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6章 书记权威,收放自如

范进很清楚秦唐市的局势,章国伟在市委坐大有几年了,两任书记都未能压制住他,他也罕见地连任了市长,因此,章市长虽然只是市长,但在秦唐市,差不多有说一不二的权威。
主要还是人事问题上的一放,等于是在他和章国伟的头上,都戴了一个紧箍咒,夏书记想什么时候念咒,他和章国伟就会同时头疼。
范进不是不懂规矩,他是明显要给章国伟一个面子。
又不是打黄扫非,治安问题可以由公安局直接处理。
范进也是惊讶不已,夏书记确实是一收一放,针对章国伟挑战书记权威的举动,毫不犹豫地打压。由纪委接手过专项整治活动,不但让章书记先前的表演和采访前功尽弃,也让全部功劳被夏书记据为己有。纪委是市委的纪委,归市委书记领导,可不归市长领导。百姓看不出门道,整个市委的人谁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而且在执行的过程中,常公治肯定只提市委不提市政府,只提夏书记不提章市长。
市政府牵头和市公安局配合,完全将市委抛到一边?视市委如无物?就算清查了又能如何,要给他们纪律处分是纪委的权限所在,要在人事上处分又是组织部的管辖范围,离开了市委,市政府还能独自开展行动?
就算夏书记有手腕有后台,想在秦唐市动摇了章市长的根基,难如登天。他总不成把不听话的人都换上一遍?因此,范进对夏想此来在秦唐市的前景,并不是十分和-图-书看好。书记是一把手不假,但下面的人都不听你的话,你树立不起来权威,也是白搭。
不提市委常委中大半和章市长关系莫逆,就是各大局各个要害部门,半数以上是章市长的亲信,章市长在秦唐市的权威,无人动摇。
梁秋睿也是暗暗称赞,心中长出了一口气,他已经在两任书记身上下了赌注了,可惜都输了,差点赔得血本无归。第一回合,夏书记比他想象中更冷静,更有策略,莫非是说,他终于要时来运转了?如果再跟错了人,夏书记再不能在秦唐市久留的话,等章国伟一当上书记,他除了申请调走之外,就无路可走了。
他的目光在梁秋睿和常公治脸上一扫而过,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也清楚夏书记一上任,秦唐市的局势肯定会有变化,一直被章市长压制的几个常委有意向夏书记靠拢也在意料之中。梁秋睿一直就和章市长关系不大好,他迫切需要和夏书记建立良好的关系,并且身为秘书长也必须和书记走近,完全可以理解。
范进事先和夏想沟通过,当时听他的语气,在副局长人选问题上,他是反对章国伟提名的刘大牛,在公车普查问题上,也是不以为然的态度,但在今天的会议上,他的态度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其实一个公车私用不是什么大事,但现在前有市政府要主抓此事,后有纪委主动请缨,就十分耐人寻味了,再有本来是由章市长引起,桌子也是章和-图-书市长亲自掀翻的,并且还上了《秦唐日报》的头版头条,可见,政治无小事,处处体现出一二把手谁主谁次的重大倾向。
梁秋睿在在座的各位之中,排名最后,自然要最后一个发言,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人事方面,我也是倾向张二马同志担任工商局副局长。刘大牛是学建筑出身,正好城建局副局长空缺了,他去城建局很不错,人尽其才。公车私用的问题,我第一时间请示了夏书记,根据夏书记的指示精神,会同纪委常书记进行了协商,我一开始的想法是由市委办公厅会同市政府办公厅联合发文,但一想力度不够,这件事情还是由纪委出面比较好,名正言顺,力度大。”
书记办公会一共五人参加,夏想没有明确表态,不过几人都清楚,梁秋睿的话多半就是夏书记的意见。范进、常公治的目光就同时看向了夏想,章国伟却是抬头望向了天花板,任海风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重大而深刻的人生命题。
“我还是赞成由张二马同志担任工商局副局长。”范进第一句话就表明了在人事上面的鲜明的立场,随后在公车私用的问题上,却又明显倾向了章国伟,“章市长上次掀翻了几名公款吃喝的公职人员的桌子,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我要为章市长的举动大声叫好。我建议由市政府牵头,市公安局配合,在全市的娱乐场所开展一次清查公车私用、公款吃喝的不良现象的整治和-图-书活动。”
梁秋睿则一脸浅笑,充分表现出一个秘书长的耐心和涵养。
由纪委主抓,可以减弱章市长身上的光环,将章市长借机抢占先机的精心准备的计划打破——不管主意是由夏书记亲自暗示,还是梁秋睿和常公治一拍即合,范进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一着妙棋。
纪委书记常公治玩味地看了范进一眼,还没开口就先笑了几声,笑完之后才说:“人事问题,我就先不发表意见了,夏书记定就行了,我没意见。清查公车私用和公款吃喝问题,我刚刚会同秋睿同志商议了一下,拟定了一个通知,以纪委的名义下发。”
书记办公会不比常委会,气氛随意,而且议题一般不太大,所以才更显各人的真实想法。
夏想知道,他来到秦唐市的第一次书记办公会,必须要表态,第一次表态,意味着他对章国伟的两次试探的正式回应,是强硬还是退让,即刻见到分晓。
官员也是人,不对眼的话,也很难有共同语言,就没有可能达成共识。
……任海风开口了,如果只听说他说话的腔调肯定不会以为他是一个高大威猛之人,因为他说话的口气太温和了,嗓音低沉,有点男中音的味道:“刘大牛同志更熟悉工商局的各项工作,他担任办公室主任多年,深得市局领导和同事们的信任,组织部认为,由他担任副局长是合适的。”微微停顿了片刻,似乎是在斟酌词语,接着才说,“公车私用的问题是个http://m.hetushu.com老生常谈的问题了,我的意见是,光下发一个通知是不行的,还必须有切实的行动才能起到震憾作用。由市政府牵头、市公安局配合的具体行动,落到了实处,才会有效果。”
莫非有什么隐情?
夏书记就是他的全部希望。
今天的会议,是夏想就任书记以来第一次书记办公会,意义重大。不仅仅象征着他第一次正面迎接章国伟对他的权威的挑战,也会奠定他在市委主要领导心目中的位置,同时,更是他近距离观察几名重量级常委各自立场和倾向的最好机会。
章国伟目光闪烁,看向梁秋睿时的眼神十分玩味。他和梁秋睿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一般,因为梁秋睿一直和书记走得比较近,虽然不是说事事和他作对,但和他一直不对眼,互相看不上。他看不上梁秋睿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模样,梁秋睿估计也看不起他粗犷豪放的性格。
现在看来,梁秋睿又迫不及待要全面倒向夏想了?可惜呀……章国伟暗暗摇头,不无嘲讽地想,可惜梁秋睿最早倒向了方进江,结果一无所获。后来又倒向了艾成文,艾成文还没有接受他就走人了,真是一个悲剧人物。
啊?章国伟差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以为夏书记有可能全盘否决他的两个议题,没想是否决一个拖延一个,很是高明的手腕,如果他再强硬地要求由市政府接手公车私用的专项整治工作,不但不一定有胜算,而且还有可能在人事问题上也惨遭失败。http://m.hetushu.com
范进暗暗吸了一口凉气,年轻的夏书记手腕老辣,第一个回合就将书记的权威发挥得淋漓尽致,行,很行。
章国伟脸色微微阴郁地一下,又笑了……
但常公治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先替夏书记挡上一局,是何用意?范进很是不解,常公治人称笑面虎,他和章国伟的关系虽然不太密切,但也说得过去,以范进的推测,常公治应该观望一段时间表明立场才对,不想第一次书记办公会,就旗帜鲜明地偏向了夏书记。
夏想没让大家久等,只微一迟疑就说出了一把手的结论:“纪委负责全市的公车私用的专项整治工作,工商局副局长的任命,上常委会讨论。”
范进想了很多,目光又落在了任海风的身上。任海风和章国伟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夏想这个书记应该当得不会太舒服了,组织部长不一条心,在人事问题上,书记也会很束手束脚。毕竟许多基层干部的任命,组织部要拿主要意见,书记不可能连科级干部的任命也过问,就太没有水平了。
不出意料,任海风是全面倒向章国伟的立场。
还是那一句老话,发言权和职务有关系,但不是绝对的正比关系,还和你的个人魅力、威望和人脉紧密联系。夏书记初来秦唐市,根基不稳,谁冒然和他站在一起?万一夏书记呆个一年半载就走了,岂不是落了空?
常公治没什么表示,只是目光落在了任海风身上,任海风的身子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明显是受到了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