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6章 局势将变

……省委,省长办公室。
县委书记梅清和县长李逸风下车之后,一前一后围了过来,热情地向夏想问好。
夏想确实有事情要做,付先锋不但给他开启了一扇门,也让他意识到天泽的局势,可能真的会有变化。因为陈洁雯向省委反映党政班子配合不好的情况他也听说了,但省委还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研究,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再有一年陈洁雯就届满了,提前半年离开天泽,也算在正常的范围之内。
“我没问,就听爸爸说,可能和一项法规的出台有关。”
天泽市委,人心浮动,正在酝酿新一轮的站队。
夏想此行,收获不小,也让他在内心深处,从未有过如此强烈地要从美国市场席卷利润的迫切心理。美国连哄带骗唬了中国许多年,现在他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就骗美国一次也应该没有问题,哪怕是骗奸也成,反正没有什么心理负疚感。
只不过形势有点变化太快,他也决定暂时接受现实,但还要适当让裴一风明白一点,他和裴一风之间的关系,还是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为好。
会议开得非常振奋人心,因为夏市长虽然没有透露半句发改委的动向,但谁都听了出来,困扰天泽数月并且有可能对天泽的发展带来长远制约的发改委的难题,已经破局了!
送走了付先锋,夏想一时间想了许多。
早在去年6年,国务院就原则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和_图_书草案)》,但直至今天还一直没有提交到人大常委会表决,可见也是遇到了不小的阻力。而且听说在国务院通过草案的时候,就删除了草案中关于行政性垄断的章节,其中包括行政垄断的概念、表现形式等内容,但是草案在总则中还是保留了行政垄断条款。
夏想皱了皱眉,正要埋怨李爱林多事,李爱林就忙一脸尴尬地陪着脸:“夏市长,都怪我不小心,让县委的人发现了您的车,他们就非要跟过。”
夏想也懒得追究战劲鹏的失礼,不过表情有点严肃:“劲鹏,有些事情不该问,不要问。做好手头的工作,发改委什么时候下发通知,是发改委的份内事……”
宋朝度微微一惊,范睿恒不打招呼突然来他的办公室,肯定有要事!
战劲鹏一走,裴一风就来了。
对裴一风的为人,夏想谈不上喜欢。因为裴一风不但老奸巨猾,而且还善于见风使舵,最主要的是,裴一风有点没有原则的利益至上的处事之道,就让他知道裴一风并不可靠。
战劲鹏还是改不了毛躁的毛病,他工作热情是有,也一心想做出实事,但和许多在部委历练不够就下到地方上担任主要领导的官员是一样的问题,冒进而急躁,对困难认识不足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有时工作方法不太对。
尽管如此,草案还是在一定程度照顾到了垄断企业的利益,最终不得不采用了折衷的方案。
www.hetushu.com想一想也是,也就不再埋怨李爱林什么,下面的人对市里的车牌号记得清清楚楚,别说他的市长专车了,就是市里重要大局的车,县里都明明白白。
正想得入神,一抬头,见付先先坐在他的对面,正睁大眼睛看着他。付先先穿着裙子,裙子不是很长,她又很没有形象地翘着腿坐,更让人喷血的是,她还不时拿出裙摆扇风,一起一落之间,裙底风光尽收眼底。
所有人看向夏市长的目光,除了热烈就是敬佩。一个领导,不仅要有政治手腕,还要有本事从上头要项目要资金,还要有关系摆平各方面的阻力,再有招商引资的本领,几乎就是众人心目中完美的领导形象。
付先先瞪了夏想一眼,继续若无其事地扇风,还故意气人:“看,想看就大胆地看,别偷偷摸摸的,多没意思。你又不是胆小鬼,装什么装。”
《反垄断法》具体出台的时间,他记不清了,因为后世的他并不太关注法律条款的出台,而且他也清楚,一部《反垄断法》只能起到一定的约束作用,没有办法从根本上制止家族势力借助垄断行业继续发展壮大的企图。
显然,夏市长在众人的心目中,越来越趋向完美,而且夏市长还不贪不偏。虽然副市长之中,也有对夏市长有怀疑和不理解的声音,但总体而言,夏想在市政府之中的威望,上升到了顶点。
别说,付先锋虽然为人居心叵测,和*图*书但再坏的人,也有可以利用的有利的一面。
宋朝度正在批阅文件,忽然听到外面秘书陈太忠慌张起身的动静,又听到他略带紧张的声音:“范书记!”
会后,战劲鹏就压抑不住兴奋,立刻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一进门就说:“夏市长,发改委的通知,什么时候下发?”
夏想也用力握了握付先锋的手:“一路顺风。”
付先锋也不多说,只和夏想握了握手:“后会有期。”
估计《反垄断法》终于要提交到人大常委会表决了,对付家以及吴家、梅家和邱家来说,绝对是一等一的大事,因为《反垄断法》的出台,就是为了限制他们的利益,达到有效约束垄断的宗旨。
要是左右无人,又在室内的话,夏想说不定真把付先先扑倒了,但现在是在野外,虽然离工地现场有点距离,但如果有人远望的话,也能看个大概,夏想就败了:“好了,别闹了,我赶紧回市里,还有事情要忙,你继续监督施工,有问题随时找我。”
还有京天高铁的立项即将通过,也是一件对天泽局势带来深远影响的大事,必须慎重对待。而且围绕《反垄断法》的出台,平民势力和家族势力之间还会有新一轮的较量。
国内早晚会进入权贵资本主义,凭借他的个人之力,根本阻挡不了历史的巨轮。
粉致的大腿,诱人的蕾丝内裤,令人血脉贲张的细腰,夏想只看了一眼,就不免心跳加快。也是怪了m.hetushu•com,他不是没见过付先先穿三点式的样子,怎么今天反而格外意动?看来男人的情调点不同,对女人的抵御程度也有所不同。
付先先也没有说什么,她有时也拿得起放得下。谁知刚回到工地现场,夏想的司机李爱林来接夏想了,后面却跟着一列车队,一看就是跑县县委县政府的一二号人物来了。
夏想目光大有深意地看了裴一风一眼,心想裴一风是真心靠拢了?不管如何,裴一风的工作确实也正合他的心意,他没有理由拒绝。
或许付先锋有关到美国大捞一笔的理论,为他打开了另一扇可行之门,他可以借助庞大的资本力量,不但可以用来撬动家族势力的利益,还可以撬动任何一方的利益,拥有了无人撼动的经济实力之后,也就确保立于了不败之地。
梅清倒是比在市委的时候瘦了不少,可见也确实为跑马县的发展尽了心。李逸风也务实了许多,说话的时候,沉稳而低调,也让夏想暗暗点头。
裴一风是前来汇报市局最近的工作进展,以及下一步准备开展一次重点整治治安环境,为投资商保驾护航的有针对性的清理活动。他也是从路洪占那里取点了经,多少了解了一点夏市长的执政风格,知道下一步全市会掀起招商引资的高潮,所以就投其所好,策划了一次治理行动。
战劲鹏的表现,夏想还算满意,微一点头。
夏想和付先锋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反垄断法!”
其实在整合http://m.hetushu•com事件中,他并不想拉拢裴一风加入自己一方的阵营,只是想基于一次性利益上的合作,但没想到裴一风倒向得挺彻底,现在完全和陈洁雯拉开了距离,也让夏想始料不及,只好无奈接受了现实。其实他并不想太明显在天泽市委拉帮结派,会给省委留下不好的印象。
付先先直呼付先锋之名,付先锋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估计也是习惯了付先先的风格,他站了起来:“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一到市里,夏想就立刻召开了政府常委会议,做出三点工作部署,第二,杨剑负责京北新城的招商引资工作,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就是借总书记视察京天高速的东风,加快引资的进度。第二,战劲鹏负责京天高铁的对口联系,一旦项目提上日程,立刻全力投入到相关的工作之中。第三,李晓敏负责在全市范围内筛选三家重点企业上报到市政府,由市政府上报给国家发改委,申请20家扶持名额。
战劲鹏脸一红,知道刚才的问题太冒失了,如果换一名市长,不但要将功劳据为己有,还有可能采取政治手段对他软硬兼施,而夏市长不居功,直接就放手让他去做,也算是少见的大方市长了,他就讪讪一笑:“对不起,夏市长,我太激动了。下次不会了,请您放心。”
最后夏想还是拒绝了梅清和李逸风的盛情邀请,返回了市里,临行前倒是对跑马县今后的发展做出了三点指示精神,梅清和李逸风都拿出小本子认真地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