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6章 峰回路转的第三局

范睿恒自然清楚宋朝度此时主动为他分忧,不是示好,而是恰到好处地提交换条件来了。时机拿捏之准,手腕运用之妙,让他也不得不暗暗叹服。
“没关系,不成熟的地方,我们可以一起完善。”范睿恒不得不及时做出了姿态,也是,宋朝度主动前来分忧,他还没有一点表示和退让的话,也说不过去,“朝度,我刚拿到了一点新茶,尝尝?”
就是,谁去合适,范睿恒脑中迅速一转,胡增周?不合适。于繁然?也不合适。邱绪峰,恐怕也不行。不想还好,一想就让范睿恒更是头疼,还吃惊不小,燕市的主要党政领导,都和夏想之间有或远或近的关系,换言之,夏想都能说得上话。
“范书记,亚林公司的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时间越久,对省委省政府越不利。现在外面的传言对省委的形象很负面,必须及时平息工人们的怒火。”事情紧急,宋朝度就没再讲究转承起合,直接指出了问题的严重性,“截止到目前为止,还有近3000名职工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安抚金。”
宋朝度现在倒好,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范睿恒气归气,但生气解决不了问题,他就摆出心平气和的姿态:“说的是呀,朝度有什么好的建议,就说出来听听。”
范睿恒看着沉稳有度的宋朝度,不知为何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后怕,万一宋朝度发作的话,真拿亚林公司说事,他又该如何应对?
功夫,在茶m.hetushu•com之外。
范睿恒心中一紧,3000人呀,一起闹事的话,就是大规模群体事件了,燕省还从来没有过上千人聚集的群体事件,在他的任上出现的话,他一下就扬名了。
范睿恒脸色一变,宋朝度会是想法不成熟的人?他临阵变卦还是在要胁自己必须在夏想的问题上做出让步,心中不免火气上涌。忍了一忍,又压了下去。都有自己的立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为出发点,再仔细一想,本来事情是由他引起的,是由谭国瑞引发的,宋朝度完全和事情没有一毛钱关系,置身事外是最佳的选择,他主动替自己分忧肯定是有前提的。
他在佩服之余,心中又有一丝更深的担忧。有政治手腕的高级干部确实不少,但大部分高级干部的通病是对上不对下,就是应付上头有一套,应对下面的突发事件,往往没有太好的解决之道。再加上近年来网络的兴起,将各地大规模事件迅速传播并且加以放大,这也是近年来省部级高官落马数量逐年增多的原因所在。
不过让宋朝度和范睿恒都没有想到的是,范睿恒本是放低姿态打电话给夏想,却打出了一肚子的怒火!
宋朝度放下茶杯:“下岗职工拿不到安抚金,如果可以拿到优惠政策的话,他们也会安心了。”
范睿恒既然决定了,也知道有必要重新修复一下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这个夏想m•hetushu.com也真是,最近不主动向我汇报工作,还得我给他打电话请他汇报工作,呵呵。”
都现在了,范睿恒还是没有主动让步的意思,宋朝度不免对范睿恒微微有些失望,他稍稍一顿,说道:“范书记,我又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还不够成熟,就先不汇报了。”
现在事情差不多要摆到明面上了,就在昨天,精力过盛、操心过多的人大和政协的老同志又过问了下岗职工闹事的问题,还说过段时间带队下来考察,真是闲着了!但范睿恒表面上还要感谢老同志对燕省的爱护和关心,还要表态欢迎老同志们来燕省多走一走、看一看。
“二十里铺归市里管,让市里出面做通工作。”范睿恒不到最后,不肯让出最关键的一步。
说话间,范睿恒亲自动手泡茶。宋朝度可不敢让一把手亲自为他泡茶,就急忙上前帮手。于是罕见的一幕出现在省委书记办公室中——省委书记拿茶叶,省长拿茶杯,燕省的一二号人物齐心协力要泡一壶好茶……
范睿恒的话自然大有深意,宋朝度岂能不知?他也微微一笑:“泡茶是一件繁琐的事情,要有耐心,还有符合规范,否则同样的茶叶同样的水,泡出来的茶水却味道大不一样,可见规矩的重要。”
原来如此,原来问题的根结还在夏想身上,了不起,真了不起,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又落到了夏想的身上,范睿恒暗暗冷笑,到底是宋朝度了http://www.hetushu.com不起,还是夏想布局长远?
范睿恒尽量不让心中的喜悦表现在脸上,但眼神的兴奋却掩饰不住,他不得不承认宋朝度的手腕确实高超,让谭国瑞束手无策的难题,让他急火攻心的困境,在宋朝度的巧妙的手段的拨弄之下,迎刃而解!
二十里铺市场?范睿恒似乎有点印象,再一想,猛然闪过一个名字——孙现伟,孙现伟是天安房产的老总,他正是夏想的经济班底人物之一!
最后还是由范睿恒继上水,盖上了茶壶,微微一笑:“盖子盖好了,茶才香。火候要好,时间要准,要不,茶就走味了。”
第一,在全市范围内清理出1000个报刊亭,免收租金,并且提供无息小额贷款,发放给下岗职工。第二,组织再就业培训,免收培训费用,并且结业后负责安置工作,提供1000个工作岗位。第三,二十里铺蔬菜市场愿意提供1000个免费摊位给下岗职工,政府方面再免收税收和管理费用……三个方面的举措,解决3000名职工的生计问题,虽然不是现金补贴,但从长远看,显然比现金补贴的条件更优厚。下岗职工也不会只抱着少得可怜的一点安抚金度日,还要考虑以后的生计。以上的三点,完全可以不花钱就解决了3000名职工的遗留问题。
现在全国一盘棋,各省份之间竞争激烈,都在争先恐后向中央伸手要政策要资金要倾斜,谁也不想出事,也出不起事。www.hetushu•com何况燕省又在中央的眼皮底下,如果在省会出现了上千人的群体事件,又是因为省属企业的改制所引发的后果,他不用等中央训话,主动去承认错误,主动去做自我批评未必就能过得了关。
“谁去合适呢?”宋朝度答了一句,象是疑问,又象是自言自语。
范睿恒清楚地记得南方某省的一个地市出现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嫖幼案,在京城开省委书记会议时,其他省份的议论就让当事省的省委书记抬不起头来,颜面大失,更不用提还在大会上被中央领导点名批评。整个会议期间,就一直低着头,要有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其实他心恨不得骂娘,看个屁!纯粹是吃喝外加添乱来了,解决不了任何实质问题,只会多管闲事。
宋朝度小抿了一口,连连点头:“果然是好茶,好茶再经了范书记的手,就更是好上加好了,呵呵。”
中央对燕市的要求向来是稳定第一,作为京城最重要的南大门,燕市不能出现任何乱子。一点风吹草动,他身为省委书记都难辞其咎。
在燕市,夏想的面子甚至不比他的面子小。别看他是省委书记,对燕市的一二把手没有直接的任命权,就对燕市没有太直接的影响力。
“孙现伟现在好象正好在天泽。”宋朝度就接了一句,然后又迟疑地说道,“夏想一向非常敬重范书记,我想由范书记亲自出面,效果会更好一些……”
宋朝度不愧为官场的常青树,在上,根基稳固,对下,和*图*书有理有据。范睿恒心中忽然闪过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照此下去,宋朝度说不定终有一日会一脚迈入中枢!
“呵呵……”范睿恒也笑了,然后就不说话了,意味深长看了宋朝度一眼。
宋朝度是省长,不是副省长,也不是其他常委,他不用巴结省委书记!
范睿恒不得不重新权衡利弊了,他知道,是该做出最后决断的时候了,再迟疑的话,谁也说不好会有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
政治人物就是政治人物,只要利害关系一撇清,立马就感觉关系近了许多一样。宋朝度心想,这才是翻脸不认人但同样翻脸又认人的范书记的高明之处,也是每一个政治人物必修的一课,只要不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前脚翻脸,后脚就会握手。
范睿恒等茶泡好之后,亲自倒了两杯,并且还亲手递给宋朝度一杯:“来,朝度,品尝一下我的手艺。品茶会友,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好茶,要与朋友分享,才能唇齿留香。再好的茶,一个人喝,也没什么滋味。”
“以上三个方面,已经落实了两个,还有一个有点难度。”正当范睿恒心思有点飘远的时候,宋朝度却又摆出难题,“二十里铺市场的摊位问题,正在协调,工作不太好做。”
虽然有时候决定很艰难,但所有决定都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范睿恒就又重新端起茶,轻轻地抿了一口:“二十里铺是天安房产孙现伟的产业,夏想和孙现伟关系不错,就让夏想出面和孙现伟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