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5章 万全之计

杨威有一段时间没来天泽了,听说新结交了女朋友,正在热恋。他一见夏想就兴高采烈说起新任女友的种种好处,比如貌美如花,比如温柔恬静,比如小鸟依人,一看就是动了感情,夏想就笑他:“估计这次要被套牢了。”
夏想眼见就要被逆推了,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杨威的声音传来:“夏市长,可以吃饭了……那个,严总,我可以进来吗?”
因此如果能彻底让彭云枫忠心,也算不枉他费心费力一场。
夏想要的不是和皮不休的正面冲突,而是从外围入手,顺水推舟,来一招出人意料的手法。不但要打得皮不休痛,还要让他痛一辈子。
夏想败退了,倒不是他被严小时假装的威胁吓倒了,而是心中被严小时几年不变的情感感动了,就找了个台阶给自己下:“如果再有一次在京城宾馆的机会,我一定会……”
杨威正在兴头上,没注意到夏想的异常,就笑嘻嘻地说道:“没问题,我马上走,不当电灯泡了。”
培养自己的势力是每个官员必须的手段,但势力容易培养,培养一批既有能力又一直忠心的势力,极难,甚至可以说,难如登天。官场之上的诱惑太多了,许多人有才能,但立场不够坚定。许多人立场坚定,但才能不足。既有才能又立场坚定的人,少之又少,又不容易纳入体系之内。
夏想没心情和严小时调侃姐妹花和他之间的暧昧,又话题一转:“云枫的事情你也听说了www•hetushu•com?你说实话,在旅游文化城具体实施的过程中,云枫有没有向你们索取贿赂?”
杨威点点头,又不无遗憾地看向了严小时:“其实,我最想共度余生的人是严总。”
夏想相信彭云枫归相信,但总要问个清楚才安心。
在花海原门口和李沁见了面,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职业女装的李沁,今天还稍微收拾一下,有点容光焕发的味道。夏想一见她,就大概先透露了他和连若菡之间的关系。
“我明白了,领导请放心,我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也不值得领导帮我了。”彭云枫虽然八面玲珑,但也是有血有肉之人,知道夏市长真心帮他,也是十分感动,“夏市长,真心谢谢您,您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有些人,你退一步,他进两步。你以大局为重,你以为你软弱可欺。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以为你会失势,就想趁机在你的头上踩上几脚。
夏想还好,片刻就恢复了平静,就和严小时、杨威一起用餐。席间,杨威明白过来了什么,主动提出要替夏想暗中调查皮不休的问题,夏想拒绝了。
“你担心什么?别找借口了,你连吴家的女儿也敢骗,还怕骗一个省委女儿的外甥女?何况还是省委书记并不疼爱的外甥女。”严小时不给夏想回旋的机会,继续逼问,“今天我就想问个清楚,你要不要我?”
夏想无语,李沁天天就想着做大事,齐亚南以后娶了她http://m•hetushu.com,未必是福气。
说回市委,其实心思还在花海原,还在连若菡身上,想了一想,还是电话通知了李沁,让李沁赶到花海原门口和他见面。
一场春梦就此被人破坏,严小时清醒过来,满脸绯红,半天不敢看夏想一眼。
严小时不干了:“瞎说什么,我还没嫁人好不好?”
夏想没有想到的是,他让李沁和连若菡见面,还是发生了意外……
见到严小时时,她正和杨威商议加大投资,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城的规模。
杨威一走,夏想才坐了下来:“小时,金银茉莉要回国,如果她们没有地方去,来你这里工作方便不方便?”
“没有,怎么可能?”严小时也听说了彭云枫接受调查的事情,“彭秘书长为人很正派,我们给不少领导送了许多礼物,也有他。不起眼的他就收下了,太贵重的都没要。他为文化城出谋划策,跑前跑后,我们也想送他一点心意,他拒绝了,最后就接受过几次吃请……说他接受文化城的贿赂,纯粹一派胡言。”
李沁在美国学的金融专业,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了解程度,比连若菡更详细更专业,夏想需要她提供更翔实的思路,但李沁是肖佳的人,让他多少有点不放心。不过再一深思,他就知道李沁是一个工作严谨对个人私事不感兴趣的女人,也就下定了决心。
“我才不怕,反正豁出去了。”严小时忽然又笑了,“东宫西宫都住满和-图-书了,我来自南方,就住南宫好了。我很大方的,北宫什么时候来了妹妹,我会爱护她,不和她争风吃醋。”
“咳咳……”夏想只好干咳几声,“这个,也不能怪我,有时候形势不由人,再说后来我也帮了你,也算还了债。”
“人情债,还了,感情债,还欠得多着呢!”严小时忽然娇嗔了一句,眼睛就泛起了水雾,大胆而热烈的眼神直视夏想,“这么多年,你会不懂我的心思?”
夏想大汗,连若菡的话怎么就传到了严小时的耳中?
严小时蓦然脸红了,飞快地看了夏想一眼,见夏想无动于衷,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神色不由立刻黯淡了下来,再一想,她就知道夏想肯定有事情,就说:“杨威,你去负责安排一下午饭,夏市长肯定还没有吃饭。”
在夏想认识的诸多女子之中,严小时算是最有政治头脑并且最有心机的一个,只不过他和她相处久了,她又对他盲目爱恋,对他从不耍心眼,就让他忽略了她精明过人的一面。
她的小手滑腻可人,夏想一笑,挥手和严小时告别。
“又想利用我了?”严小时狡黠地眨动双眼,似乎想起了往事,“你以前没少利用我,后来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我一脚踢开了。夏想夏大市长,做人不能太绝情了。”
一个人越走向高位,身边越需要一个如彭云枫一样可以充分领会自己意图,并且能及时贯彻落实并且解决麻烦的人,因为到了一定层次,许多事情就不和*图*书能自己亲自露面或动手了。
“还可以了,有时想起来,也会偶而问一下。文化城,有范铮的一部分股份,不很多,但照现在的速度发展下去,也能让范铮的眼睛亮了。”严小时一脸疑惑地看了夏想一眼,忽然眨了眨眼睛,“你是不是在打我的主意?”
“想要机会还不容易,现在就给你。”严小时不知为何今天花痴得如痴如醉,或许也是多年的感情迸发,又或许只是为了调戏一下夏想,反正她伸手就脱衣服,“来,看你有没有胆量。”
培养势力也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情,弄不好,就会被自己手下弄翻了船。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有许多省部级高官都是被贪得无厌的手下连累,在手下事发之后,被咬了出来。因此夏想在培植势力的问题上,格外谨小慎微,抱着宁缺勿滥的原则。
“我懂。”夏想没有后路可退,他本来是找严小时谈正事,结果被严小时逼问感情问题,也知道不能再逃避了,“我是担心……”
严小时掩嘴而笑:“少贫嘴,我不适合你,别被自己的感情迷惑了,我们不是一路人。”
夏想点点头,默认了。
李沁就睁大了眼睛:“夏市长,对于您有几个女人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您让我来,有什么大事情要做?”
“你心有所属,人嫁与不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已经嫁人了。”杨威戏谑地看了严小时一眼,又朝夏想挤眉弄眼。
杨威无限感慨地说道:“主要是我遇到你太晚了,恨不相http://m.hetushu.com逢未嫁时。”
“你不答应我,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替你做一件事情!”严小时抿着嘴,努力一脸严肃地说道。
严小时的办公室宽大而舒适,沙发完全可以当床使用,她一边脱衣服,一边伸手就推夏想。
捏捏他试试!
在夏想去留不定的节骨眼上,还有人给他上眼药,他正气不顺,不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对方还真以为他是软柿子?
严小时一愣,没想到夏想开口是这个事情,想了一想,打趣说道:“没问题,只要你放心,我没说的。”
“……”夏想也算经久情场,身边女人也不算少,还是第一次直面如此大胆热烈的问题,他一下呆了一呆,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又想了一想,模棱两可地答道,“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跟了我,没有明天的,又受委屈又受气,说不定有一天被黧丫头和若菡发现了,她们不一定会怎么羞辱你。”
“见外了,云枫。”夏想只说了一句,不等彭云枫再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以他对彭云枫的了解,经此一事之后,彭云枫就会成为他最死心塌地的嫡系。
吃完饭,夏想要回市委,严小时送到门外,趁人不注意悄悄捏了捏夏想的手,小声说了一句:“两三天之内,我会办妥,随时可以当手雷扔出去。”
严小时够聪明,从他的话中已经摸到门路,不简单,再一想严小时和他认识五六年了,其实也算是老朋友了。
夏想的心落到了实处,笑了笑:“范书记对旅游文化城,是不是也很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