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0章 天高云淡,全新局面

天高云淡——恐怕也是宋省长对他在天泽所作所为的评价,也是宋省长的自勉。人在官场,如果真能事事做到天高云淡并且和风细雨地解决所有问题,就真正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可惜的是,决定你是刀光剑影还是和风细雨的手段的不是你自己,而是你面临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宋朝度无奈地说道:“好,好,你好好玩,别跟夏想添乱就好。”唯一的一个宝贝女儿,又爱若掌上明珠,他对她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想得多了,就有点走神,没注意到走到了一处高坡之上。下坡的时候,马失前蹄,宋一凡惊呼一声,一下从马上跌落下来。
两人,一马,天高云淡,天空一碧如洗,阳光明媚但不强烈,微风凉爽但不猛烈,是难得的惬意时分。在省里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调整过后,在陈洁雯即将离开天泽而刘会人尚未走马上任之际,夏想偷得浮生半日闲,也真正地放松一次。
夏想继续牵马前行,笑着说:“小凡,你要考研?是不是以后还要考博士?”
夏想身下是软软的草,头上是蓝蓝的天,天上是白白的云,身上是美美的女孩,又是如此暧昧的坐势,如果不意动就不是男人了,特别是现在的宋一凡,童颜、丰满,身段一流,怎么看怎么象一只红艳艳的熟苹果。
成熟和稳重都是由岁月沉淀而来,不经世事的打磨和人间的沧桑,一个男人不会迸发出厚重和深沉的男人味道m.hetushu.com,再加上宋一凡从情窦初开之时就和夏想在一起,夏想就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形象。
微风吹过,有些许凉意。塞外秋来早,8月底的天泽,已经嗅到了秋天的气息。
当然对于古秋实也记得十分清楚,甚嚣尘上的隔代接班人的传闻,以及他飞速的升迁史,不让人关注都不行。对于其他的历史大事,有些就不甚了了了。
天高云淡?夏想抬头望天,宋朝度确实说得对,今天天气晴朗,蓝天白云,格外怡人,还真是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宋一凡总拿夏想来对比她身边的男生,当然没有可比性了。夏想既有年轻的身体,又有成熟的心智。许多女孩子,尤其是眼光高的女孩,通常都喜欢外表英俊但同时又成熟稳重的男人,可惜,年轻的男孩何来成熟稳重?
“嗯!”宋一凡重重地应了一声,一边点头,一边去摘路边的野花,“我很喜欢学校的氛围,除了有些讨厌的男生之外,其他一切都还好了,起码不用操心许多事业。以后留在学校里做学问,总比走到社会上你骗我我骗你强多了。学问不会骗人,只有人才会骗人。”
时间过得真快,从他初来天泽时的双眼一抹黑,到现在初步掌控大局,并且奠定了天泽市的经济架构,为天泽的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目前的局面确实来之不易。但回头想想,他在天泽的所作所为,既没有和在下马区一样与白战墨生死和-图-书相拼,又没有如在郎市一样和哦呢陈刀兵相见,基本上算是兵不血刃就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夏想吓得不轻,马不高,但他对宋一凡爱若明珠,不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急忙一侧身,伸出双手拦腰将宋一凡抱住。还好,刚刚将宋一凡抱在了怀中,没有让她摔倒在地。不料脚下一滑,身子就侧倒在了草地上。
夏想也懒得理她,知道她的气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就又躺下假装睡觉。不一会儿,宋一凡又悄悄地过来,拿一根草庠他的鼻子……
宋朝度比后世至少提前一年多担任了省长,而且根基稳固,年龄优势明显。在官场上,年龄就是宝,有时一两岁的差距就能决定是上是下。
她却忘了,骑马的时候她是侧着身子坐,现在是跨着坐在夏想身上,双腿分开,正坐在夏想的小腹以下,又因为身在草丛之中的缘故,裙摆被草叶挂起,犹如搭起帐蓬,露出两条光洁致致的大腿,活色生香,再一看,就如同她只穿了卡通内裤坐在夏想身上一样。
宋一凡抢过了电话:“爸,不许说我坏话。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反对共产党,你凭什么说我太放纵了?我可告诉你,我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不知道是多好的好人。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还要玩去,懒得理你。”
宋一凡正觉得好玩,一下感觉到了身下的异常,先是一愣:“什么东西顶……”然后又意识到了什么,顿时脸红过耳,又低头www.hetushu.com一看自己的不雅姿势和两条裸露在外的大腿,不由惊呼一声,一下跳了起来,“啊,流氓!”
宋一凡前脚刚走,陈洁雯离开天泽的日子来临了,也就是说,刘会人也即将来天泽上任!
“你明白了就好,夏想,别有心理疙瘩,要相信你自己的眼光。”宋朝度贵为省长,还要开导一个市长,也是因为他和夏想之间关系莫逆之故,否则换了别人,爱有想法就有去,上级领导还要给你安慰?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中央空降。
夏想也很清楚宋朝度保他留在天泽的用意,一是将手中经济发展大计真正落到实处,将政绩夯实,做到真正将天泽的穷帽子摘掉,给人留下有始有终的印象。二是在市长的任上再多呆一段时间,在履历表上也好看一些。等到了一定层次的时候,履历就成了被人拿来说事的由头了。
有宋一凡陪伴,让他心情大好。在他看来,宋一凡就是最让他放松最让他不设防的开心宝。
随后,宋朝度的话题又跳到了宋一凡身上:“小凡现在大了,你多教她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别让她太放纵了。”
夏想的思绪忽远忽近,一会儿天泽的局势,一会儿省里的局势,一会儿国内的局势,既想到了陈风、宋朝度,又想到了宋朝度走后,燕省会由谁担任省长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高晋周希望最大,梅升平也不无可能,甚至李言弘也大有前景。
至于宋省长在此次人事调整之中所采取和_图_书的折衷和退让的立场,夏想差不多也猜到了七七八八,现在宋省长问起,不管是考验也好,还是特意向他解释也罢,他只是淡淡一笑:“在当时,想法倒是有一些,不过现在再想,抬头看看秋天的天空,又没有什么想法了。正如宋省长刚才所说的一样,天高云淡,心胸就开阔了许多。”
宋一凡在天泽呆了三天,也不知是不是连若菡故意发坏,安排宋一凡住在了北宫。宋一凡哪里知道连若菡的坏心思,还高兴得不得了,说她是北宫娘娘,让夏想就在连若菡意味深长的目光之中,连连摇头。
宋一凡跳得过猛,裙子被草划破了,露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她看也不看,躲在了马后,不敢再看夏想。
为了保护不摔到宋一凡,夏想就后背着地,让宋一凡压在他的身上。宋一凡倒好,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捣乱,倒在地上之后,反而翻身骑在了夏想身上,还咯咯直笑:“不骑马了,骑你好了。”
天高云淡才能看得长远,宋省长对他的爱护,用心良苦,夏想岂能不知?只是他隐隐有些担心,宋朝度离开燕省之后,是平调还是升迁,将会何去何从?
“这么说,你以后要成为一个女博士了?不简单,我还不认识女博士,正好,你来当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博士。”
现在已经是8月底了,估计半个月内,天泽市和省内的干部调整就会陆续到位,进入了新的时期。夏想倒是对刘会人的到来充满了期待,倒要看看,刘和-图-书会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做人。
甚至不排除杀出黑马的可能性,比如谭国瑞。
夏想就不可控制地起了反应。
还好,宋一凡其实既不娇纵又不任性,除了有点爱耍赖之外,也是难得的乖乖女了。
回首往事,确实有一种天高云淡的淡定和从容。
“好呀,好呀。”宋一凡其实年纪也不小了,她比夏想小10岁,今年也21岁了,但在夏想面前,还是一如当年了高中女生一样调皮而可爱,似乎她长成的只是丰满而成熟的身体,而不是心智,“夏哥哥,你说我以后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怎么我总觉得身边男生要么太浮浅,要么太自大,要么又太自我,要么又自卑,怎么就没有一个顺眼的?”
刘会人究竟是不是范睿恒的人,已经无关紧要了,主要是看他是否识趣,前来天泽市,想捞政绩,可以。想指手画脚更改天泽的经济发展方针,休想。现在的天泽的局势,已经牢牢地控制在夏想手中,除非将他从天泽挪开,否则谁也别想在天泽再凌驾于他的头上。
2007年,国内高层之间的调动依然频繁,夏想记得并不确切,只依稀记得在后世的宋朝度,在07年年末才正式出任省长。他对关远曲的记忆尤其清楚,指定的接班人,谁不记在心上?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会关注下一代的接班人是谁。
真是不讲理,明明他被耍流浪,却成了他耍流氓了,夏想翻身坐起,后背还被硌得生疼,他都没地方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