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7章 正面交锋,气势者胜

夏想怒了,拿出电话打给了周鸣宏:“鸣宏,秦唐学院归哪个派出所管辖?归哪家医院的120区域?这里打了报警和求助电话,半天连个人影都没到,都干什么吃的?”
“好象真是夏书记,有一次看电视我见过他,长相差不多。”
小葵哭得伤心欲绝,夏想心中一声叹息,现在许多女孩子不洁身自爱,以为有捷径可以走,人生哪里会有捷径?即使有,走过之后才会发现,捷径的尽头是悬崖。
同时黄得益也担心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章国伟和黄得益来到夏想面前,三人围着黄得益的警车,开起了现场办公会。
“夏书记?这么年轻,真是市委书记?”
怪不得河东狮如此盛气凌人,怪不得吕振洋被围攻了还敢说大话硬话,原来自恃腰杆硬,有黑势力保驾护航,夏想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黄得益在一旁不说话,只是目光有点飘忽,显然他知道内情,但碍于章国伟在场,不便明说。
真是混蛋,什么狗仗人势的东西,怎么当上的局长,一点素质和水平都没有?夏想差点忍不住破口大骂,有这样的局长,简直就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的耻辱!
章国伟上来就对事件定了性,不消说,事件的起因、车中坐的是谁,他应该了然于胸了。夏想就尽量语气平淡地说道:“国伟同志,我就在现场,事情不是聚众闹事,现在得出结论还早……你还是先赶紧过来再说。”
章国伟上来还是原先m.hetushu.com的说辞,就要给事件定性:“这是一起有组织的聚众闹事事件……”
已经被几人搀扶起来的小葵此时才发现夏想,本来她双目吊滞,听到夏想的声音后,一下推开别人,冲到夏想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夏书记,求求您救救我,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没骗人吧?当官的哪个不是脑满肠肥,怎么现在还有这么英俊帅气的官员?是不是假冒的?”
在彭永的掩护下,夏想来到奥迪车前,对学生们大声说道:“同学们,请不要激动,我是市委书记夏想,今天的事情,我会还大家一个公道,一定会秉公处理,绝不徇私!”
“我知道了,我就在现场。你尽快赶到,记住,先不要动粗,带人过来后,先控制局势,以劝说为主。”夏想交待了几句。
此时,十几辆警车呼啸而至,黄得益和章国伟一前一后,终于赶到了。
“夏书记,学生聚众200多人围攻吕振洋的车,还打伤了张晨芳,情节十分恶劣,性质十分严重,必须严惩,追究当事人的责任,绝不姑息。”章国伟态度十分坚决,维护吕振洋的心思昭然若揭。
一件小事,章国伟也上纲上线,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而且他明显有偏袒吕振洋之意,还不是一般的偏袒,夏想心中就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局长的喊话和壮汉的威胁,反而更加激怒了学生,也不知是谁通风hetushu.com报信,又从学院内涌出一批学生,聚集在现场的学生已经多达200多名,而且大有越聚越多之势,形势十分严峻,事态有扩大化的倾向。
“张晨芳是谁?”夏想问道。
一句话问得章国伟有点心虚,但依然嘴硬地说道:“我听取了振洋同志的汇报,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是学生们故意围堵政府专车,挑起事端,打伤工作人员……秦院长刚才也同我通过了电话,证实了振洋的说法。”
训完周鸣宏,夏想敲了敲奥迪车的车窗——贴膜的颜色太深,看不到里面坐的是谁——不料敲了几下,里面的人没有回应,不开门,不降车窗,他就有点火了,什么素质的官员,敢横就要有敢于直面问题的勇气,现在当起了缩头乌龟,早先做什么去了?
“哇,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夏书记肯定是天下第一帅的市委书记,他又年轻又英俊,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一个女生花痴地说道。
夏想原以为躲在车里的人会识趣,至少会老实一点,不料他不出来也就算了,还真以为一辆奥迪车就能当装甲车一样保护他,就听他又通过扩音喇叭高喊:“我警告你们,最后一次警告,刚才已经和你们的校长通过电话了,校长说,今天所有参加暴动的学生全部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直接开除学籍。现在警察马上赶到,你们都不要走,谁走谁是怂包!”
“国伟,事情的具体经过你和-图-书亲眼见到了?”夏想也不会退让半步,今天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拿吕振洋开刀了,这样的人留在党政机关,是秦唐脸上的污点。
“夏书记在现场?”章国伟惊讶地叫了一声,又急忙说道,“好,好,夏书记在现场的话,就好多了,我马上就赶到,刚才已经通知了黄得益调集警察出动。”
夏想心想真是笨蛋,现在还嘴硬,真被学生打个半死,岂不活受罪?
夏想一听吕振洋的名字才知道车内的人是谁,原来是堂堂的市教育局局长。他见过吕振洋一面,印象中吕振洋个子不高,今年45岁,秦唐人,说话时中气十足,喜欢打官腔。
夏想就接到了章国伟的紧急电话:“夏书记,秦唐学院出现聚众闹事,我现在立刻赶赴现场疏导群众……”
“夏书记,秦唐学院出事了,我刚才接到了章市长的电话……”
人群的骚动越来越大,眼见奥迪车即将被愤怒的学生推翻,车一翻,有可能酿成血案,夏想知道,该他现身了。
不少人却不相信夏想就是市委书记。
“夏书记,您可千万注意安全,在我赶到之前,不要露面。”黄得益声音格外紧张,也是,市委书记如果受到冲击,他是首当其冲的第一责任人。
不等周鸣宏回答,夏想直接挂了电话。市委书记发火,点到为止,要的就是让周鸣宏亲自出面去训下面的人。
再看黄得益在一旁一言不发,目光不停地落在场中对峙的学生和警察身上,显然是有话和-图-书不能说,夏想就明白了一点,动吕振洋或张晨芳,触动了章国伟的底线。
警察都是防暴警察,全副武装,手拿盾牌,手持警棍,围成人墙,将学生和奥迪车隔离开。学生们的愤怒无处发泄,就都和警察们继续对峙,而且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
章国伟虽然强势,但在夏想上任之后,不管大事小事都还算采取了折衷的态度,今天却一反常态,十分强硬:“夏书记,对于任何聚众闹事事件,市委市政府不能姑息,秦唐现在的成绩来之不易,不能让个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政府官员,打伤中天集团的副总,用心险恶,就是为了破坏秦唐市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中天实业就是牛林广的公司,怪不得,怪不得现场有自称是牛哥手下的人,好一个官商勾结的典型,夏想心中一阵厌恶。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外来的市委书记,肯定不会知道牛林广犯下的滔天罪行,可惜他很清楚牛林广的为人和下场,既然张晨芳是牛林广的副总,她又是吕振洋的老婆,一条线上串连的几个人物之间的关系,就呼之欲出了。
怎么办?夏想心中闪过一丝犹豫,现在他根基未稳,和章国伟正面冲突还力有不逮,再因此得罪了牛林广,万一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界,即使他是市委书记,恐怕也不好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
“小葵,快起来,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夏想扶起小葵,让学生们打120送小和_图_书葵去医院,学生们却说早就打了110和120了,半天没有一辆车过来。
夏想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国伟,你的结论未免武断。”
章国伟电话一落,黄得益的电话就第一时间打了进来。
正迟疑时,刚刚被彭永一脚踹在地上的张晨芳被人扶起来之后,又发作了,冲着学生大骂:“一帮小兔崽子,还敢反了你们?你们等着,一个也跑不了……”正好小葵站在不远处还在低声哭泣,她再次大发雌威,冲上去又朝小葵脸上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话音一落,刚刚平静的学生队伍又发作了,一群人“哄”的一声冲向前来,就要将奥迪车掀翻。
夏想刚才掌掴河东狮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加上他形象亲切,犹如学生们的学长一样,他话一出口,本来即将暴动的学生队伍立刻安静了许多。
“吕振洋的老婆。”黄得益接了一句,目光跳跃地看了章国伟一眼,似乎忌讳什么,又提醒了夏想一句,“张晨芳是中天实业的副总。”
本来稍微平息的学生的怒火,再次爆发了。也不知是谁扔了一个砖头,正打中一名防暴警察的头,警察还了手,学生们潮水一样涌了过来。
秦唐学院的院长秦学民?夏想心中更是止不住的冷笑,章国伟果然势力根深蒂固,自下而上都统一了口径,要的就是替吕振洋打掩护。吕振洋不过是教育局的局长,也不算是什么特别要害的大局,章国伟不遗余力地保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