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4章 一次绝妙的反击

邵丁辞职的真正原因,艾成文和安兴义都心知肚明。但他们不明白幕后推手是谁?夏想肯定是,但夏想是总导演总策划,在夏想和邵丁之间,还应该有一个具体的执行者,难道是……朱睿乐?
郎市上下,一片哗然!因为事先没有任何征兆,除了邵丁分管几项重要工作被划分给了朱睿乐之外,也没有故意针对他的打压和排挤。而工作的临时调整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因为一次工作调整而辞职,那就太没有心理承受能力了。而且哪一个官员不是脸厚心黑,会过不去这样的小坎?
范睿恒知道宋朝度想要的是什么,无非是要保下夏想。他也相信宋朝度不至于因为一个亚林公司而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明面的交锋已经很少了,就算暗中的交手,也只是在外围敲打,不会触动到对方的核心利益。
上次范睿恒和宋朝度开诚布公地进行了一次长谈——说是开诚布公,其实还是许多话题点到为止,相信都明白对方的意图——但范睿恒认为,谈话达到了预期效果。
省纪委就迅速做出反应,撤销了对安兴义进一步调查的可能,就让安兴义顿时感觉如释重负。
邵丁很聪明地选择了辞职,是识时务。范睿恒不放,是留了后手。但宋朝度肯定会选择最符合个人利益的立场,因为第二次研究中青班人选问题的书记办公会召开在即,据说,在范睿恒的暗示下,王鹏飞出面做通m.hetushu.com了马霄的工作!
邵丁意外辞职的消息,震惊了整个郎市。
但仅仅以上还不足以让邵丁做出辞职的决定,因为就在邵丁刚刚返回郎市之后,就又从省委传来风声,说是谭国瑞因为在处置省属企业下岗职工的问题令范书记大为不满,被范书记严加训斥一顿,而谭国瑞在处置问题时所采取的方法正是邵丁的主意——邵丁不辞职,就只有一个下场,当替罪羊。
退一步讲,就算当不上市长,也会在退休之前解决正厅级,再稍微小心谨慎一点,说不定还能在省局里面担任一任局长,捞上一笔,然后安享晚年了。
同时,宋朝度也想,谭国瑞一系列的手段都在针对他,他岂能轻易放过谭国瑞?而范书记的意思显然是想要公开表彰谭国瑞在处理亚林公司事件上的成就,借以将所有的问题掩盖。
朱睿乐暗中将邵丁推向前台,宋省长巧妙拨动省委局势,将谭国瑞推到范睿恒面前,事情就有了出人意料的转机。
肯定有深层次的原因。
……邵丁在省纪委,在黄林和刘旭的连番进攻下,再在铁证如山面前,承认是他唆使他人举报安兴义的事实——邵丁举报安兴义的证据,是朱睿乐暗中搜集的材料,连安兴义都没有想到是邵丁,更没想到朱睿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抓住了邵丁的把柄,朱睿乐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妙着呀妙着,宋省长坐镇省委,按http://m•hetushu.com兵不动。夏想坐镇天泽,遥控指挥,将对手的围攻一一化解,化解之余还有反攻,确实是让人不服不行。宋省长稳如泰山,胸有丘壑。夏想不动如松,胸有成竹,不动声色之间就完成了一次绝妙的反击。
宋朝度对于上次和范睿恒的长谈,其实并不认为是一次成功的谈话,因为范睿恒并没有做出多少让步,虽然态度不错,说是中组部点名要夏想,他也不好不给中组部面子,话虽然委婉,但还是没有明确在夏想前往中青班的问题上做出承诺。
邵丁先前去省委,已经被人当了靶子,成功地利用他化解了郎市的危机,现在又被人祸水东引,他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承受来自谭国瑞的全部怒气,在事情无法收拾时承担全部责任,要么现在抽身而退,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自绝于官场。
辞职就是。
安兴义清楚的一点是,邵丁辞职,是迫于压力,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他不辞职不行!
宋朝度很清楚范睿恒想要留下邵丁的用意,也是出于保护谭国瑞的需要,或者更直接地讲,也是为他自己着想,防止事情意外有变,可以在关键时刻拿出谭国瑞当挡箭牌,拿邵丁当替罪羊。
亚林公司的黑锅,万一事发,总要有一个人来背。
再有他也认为夏想明是帮他,实际上还是在外围替宋省长解围,同时也是为他自己有可能被赶出天泽而采取的必要的反击手段,所以安兴和*图*书义并不认为夏想全是为了他,感激之心就掺了水分。
官场中人,没有几人有勇气有胆量自绝于官场,都是一入官场深似海,即使淹死,也不愿意回头是岸。因此人人清楚,所谓因为个人原因辞职一说,不过掩人耳目的说法,真正的原因,只有当事人和个别主要领导知道。
宋省长接受一个人的过程很漫长,轻易不会接纳主动投诚的人,更不用提主动接见朱睿乐了。平心而论,安兴义有点嫉妒朱睿乐的狗屎运,他也感到了危机,因为如果他再处理不好自身的问题,擦不干净屁股的话,不排除被宋省长打入冷宫的可能。
安兴义不服气也没有办法,也正是因为朱睿乐的及时出手,才化解了他的危机。因为邵丁在承认了举报他的事实之后,又在和省政府秘书长陈海峰长谈之后,再次向纪委同志反映,说是他举报的材料都是捏造的,与事实不符……
朱睿乐意外受到重用就是一个信号,一个让他心惊肉跳的政治信号,言外之意是,如果他被打落尘埃,朱睿乐就会在郎市迅速崛起以便替代他。
邵丁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不批复就证明意见不统一,难道说,非要把他置于死地不可?非要让他当替罪羊背黑锅才行?
安兴义对夏想既感激又痛恨,他也知道现在省里的形势正在悄然重新洗牌,以及朱睿乐在郎市暗中运作替他解围,都是夏想的手段,对此,他必须感谢夏想的出手。但他又为夏想有http://www.hetushu•com意扶植朱睿乐的崛起而大为不快,朱睿乐的崛起势必会影响他在郎市的地位,会影响他在宋省长心目中的位置。
省委书记和省长在国内的政治体制中,已经是庞然大物了,两个庞然大物不会打架,否则容易引发不可收拾的局面。有矛盾的时候,自有手下过招。
……
夏想却没有居功,而是淡淡地岔开了话题,公事公办地说了一些天泽和郎市可以优势互补,展开经济交流活动的话,安兴义也只好顺着夏想的话向下说,但对和天泽市进行经济往来,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朝度,我认为邵丁同志虽然举报了安兴义同志,但他也是出于公心,就算举报不实,因此而辞职的话,也说不过去。我的意思是,让成文同志再做做邵丁同志的思想工作,让他向省委写个检查,深刻认识到了错误就是好同志,省委也要本着爱护干部的原则,再给他一次机会。”
其实安兴义早就应该猜到是朱睿乐了,在宋朝度接见朱睿乐的一刻起,他就知道朱睿乐能入得了宋省长的眼,除了夏想推举之外,别无他人,再也没有第二人可以如此得宋省长信任,只一句话就能说服宋省长接见一个普通副市长。
邵丁虽然自从古向国落马之后,有点失势,但工作上兢兢业业,并无大错,他现在是副厅级,年纪又不大,熬上几年,总有出头的一天,混不上市委书记,以他的资历,当上一届市长也大有可能。
但现在突然辞职和图书,就等于前途尽毁,顶多顶着一个副厅级待遇,从此再也不能踏入官场一步。对于官场中人来说,有些事情做了,就等于宣告了在官场上的死刑。
诚意不足,虚晃一枪,宋朝度就不太满意,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气要生。因为他清楚得很,中组部点名要夏想不过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部长,在一次座谈会上偶而说了一句燕省有一个最年轻的市长,如果他能来中青班,将会是中青班史上最年轻的市长……也许只是随口一说,也许是替别人传话,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对燕省的决定产生直接影响。
安兴义一个人在办公室将事情前因后果理顺了一遍,得出了两个结论,一是夏想算无遗漏,眼光奇准,手法奇狠,一出手就化解了他的危机,还间接帮了宋省长一个大忙,也从侧面对省委的局势造成了不可低估的影响。二是宋省长和夏想之间的配合,天衣无缝,一人出手,另一人立刻就能意会,让人不得不叹服。
范睿恒请宋朝度前来他的办公室,就邵丁辞职的问题,碰个头。
安兴义既自叹不如,又有嫉妒之意,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他比不过夏想,只好将不快压在心底,还主动打电话给夏想,表达了感激之情。
燕省的事情,还要燕省省委来拍板。
不同意邵丁辞职的不是别人,正是省委书记范睿恒。
邵丁选择的是后者。
邵丁的辞职报告递交到省委之后,和所有人以为省委肯定会同意的结果相反的是,省委没有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