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0章 闹剧,机遇

周鸣宏却只是说:“我只是提个建议,还要黄局自己拿主意。”
徐子棋没有亲眼见过夏想的身手……
都是一群无良的年轻人,夏想暗暗摇摇头,才不理会他的叫嚣,不料刚从侧面一走,正好金手链被黑框眼镜一推,一个踉跄就直朝他冲了过来。夏想肯定不会让金手链撞倒,但旁边有人又躲不开,只好伸手一扶,算是扶住了金手链。
夏想看明白了,金手链叫金光,黑框眼镜叫李年,两人打架是为了请分头男。分头男来历不小,又挺有城府,一副巍然不动的姿态。
一旁的徐子棋吓得脸都白了,市委书记被人踢上一脚,玩笑开大了!
徐子棋见夏想停下脚步,也站住了,他没有听到什么,不明白夏想是什么意思。但有些事情不能问,他就紧紧站在夏想身边,随时保护领导的安全。
此人30开外,留分头,眼睛不大,眼角下垂,长相很是古怪,嘴角上还有一个痣,可以用其貌不扬来形容,不过衣着光鲜,满脸光彩,浑身上下也全是名牌,站在众人的中间,一副天下第一的模样,一脸讥笑看着场中顶牛的金手链和黑框眼镜。
李年底气十足,大摇大摆地就走了过去,临走之前他扭头对夏想说了一句:“不用怕,由我在,我罩着你。一会儿黄局长来了,周市长也不敢怎么着。”
“本来是我先认识了朱腊丰,金光却半路里杀出,非要跟我比谁的面子大。妈的,他算老几,敢跟我比?和*图*书”李年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已经打电话给黄局长了,黄局长说了,他马上赶到。”
夏想心中一动,好家伙,一个打架事件还真能惊动市公安局一把手,到底是李年的面子大,还是黄得益的身段低?他倒要看看,黄得益怎么处理眼前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意外发生在继续推搡时,金手链不小心碰掉了黑框眼镜的无框眼镜,黑框眼镜大怒,要扯金手链的金手链,金手链不干了,一扬手就打出了第一拳。
他又是谁?
“李友国有什么了不起?我爸和周市长关系好得很,他一个电话,周市长就得立刻过来。”金手链向前迈了一步,逼得黑框眼镜向后一退。
黑框眼镜自然不服气,也向前迈了一步,和金手链紧紧顶在一起:“周市长?周市长也管不住黄局长。金刚更没什么了不起,我叔一个电话,黄局长也得赶紧过来。”
好嘛,一个小小磨擦,就牵涉到市委两个重要人物,一个常务副市长周鸣宏,一个公安局长黄得益,秦唐市还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屁大点事情都能扯上政府官员?
夏想一开始以为两人顶撞是因为女人,对于少数富二代来说,争风吃醋是常事,但他目光所及之处,注意到在一旁还有一人在袖手旁观,被人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
不料接下来的一幕更是吓得他心惊肉跳,只见夏书记轻巧地向旁边一闪,就躲过了金手链的一脚,而且夏书www.hetushu.com记还伸手抓住了金手链的腿,轻轻向前一拉……金手链收势不住,一下就扑倒在地。
最后黄得益怒了,来到金光面前说了几句什么,金光才服软了,才愤愤不平地转身就走,不料刚走几步又想起了什么,用手一指夏想的站立之处,大声说道:“有一个人不能放过,黄局,把他抓走,他刚才惹了我。”
周鸣宏一现身,金光就立刻跑到周鸣宏面前,嘀咕了几句,周鸣宏先是一皱眉,然后又问了几句什么,就冲李年招了招手。
黄利益的出现,比夏想预计的时间还要快。就在李年刚走到周鸣宏身前之时,黄得益就露面了。
黄局长是谁,夏想心里有数,正是秦唐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黄得益。
现年44岁的黄得益大脸,高个,身材魁伟,猛一看,长得挺象某蓝球运动员,但比他要气派不少。黄得益一露面先是一愣,因为他没有想到周鸣宏也在现场。
夏想刚打完电话,没想到金光气性挺大,还记得他的仇。他就故意躲在暗处不现身,倒要看看周鸣宏和黄得益之间的较量,怎么收场。
金手链打架失利,正在气头上,回头一看是夏想,立刻怒道:“你肯定和那小子是一伙子,妈的,敢暗算我。”说话间,抬腿就朝夏想一脚。
一拳就打得黑框眼镜大怒,轮圆了胳膊还了一拳。结果一拳正打中金手链的肚子,金手链就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现场局面有点微妙,黄得www.hetushu.com益和周鸣宏商议半天,两人又回到场中,分别和李年、金光谈话,最后看样子是李年点头了,金光却连连摇头,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叼样。
不过夏想对黑框眼镜倒是印象不错,至少知道关键时刻拉帮手,就拍了拍黑框眼镜的肩膀:“李年,那人叫什么,是什么来历?”
李年和金光怒目而视,各不相让,只有朱腊风还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也不主动和黄得益、周鸣宏打招呼,似乎他确实大有来历一样。他的高姿态让夏想也产生了怀疑,难道京城真有这么一号人物?
夏想以为黄得益肯定不会听周鸣宏的话,不料黄得益只是迟疑片刻,就冲远处一摆手说道:“先抓回局里再说。”
怪事,以黄得益的级别不至于怕周鸣宏,更不用听周鸣宏的命令……
就听金手链和黑框眼镜继续斗鸡。
夏想啼笑皆非,却没答话。他在想,黄得益如何处理纠纷,他和周鸣宏之间有什么私交,只要他一现身就能见到分晓。
李年回头看了夏想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他叫朱腊丰,是京城有名的四大太子党之一,来秦唐找项目,听说出手就是50亿资金。”
更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黄得益还没到,周鸣宏倒先到了。
黄得益有点为难:“这不太好吧?随便抓人,更有损公安形象。”
这一下就乱套了,两人都带了不少人,场面一片混乱,就有了要混战的趋势。夏想现在不同以前了和_图_书,是堂堂的市委书记,他就打算离去。一个市委书记站在一边看一群人打架,也有失身份。
夏想就止住了脚步,准备静观事态发展。
分头男此时发话了,他慢条斯理的样子似乎天塌下来都不是什么大事,说道:“金光,李年,我也挺作难的,到底跟你们谁走?咱们不要打架解决问题好不好,都亮出底牌,谁牌大,就谁胜。”
本来金手链和黑框眼镜两个人都你推我我顶你,表面上十分气粗,实际上都是虚张声势,因为两人对峙了半天,谁也不敢打出第一拳。
朱腊丰?什么怪名字,夏想暗暗一笑,更对京城四大太子党的说法嗤之以鼻,真正的家族势力会在人前人后叫嚣自己是太子党?还自称四大之一,就连付先锋也没敢说自己是四大太子党,再说他也没有听说京城有哪个姓朱的高官有一个叫朱腊丰的儿子。
黄得益皱皱眉头,抬头看了周鸣宏一眼。周鸣宏面无表情地说道:“黄局,金光已经让步了,你也要适当表示表示,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朋友。要不,在金总那里,也不好说过去。还有朱大少从京城过来考察秦唐的市场,治安工作出现了纰漏,你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刚一迈步就听金手链大喊:“谁也不许走,在场的人谁走我削谁。都给我作证,是他先动的手。一会儿警察来了,谁不向着我说话,我他妈的收拾谁。”
黄得益没穿警服,也是只身前来,显然是想以私人身份解决纠纷hetushu.com。他上前先和周鸣宏握了握手,又和李年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他就和周鸣宏到一边说话去了。
夏想一愣神儿,就有两名警察冲了过来,架起了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了黄得益和周鸣宏面前。
夏想站在李年身后,正好在暗影里面,周鸣宏一点也看不到他。
让徐子棋担心的是,萧伍还没有来秦唐。他也知道萧伍身手了得,是夏书记的贴身保镖,他可没有萧伍的本领,因此就格外担心夏想被混乱人群的冲击。
这一下金手链火冒三丈,在地上哇哇乱叫:“快打电话叫人,谁也不许放跑。”
按照排名,黄得益在周鸣宏之后。
诚然,也许有夸大的成分,但也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也确实是有可能周鸣宏和黄利益与在场二人有利益牵连。
想了想,他还是悄悄给付先锋打了一个电话。
周鸣宏亲自开车前来,夏想正好站在暗处,他看不到,夏想却看他看得分明,因为他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明显喝了不少酒。
夏想是市委书记了,不想动不动就和别人动手打架,但金手链嚣张之极,他也不能当场中脚,也太丢人了。
黑框眼镜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他倒是仗义,立刻来到夏想面前,带人挡在夏想面前。
夏想静观事态发展,正考虑有没有必要再看下去时,事情就突然起了变化。
很贵重的一拳,因为拳上缠着金手链,相当于打了一记金拳。
“这么说,你和金光都想结交朱腊丰了?”夏想猜到了八九不离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