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5章 一张一弛,主动出击

11月底,省委常委、副省长谭国瑞前来秦唐视察工作,就当前秦唐的经济形势做出了重要指示,强调秦唐已经是国内排名30名以内的经济强市,希望秦唐进三望二,争取早日进入前20名经济强市的行列。
司机彭永为难地说道:“夏书记,过不去了,得绕弯了。”
梁秋睿身子一振,缓缓抬起头,南欣雨依稀还是当年的模样,虽然多了成熟,多了女人韵味,但她依然是那个在小时候跟在他的身边喊他“秋睿哥”的跟屁虫,也是当年在县里,他担任县长而她担任宣传部长时的欣雨妹子……
梁秋睿的记忆一下鲜活了,他扶了扶眼镜,用手扶在了眼镜腿上的一处伤痕,伤痕是他和南欣雨之间甜蜜回忆的见证,所以过了许多年,他的眼镜片坏了几次,仍然不舍得丢掉眼镜框。
市委秘书长作为市委的第一管家,基本上在书记重大视察工作之时,必定会亲自陪同,万万没有副秘书长代劳一说。官场上的事情,有些事情秘书出面,但有些事情必须本人亲力亲为才行。
“别说你,现在谁也不知道,就我一人知道。”梁秋睿心情大好,神秘地说,“没人动他,是他自己不争气,国庆节期间去京城检查,查出了癌症,前两天又复查,确诊了,肺癌,医生说顶多还有一年的寿命了。老陈昨天跟我说,他要病退。人呀,就这一回事儿,明明心气还挺高,一得病,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什么前途都不重和图书要了,才知道还是命重要。”
管委会主任张光辉48岁,激动地对夏书记的支持表示感谢。他现在是正处,如果升级为国家产业园区,就有可能坐地升至副厅,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能不激动?
另外还有严小时也想在秦唐投资,多认识几个当地的实业家,对她在秦唐的经济活动,大有裨益。
听完梁秋睿的叙述,南欣雨微簇眉头,站起来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点了一句:“小葵最牵挂的人是她的弟弟,她不和你联系,也会和她的弟弟联系。”
视察完高新产业园区之后,夏想当着园区管委会主任的面表了态:“高新产业园区各项设施十分完备,基础也很扎实,初步具备了升级为国家产业园区的前提条件,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申报计划。”
南欣雨暗暗替梁秋睿担心。
怎么是小葵?夏想愣住了。
明眼人都可以得出结论,谭省长力挺章国伟和周鸣宏,此次视察,并没有重点,显然是特意为章国伟和周鸣宏造势来了。
南欣雨也非常激动,夏书记上任以来,第一次视察高新产业园区,第一次正式表态支持产业园区升级为国家级,难道是说,夏书记要亲自出面打通关系了?
“欣雨……”梁秋睿艰难地开了口,心中的防线一下打开了,“不瞒你说,事情全是因为小葵引起的……”
梁秋睿正在批阅文件,表情平静,不过一看就是精神状态不佳,双眼有点无神和_图_书,对南欣雨的到来视而不见,只是抬了一抬眼皮:“欣雨来了,坐。”
显然,孙习民的讲话是对谭国瑞在秦唐讲话的变相的否定,或者说,是对夏想的力挺。夏想却对省长的隔空喊话的支持没有一点欣喜,孙习民还是有将他收拢之意,只可惜,他不可能站队过去。
人的一生,值得珍藏的回忆没多少,能保留一个是一个。
一语惊醒梦中人,梁秋睿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却转不过弯,忽略了小木这个重要的环节,真是笨呀。他一下激动地站了起来,一把握住了南欣雨的手:“谢谢你,欣雨。”
南欣雨被梁秋睿抓住手,忽然脸红了,用手在梁秋睿手心轻轻一划:“谢什么,你该感谢我的地方,还多着呢。”
视察工作结束之后,回到市委,南欣雨就急急去找梁秋睿。她现在将梁秋睿和自己当成夏书记的左膀右臂,不想看到梁秋睿再被冷落下去,本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出发点,直接就推开了梁秋睿的房门。
视察完京唐港之后,夏书记又视察了高新技术产业园区。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升级成国家产业园区的申请依然迟迟没有下文,南欣雨心中焦急,因为就此一事章国伟多次对她敲打,就连周鸣宏有时也在政府会议上不紧不重地点上几句,让她很没面子。
夏书记和付先锋能说上话,她早就打听得一清二楚,但领导不肯出面自然有领导的考虑,她既不能埋怨,又不和_图_书能过问,只能埋在心里。
往事历历,犹在眼前。算起来,他和南欣雨认识足足有30年了,30年弹指间,他和南欣雨有过朦胧的情感,有过爱恋,也有过在县里受人排挤时相互扶携的时光,却始终未能走到一起,到底是人生的遗憾还是官场人生的必然?
市委书记夏想、市长章国伟陪同谭国瑞视察,在随后召开的座谈会上,常务副市长周鸣宏也参加了会见,期间,谭省长对周鸣宏的工作表示了肯定。
发改委都是大老爷们,副省长去也未必管用,她一个副市长又能如何?但既然是她的分内工作,没有完成任务,领导批评就得听,不听你的解释和原因,没完成就是没完成。
小葵的弟弟小木,现在玉县政府办工作。
京唐港地处京津唐一级经济区网络之中,环渤海经济圈的中心地带,国家重点开放开发地区,2001年港口吞吐量就一举突破1000万吨大关,跨入国家千万吨大港行列,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京唐港成为京城和津城两地的出海口。
12月初,秦唐天寒地冻,各项工程进入了冬季施工期,作为市委书记,夏想视察了秦唐几家大型项目,同时考察了京唐港。
“对,对,你说得对。”梁秋睿用力点了点头,又说,“我听到了风声,老陈的位置可能要让出来了。”
南欣雨坐下,只是凝视梁秋睿半晌,不说话,双眼含情,过了也不知多久,她忽然幽幽地叹息一声:“秋睿哥http://m.hetushu.com,我知道你心里苦,你又何必为难自己?不管你和夏书记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你不告诉我事情的原委,我想帮也帮不了你。难道说官儿越做越大,我们之间就越来越疏远,越来越不信任了?”
南欣雨也敏锐地发现了问题所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具体是哪里出了差错,她可不敢问夏书记。也曾问过梁秋睿几次,梁秋睿含糊其辞敷衍过去,就让她暗骂他没有担待。她也明白,夏书记正是用人之际,轻易不会冷落前来投靠的人,而且以夏书记的为人和涵养,也应该不会因为梁秋睿一次失误就将他打入冷宫,难道是梁秋睿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夏想是市委书记不假,但也不可能事事操心,也没有多想为什么会出现围堵现象,就想点头同意,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凄惨的哭声:“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
梁秋睿点头:“这事得想个办法让夏书记提前知道,早做打算。”
梁秋睿有点尴尬地缩回了手,搓了搓手,又嘿嘿笑了笑:“欣雨,那个当年的事情,不提了好不好?”
南欣雨不满地瞪了梁秋睿一眼:“真没出息,瞧你那点担待,我什么时候要你担过责任?赶紧去办正事,别让夏书记对你误会加深了。”
……陈千秋身患重病的消息,绝对还没有一点风声传出,陈千秋不亏为宣传部长出身,将消息封得死死的,就连夏想也丝毫不知情。
和-图-书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梁秋睿有点无精打采,许多人就得出了结论,梁秘书长在夏书记面前,失宠了。
然而就在谭国瑞回去之后,省里就召开了一次经济会议,省长孙习民就当前的经济形势发表了看法,指出燕省的经济稳中有序,全省各市应该从自身实际出发,切忌避免贪快、贪大。
下班后,夏想接上严小时,前去锦江吃饭,今天是黄得益做东,几家实业公司的董事长想认识夏书记,夏想有必要给黄得益面子,因为黄得益现在十分配合他的工作——有一次汇报工作时,他正好因为一件私事接到了省厅马厅长的电话,黄得益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此后,黄得益对他算是彻底靠拢了。
视察之时,陪同夏想的是副市长南欣雨、市委副秘书长郭长青,市委秘书长梁秋睿不知何故没有陪同,就引发了不少人的议论。
“陈千秋?”南欣雨大惊,“怎么可能,他刚刚向夏书记表示了靠拢,怎么又要动?我怎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南欣雨一脸感慨地说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了癌症?老陈年纪还不大。主要是,他一走,谁上位?万一再来一个和夏书记不一条心的宣传部长,局面就更难开展了。”
路过秦唐学院的时候,堵车了,门口围了足足有上百人,将道路堵得严严实实。
“你别管了,先办好小葵的事情,我来和夏书记通气。”南欣雨目光含义丰富地看着梁秋睿,“要是你不觉得我别有用心要抢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