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6章 长远大计

也不知连若菡和李沁商议了多久,眼见夕阳西下,暮色降临,夏想的电话又响了。
一句话就说到了李沁的心坎里,她立刻对连若菡有了好感。
连若菡并不知道李沁是肖佳的人,更不知道肖佳的存在,还以为李沁就是以齐家人的身份或个人身份为夏想服务,因此一时惊讶:“肖总是谁?”
李沁的缺点也不能完全算是缺点,作为女人,她就是太要强了,事业心太盛了。
只不过连若菡并不相信有一本万利的好事,她就看向了夏想。
“夏市长,您太厉害了,我都怀疑您是不是华尔街的专家,您的观点不但直观、犀利,而且还有惊人的预言性,和我预计得完全一样。我本来向肖总汇报过了,让她将资金全部套现,然后到美国的金融市场搏击一番,她不同意,说太冒险了,我没能说服她。”李沁兴奋之下,忘了夏想的嘱托,脱口说出了肖佳。
李沁不说话了,拿过计算器埋头算了半天,抬头说道:“如果夏市长的预见性的结果实现的话,10倍的利润是可以确保的,再如果操纵得当的话,20倍也有可能。当然,如果真能引发一系列的金融海啸,时机合适的时候吃进几家美国的银行和石油巨头的股票,升值100倍也不是天方夜谭……”
“次信贷危机会引发原油期货的下跌,保守估计,至少要跌到40美元一桶。而且还会引发一系列的金融海啸,会直接导致无数中小银http://www•hetushu.com行的破产,甚至还有大银行破产……我只负责提供预见性的后果,具体如何操作,李沁说了算。”夏想尽可能让他所谓的预见性的后果说得含蓄委婉一些,不能显得太有预见性了。
连若菡差点晕倒,升值100倍,岂不是说她会坐拥上万亿美元的财富?虽然她不缺钱花,现在手中的钱也够她一辈子也花不完,但她也清楚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是真正的富可抵国!
连若菡就什么意见也没有了:“行,你说了算。反正钱是你帮我赚的,你想全部拿走,就都给你好了。”
“如果把非流通股全部抵押的话,我想差不多能有150亿,再加上一些不动产,七七八八算下来,180亿应该是有的。”
夏想只负责提供由次信贷危机引发的预见性的后果,至于如何在金融市场上搏击,如何买空卖空,如何合理合法地搜刮美国人民的血汗钱,深受美国人民教育的李沁肯定深谙此道。
李沁一开始是好奇地听,听到后来,开始微微皱起了眉头,不一会儿,双眼开始放光,又过了片刻,等夏想提及次信贷危机有可能波及到美国的房地产、金融、能源、等多个行业,更严重的是,或许会直接导致了美国几家银行破产……李沁本来坐在连若菡对面,就一下站了起来,她急不可耐的样子倒是吓了连若菡一跳。
李沁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www.hetushu.com地。
又是彭云枫:“夏市长,和严总会面结束,一切顺利。”
连若菡的风络公司相比之下,绝对是高可入云的参天大树。
夏想差点冒出一头冷汗,李沁还真是一把双刃剑,她的金融知识和经济头脑是财富,但她的为人处世的能力就让人担忧了,好在他也不是一般人,就笑着很亲热地一拍李沁的后背:“李沁以前在京城的一家公司当副总,后来我认识她,就想把她挖过来,她不肯。再后来她认识了齐亚南,和亚南订了婚后,经过我和亚南的双重努力,总算成功地让她跳到了我们的阵营。李沁很念旧,总觉得对不起以前的老板,所以一提肖总,她就是有点尴尬。”
不是说他输不起,也不是说他想赚多少钱,在生活上讲,百亿美元和千亿美元真的没有任何区别,但如果想做成天大的事情,想完成心中的理想,想凭借一人之力,改变许多社会中的不平和无奈,抗衡庞大的家族势力的倾扎的话,他就必须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夏想的解释还算说得过去,连若菡又不是心思缜密的女子,转念就过去了,才不会再追问肖总是男是女,主要做什么生意,饶是如此,夏想还觉得后背冷汗直流。
刚挂断电话,又有电话打了进来,一看是郎市的号码,夏想就知道,又有一局,将要破开了。
再想长远一点的话,如果最后必须和家族势力摊牌的时候,以吴家的影响力,就算他http://m•hetushu.com坐到了副省的级别,也有可能被直接拿下。如果此次搜刮美国的计划成功的话,他不用拥有万亿美元的实力,只要有上千亿美元的雄厚资金,就足以撬动许多人的利益。
夏想就说:“好,继续按计划行事。”
随后,李沁和连若菡继续商讨有关细节,夏想就接到了彭云枫的电话。
李沁差点晕倒,她也知道夏市长很有个人魅力,也有女人缘,而且还有本事,没想到会有本事到如此地步,一句话就让连总宁愿奉献出100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就是国家主席也没有本事一开口就可以从别人手中拿过100亿——还是美元!
夏想很欣慰,只说一个字:“好!”
连若菡似乎早有心理准备,也没隐瞒:“大概100亿美元,不算上非流通股的话……”
夏想说完之后,连若菡低头不语,似乎在算帐,李沁若有所思,目光却望向了窗外。
其实齐亚南和李沁订婚有两年多了,李沁一直拖着不结婚,就是不想结婚后接手齐氏的生意。她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在金融市场搏击,不太喜欢酒店生意。齐亚南也拿她没有办法,就安慰自己,爱一个人,就要百分之百接受她的缺点。
实际上夏想多虑了,李沁并不关心他是如何得出的结论,连若菡更是懒得去想,因为两女都对他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政治上不可能一步登天,但在经济上,不排除一口吃成胖子的可能。
连若菡笑笑,和m•hetushu.com李沁握手,然后白了夏想一眼:“不要有性别歧视,都什么年代了,不要在女人的面前加上有关男人的定语,我们又不是靠男人吃饭的女人,不象某些女名星嫁入豪门,以某某某夫人为荣。”
如果她手中真有上万亿美元的产业,别说一举一动会被国内所有高层瞩目,就是在国际上也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且还会拥有呼风唤雨的能力。
连若菡知道李沁的存在,也清楚夏想不但有政治圈子,也有经济班底,不过她不太关注罢了。也是,和她庞大的财富相比,夏想的经济班底,孙现伟、萧伍、齐亚南甚至连严小时和杨威也算上,顶多是一株小草。
夏想才不会和李沁讨论男人和女人的话题,他要的只是李沁对美国金融市场的了解,再加上他的先见之明,再加上连若菡的雄厚实力,三者缺一不可,珠联璧合,最后才能一举成功。
李沁就朝夏想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她明白了,然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意思是,男人都是虚伪动物,有胆做没胆承认。
夏想直接就忽视了连若菡的话,嘿嘿一笑,就说到了正事上。
连若菡见到李沁的第一眼心里就想,夏想的身边,每一个女人都非常优秀,他还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主儿。不过还好,不让人省心,还多少能让人放心。
彭云枫挂了电话,夏想站着窗前,望向了窗外。窗外的花草旺盛得让人心情愉悦,正是最美的季节,正是天泽经济即将腾飞的关www•hetushu.com键时期,偏偏有人想要一脚将他从天泽踢开,夏想就心中难免愤愤不平。
夏想的介绍却特意强调了一句:“李沁,齐亚南的未婚妻。”
李沁却对夏想的介绍不满意,自己补充说道:“李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博士。”
甚至,可以直接抗衡四大家族的联手!
很长远的一步棋,也是风险极大的一次出手。尽管说来他对后世的金融海啸还有记忆,也清楚地记得次信贷危机的时间以及美国三大银行的破产,但金融市场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失误就有可能全盘皆输。
肖佳是他最大的秘密,可不能透露出去。夏想刚才明是拍李沁,借以让连若菡知道他和李沁之间,绝对没有暧昧,也是借机安抚李沁,让李沁冷静面对。
夏想却没有觉得李沁的话是天方夜谭,而是沉思片刻:“李沁的话,不无道理,若菡,你慎重考虑一下。为了完全起见,我认为还是先拿出100亿来试水比较好。”
“夏市长,我和付总谈好了,现在正往文化城赶,到了文化城,再向您汇报。”
沉默,三人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李沁开口了:“冒昧地问一句,连总,您手中可以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李沁自知失言,别看她经济头脑超人一等,但在待人接物时随机应变的能力极其一般,被连若菡一问,一下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夏想乐了:“赔钱肯定不会,顶多就是赚得少一点而已。”
连若菡迟疑一下:“100亿,要是赔了,你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