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8章 风起,雨来

又有风声传出,说是付家在京北新城圈地300亩,另有岭南省著名的久远地产集团也有意投资京北新城。久远地产集团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标准化运营的精品楼盘的运营商,如果加盟京北新城,将会对天泽市的房地产市场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老古喝茶:“确实是可惜,但如果换个角度想,你到中央党校中青班学习一年,也是好事。你现在缺少在党校的经历,再向上走,就少了点什么。”
事情倒是传得挺快,连老古都听说了陈洁雯向省委反映的问题?平心而论,夏想对于陈洁雯本人倒真没有意见,他和她之间,主要还是因为一个保守一个想要打破僵局而带来的执政理念上的冲突,一个是保守势力的代表,一个是新兴势力的代表,必然会有矛盾。他对于陈洁雯向省委提出班子配合不好的问题,从心理上也有一定的抵触想法,但也可以理解陈洁雯为了维护本身权力和自身利益所采取的措施。
夏想并不知道他想要留在天泽的想法,如果实现的话,阻力会有多大,不仅是总理想让他去中央党校,连省委书记也有此意,他如何能抗衡总理和省委书记不谋而合的意志?
皮不休的心情更是坏到了极点,夏想下手太狠,直接断了他的财路,就让他气得暴跳如雷。而且裴一风关键时刻的背叛,更是让他恼羞成怒。又因为中间有徐子棋的手笔,他就连带也迁怒于徐子棋。
他已经练成和_图_书了不动如松的境界,古玉却不行,被老古意味深长的目光一看,立刻脸红了,转身就走:“我去泡茶。”
皮不休很清楚,他奈何不了夏想,夏想是市长,是上级,他只是纪委书记,他连同级都无权查案,更不用说上级了。但他可以暗中调查彭云枫和徐子棋,只要找到了彭云枫和徐子棋的确切材料,夏想也保不了他们。
更有消息传闻,达才集团也有意大举进军天泽。
“那你怎么知道我到了门口?”夏想就问。
夏想不在天泽,是因为他应老古之约,来到了京城。
听风比听雨观雪更有妙意,听风便是雨,先风后有雨,老古的庄园虽然建在郊外,并不是远离世事,还是要听风观雨。
“里面有监控,我看到了……”古玉随口一答,忽然想清楚了什么,“啊”了一声跳到了一边,吐了吐舌头,“坏了,肯定让爷爷发现了。”
他在天泽的工作刚刚开展,许多项目还没有见到效益,天泽的穷帽子还没有摘掉,他为什么要走?又凭什么让他走?
夏想无语,其实老古也早就猜到了他和古玉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有些事情不点破还好,一点破就都尴尬了。
但现在他也清楚,去中央党校,不是老古的安排,就问:“是总理的意思?”
庄园内部出乎夏想的意料,花团锦簇,一派祥和,布局十分巧妙,显然出自高人之手。夏想不懂风水,但也能看出了不管是http://www.hetushu.com花草的种植还是树木的栽种,都有讲究。
老古没有否认,点点头。
彭云枫行事老练,暂时没让他发现问题,但徐子棋却有把柄抓在他的手中。皮不休决定,先拿徐子棋开刀,让徐子棋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一个男女作风问题就足够打倒他了。
总理事先征求他的意思,也算比上次安排他去郎市的手法好了不少,至少有事先声明了。但夏想也知道,既然通过老古的口传达了出来,说是征求他的意见,实际上,总理已经拿定了主意,问他一问,是让他心理上好受一些。
夏想来到京城西郊的一处庄园——应该是老古的私人产业,他也是第一次来——庄园建造在城乡结合处,向东可以看到高楼林立的京城,向西则是绿树成萌的乡村,还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和果园,微风一吹,还真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美感。
老古正端坐房屋正中喝茶,一见夏想和古玉进来,只微一点头,目光大有深意,夏想看了出来,刚才在外面的一幕,老古尽收眼底。
就是要留在天泽,完成自己的理想!
搬开夏想,是现阶段最好的办法。夏想一走,许多投资商就会偃旗息鼓,至少达才集团肯定不会进军天泽了,她的利益就能得以保全。
天泽市委的局势,实际上并没有范睿恒所说那么严重,至少在表面上看很平静,一切井井有条。
说话间,老古的电和_图_书话响了,接听之后,他就站了起来:“总理来了。”
当然,不服气也没有办法,上头决定的事情,只告诉你结果,想通想不通,对不起,没人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
皮不休就趁夏想不在天泽的机会,开始着手调查彭云枫的经济问题和徐子棋的生活作风问题……
还有彭云枫,因为彭云枫是夏想最得力的助手,许多事情都是由彭云枫明里暗里策划,再由下面的人具体实施,他就是夏想的智囊兼左膀右臂。
说是有一点,不过根据她的举止来看,是很想了,夏想左右看看,确信没人看到,才拍了拍古玉的后背:“别闹了,小心被老古看到。”
庄园确实不小,他和古玉走了足足有五分钟才到里面,正中建有一座仿古建筑,上写三个大字“听风处”。
只是陈洁雯心情很不好,还有皮不休。
虽然现在只是传闻,但风声放出就已经让陈洁雯大为头疼了,真要成为现实,她在政治上被夏想压了一头,又要在经济被夏想挤兑,夏想怎么就这么惹人厌烦,他就不能消停?
但他还真没有想过要离开天泽。
刚到门口,门就开了,古玉从里面如一只花蝴蝶一样飞了出来,一下扑进了夏想的怀中,将头深埋在他的怀里,喃喃说了一句:“我又有一点想你了。”
7月的京城,天气已然十分炎热了,虽然比天泽仅仅向南100多公里,但比天泽的天气热了太多。最近几年,京城越来越有火炉之http://m.hetushu.com称了,城市越大,温室效应越明显,也是让人无奈的事实。
夏想不服气,为什么每次都是他匆忙离开?他就不能在天泽再呆上两三年,把天泽经济盘活之后再走?难道对天泽来说,陈洁雯比他更能带动天泽经济大幅迈进?
从省委到下马区,是他自己精心运作的结果,从下马区到郎市,是被总理幕后推手。从郎市到天泽,是被吴老爷子暗中操纵,现在总理又要将他从天泽挪开,他心中老大不乐意,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不能再让别人完全决定他的去留了,他要自己做主一次。
夏想在老古面前不用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摇头说道:“现在天泽的局势正好,正是大展手脚的好时机,离开的话,就太可惜了。”
夏想还不知道在省委,范睿恒已经和宋朝度提过让他上中央党校了,如果他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
夏想此次前来,没有让司机随行,他让萧伍送他到京城之后,就自己坐车过来。
达才集团在规模上和久远集团无法相比,但两者的定位不同,达才是兼容并收,从低档的经济适用房,到高尚住宅,再到精品楼盘,无所不包。而久远集团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天泽,甚至在全国各地投资的楼盘,都遵循标准化运营的体系,是始终如一的精品。
据老人们讲,几十年前的京城,街道也不宽,汽车更不多,城市比现在也小多了,但生活得很舒适。现在城市变大了,街道变宽了,高楼m•hetushu.com变多了,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出门堵车,噪音扰民,物质是丰富了,钱是赚得多了,生活质量却大大下降了。
“没人看到,爷爷在庄园里面,里面很大,他才懒得走出来。”古玉继续撒娇,夏想都能感受到她胸前的丰盈之处散发的热力和颤抖。
老古的庄园占地面积不小,但并不对外营业,估计也就是高官权贵私下交流的场所。
老古轻轻咳嗽一声:“小夏,有没有想过现在离开天泽?”
想想看,2000万人集聚在一个城市之中,光是人体散发的热量就足够制造无数热气了,更何况城市里高楼大厦林立,空气无法流通,炎热和空气染污是不争的事实。
一入官场,一辈子就没有安心的时候,也是必须直面的现实。
花苑终于关闭大吉了,雅苑的楼盘销量还在持续减少中。
夏想望着古玉远去的背影,见她裙裾飞扬,马尾辫跳跃如梦,让他一时沉迷。古玉于他而言,永远是一个最纯真最不愿醒来的美梦。
两大地产如果同时进入天泽,就如两头巨象同时跳入一个不大的池塘,肯定会搅乱一池春水,陈洁雯所支持的雅苑还想有良好前景,就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了。
门口的摄像头就象一双黑洞洞的眼睛,漠然地注视着夏想和古玉之间的亲昵举动。
老古也看了出来夏想并不情愿离开天泽,就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是不管了,一会儿总理来了,你自己想办法说服总理。说服不了,你乖乖地去中央党校老实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