetushu.com他已经完全绝望了——突然,裴一风咳嗽了一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省委书记范睿恒正在办公室批阅文件,接到电话后,一下愣住,呆了一会儿,才用力向后一仰,长叹一声:“夏想呀夏想,你还真是一个人物,连吴老爷子也治不了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梅升平听闻消息之后,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一个人背着手站在窗前,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夏想,天下如果大乱,你就是根源。”
燕省的钢铁资源整合,在濒临生死存亡之际,因为天泽的破局,而突然柳暗花明,由此拉开了另一场大战的序幕……
不止陈洁雯,皮不休、吴明毅也是震惊得呆若木鸡,都睁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要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按说以吴明毅和皮不休的级别,通常不会再有什么让他们失态的事情发生,但今天的一切实在是太突然太诡异了,尤其是裴一风的临阵反戈,是最直接的打脸和最不留后路的背叛,他以后还怎么和陈洁雯共事?
就连陈天宇也是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夏市长到底有什么杀手锏让众多常委纷纷倒戈相向?裴一风还好说,肯定是花苑的利益让他最终倒向了夏市长,因为在徐子棋从中撮合下,花海原已经决定接收裴一风的亲朋好友前来工作,裴一风关键时刻出卖陈洁雯,也在情理之中,但常恏和冷阳,又是因为和_图_书什么?
夏想带头鼓掌,掌声雷动。
直把副省长惊得目瞪口呆,从未见过宋省长有如此兴奋的时候。
陈天宇想不通,他也知道夏想毕竟是领导,不可能事事都让他知道,但从他的角度考虑,他还是希望夏市长多向他透露一点内情,省得他总是提心吊胆。
先是杨剑轻轻咳嗽了一声,高高举起了左手:“我支持!”
陈洁雯欲哭无泪!
天下当然不会大乱,但燕省,却因为天泽的常委会正式通过天钢整合,而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在随后短短的三天时间内,相继有两个地市在常委会上正式通过了决议,连同天泽在内,连破三城!
天泽市委常委会正式通过天钢整合的决议传出之后,顿时在省委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陈洁雯目瞪口呆!
付先锋在京城的办公室,接到电话之后,轻轻地放下电话,想了一想,又拿出了手机,给邱绪峰打了一个电话:“绪峰,天泽市已经破局了,燕市,还能撑多久?”
陈洁雯深吸一口气,缓慢地说道:“一大和劲鹏两位同志不用将军,我是一把手,但我充分尊重同志们的意见,常委会就是一个民主的机构,遵循的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今天夏市长的议题正式获得通过,天钢的整合即日起,全面展开!”
刚才,实在是太紧张太刺激了,几乎让人承受不起了。陈天宇在官场打磨时间也不短了,自从认识夏想之后,见识了夏想的手m.hetushu.com段,才知道原来为官之道在夏想手中,还可以运用到出神入化的程度。
裴一风,居然是裴一风,竟然是口口声声答应她一定会反对夏想整合计划的裴一风,怎么可能?裴一风怎么能出尔反尔,怎么能投上最关键的一张支持票?
怪不得前段时间有人称夏想为官神,仔细想想自从他认识夏市长以来,夏市长的手段确实层出不穷,多有惊人之举不说,还常有点石成金的妙处,现如今,运用得更加娴熟,经常收到出神入化的效果。
不料就在她震惊之际,接二连三的更大的意外发生了。
掌声中,陈洁雯一脸微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实际上夏想知道,他和陈洁雯之间的矛盾裂痕越来越深,说不定终有一日会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陈洁雯先是震惊,然后怒火中烧,在心中破口大骂,裴一风,你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你说话当放屁,一点也不讲原则,你就是墙头草,就是混帐加混蛋!她几乎将她平生所知道的所有的脏话都骂了出来,幸好,只是在心中暗骂,如果说出口的话,肯定会让当场所有的人全部昏倒。
第七票!
陈洁雯不仅仅是震怒加难以置信了,她几乎要发疯了,因为被欺骗被人甩的感觉实在太糟,她身子摇晃几下,差点支撑不住。
九票赞成!三分之二的常委赞成天钢的整合计划,而且其中数人还是在中途休息之时,都亲口答应她,肯定会投下反对票,但都在关hetushu•com键时刻反水,直接摆了她一道,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让她精心策划的一切付诸流水。
“我也赞成!”冷阳也举起了胳膊。
如果说以前的几次失败还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话,今天的惨败,就完全是从天下掉到地下的落差。就如一个人十分享受地坐在商务舱中,突然就被人一腿踹下了飞机,头下脚上地从云端急速自由落体落地,一声惊天巨响之后,居然还是脸先着地。
随他去,陈洁雯安慰自己,才六票,还过不了半数。
不是玩笑,是严峻的现实,省委不会因为她一个人而让大部分常委不满意,更何况常委之中还有市长的话!
“能撑多久,就看吴家的信心有多大了,我们都不是排头军,吴家才是。”邱绪峰淡淡地说道,对付先锋既客气又疏远,没有丝毫应有的热情。
陈洁雯的脸色慢慢恢复了平静,形势比人强,她现在否决就等于和夏想完全闹翻了,刚才雷一大和战劲鹏所说的事情就会成真。再看夏想,一脸平静,摆出置身事外的态度,但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阴险而可怕。
至关重要的过半的第七票!
杨剑的声音很轻,好象生怕惊动别人一样,但他的发言,就如平地起惊雷,直接将陈洁雯雷得晕头转向,怎么可能杨剑会赞成夏想?杨剑可是梅升平的嫡系,在省委,梅升平是整合大计的坚定地反对者。杨剑敢公然违背梅升平的意志支持夏想?他不要政治前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