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1章 但留一线,也好相见

战劲鹏一脸气愤:“夏市长,发改委也太过分了,卡了京天高铁也就算了,连重点企业扶持的政策也不让天泽市享受,凭什么?”
这一句话问得意味深长,夏想呵呵一笑:“没有,我照顾不周,太忙了,正要说声抱歉。”
“步步为营,各个击破。”老古微一停顿,又说,“具体时间我来安排,是私人性质的会面,就当成总理和我的一次见面,然后正好遇到了你……你心里有数就行了。”
“我可猜不到,您二位是我的长辈,夸我,我得谦虚。骂我,我不还口。”夏想心情再不好,也不会在别人面前流露出来。
总有一天,夏想会求到他的头上。就是现在的京天高铁,他就打算卡上一年半载,看夏想怎么收场。
天泽市的局势经过一次重大的常委会事件之后,就有重新分化和站队的迹象,然而,就在此时,一场意想不到的政治事件突然降临了,给天泽市带来的波动,令所有人的都始料不及,并且带来了不可低估的长远影响。
“哈哈……”老古放声大笑,“行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点正事,总理想见你。”
此时的付先锋,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又因为想借机暗算夏想的计划没有成功,梅家没有回应,邱家坚决回绝,而夏想非常聪明地选择了提前引爆天泽的局势,让他来不及从容布局,结果就让他全部的谋划落空。
7月,天泽进入了旅游hetushu•com的黄金季节,严小时的旅游文化城日益游客盈门,花海原也成了天泽一景,在王蔷薇的精心经营下,完全抢走了花苑的客源。而花苑的生意自从皮不休在常委会上坚定地支持了陈洁雯之后,更加一落千丈,已经到了关门大吉的地步。
二是政治利益。得罪了陈书记风险不小,但夏市长也大有来头。别的不说,就是省厅马厅长听说和夏市长关系不错?公安系统的升迁离不开省厅的意见,陈书记和省厅说不上话!还有一点,裴一风和郎市公安局长路洪占私交不错,关于夏市长在郎市的强硬手腕,他从路洪占口中听到之后,对夏市长就有了畏惧之心。
战劲鹏何曾受过这样的气,连材料都不捡就回来了。
本来夏想不想赶尽杀绝,但留一线,也好日后好相见。但皮不休死硬,他就只好分化拉拢,许了裴一风好处,而将花苑彻底拍死。正是因为花苑被花海原挤垮,而裴一风及时见风使舵,抽身而出,就让裴一风和皮不休之间的裂痕加深,只差一点就反目成仇了。
“免了,你离她远一点好。”老古一点也不给夏想面子,直接就呛了夏想一下,随即又回到了正题上,“老吴头说你太固执,认定的目标不更改,非得有一天碰得头破血流才会回头。他说相信你碰壁的一天不远了。我说你碰壁肯定会有,但你是一头倔牛,撞了南墙也不hetushu.com回头……你说说看,我们谁说得对?”
“怎么说?”
此次整合事件,表面上吴家是最大的失利者,暗中,付家也是损失惨重的一方。因为付家投入了太多的砝码,所谓无欲则刚,而付家想借此次机遇大捞一笔,寄予厚望,但正应了一句话,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因此,付家大感失落。不但一无所获,反而因为付氏中药的问题,既得罪了邱家,又被夏想绑架在了天泽。
都各有所指,各有暗示,夏想微一沉思,笑道:“都不对。”
对夏想来说,眼下最重大的难题还是京天高铁,只要京天高铁能通过立项,绝对会给天泽市的房地产打上一剂定心针,但想让付先锋抬手放行,难度极大,因为现在的付先锋正在盛怒之下。
作为下属,以这样的口气对上级领导说话,是谓失礼。夏想也懒得和战劲鹏计较什么,他能不知道京天高铁对天泽经济发展的意义?但问题是,国内的许多问题不是说条件允许了就能办成了,还要看具体办事的人。
夏想一瞬间屏住了呼吸:“总理有什么指示精神?”
原来,发改委面向全国挑选20家企业,分别给予资金和技术上的扶持,各地方政府可以自行申报。战劲鹏主管这一块儿,就精心挑选了几家天泽市的企业上报了上去,结果刚报上去就被打了回来,说是申请材料不合规范。问哪里不合规范,说是纸张不符hetushu•com合。
可以说,现阶段进入了短暂的平和期,总理此时并没有对他耳提面命的必要。如果说在天泽的常委会召开之前见他,还可以为他打气鼓舞士气的话,事后,又有什么新的指示?
放下电话,夏想左思右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实在想不通总理此时见他所为何事?现在燕省的整合尘埃落定,齐省的钢铁整合在邢端台的强硬手腕下,继续推进,邱仁礼一反常态地温和处理,并未强加阻挡。西省的煤炭资源整合也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易向师和曹永国之间的配合还算不错,因为两人都是温和的性格,并没有大矛盾出现。
因为要的不是和付先锋硬撑,要的是化解目前的对峙局势,求同存异,因为天泽太近京城了,想要争取一些国家项目落户,必然要经发改委之手。还有,发改委如果卡住了交通的脖子,天泽的发展,就会大受制约。
其实裴一风在关键时刻力挺夏想,不惜冒着得罪陈洁雯的风险,是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经济利益,花苑涉及到裴一风太多的经济利益,他知道在经济上抗衡不过夏想,而且他又是善于及时转向的人,才不会因为个人利益受损而坚持什么政治立场。什么叫政治立场?经济利益决定政治立场!
夏想正在办公室里思索如何破局,如何撬动付先锋的利益,让他抬手放行时,战劲鹏前来汇报工作了。
“夏想,猜猜我和老吴http://www.hetushu.com头在路上说了你什么?”难得的是老古也有玩心,上来就取笑夏想。
随着天泽市局势的明朗化,付先锋感觉一夜之间,他和夏想之间又回到了以前的敌对状态。但现在和以前又有所不同,以前在燕省,夏想的关系网错综复杂,他治不了他,现在他在发改委,执掌天下众多技术和项目的审批大权,天泽想要发展,想要提升经济,必然绕不过他的一关。
“我是人,不是牛。所以走路的时候,会看清路,不会撞头。就算是实在躲不过要撞的话,也会用肩膀撞,才不会撞得头破血流。”
气得战劲鹏当场就骂了娘,你他妈的嘴里吃东西噎着了,说话不会一次说清楚,一趟一趟折腾人玩儿是不是?对方才不管战劲鹏是谁,也不管他爹是什么省委书记,发改委是连天王老子都不尿的“计划经济部”,就是主管的部门国务院也审核不了他们的资金去向,他们怕谁?当即就冲战劲鹏翻了脸,将战劲鹏的申报资料扔了一地。
就在夏想忙于各项繁琐的事务之时,正在努力寻找京天高铁的突破口之际,一次轰动天泽乃至全省的政治事件,正在悄悄地逼近。
电话响了,是老古打来的。
付先锋就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
付先锋眼光也很犀利,如果京天高铁始终无法放行的话,战劲鹏就会对夏想由充满期待而变成失望,就会和夏想渐行渐远,夏想在天泽市委的威望也会逐渐m.hetushu.com降低,再加上如果以后凡是天泽的审批他都卡上一卡的话,夏想这个市长,就当得憋屈了。
换,发改委是老爷,说什么是什么。战劲鹏就换了纸张,再上报上去之后,又打了回来,说是字体不合规范。战劲鹏心中有气,但工作还是要做,就又换了字体。再报上去,结果还是不合格,说是个别地方的用语有问题……
夏想听了,知道是付先锋的手脚,就劝慰了战劲鹏几句,战劲鹏到底在地方上工作时间短,有些短见,临走之前说了一句:“夏市长,京天高铁到底什么时候能通过立项?您不是和付主任有些交情,多做做工作。京天高铁对天泽意义重大,拖得越久越不利于天泽的经济发展。”
“哈哈,你倒是油滑。对了,古玉怎么还没有回来,她最近是不是天天和严小时在一起,没和你在一起吧?”
发改委始终是绕不过的难关,不管是申请技术和资金的倾斜,还是一些重大项目都经过发改委的审批,等等,只要和发改委关系不好,一个城市想要发展经济,肯定处处受挫。但夏想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办法虽多,都不太理想,现阶段还需要再三斟酌才能出手。
刚刚破了钢铁整合的局,现在又要破付先锋的局,人在官场,就是在处处设局和被设局之中,不见刀光剑影,却见利益纷争。
猜不到,索性不猜了。
付先锋确实拿住了夏想的软肋。
裴一风和陈洁雯之间,也几乎行同陌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