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5章 发展队伍,徐徐图之

高级病房,众星捧月,再加上美女护士环绕,徐子棋还真有点乐不思蜀了。
因此,一上午前来汇报工作的人络绎不绝,不少被章国伟排挤得边缘化的局长、副局长,都以各种理由想向夏书记当面汇报,被梁秋睿挡了大部分,一小部分,他斟酌着有可能会入了夏书记的眼,就放行了。
基本在座的一干常委们都听说了徐子棋被打事件,还以为夏书记避讳此事,不料夏书记竟然当众提出,看来,还是有文章可做。
正寻思时,梁秋睿敲门进来了,一进来就先给夏想递烟,夏想摆手拒绝了,他也就没有勉强,就说:“夏书记,市局在研究免去马匀职务的问题上,遇到了阻力,不少老同志打电话求情。”
他也清楚,之所以让他来经济发达的秦唐,就是要看在复杂的经济环境之下,在本地的市长的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的围堵之下,如何能从容突围,如何能一步步收权,最终达到在秦唐执掌大权的目的。
当然,在徐徐图之的同时,遇到如马匀一样的败类,一样要下狠手,毫不留情地打击。有时,雷厉风行的手段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就算他和章国伟没有执政理念上的分岐,没有经济利益上的冲突,但他也必须将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他不是市长,是书记,是必须树立起权威的一把手。身为一把手,如果没有权威可言,在秦唐不能做到掌控大局,他就是失败的书记。
徐子棋是乐不思蜀了,夏想却忙得不可开交,同时,hetushu•com从前来汇报工作的各局局长的身份之上可以得出结论,章国伟对秦唐市的控制力度,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上许多。
“刚才接到了黄局长的电话,他说会坚决落实会议精神……”黄得益的态度也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如果推进不下去,黄得益也是面上无光,事关他在公安系统的威望,不用他过多操心,因此,他关注的是梁秋睿下面的话,果然,梁秋睿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今天一早就接到了刘主任的电话,刘主任对徐秘书的伤势很关心,说是要亲自去看望一下。”
消息传出,就让许多处于观望状态的人心思浮动,因为不管是方书记在位时,还是艾书记担任书记时,都似乎没有和章市长有过正面冲突,而且也没有过人事上的重大调整。
被挡驾的人也不死心,就又转道去了医院,亲自去探望徐子棋。一时之间徐子棋的病房花团锦簇,各色人等粉墨登场,让他疲于应付。但不应付也得应付,因为许多人不够级别让夏书记亲自接待,就必须由他出面应付,能团结一个是一个,现阶段,不怕队伍不壮大,就怕队伍人太少。
夏想自然明白梁秋睿的提醒,是说因为一个马匀得罪了刘杰晖不值,因为刘杰晖快要退了,越是最后一班岗,越是无所顾虑,反正不会再升了,就不怕给别人哪怕是书记制造麻烦。
“我倒是有不同意见……”意外的是,第一个高唱反调的人竟然是章国伟。
对于常公治和和*图*书南欣雨,夏想是想区别对待,因为常公治似乎和他走近容易一些,但常公治是梁秋睿的关系,他目前的立场还是因为梁秋睿的关系,并非完全出于真心投靠,夏想还要对他观察一段时间再下结论。
到目前为止,夏想连各个常委的立场都还没有摸透,对下面各局局长、各区县的一二把手,更是双眼一抹黑,他在秦唐别说站稳根基了,现在应该是连屁股下面的椅子还没有坐热,前路不但漫长,还困难重重。
夏想给了她15分钟的时间,虽然很细心很耐心地听取了南欣雨的汇报,还发表了一点看法,但还是没有明确表示出接纳之意,南欣雨似乎比上次淡定了许多,时间一到就主动离开了,看她的状态,似乎是心中笃定了。
下午一上班,就正式召开了常委会,是夏想就任书记以来的第一次常委会。夏想赶到了会议室的时候,人员已经全数到齐,章国伟也没有再摆架子,早早就坐在了会议室中,不过他一改常态,不是嘻嘻哈哈的表情,而是一脸严肃。
忙了一上午,夏想也思索了一上午,也知道万事开头难,至少现在他身边有了梁秋睿、黄得益,还有正在争取中的常公治和南欣雨。
夏想吩咐完之后,才进入了正题:“今天主要讨论两项人事任命,一是工商局副局长的人选,另一个是城建局副局长的人选,下面就请任海风同志说一下组织部的意见。”
刘杰晖不主动打电话给他,不直接提出让他放马匀一马和-图-书,而是以去医院看望徐子棋为由来作秀,有一套,其中的丰富含义夏想自然心知肚明,但他就是不点破,他也知道,梁秋睿和刘杰晖有点交情,也有说客的意思,就呵呵一笑:“刘主任关心子棋,替我谢谢他的好心。”
第二天,一上午就非常繁忙,先是南欣雨再次前来汇报思想——不是工作心得,是思想体会了,思想体会比工作心得更进一步,更灵活,也更有可发挥性。
夏想还是心中大有忧虑。
由此可以推断出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章国伟前后在秦唐经营了十几年,他就是秦唐说一不二的土皇帝!
夏书记不比方书记和艾书记,他既有主见又有手腕,看样子,是想在秦唐人过留名了。
任海风被书记点名,就必须表态:“组织部经考核认为,刘大牛同志业务熟练,工作认真,由他担任工商局副局长是合适的。张二马同志早年从事过建筑行业,他担任城建局副局长也是人尽其才。”
一上来就再点徐子棋被打事件,章国伟脸色微微一变。
也是,昨晚的紧急会议召开的消息现在已经传遍了市委大院,所有人都知道夏书记和章市长第一次正面交锋,并且拿刘主任的女婿马匀开刀了。最主要的是,黄得益已经站队了。
梁秋睿点点头:“上午的局党组会议,没有达成共识。”
马匀是区公安公局的副局长,不算什么重大人事调整,但他是刘杰晖的女婿,是章国伟的嫡系,个中意味就耐人寻味并且让人震惊了。
饭要m.hetushu•com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夏想也不想初来秦唐,就表现出强烈的插手政府事务的倾向,他想要的是徐徐图之。
作为书记,如果不能在一市真正做到主持全面工作,就是失败。书记一任,历练的就是用人能力,就是全局观和大局观,经济发展也在考核之内,但对于夏想来说,许多幕后人物都在看他在用人和大局观上面的能力,对他的经济上面的考量,已经不太看重了。因为在下马区和天泽两地,他在经济上面的作为已经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夏想能体谅梁秋睿的左右为难的想法,就说:“越是最后一班岗,越要注意个人形象,人一辈子,不留政绩,就留名声,总要给老百姓留下点什么,你说是不是?”
老同志的含义多半是指人大和政协一帮人,夏想自然清楚,就问:“有阻力很正常,中国是一个讲究人情的地方。”
南欣雨表现得更迫切一些,而且她的性格直爽中有转折,算是夏想比较欣赏的类型。不过南欣雨明显有求于他,他就不必急于一时,因为他现在接纳南欣雨,会给人一种迫不及待要向政府班子插钉子的印象,也会让章国伟更有抵触心理。
梁秋睿明白了夏书记还是不肯善罢甘休的意思,想了一想,还是含蓄地提了一提:“刘主任和方书记的关系还说得过去,和艾书记的关系就有点僵了,他还有几年就可以退了,现在是最后一班岗了……”
越是明白自己的使命所在,夏想越是心中忧虑,因为章国伟对秦唐www•hetushu.com的控制,确实力度太大了,对他而言绝对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秦唐市主要大局和所有要害部分的头头,几乎全是章国伟的亲信,前来向他主动汇报工作的,凡是正局长,都是不太重要和没有实权的局的局长,比如畜牧局、文化局,等等,凡是副局长,都是大权在握的大局的副局长,比如财政局、工商局,等等。
尤其是现在因为马匀的问题又得罪了刘杰晖。
徐子棋其实一点儿事也没有了,好得不能再好了,但夏书记不发话,他就得乖乖躺在医院里当病号。病号是一个政治信号,也是一个由头,他住院越久,夏书记掌握主动权的时候就越长。
先壮大了力量再说。
方进江在秦唐没有掌控局面,因此他提前提下了。艾成文也没能压制住章国伟,因此被调任到了农业部担任副部长,明是升了,实际上有可能没有前进的空间了。否则以艾成文的资历,有可能调任外省担任常委副省长。
看来,黄得益这个市局一把手对市局的掌控力度,也是差了一点,估计也和上面的压力过大有关。夏想不说话,就等梁秋睿继续汇报。
梁秋睿知道夏书记主意已定,就很聪明地不再提及此事了,反正他话带到了,既卖了刘杰晖人情,又善意地提醒了夏书记,作为承上启下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他要的只是传话,不是说服,他也知道说服不了夏书记。
夏想一进门,坐在正中,第一句话就是:“秋睿你今天辛苦一点,做一下会议纪录,子棋被人打得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