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6章 点将阅兵,立场鲜明

宣传部长陈千秋也笑了一笑,他不笑还好,一笑就显得脸上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那个,这个,我就不发表什么意见了,大家的看法都很成熟,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夏想的目光就落在了陈千秋的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钟。
他在常委中排名靠后,仅比军分区司令员冷冯高一名。他坐在冷冯旁边,目光柔和地看向夏想,似乎是对夏想无限仰慕。
基本上一干常委都过了一遍,除了梁秋睿在人事等诸多事情上和夏想有望都保持一致之外,就连新靠拢的黄得益,有意靠拢的常公治,热心靠拢的南欣雨,他们在人事问题上的立场也未必和他相同,各有各的用心,各有各的倾向。
章国伟又发言了:“范书记的提议比较中肯,我同意。”
冷冯是军分司令员,他年纪也不大,顶多40出头,浓眉大眼,相貌奇伟,双眉很宽,眼神冷峻。他谁也不看,低头在桌子上划圈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章国伟见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才又说道:“张二马同志一直在工商系统,再贸然去城建局,也不好开展工作,我建议由刘大牛同志担任工商局副局长,张二马同志担任工商局办公室主任。”
范进还是一贯的慢条斯理:“嗯,章市长的建议也不错,照顾到了各方面的利益,我原则上是赞同的。不过,城建局副局长的空缺,由谁来递补?我认为刘湘晖同志很不错,是个工作勤恳的好和_图_书同志。当然,最后还得由夏书记定。”
统战部长汪海潮和常公治长得还真有几分象,也是比较胖,喜欢一只手摩挲肚子,他呵呵一笑:“既然大家都赞成章市长的意见,我也就从善如流,附和一下。”
只是没想到,任海风高唱提名,章国伟高调反对,难道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常公治一手在肚子上摩挲,一手转动茶杯,呵呵一笑:“刘大牛和张二马两位同志,够资历了,我也多少对他们有点了解,他们的安排,组织部的意见就很不错。当然,章市长的提议更完美一些。至于刘湘晖同志,我也不大了解。”
“章市长的提议还是很符合实际情况的,我认为可以考虑。”许海涛发表了看法,他微微一笑,很有礼貌的样子。
夏想不说话,只是目光依次从在座的每一个常委的脸上扫过。
黄得益今天的表现很低调,他目光有点散乱,心思有点飘远,一副心神不安的样子。
宣传部长陈千秋46岁,面相显老,一脸皱纹,仿佛久经沧桑一样,脸上的沟壑掩藏的全是故事和秘密。他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目光很跳跃,似乎在看夏想,又似乎在看章国伟,反正你捕捉不到他的真正的落脚点。
黄得益也点点头:“秋睿同志的意见很中肯,我赞同。”
最主要的是,他们谁也摸不透他的所思所想,恐怕现阶段就算包括梁秋睿在内,也没人可以充分领会到他的和_图_书意图。不是人人都有彭云枫一样的机智和八面玲珑,如果有彭云枫担任秦唐市委秘书长,夏想就至少轻松大半。
尽管有两个人弃权,但总体来说,章国伟附和者还是众多,完全过了半数。众人的目光就都又看向了夏想,都在想,夏书记是从善如流,还是搁置提名,再拖上一拖?
“我也和章市长的看法一致。”周鸣宏低了半天头,在感受到常委会上的节奏还是完全掌握在章国伟的手中,他又有了底气,努力恢复了镇静,及时表了态。
最后一个发言的常委是军分区司令员冷冯,冷冯说话很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我和老陈的态度一样,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听从大家的意见好了。”
许海涛得出了结论……他和章国伟关系并不密切,但章国伟为人很有一套,在打击异己的同时,也很会团结中间力量,因此他和章国伟之间虽然合作不多,但也私交不错,不管是在感情上还是审时度势之下,肯定会倾向于章国伟。
但也仅仅是有了迹象而已,离真正的执掌大局还差得很远,因为就目前的状况表明,向夏书记有明显靠拢意向的仅有三四人而已,除了黄得益大权在握之外,梁秋睿实权不大,南欣雨在政府班子很边缘化,实际上,夏书记身边之人,分量都不太重。
夏书记的态度模棱两可,也在不少人的意料之中,因为夏书记虽然人事大权在握,但在两个重要局的副局长的人m.hetushu.com选上,没有倾向,也是和夏书记来秦唐的时间过短有关。因此,夏书记是置身事外的态度,站在一旁袖手旁观,正好可以看清各人的立场。
常公治笑容不断,最喜欢的动作就是用手抚摸他的肚子,似乎里面全是锦绣文章一样。
弃权?第一个弃权的常委。
梁秋睿眼神很活跃,不时看看文件,又不时纪录几下,还留神观察会场,注意哪个领导的茶杯空了,就会招呼服务人员倒茶。徐子棋不在,他就得肩负半个秘书的重任。
常公治和了稀泥。
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夏想微微一怔,任海风的提名,让他原以为范进私下和章国伟已经达成了共识,因为原先章国伟提名刘大牛担任工商局副局长,并不代表他赞成马二马担任城建局副局长。城建局也是关键部门,他说不定都想纳入囊中。
对于摇摆的人来说,有点难下决断。对于立场鲜明的人来说,就容易多了。
现在发言的次序已经打乱,接下来梁秋睿也发表了意见:“人事问题是重中之重,城建局副局长的位置很重要,既然夏书记对刘湘晖同志了解不多,就等夏书记再了解了刘湘晖同志的为人和能力之后,再定也不迟。刘大牛和张二马两位同志的安排,我赞成章市长的意见,都不出工商系统才好。”
北路区委书记许海涛是在座常委中,除了夏想之外最年轻的一位,今年39岁。许海涛原是团省委的副书记,直接被任命为秦唐和_图_书市委常委时才37岁。许海涛虽然年轻,但和陈千秋一样面相老成,39岁的他看上去有45岁左右。
又一个弃权?今天的常委会,开得有点意思了,不止夏想的目光多打量了冷冯几眼,章国伟也向冷冯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北路区委书记许海涛目光落在夏想身上,心中一阵翻腾,夏书记到底有魄力,才上任没几天,他居中一坐,不表态就已经有三人附和了,已经隐隐有了主持全面工作的气象了。
组织部长任海风也是一脸平静,就连眼神也是波澜不惊,内敛而沉稳。他目光平视,似乎在看人,其实焦点落在了半空之中,就让他看上有点迷茫。
因为他的意图不必费心就能表达出来,自有彭云枫前后照应,承上启下。梁秋睿也许办事能力不比彭云枫差,但在领会他的意图方面,还是比彭云枫差了不少。
南欣雨作为唯一的一名女性,她说话的时候却很直接:“我附和梁秘书长的意见。”
章国伟一脸沉静,还是镇静从容的姿态,仿佛昨天的事情对他没有一点影响一样。
周鸣宏低着头,有点无地自容的尴尬,从上会后一直就是不抬头看人,估计也自知昨晚的事情太过丢人,没脸见人了。
常公治身为纪委书记,很有分量,只是,他和梁秋睿私交不错,但并不表明他会事事跟随夏书记的脚步,恐怕大部分情况之下,他是和稀泥的角色。
范进发话完毕,有片刻的沉默,夏想就点了题:“组织和-图-书部对范书记的提名,有什么看法?刘湘晖同志的为人和能力,我还不太了解。”
不过一抬头,正好看到了夏想向他投来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就心中一紧,随后又直视夏想的目光,心想不就是向市委做一个书面检查,犯得着怕夏想?他是书记怎么了,又不是可以一句话把他免职的省委书记。
“好,好。”夏想含糊其辞地答应了一句,又说,“同志们继续发表意见。”
如果不是因为刘杰晖的原因,夏想才不会知道刘湘晖是谁,一个小小的区城建局的局长,还真的很难让市委书记记住名字。
也可以理解,毕竟还不太熟悉。
书记明确说出不了解,就让任海风犯难了,因为他不清楚书记口中的不了解是真不了解,还是对范书记的提名含蓄地表达了不满,就微一沉吟说道:“刘湘晖同志能力出众,作风过硬,口碑不错。”
夏想主要是初来乍到,还没有明确的用人目标,否则两个副局长,他必定要拿下其中之一。
夏想算是明白了范进和章国伟之间演的一出什么好戏了,肯定是达成了幕后交易,同时又横空杀出一个刘湘晖。刘湘晖是谁?是刘杰晖的堂弟,现任南路区城建局局长。
范进老神在在,低眉顺眼,最是深藏不露。
相比之下,常委副市长南欣雨似乎有点雀跃,她又精心化了淡妆,眼神飘来飘去,不时在夏想和章国伟两人之间跳跃,似乎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又或者是想在心目中将两人的形象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