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7章 至关重要的第一局

夏想愕然:“不认识人!”
萧伍和朱睿乐没话说,见茶叶送到,就起身告辞,朱睿乐客气地想送到楼下,萧伍就摆手说道:“不用麻烦朱市长了,我还要见见李财源。”
夏想没再多说,就放了电话,心中亮堂了许多。
朱睿乐的话夏想也听了出来,是说安兴义缺少大局感,他不便评价安兴义什么,就岔开了话头:“机会肯定会有,睿乐,你还年轻,以后路还很长,注意走路的时候,宁肯走得慢一点,也不能摔了跤。”
都是见钱眼开的主儿,夏想不免感慨,很久没见连若菡如此兴奋过了,也是好事,就让李沁和连若菡联手去祸害美国人民好了,美国人民祸害了全世界这么多年,让别人祸害他们一两年,也算是以牙还牙了。
官场之中,经常开口闭口就是茶叶,似乎人人是茶客,都好茶并且会品茶一样。其实不然,许多人不但不会喝茶,还一点也不爱喝茶,谈茶,只是一个话题而已,因为身在官场总有许多忌讳,谈烟,不太文明。谈酒,又不太雅观。而且烟酒又总和腐败联系在一起,于是谈茶就成了必要的转承起合。
电话是朱睿乐打来的。
绝对是剑指安兴义!
李财源十分激动,领导的话就给了他莫大的鼓舞,只要夏市长关注他,他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夏市长,请您放心,我永远不会给您丢人。”
回去后,他还是给宋朝度打了一个电话,hetushu•com说了说安兴义让他转达的话。和夏想猜想的一样,宋朝度听后不置可否,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明天上午召开书记办公会研究中青班人选问题,夏想,你在中组部认识谁?”
晚上,夏想留下吃饭。饭间,连若菡还和李沁说个不停,直接就将夏想冷落到了一边。两美讨论热烈,越说越兴奋,似乎已经赚下了一座金山一样,一脸财迷样。夏想暗暗摇头,不过也心中欣喜,他还担心连若菡消极对待,一点也不感兴趣,没想到,连若菡野心也不小。
萧伍只和朱睿乐寒暄几句,就把茶叶送给他,说道:“夏市长让我送茶叶给你。”
朱睿乐明白夏市长的言外之意,忙说:“谢谢夏市长的教诲,我记在心里,宁肯走远路,不会走弯路。”
朱睿乐今年39岁,就已经是副厅级了,应该说大有前途。但也不尽然,因为他的后台意外病故,就让他一下失去了靠山。
“千里送茶叶,礼轻情义重,谢谢夏市长了。萧总快请坐……”朱睿乐手捧茶叶,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渴望,他清楚夏市长送他茶叶的含义,心脏竟然不争气地猛烈跳动几下——机会来了!
当然,能不能真正入得了夏市长的眼,还要看他具体的表现。
徐子棋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人都是这样,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他很明白如果不是夏市长在天泽市委的威望,现在http://www.hetushu•com的他说不定已经被开除公职了。男女关系对官场中人来说,可大可小。大,可以让人身败名裂。小,也许就是风吹草动,然后就又重新归于平静。
前景不妙,朱睿乐很清楚没有根基的话,什么年龄优势、学历优势都白给,只有关系优势才是第一优势,他就忧心忡忡,准备寻找新的靠山。
他和李财源有幸成为夏市长在郎市最信任的两个人,朱睿乐心中十分激动。萧伍是夏市长最信任的手下,他前来郎市,就和夏市长亲自前来没有两样。
等平静了情绪,李财源又说:“萧伍兄弟刚刚和朱市长见了一面,已经返程了。我刚才和徐子棋通过电话了……”
想了一想,也不用急在一时,夏想就说:“明天一早。”
实际上从长远计,连若菡和李沁的大计,才是保证他以后屹立不倒的关键所在,但眼下的难关不挺过的话,也不行。
终于,萧伍的电话打了进来:“领导,我快到了,是晚上见,还是明天?”
朱睿乐受宠若惊,顺势就上:“我也很渴望有机会再在夏市长的指导下工作,夏市长的大局观和高瞻远瞩,现在在郎市市委,不少人还在津津乐道。”
中组部的点名,难道是总理的意志?夏想一下呆住了,幕后的力量开始推手了,第一波冲击,即将到来。
李财源没有说出他和徐子棋的通话内容,因为他知道有些细节不用告诉夏市长,和*图*书如果事事都要领导操心,那他这个秘书就当得太失败了。他先是告诉徐子棋如何处置王丽霞的问题,然后又以老大哥的身份,语重心长地劝告徐子棋一定要抓住机会,夏市长是一个天大的好领导,错过了夏市长,就错过了一生的机遇……
一切,就看有没有领导在关键时候为你说上一句话。
不一会儿,不出所料,李财源的电话打了进来。
……没想到,萧伍意外来访,直把他震惊得不知所以,清醒之后立刻亲自下楼前去迎接,就让他的秘书看得目瞪口呆,朱市长怎么失态了?
有野心是好事,有野心才有上进心,有上进心才有拼搏精神,见连若菡和李沁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他就知道他算是走对了一步,现在可以放手经济事务了,完全一心投入到眼前的政治困局之中,力求破局。
萧伍还要见李财源……朱睿乐就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省里和天泽发生的事情,他历历在目,心中有数,知道以夏市长的手段,肯定正在破局。
夏想欣赏了片刻美景,主要也是放松一下心情,整理一下思绪,回头一看,连若菡和李沁几乎头碰头,还在说个不停,都一脸兴奋,双眼放光。
“夏市长,谢谢您的茶叶,您真是太客气了……”朱睿乐先是说了一通好听话,该表达的,还必须要含蓄地表达出来,“无功不收禄,再说怎么能让领导破费呢?正好我手中也有一斤上好的茶叶,就hetushu.com让萧伍兄弟顺道带回去,请领导尝尝。”
反正他已经埋下了好几颗地雷,就等人来踩。
“情况不太乐观,因为中组部直接点了你的名!”
至关重要的第一局……
夏想哈哈大笑,挥手而去。世界上的事情,每迈开一步都是赌博,迈步之前,都以为自己会赢,只有落脚之后才知道,脚下到底是实实在在的道路,还是踩中了地雷。
其实早在夏想在郎市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时候,朱睿乐就想向夏想靠拢。别看他和夏想平级,但夏想的优势太明显了,不但有宋省长的后台,还有年轻和学历上的优势,又有能力,几乎全占。夏想就是官场上平步青云的典范,跟紧了夏市长的脚步,以后也好有个依靠。
夏想也有些感慨,离开郎市的时候,太突然,否则他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会带着李财源来天泽。不过还好,他离开之后,李财源也并未受到冷落,现在是秘书科的科长了。
李沁和连若菡聊得十分投机,晚上也不走了,还要和连若菡长谈,夏想就交待李沁几句,然后回家。连若菡送夏想出门,就说:“我可是把身家性命全部交给你了,就赌一把了。赌输了,你负责再赚回来了。”
“财源,好好干,我一直在关注你。”对于李财源,夏想也确实一直放在心上,也许有机会的时候,还可以适当安排一个好的位置。现在郎市还是艾成文担任书记,书记不换,人事上一般都不会有大的变动和-图-书。李财源在郎市,再历练一年半载也好。
按说朱睿乐也回敬夏想茶叶,是十分不礼貌的举动。领导送你什么,你回送什么,一是不用心,二是有敷衍之意。好在夏想送茶是暗示,朱睿乐送茶是表示理解了暗示,一送一还之间,一个局面就此打开了。
萧伍到了郎市之后,想见朱睿乐,朱睿乐一开始不知道是谁,还不想见。后来萧伍一报名字,他愣了半天才一拍脑袋,萧伍,夏市长的亲信,见,赶紧见。
只可惜夏市长匆忙就离开了郎市,朱睿乐还没有来得及和夏市长建立起良好关系,他就引以为憾。
回到办公室,朱睿乐将茶叶郑重其事地放好,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茶叶不是茶叶,是夏市长对他信任的象征,代表着他和夏市长之间建立关系的良好的开端。
夏想心领神会,呵呵一笑:“睿乐,我很怀念在郎市的时光。”
只想了一会儿,朱睿乐就打出了几个电话,然后就打给了夏想。
“夏市长……”李财源很激动,只说了一句话,声音就点哽咽,说不出话来。
等朱睿乐将人接来之后,秘书就更是张大了嘴巴,原来是接一个客商,他是什么来历,值得朱市长如此郑重其事?
接完两个电话之后,窗外已经暮色四合了,夜幕下的花海原,流光溢彩,恍如天上人间。
领导对下级说怀念以前的时光,其实就是暗示怀念以前和你一起工作的日子,是释放善意。怀念的不是时光,是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