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5章 重大意外

夏想说不上来现在对梅晓琳的感觉,感情淡如风,却又如丝如缕难以割断,毕竟有一个梅亭,但又因为和梅升平最近的疏远,和梅晓琳之间的联系渐少,而又多了一种隔阂。
夏想就表示了感谢,又说:“听说省委有意安排邱绪峰担任天泽市委书记,我以前和绪峰一起工作过,对于和他一起搭班子,很有信心。”
高层之间的调动,夏想有想法也白想,干脆不说更好,就摇头否认。不过对于吴才洋开门见山就直接点到宋朝度的前景问题,还是心中一动,作为政治局委员,省部级干部的调整,要先上政治局讨论,吴才洋有一定的发言权。
吴才洋一脸疑惑地看了夏想几眼,不解夏想不关切眼前的利益,一个小小的市长,将目光越过燕省和京城,直接飞到了大洋彼岸,是何用意?他就含糊其辞地答了一句:“总体来说对国内的经济形势影响不大,大概就是通过信贷扩张来应对,实际上,次信贷危机被夸大了,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冲击力不大。”
吴才洋冠冕堂皇的官方回答,自然不能令夏想满意,但夏想并不想和吴才洋讨论次信贷危机究竟会让多少中国的外汇储备变成废纸,会蒸发多少国民的血汗钱,他不过是由此引发下一个话题:“京天高铁项目通过了发改委的立项,但并没有列入铁道部的优先项目,吴叔叔能不能出面协调一下?”
话说得还是有推脱之意,不过夏m.hetushu.com想也可以理解,别看吴才洋是政治局委员,但如果不是铁道部的直接领导,也不好过界喊话,除非有私交。越是高层之间,越不会轻易开口。
夏想知道即使吴才洋贵为政治局委员,也对总书记和他说了些什么大感兴趣,他偏不说,微微一笑:“总书记只是好奇我年轻罢了。”
梅晓琳的声音就立刻欢快了许多:“云天庄园,一个小时后,我在门口等你。”
又沉默了小半会儿,夏想主动开口了,不过说的却不是吴才洋感兴趣的话题:“吴叔叔,能不能小小地透露一下,中央对美国的次信贷危机会不会采取什么措施?”
夏想赶到云天庄园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了,并不对外营业的云天庄园门口灯光并不十分明亮,却依然能够看清一身职业装打扮的梅晓琳——岁月无声,但还是在梅晓琳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她已经不复当年的娇美和容颜。
夏想对吴才洋的回答已经很满意了,至少吴才洋没有完全敷衍他,还说出了一点诚意。
话虽如此,要让夏想和吴才洋推心置腹地谈论,也没有可能,没有感情基础,也没有信任前提,夏想就微一沉吟,说道:“宋省长离开燕省,也是大势所趋,我也没有觉得太突兀。天泽由谁来担任市委书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天泽必须平稳有序地发展经济,这也是现今的时代潮流。”
直到最后,夏想和吴才m.hetushu.com洋的会面,也没有谈及核心问题,也就是说,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另外,分别的时候,吴才洋握着夏想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说出一直压在心底的一句话:“上次总书记和你的两次握手,很是让人遐想。”
“吴叔叔……”夏想第一次叫了吴才洋一声叔叔,有点艰难,但总算说出了口,不是想巴结他,也不是想讨好他,而是一瞬间觉得不管连若菡和吴才洋之间有什么疙瘩难以解开,吴才洋毕竟是连若菡的亲生父亲,是他将她养育成人,自己现在拥有了连若菡,理应感谢吴才洋的养育之恩,“如果非要说实话实说,我只想就天泽以后的走向,说一点我自己的想法。”
不等夏想回答,吴才洋又问:“天泽的局势现在也很模糊,你又有什么想法?”
吴才洋见惯用的手法对夏想无效,心中也是微微惊讶,就算他事先声明是以连若菡父亲的身份,他毕竟也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夏想一副淡定从容的姿态,也是太拿大了,还是太会假装了?还有他对宋朝度有可能离开燕省竟然一点也不震惊,这个夏想,也太有承受力了。
上位者最喜欢的手法就是沉默,因为沉默最能给下位者带来压力。夏想也喝茶,似乎浑然不觉吴才洋的不满一样。他的真实想法确实不能向吴才洋透露,因为他并不清楚吴才洋今天约他会面的真正目的。虽然吴才洋今天的态度是难得的和图书和蔼,甚至还流露出可亲的意态,但他和他之间毕竟没有信任的基础,从某一方面来说,彼此还站在对立面。
吴才洋也被夏想的一句“叔叔”感染了,感慨了一句:“说吧,放心大胆地说,不是外人。”
告别吴才洋,已经到了晚上时分,夏想无奈一笑,到底是领导兼长辈,都到饭点了,也不提吃饭的事情,他还得自己找饭局。好在京城虽大,他想找人吃饭,还是小菜一碟,正要打电话给肖佳,无巧不巧,刚拿出手机,手机就响了。
或许是一入官场深如海的原因,官场女人,平常都要板着脸色,久而久之,再美的女人也会容颜尽失。
吴才洋意味深长地笑了:“你别当我是政治局委员,我现在是若菡的爸爸。”
关远曲,夏想一下就屏住了呼吸,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会砸到他的头上?关远曲是谁?关远曲是指定的下一代接班人!
在利益面前,有几人能沉得住气?如果说夏想是无欲则刚,吴才洋一点也不会相信。官场是个大染缸,谁跳了进来,就得被染成五颜六色,没有例外。
每任省委书记在任期中间都会有一次人事大调整,也是惯例,是奠定执政基础的前提。范睿恒针对全省地市的调整,肯定会统筹全局,以整个燕省为出发点,而不会计较一两个地市的得失。因此,作为人事调整之中重要一环的天泽市,是否由邱绪峰担任市委书记,还在两可之间。
接通了电话之后http://www•hetushu•com,梅晓琳的声音不冷不热,既客气,又有点疏远:“打了天泽市委的电话,听说你在京城,正好我也在京城,方不方便见个面?”
“今天请你来,是要介绍一个人和你认识。不是郑省长,郑省长没时间……是下江市委书记关远曲。”
再加上吴家庞大的实力,宋朝度何去何从,吴才洋说不定已经心中有底了。
吴才洋也不再多问,一脸微笑和夏想挥手告别。
但既然难得都在京城,见上一面也好,就答应了:“好,你说地方,我马上过去。”
宋朝度离开燕省,天泽市委书记位置空缺,对吴家来说是一个极好地完全收服夏想的机会,但现在看来夏想并不上套,既不对宋朝度的调离惶恐,也不对市委书记的位置觊觎,他怎么能做到如此镇静?
人与人之间的感觉也确实奇怪,吴才洋话一出口,夏想就觉得他身上的政治局委员的光环立刻减弱了不少,形象也亲切了许多,是呀,连若菡的爸爸,连夏的亲外公,是谁也更改不了的血缘上的事实。
夏想停好车,和梅晓琳握手。握手是必须的礼节,因为他不清楚梅晓琳是以私人身份还是以副市长的身份——梅晓琳已经是湘江省湘江市副市长,虽然还没有进常委,但据说也快了,有郑盛关照,应该只差一步之遥了。
此次会面,让夏想对吴才洋莫名有了一种陌生感,感觉吴才洋比以前沉稳多了,而且喜怒不形于色了。其实一想也是,吴http://m.hetushu.com才洋是何许人也,怎么会轻易动怒——也只有对他如此,毕竟他骗了人家女儿。如果吴才洋过了连若菡一事的心理关,再逐渐向吴老爷子的风格靠拢的话,以后的吴才洋,才会越来越难对付。
这话夏想信,倒不是说吴家会从中作梗,而是现在事情变数太大,他也清楚,陈洁雯调任单城市委书记,陈海峰调任水恒市委书记,然后再有天泽市委书记易人,至少三个地市要盘活一大批政治资源,范睿恒会借此机会,拉开燕省地市领导班子人事调整的序幕。
夏想通过吴才洋几次迂回的问答已经大概猜到了吴才洋的用意,是想让他彻底向吴家靠拢,如果吴才洋能借机将他收服,也会让吴老爷子高看一眼,他就有意反过来试探一下吴才洋的诚意和胸怀。
是考他还是怎么着?夏想想了一想,还是保守地答道:“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吴才洋对夏想的回答并不满意,夏想还是避重就轻,显然诚意不足,他就不说话,端茶喝水,一时,房间的气氛就有点沉闷。
夏想一看,不由心头一颤,是一个许久没有和他联系的号码了——梅晓琳的电话。
吴才洋先是脸色微微一变,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随后又自信地笑了:“打个招呼倒是问题不大,正好我也和周部长有点交情。但具体效果不好说,还要看统筹安排。”
吴才洋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呵呵一笑:“先别忙着下结论,最后结果出来,也未必是邱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