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0章 全新局面,格局将变

夏想微微吃了一惊:“怎么会?老陈年纪还不大……唉,可惜了。”
在替陈千秋惋惜的同时,夏想又立刻意识到,陈千秋的病退,将会在秦唐空缺出一个关键的常委位置,谁来补缺,他的立场,必将对秦唐市刚刚形成了格局,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夏想虽然气愤马匀的所作所为,但并没有想拿他怎样,因为以目前的证据,又不能拿他怎样,但随后,中天实业再次宣布聘请马匀为市场总监,年薪20万元,就有了非常明显的针对性了。
书记在用人上的意图得不到落实,组织部一点也领会不了书记的暗示,人事问题就会陷入僵局,就会出现一拖再拖悬而未决的局面。任海风深谙此道,他虽然是章国伟的人,但也必须遵守程序,必须尊重书记在人事问题上的拍板权,否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当然夏想也没有盲目乐观,也通过此事愈加认识到章国伟冷静和可怕的一面,更清楚作为他从政以来最强大的政治对手,章国伟的手腕更高明,方法更隐蔽,更善于躲在幕后操纵别人为他冲锋陷阵。
而且与此同时,人们忽然发现,和夏书记本来有些疏远的梁秋睿忽然又和夏书记关系密切起来,又有风声传出,高新园区升级为国家级园区的事情有了眉目,因为夏书记要亲自出面去跑发改委……秦唐,即将迎来一个全新的缤纷复杂的局面。
被神化的领袖永远没有错误,即使有,也会粉饰太平,无人敢提。
和图书组织部已经在拟定人选了,任海风也和梁秋睿碰了头,通了通气。组织部长如果和市委书记关系一般,在一些重大的人事提名上,必然会征求市委秘书长的意见,因为市委秘书长就是市委书记的传声筒。当然也有可能出现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市委秘书长关系都不好的情况,此时就会由秘书通过某种渠道释放出书记的暗示,总之,书记的暗示必定会有人主动向组织部长透露。
至于牛林广是谁的旗手,夏想不用过多的猜测,相信不用多久,事情就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马匀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想都不用想,刘杰晖会和谁站在一起,就算没有章国伟居中挑拨离间,就是因为马匀和刘湘晖的两大问题,刘杰晖也是和他对立的立场。
正好既然夏书记提到了养花,南欣雨就找到了话头:“老陈倒不用羡慕夏书记的花养得好了,上次去他的办公室,见他最近买不少书,有棋谱和养花心得,还有茶道,等等,他说不用多久,他也可以闲下来了……”
根据小葵的交待和录相资料,夏想清楚地知道小葵事件的幕后黑后是马匀。但根据黄得益的分析,马匀为人头脑简单,如果说动手打人甚至是玩弄女人的话,他在行,让他耍阴谋诡计,就跟让猪上树一样难。马匀的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具体是谁,黄得益没有多说,夏想也多少猜到了一点,估计也有章国伟的影子在内。
“上次千秋过来,也说和-图-书我的花养得好。我就纳闷了,我平常就是浇浇水,剪剪枝,也没有刻意施肥,花就长得茂盛了,好象我多有心得一样……”
都是马匀捣的鬼,但也不得不说,也有小葵爱慕虚荣的原因在内。
夏想事后才从梁秋睿口中得知吕振洋和章国伟之间的密切关系,但他一点也没有后悔,当断不断必受其害,何况他又是嫉恶如仇之人,虽然随着位置越来越高,行事之时顾虑多了不少,但夏想依然是手腕高超的夏想,只要让他抓住了机会,他就会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而且还会让对方吃一个不小的哑巴亏。
南欣雨来到夏想办公室的时候,夏想正在浇花,她就笑道:“夏书记好雅致,不但有爱心养花,还能养得这么好,真是少见。”
现阶段,如何利用教育局长的空缺,盘活政治资源才是第一大事。市委书记的目光应该始终落在人事大权上,抓住了人,所有的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一个新上任的市委书记,必然要和既得利益的当地势力发生冲突,除非他抱着将秦唐当成跳板的想法,安稳呆上几年就走,但如此下去,必然会大大的失分。
书记一任要的是什么?就是用人之道,就是主持全面工作,就是要掌控大局。能拉拢的尽量拉拢,能同化的尽可能同化,实在不是同道中人,也要求同存异,但为害一方的黑恶势力,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完全敌对的政治对手,除了打击和打压之外,别无他法。
正局和-图-书不比副局,不管位置重要与否,象征意义重大。书记的意图得到落实的话,就表明了书记在人事大权上的决定性。教育局局长之位,必定成为又一次冲突的导火索。
“老陈查出了肺癌,一两个月内,就要病退了。”南欣雨也就不再隐藏,直接说出了实情。
马匀是刘杰晖的女婿,刘杰晖和章国伟关系莫逆,刘湘晖又是刘杰晖的堂弟,一连串的人物背景串连在一起,其中有一个核心人物就是章国伟。
同时,将吕振洋就地免职的余波还在继续,牛林广代表中天实业再次高调宣布,奖励张晨芳住房一套,并且聘请吕振洋为中天实业的经济顾问,年薪30万元。用意很明显,你市委书记了不起是不是,可以将吕振洋就地免职对不对,好,我钱多可以砸死人,厚待吕振洋夫妇,你能把我怎么着?
且不提任海风如何向章国伟汇报关于教育局长的人选难题,再说南欣雨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向夏书记再提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升级的问题。
深刻领会到了夏书记指示精神的梁秋睿,在和南欣雨协商之后,就在任海风找他前来闲谈的时候,委婉地提出了人选提名。
吕振洋被就地免职之后,关于继任人选就立刻提上了日程,现在暂时由常务副局长主持日常工作,此次教育局局长的人选问题,夏想一直没有吐口,就让任海风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同时更清楚的是,夏书记要第一次收权了,一个正局的位置,夏书记必然会和-图-书紧紧抓在手中,不容他人插手。
机会来了……
南欣雨本来早就想告诉夏书记陈千秋的问题,但最近两天事情一多,她一犹豫就错过了,也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话头,冒然开口也不太合适。
梁秋睿深知夏书记在教育局长人选提名上的长远考量,要动的不仅仅是一个教育局长的位置,而是想借机盘活政治资源,以一个局长的空缺,带动数个正局级干部的互换,从而达到打乱秦唐原有格局的目的。
不管吕振洋是谁,聚众闹事事件他就是要负主要政治责任,事后事件上报省委之后,也获得了省委的肯定,孙习民省长甚至还亲自打来电话,对夏想的做法表示赞同。范睿恒虽然没有公开表态,但从严小时的渠道传来的消息,范书记对他的果断处理也是默认的态度。
任海风为此没少向章国伟请示,章国伟也有了人选。
夏想就想,好一个牛林广,不但对他就任书记持不欢迎的态度,而且也是不太看好他在秦唐的前景了,否则一家公司处处和市委书记作对,用胆大包天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其实他也明白,牛林广可不是胆大包天,更不是意气之争,他有明显的政治意图,是在为别人摇旗呐喊,是在侧面化解他的形象,减弱他的影响力。
向来只有下属向领导道歉的份儿,哪里有领导向下属认错的道理?领导就算真错了,也会揭过不提,对于国内的官场的风气,梁秋睿深有体会,面子比真理重要。
任海风本来笑眯眯的神情hetushu.com一下就凝固了,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夏书记的胃口如此之大!更没有想到,夏书记的政治手腕如此高超!
当然,书记的意图可以在组织部的提名上得到落实,但最终是不是会获得通过,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较量了,但有一点,书记暗示的人选,必须要由组织部提上来,否则组织部提名的其他人选,一个也不会获得书记办公会的通过。
梁秋睿和夏想之间,确实重新建立了信任,而且关系更胜以前。
就和商场上的竞争法则是一样的道理,市场就那么大,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位置就那么少,不是你下就是我上,除了各凭本事之外,没有退路,除非回家卖红薯。
夏想也知道误会了梁秋睿,他放下身段,亲自向梁秋睿说了一声“对不起”,把梁秋睿感动得差点掉泪,也让他知道,夏书记是一个胸怀坦荡之人,绝对值得他追随。
夏想无意中提到了陈千秋,南欣雨心中一动,难道陈千秋的事情,夏书记已经知道了?
章国伟是核心是灵魂,而刘杰晖也不能小瞧,但直到现在刘杰晖还没有什么动静,不是他能隐忍,而是在目前的状况下,他的人大主任的权力还没有到发挥作用的时候。
不仅是因为小葵被夏想所救,她向夏想提供了关键的证据,一盒录相带,而且还因为梁秋睿亲自回了一趟县里,在和小木交谈之后也得知了事情的幕后发生了不少变故。
夏想听出了南欣雨的言外之意,呵呵一笑:“欣雨,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