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7章 继往开来

原秦唐市委书记艾成文另有任用。
结业仪式之后,培训班就正式结束了,意味着要返回天泽了。关远曲本来接见完学员之后,还另有事情。不料他还没有出门,就正好遇到了米纪火,就和米纪火说了几句话,然后无巧不巧,夏想正路过。
话很淡,淡而无味,夏想除了笑和客套之外,没话可说。
细心人都会发现,在总书记每次出席一项活动或出行前二十分钟左右,总可以发现明得谋或米纪火其中一人,提前到现场踩点,不但检查安全工作有没有漏洞,及时发现问题,以及总书记即将到达地方的周围环境,而且连总书记发表讲话时与被接见者的距离和角度,记者和摄影师站立的位置,甚至连麦克风的高度与总书记身高的比例,他们都要亲自调整,要保证总书记百分之百满意。
上次艾成文意外得到了秦唐市委书记的宝座,当时范睿恒还纳闷。艾成文资历够了,快向上一步了,但艾成文的后台在京城,在调整艾成文的时候,也没有打招呼,他也就没有理会,顺水推舟就将艾成文安排到秦唐市,本意是想等艾成文该调整的时候,将位置让给章国伟。
米纪火是总书记最信任的两人之一,早在当年总书记在偏远省份任职之时,身为大学老师的他因为机遇来临,被挑选为时任省委书记的总书记的秘书。因为他的细心和周到,获得了总书记的接纳,从此踏上了坦荡的仕途,20年来一直跟随在总书记身边,从未离开过总书记http://m.hetushu.com半步,从艰苦的贵州山区,到空气稀薄的西藏高原,一路跟到北京,跟进中南海,跟着总书记从封疆大吏任上,一直到成为中国的第一号人物,见证了一个中共政治的传奇。
他不得不佩服一些学员的勇气和直言不讳。
米纪火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夏想几句,面无表情:“我见过你?对了,上次你在院里和我打过招呼。”然后他还是一脸肃然,伸手和夏想握手,“年轻人,真是年轻。不错,真不错。”
是记忆力真是惊人,还是有别的原因?
是真正的首席幕僚。
如果说明得谋还算公众人物的话,米纪火就是一直躲在公众之后总书记最神秘的智囊之一,他和明得谋是为天下最了解总书记所思所想的关键人物。
同期培训的官员多半来自全国各地,京城当地的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市长或书记,不管是市长还是书记,他在其中绝对是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因为他年龄最小。最大的一名来自偏远地区的地级市的书记,已经50岁了,他每次见到夏想,都要呵呵地先笑上一气,然后就说夏想和他的孩子差不多大。
党校一个月,人间却似无数年。短短一个月,燕省其实没有发生多少大事,只有几则人事调动正式对外公布:夏想同志任秦唐市委委员、常委、书记,不再担任天泽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杨剑同志任天泽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提名市长人选。
遗憾的和_图_书是,夏想和米纪火在党校之内虽然见了一面,但只是擦肩而过。他冲纪火点头微笑,米纪火只是微一点头以示回应,然后就消失在省部级干部楼里。
不管如何,夏想在党校的学习还算不错,达到了预期效果,他十分满意。结业的时候,关远曲终于现身了。
夏想一直就保持着虚心的好习惯,年纪小就是优势,可以在官场上时刻保持一颗谦下之心,毕竟不管是下级还是平级或是上级,都比他大了许多,他不尊重对方的级别,也要尊重对方的年龄,更要尊重对方的资历,由此,他在学员班中,深受欢迎,因为他是放下架子放得最彻底的一个。
消息是在夏想结业的当天正式对外宣布的,宣布之时,夏想还正在京城前往天泽的高速路上。之前,关于夏想的去向,省委一直处于高度保密之中。
关远曲叫住了夏想,为米纪火介绍:“纪火,来介绍你认识一个年轻人,夏想,燕省天泽市的市长。”
怪不得,怪不得!
三个方面的转变是,从领导到学员,从工作状态到学习状态,从家庭生活到集体生活,就是要让学员适应集体生活,放下以前的身份。直呼对方姓名更是为了强调现在是学员身份,不要再端着领导架子,不再是出门前呼后拥的领导作派,要虚心学习才能进步。
现在的米纪火是总书记办公室主任,是总书记名符其实的智囊。
不过让众人以后大感荣幸的是,等他们中不少人走向省部级的岗位时,都不免要向别人和-图-书炫耀,他们曾经和夏想是同班同学。
夏想在车内接到电话之后,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不得不佩服宋朝度高瞻远瞩的目光,因为秦唐市,将会是他仕途之中最大的一次转折点……
关远曲在结业仪式上,紧紧握住夏想的手:“我听说你这个小师弟很受欢迎?不错嘛,年轻人,就要有尊敬长辈的品德。这次学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
另一个最得总书记信任的明得谋,现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明得谋是总书记的首任秘书,虽然没有一直跟随在总书记身边,但也是一直和总书记保持了密切的联系,等总书记回京之后,他自然水涨船高,和米纪火一起,成为总书记的左膀右臂。
这么年轻就担任了市长,还能做到戒骄戒躁,一点也没有轻狂之态,说放下就放下以前的身份,难能可贵。
算是夏想和关远曲之间的第二次会面了。
相比之下,别看他们年纪都大,实际上都没有年纪最小的夏想心量大。惭愧,惭愧!
秦唐市的经济在近十年来,一直是燕省最大的亮点之一,隐隐有超越燕市的趋势,如果不是燕市是省会,可以得到省里的各项优势政策,秦唐市已经稳居全省第一了。
等坐上了回天泽的汽车时,夏想回想起刚才的一个细节,才一下心惊,米纪火真不简单,他在院里来去,每天有多少人和他打招呼?他表面上只是随便点了点头,似乎不过于心,没想到竟然记住了他!
有不少领导放不下身份,别人直呼他的名字,他还hetushu•com不免皱眉。还有的领导生活自理能力极差,没有秘书没有司机,没有了人前人后的风光,备感失落。只有夏想,完全放下了以前的风光,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学习生活之中,就和一个真正的学员没有两样,就让不少人暗暗称赞。
夏想在中央党校培训的日子,紧张而充实,每天学习大量的理论课程,虽然有些枯燥无味,但在座谈会上讨论的时候,还是非常热烈而友好的气氛,有想法、有活力、有激情,是夏想对一帮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的初步印象。
讨论问题时的大胆和激进,也超出他的想象。原以为中央党校是一个严肃而刻板的地方,其实不然,党校的学员也好,老师也好,都非常开明,对当前面临的严峻问题和考验,敢说敢言,绝不讳言,甚至有些批评非常犀利,直指本源,让夏想也大感震惊。因为他虽然也想到了一些体制问题带来的弊端,但还没有勇气当众说出。
夏想没指望和米纪火能攀上交情,他一人之力结交不了天下所有关键人物,只不过既然有缘见面,留下印象总是好事。天下有多少人想结识米纪火,还不得其门而入。
艾成文是秦唐市委书记,燕省第二大经济强市的一把手。由夏想担任秦唐市委书记,也算是实至名归了。
没想到,宋朝度早就盯上了秦唐市委书记的宝座,就是要留给夏想。
由此可见两人在总书记心目之中的位置。
关远曲和别人握手时,只是说上一句客套话,远不如和夏想握手时,表情亲切,话语hetushu.com柔和,就让其他众多书记和市长暗暗心惊,心想这个小师弟还真不简单,入了下一代领导人的眼,再想到一个月以来夏想在学员班谦虚而低调的表现,不少人都暗暗汗颜,真是真人不露相,架子最小的夏想,却是本领最大的一个。
夏想也知道他是亲热的表示,才不会计较一个和他平级的书记称呼他为孩子,也是因为入学之后,所有的学员都要经历三个转变,并且不能称呼职务,不管年龄大小,不管地区差异,不管级别高低,一律直呼对方姓名。
消息一经公布,有人欢呼,有人勃然大怒。夏想在党校一个月,出来之后,就又将个别人物的升迁押后了一年甚至数年之久!
可惜,夏想的班级还不够格让他们上课,不过夏想倒是匆匆见到了一位传闻中的总书记的身边红人,米纪火。
范睿恒摸了摸脑袋,又习惯性摸了摸下巴,尽管他的下巴刮得光光的,一点胡子也没有,但他还是无意识地摸了几下,心想难道又要牺牲章国伟了?
中央党校有一座灰色的小楼,里面住的都是省部级高官学员,偶而也能遇到两个在国内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比起名气极大省部级高官,中央党校前来授课的教授,也都非等闲之辈。社科院的专家就不用说了,还有一些轻易不会在公众面前露面的中共高层的核心智囊,他们都是总书记、总理的高参,虽然其名不扬,但对国内政治、经济的影响力,绝对超过许多一省大员。
……
艾成文……范睿恒心中一跳,夏想的去向,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