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0章 两场冲突,两大难题

有了徐子棋打好了前站,夏想一到秦唐,就立刻适合了环境,果然是自带秘书和配备秘书是不一样的感觉,怪不得不少领导走到哪里都要带上原来的秘书,一是知根知底,二是不用磨合。
范进不明白夏书记的用意,是揭过不提了,还是想两件事情一起解决?看夏书记沉稳有度的表情,他心里莫名慌张了一下,又强作镇静地说道:“昨天晚上,章市长和谢秘书长出去吃饭,路过得胜酒楼的时候,见外面停了几辆政府公车,章市长就火了,冲到了里面,当场掀翻了桌子……”
然后就是任命大会,由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马霄宣传达了省委的任命,经省委批准,省委组织部宣布,夏想同志任秦唐市委委员、常委、书记。
范进立刻迎合着又说:“是,章市长经常放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事问题是重中之重,抓住了人,就做好了事。”
会议也是千篇一律的程序,但又必须一丝不苟地执行。规矩不可废,官场上的排名和威严,就是在规矩中体现出来。
按照对外的排名,刘杰晖是人大主任,应该排在章国伟前面,但章国伟似乎是故意站在了刘杰晖的前面——不是他不懂排名,而是他太在意先后排名了,唯恐在任何细节上被人轻看他一眼。
夏想以前和章国伟见过一面,是在一次全省市长会议上,不过只是点头之交,当时只握了握手,连话都没有多说一句。
迎接仪式乏善可陈,基本和*图*书上就是套路,只不过因为夏想第是一把手的缘故,来的人更齐全,规模更隆重一些而已。
夏想原以为他来到秦唐之后,至少会有一周的熟悉期,没想到刚上任,两天后,就有麻烦上门了,而且不是一件,是两件。
本以为任命大会也会波澜不惊地走完过程,没想到快结束的时候,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小插曲,市委副书记范进本来坐在台上,按照议程,应该有他发言的环节,但轮到他发言的时候,突然话筒坏了。
徐子棋打前站提前来到秦唐,可不仅仅是来安排生活方面的问题,他比以前机灵多了,暗中打探了许多秦唐市主要党政领导的喜好和风格,虽然不会打听到真正的隐私,但明面上的东西还是知道了七七八八。
要的就是无形的影响力和牵制,而不是直来直去的指手画脚。
早在夏想上任之前,徐子棋就提前来到了秦唐市,就夏书记的办公室的布置、住宿等问题和秦唐市方面接触,负责接待徐子棋的是市委常委、秘书长梁秋睿。
刘杰晖的长相和章国伟相比,确实差距不小,又黑又瘦,和章国伟站在一起,就如两个世界里的人。不过刘杰晖双眼闪动之中,透露出的是精明,和章国伟的伟光正形象相比,也是一天一地。
章国伟或许是自认在年龄上压夏想一头,或许有身高上的心理优势,又或者自认有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底气,反正他反客为主地和*图*书说道:“欢迎夏书记来秦唐市工作,我代表秦唐市委市政府,对夏书记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夏想朝刘杰晖伸出手去:“刘主任,以后我的工作,你还要多帮衬帮衬,说不定我还需要你来出出主意,指导一下。”
43岁的章国伟长得很伟岸,确实仪表不凡,如果非要比喻的话,他的形象绝对可以出演话剧之中正面脸谱人物。他个子比夏想高半头,成熟、稳重,风度翩翩,和夏想站在一起,中等身材又不胖的夏想,就显得很没有体形优势,隐隐有被章国伟压上一头的趋势。
范进有一个外号叫范句号,也不知是指他微笑的时候,嘴角上扬,和双眼之间形成一个句号一样的轮廓,还是影射他讲话的时候,在最后讲完总会郑重其事地加上两个字:“句号!”
夏想一来,心中就大概有了底,虽说不是底气十足,至少也不是完全地双眼一抹黑。
夏想听了,只是一脸微笑看着范进,说了一句:“章市长很关心人事工作嘛。”
再后就是马霄对夏想的肯定,然后就是章国伟代表秦唐市委市政府发表讲话,对省委的决定坚决拥护,欢迎夏书记的到来,等等。
会议由章国伟主持。
范进快50岁了,上升的空间也不大了,他是主抓党群和人事的专职副书记,由他提起人事问题,符合规范。
按理说章国伟一行应该到京城和秦唐市的交界处迎接夏想一行,因为夏想是市委www.hetushu.com书记,是一把手,而且又由省委常委亲自陪同。章国伟倒是打过电话请示,马霄说不必惊动大家了,也就是客气一句,实际上马霄的本意还是愿意隆重一些。
不料章国伟不知是真没听明白还是装傻,竟然当真了,就真的只在高速口迎接。马霄就有点气不顺,一下车就没有太好的脸色。
一个是人事变动的问题,事关市工商局副局长的任命,在艾成文临走之前,没有通过讨论,现在就成了遗留问题,到了他的手上。
范句号的外号是贬不是褒,夏想也听说了,是谁故意抹黑范进,就不得而知了。
夏想就多少看出了一点什么。
市委的会议大厅很大,坐满了全市中层以上干部,没有扩音器根本听不到上面的人在说什么,范进就很尴尬,不过他很快镇静下来,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说了。
大会的各项设施在开会之前,应该都仔细检查一遍,这项工作由市委秘书长梁秋睿和政府秘书长谢传胜负责,却出现了坏话筒的问题,而且偏偏坏掉的话筒是副书记范进的,就有点说法了。
秦唐市人大主任刘杰晖,市长章国伟,以及其他主要党政领导,在高速路口列队迎接。
一上任,就有两场冲突,两大难题。
一切尘埃落定,夏想也开始了在秦唐市的正式工作。
梁秋睿45岁,原是大学老师,后来也是被当时的市委书记相中,当上了秘书,从此踏上了仕途,到现在做到了市委秘书长和*图*书的位置,也算一帆风顺。梁秋睿戴深度近视眼镜,文质彬彬,依然是一副知识分子的形象。
也确实,和章国伟面对面一站,夏想也感觉到了有一种压力,既是身高上的优势带来的压力,又是章国伟浑身散发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气势所带来的威压。
夏想将这个细节看在眼里,心想别看章国伟长得挺伟岸,心眼倒是挺小。
章国伟呵呵一笑:“夏书记目光如炬,我充其量就是一只手电筒,夏书记说照向哪里就指向哪里。”
夏想呵呵一笑,又和别人握手去了。别说,章国伟和刘杰晖各有特色,表面上一个略嫌轻浮,一个略嫌油滑,实际上,都不是好相与之辈。
范进紧挨夏想下首,夏想见状,将自己的话筒推了过去,范进却向夏想点头表示感谢,还是摇头,坚持不再发言,目光却有意无意地飘向了章国伟。
因为徐子棋非常了解夏想的爱好和脾气,市委书记办公室就布置得简朴典雅,非常合夏想心意。夏想的住宿安排在了市委常委楼,徐子棋则住在了市委招待所。
其实以夏想的想法,他来到秦唐的初期,就要抓住人事大权,至于政府事务和经济建设,尽量少插手。就是所谓的抓大放小,提纲挈领,只要将人事大权牢牢掌控在手中,就不愁对经济事务没有影响力。
章国伟一脸温和的笑容,语气很和蔼,笑容很慈祥,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也许他自己察觉不到,但夏想却明显感觉到和-图-书了,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哪里,哪里。”刘杰晖55岁了,难得的是身体没有发福,就让他有别于其他脑满肠肥的官员,他的笑容很随和,随和之中,也有一股倚老卖老的味道,“夏书记年轻有为,我老了,以后就在夏书记的指挥下,发挥几年余热得了。”
夏想倒没有什么,他跟在马霄后面,依次和前来迎接的四大班子的主要领导一一握手。
夏想只一笑,没再说话,又和刘杰晖握手去了。
……会后,马霄也没有停留,直接就返程了,他回京城还有事情要办。
副书记范进和古代中举的范进同名,他却比中举的范进更幸运,已经做到了副厅级的位置,按照古代的对比,夏想是知府,他就是同知。
夏想愣住了,好一个难以捉摸的章国伟!
夏想还是一脸浅笑,过了一会儿才说:“老范,还有一件事儿是……”
夏想一脸淡然,很平静地说道:“今后在工作中,还需要章市长多多配合。我对秦唐的各项工作,还不熟悉,双眼一抹黑,章市长就当当我的眼睛,为我看清脚下的道路。”
“夏书记,当时艾书记在任时,副局长的讨论就没有达成共识,就一直搁置到了现在。这不,昨天章市长又问起了这件事情,我说先等夏书记熟悉情况之后再汇报,章市长却催得紧……”范进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洋溢着温吞的笑容,说是温吞,就是说和温吞的白开水一样没有滋味,感觉他在笑,实际上并没有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