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7章 各有得失,各有心机

吃饭的时候,小葵偷偷打量夏想,见他吃得开心,才低着头会意地笑了。
想当年亚洲四小龙盛极一时,一场金融风暴过后,被金融大鳄索罗斯将四小龙数十年的经济成就席卷一空,真是应了一句话,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但又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完全按照别人的规则办事,不知道别人长远布局,早早就挖了一个陷阱让你们跳,你们偏偏要跳,别人想拦也拦不住。
夏想又不是任人唯亲的领导。
夏想美美地吃了一大碗。
其实刘湘晖是不是通过任命于章国伟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借刘湘晖提名之际,再次让刘杰晖加深对夏想的恶感。
好在夏想心性非同常人,但也知道长此以往,也是不好,就想还是将小葵安排出去好了,他和梁秋睿之间,也不需要小葵这样的一个桥梁了,徐子棋出院之后将会搬到梁秋睿的闲置房中,关系也足够近了。
下班后,夏想回到家中,小葵回来了,正在准备做饭,他就告诉小葵不在家中吃饭了,小葵应了一声,跑回了房间,拿出一袋东西。
夏想又等了一会儿,却又接到了卫辛的电话,说是今晚先到京城,就不来秦唐了,要在京城会见一个朋友。一看时间都晚上8点了,夏想就只好让小葵再简单做一点饭菜。
夏想也不是完全地被动应战,他也有自己的谋算。压下刘湘晖的提名,一为公正起见,二也是要和刘杰晖之间留和-图-书上一线,也好日后相见。等于是向刘杰晖暗示,刘湘晖和马匀,两者只能保其一。如果要保下马匀,可以,刘湘晖的副局长就可能要黄。
第二天中午,夏想正在市委主持召开一次中层干部会议,就从市局和医院分别传来消息,马匀被市局免去区公安局副局长职务,徐子棋病好出院,两件消息几乎同时传来,就让人不得不猜测两件事情之间的内在联系……
从小没有四两力气的城市女孩无法与之相比。
人家没有过错,你身为市委书记,就算想免职一名副县长也没有那么容易。
在昏黄的灯光下,小葵的身体美好而性感,令人遐想。夏想猜到了小葵的心思,她是想离他近一些,方便听到他在书房的动静,不由心中感动。
夏想就有点眼晕,收回目光,看到袋子里全是瓜果一类的东西,就笑了笑:“小葵,不用麻烦了,随便洗几个水果放上就可以了。大老远的,你背来多沉,以后别麻烦了。”
如果算上梁秋睿、南欣雨、黄得益,再加上一个常公治,夏书记再将陈千秋和冷冯拉拢过去,团结在夏书记身边的常委就一下猛增到了6人,再加上夏书记本人,直逼过半之数!
一个收权,一个不肯放权,较量,才刚刚拉开序幕……
夏想最见不得人装可怜——不管小葵是装也好,还是真心,他又心软了,也不知何故,数次对小葵心软,难道是因为小葵和他和图书以前的一个表妹有相似之处?
等小葵洗完水果来到客厅,夏想就问道:“小葵,你的字写得不错,有没有想过有一个正式的工作,比如速记员、纪录员都可以……”
和曹殊黧、连若菡聊了一会儿,告诉她们最好谨慎从事,别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结果两人很不耐烦地说了夏想几句,就结束了通话。夏想也是无奈,女人爱起财来,连丈夫都不要了,也真是可怕。
徐子棋接到了夏书记的指示,心里有数了。
小葵笑笑,一脸阳光灿烂:“不妨事,我有力气。”她确实有力气,转身走向厨房的时候,又露出极具弹性的臀部,结实而匀称,堪比体操运动员。
小葵到底是乡下的姑娘,很健康,健康的特性可以从她胸前的丰满十分结实得出结论,她身上的健美,绝对充满活力并且富有弹性。
小葵也不知哪里长得和她有几分想象。
下班时,陆续有人前来以各种名义请夏想吃饭,夏想都一一回绝了。他不喜欢吃请,但也知道吃饭是拉近关系的最好的手段,不过现在时机不对,再说他也没有心情。
但同时,夏想也对章国伟的手段心中有数。
第一次常委会,和大部分人预计的一样,夏书记还是被章市长的气势压住,基本上没有掌控住节奏。但也有让人震惊的地方,就是陈千秋和冷冯的意外弃权为夏书记和章市长之间的力量对比,增加了变数。
也让不少人暗暗惊讶,夏和-图-书书记果然比前两任书记更冷静,更有谋略,至少开局要顺利一些。当然,深知章国伟在全市各局机关的力量的有心人也清楚,就算夏书记掌握了常委会,也只是万里长征迈开的第一步,下面各局各区县都是章市长的人,你上面再有文件精神,再有会议精神,到了下面落实不了也是白搭,你又不可能把他们全部就地免职。
夏想一个表妹比他小上几岁,在他大学毕业之前就远嫁南方,因为对方肯出一大笔彩礼。远嫁之后,几年也不见回来一趟。正是她远嫁的彩礼供了弟弟读书——虽说和他的亲戚关系并不近,但每每想起,心中总有无奈和感伤。
必须得说,章国伟的阴谋得逞了……
夏想暗暗摇头,小葵还真是一棵饱满的向日葵,饱满,但充满危险气息。
饭后,夏想照例去看书、上网,他每天都要上网和曹殊黧、连若菡、李沁沟通,了解金融大计的最新进展。和他在秦唐市打开局面步步维艰不同的是,三名美女的资金滚雪球一样暴涨,已经由最初的100亿美元,到现在已经接近了上千亿美元的规模。
一举通过了两项重要的人选任命,一人是章国伟的提名,一人是范进的关系,章国伟和范进自然没有异议,对于夏想暂时压下了刘湘晖的提名,尽管章国伟心中不满,却也没有当场表露,他也表示就按夏书记的指示办。
明白归明白,但又必须压下刘湘晖的提名,因为城建和-图-书局副局长的位置确实关键,不能轻易任命,再说也确实事发突然,他对刘湘晖一点也不了解,肯定不会上来就同意刘湘晖担任城建局副局长,就算刘湘晖是刘杰晖的堂弟也不行。
但人人心里明白的一点是,夏书记是书记,是一把手,必然要收权,不收权就是失败的书记,就没有了上升一步的可能。但章市长在秦唐盘根错节十几年,关系网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树大根深,夏书记想要动了章市长的根基,难如登天。
时至今日,谁还知道亚洲四小龙曾经的辉煌?
小葵立刻破涕为笑:“谢谢夏书记,只要您不赶我走,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话一出口,可能又觉得又有点突兀了,容易让人想到不好的方面,她又面红了。
“哐”的一声,夏想故意关了一声房门,小葵惊醒了。她一下从沙发上翻了起来,一句“夏书记”没叫出口,就发现了自己半裸在外的身体,不由脸红了。
卫辛在京城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夏想也没有过多的过问,他相信卫辛能处理好生意上的事情。卫辛除了对他有点粘缠之外,在外面为人处世,也有干脆利落的一面。
会后,夏想想了一想,给徐子棋打了一个电话。身边没有一个秘书是不方便,总不能一直让秘书长当秘书使用,也显得他太摆谱了。
小葵高高兴兴地去做饭,给夏想做了西红柿鸡蛋面,手擀面,别说,味道还真不错。面食主要靠力气,现在没有几个女孩和图书会做面食,因为没有力气揉面。小葵力气足,手擀面做得非常地道,是在外面品尝不到的美味。
“好了,好了,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了。”夏想摆了摆手,“又没说赶你走。”
小葵身子一抖,果盘中的一个苹果一下跌落地上,她弯腰捡起,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到了一边:“夏书记,我哪里做得不好,您尽管骂我批评我……您别赶我走,好不好?”她楚楚可怜,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因为卫辛要来秦唐了。
夏想也大为吃惊,没想到,美国人民还真是慷慨——当然是玩笑话,美国的金融市场开放,只要在规则之内,100亿美元翻上十倍百倍也没人管你。
“夏书记,我从老家带回了一些土特产,您看看喜欢吃什么,我洗洗。”小葵还是穿了不知哪里弄来的制服,胸口开得很低,她又似乎不太注意形象,领口的扣子没系,就露出了一片雪白。她又弯着腰伸开袋子让夏想看,夏想一低头,就正好看到了鼓鼓的呼之欲出的地方。
夏想没让众人久等,他最后拍板说道:“刘大牛和张二马的提名,一致获得通过。刘湘晖同志的提名,再放放,另外研究决定。”
不知不觉在书房中睡着了,半夜里起来,才发现身上披了一件衣服。夏想准备回卧室去睡,一推门,见客厅的沙发上一具雪白胴体横阵——小葵只穿了胸罩和内裤,屁股朝上趴在沙发上睡得正香,身上盖着的毛毯滑落地上,露出了青春美好的半裸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