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5章 前途,呼之欲出

夏想一个人在吴才洋走后,在房间中静坐了半个多小时。
400亿美元的孤注一掷,夏想虽然多少有点心惊肉跳,但还可以做到置身事外,但一条事关他切身前途的消息传来,还是让他大为震惊。
天泽市经济大幅提升是不假,但毕竟落后太久了,和秦唐市相比,相差甚远。秦唐市在个人收入增幅以及可支配收入方面,连续数年高居全省第一。
一般来说,短期培训都是提拔之前的预演,他的去向,应该该要水落石出了……
夏想一脸淡然,不说话,只是直视周鸣宏。僵持了片刻,周鸣宏转身走了,临走时扔下了一句:“天泽的经济,以后怎么样还真说不好。”
夏想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才是他立于不败之地的前提。官场中人,除非你对他人有用,否则没人会器重你,更没人会提携你。
周鸣宏还算年轻,40岁出头,人长得很精神,方脸大耳,又没有一般官员的大腹便便,就显得很干练。夏想和他握手寒喧,请他坐下。
周鸣宏恐怕是嫉妒天泽市现在的耀眼光环。秦唐市想要经济大幅提升已经没有可能了,作为各项设施完备的经济强市,基本上只能是按步就班地稳步前进了。
令夏想大感意外的是,在他眼中温柔恬静的黧丫头,现在一心扑在金融大计之上,胆子也是大得惊人,操纵几十亿美元的资金,眼睛眨也不眨,差点没把夏想惊讶得目瞪口呆。
和图书吴才洋的会面持续的时间很短,顶多十几分钟,吴才洋就有事匆匆走了,临走时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你好好考虑一下,不必急着答复我。去或不去都在你,我也觉得在中组部的经历对你的成长有利。当然,如果能去团中央也不错。”
毕竟初掌中组部,事务繁忙,估计应酬也多,也就没有和夏想虚套,再说他和夏想之间又不是外人,就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有一个建议借你参考,家族势力和平民势力的顾忌都不要考虑,就直接从你个人的前途为出发点,可以来中组部历练一两年,我为你物色一个好位置。”
2008年,金融海啸的威力已经显现,同时,在李沁的具体操作下,在夏想的指点下,在连若菡雄厚资金的支撑下,金融大计进展顺利,初见成效。
夏想无语,他人未动,各方力量已经视他为香饽饽,连他自己都大感意外,他真有如此抢手?其实再一深思也多少有点自豪,32岁的市长,放眼全国不能说绝无仅有,绝对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将天泽的经济提升得如此成功,天泽从倒数第一迅速提升为全省第8名,已经进入了第二序列,成绩确实值得可喜可贺。
回到天泽,周鸣宏还没有走,又非要见他不可。想了想也要给兄弟地市一点面子,况且他接见一下周鸣宏也没有什么,就让徐子棋安排了会面。
徐子棋倒茶的时候,周鸣宏很是托和图书大只用手指往桌子上一点,连一个示意就都欠奉。夏想也看了出来,周鸣宏对天泽,或者说对天泽现在的耀眼政绩,甚至是对他本人,都很不满,并且不太放在眼里。
更让他震惊的是,三人一拍即合,决定将手中的400亿美元全部投入,再次买进石油期货,孤注一掷。
还真有可能。
周鸣宏被意外打断,一脸愕然,还有点不快地说道:“夏市长,忠言逆耳,我也是好心,想让天泽的经济更上一层楼。”
总书记的两次意味深长的握手,关远曲的两次耐人寻味的握手,都是许多事情的前提和开端。吴家对他的器重,梅家和他的互动,以及付家、邱家和他之间的密切来往,都是让他成为一个关键支点并且能够借助他撬动另一方利益的先决条件,各方的认可和拉拢,既是基于对他的赏识,也是看重他身上蕴含的巨大的利用价值。
也是,周鸣宏40岁出头就是秦唐市常务副市长了,虽然级别没他高,年纪比他大,但秦唐市是全省第二经济强市,经济规模和燕市相去不远,如果去掉燕市的省会优势的话,秦唐市早就超过了燕市,成为燕省第一经济强市。周鸣宏既然如此年轻就能担任秦唐市的常务副市长,自然大有来头,又得有拿得出手的真本事。
上次的吴才洋是踌躇满志,现在的他则是志满意得了。
周鸣宏也不是官场初哥,何来如此气势和多管闲事?夏想微和_图_书一思忖就想到了什么,难道是等他离任之后,会是周鸣宏前来天泽担任市长?
经过初期的买空卖空,再加上开始做空原油期货,转手之间,真是大赚了一笔。夏想原以为连若菡会及时收手,因为现在的利润已经达了三倍以上,现在收手绝对是好时机,稳赚不赔,如果连若菡持重的话。
等于直接堵住了周鸣宏的嘴,是说能够指点天泽经济的只有省里和经济专家,你周鸣宏还不够资格。如果还想废话连篇,对不起,请向杨剑去说。
省委组织部下发通知,天泽市长夏想到中央党校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短期培训。
但仅仅是经济上的原因还不足以让他如此耀眼,之所以让各方力量对他高看一眼的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身后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他是连接家族势力、平民势力的最重要的桥梁,还间接和团系有了一定的接触,而团系方面也对他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
“天泽的经济,在省委省政府的关怀下,在刘书记的领导下,现在已经步入了正轨。市委市政府也欢迎上级领导和专家教授的指导……”夏想话说了一半,目光直视周鸣宏,“周市长,你还有什么高见,可以和杨市长继续探讨。”
当夏想听到之后,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行呀,美女军团的战争力如此强悍,还真让他叹为观止。
若是在古代,他就是吏部尚书,官居一品。
对于夏想即将离开天泽,以及离开天泽http://m.hetushu.com之后的去向,曹殊黧只是稍微关心地问了一问,连若菡干脆理也不理夏想的前程,只顾一心扑在金融海啸之上。
只不过周鸣宏盛气凌人和自以为是的模样,如果他来天泽,绝非天泽人民之福……夏想暗暗摇头。
回天泽的路上,接到了梅晓琳的电话,梅晓琳的声音听上去很活跃:“如果你觉得来湘江省太远的话,我倒可以提供一个思路给你,到中央办公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夏想现在心中却自有一杆秤,凭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巍然不动。
因为吴才洋再次邀他见面。
还是在上次的天外天,还是同一间房间,吴才洋还是一样的打扮,不过很明显,他的心境不同了,意态休闲而从容,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气势悄然流露。
开头,先是客套了几句,随后周鸣宏还算客气地对天泽的经济结构表示了赞同,随后又对天泽市经济的不足和缺陷提出了建议——如果是真心的建议和和商讨的口气还成,他却流露出居高临下的口吻,站在高出天泽市层次的角度上指手画脚,就是他的无知和不懂规矩了。
周鸣宏一下涨红了脸,没想到夏想丝毫不给他留情面,他愣了半天,才冒了一句:“夏市长,你……你怎么能这样?”
淑女也疯狂,在美元的诱惑之下,平常娴静的黧丫头也成了资深人士,每天准时来花海原上班,三人共用一间办公室,每天就是守在电脑面前,远程操纵美国的金融hetushu•com市场,短短一年间,赚取了近300亿美元的利润。
现今的吴才洋是中组部部长,执掌天下官帽,可谓位高权重,大权在握,威风八面。不管从中组部部长的角度,还是从连若菡的角度,夏想必须赴约。
夏想其实也并非完全和周鸣宏置气,而是临时有事又去了京城。
得,女人疯狂起来,比男人更吓人。夏想不具体过问详细过程,也是怕自己承受不了上百亿美元的买进卖出,一得一失之间,甚至就是几十亿美元,心脏稍微不好的人,说不定就会当场昏迷。
如果周鸣宏是一名没有级别的专家学者,他再是对天泽的经济提出批评意见,夏想也完全可以虚心接受,但周鸣宏是秦唐市常务副市长,和天泽市八杆子打不着,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对天泽的经济点评,夏想心中很是不快。
周鸣宏却有点得意忘形的样子,口若悬河说个不停,夏想实在听不下去了,就抬手看了看表:“这样,周市长,我还有点事情要忙,等有时间再听你的高见……”
不想连若菡的胆大超过他的想象,现在绝不放手,继续大笔买进卖出,争取利润达到10倍20倍以上。
或许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的语气有多少不屑,话说得有多难听,反正就是天泽的经济看似一团繁荣,实际上漏洞百出,根基不稳,是建立在海滩之上的大厦,如此等等,夏想涵养再好,也不能容忍一个秦唐市常务副市长来指点天泽的经济形势,不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