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2章 左右不是,不如就计

凡是人事变动都是牵动各方目光的大问题,再加上陈千秋的病退,必须得说,秦唐将迎来一次重大的人事调整,但凡人事调整,就是最激烈的利益冲突之时,官场中人,辛辛苦苦一场,为的是什么?无非是升迁,无非是掌权!
付先锋哈哈一笑:“夏书记,一点小难题难不到你,我相信你能顺利解决。不提地皮的问题,就说你什么时候来京城,到时我直接将批文给你?”
入夜,月色如水,夜凉如水。秦唐的冬天,有一股潮湿的阴冷。付先先穿了长裙皮靴,再有外套穿,还觉得寒冷,她就紧缩两肩,目光如水地望向夏想:“有点冷……”
“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哭哭啼啼的女人,你也别担心,万一你觉得吃亏了,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夏想假装没听懂:“那个,就回去好了,小心冻着了。”
“不是。”梅升平摇摇头,笑了,“是周鸣宏向省里打听消息,碰巧,让我无意中听到了。实际上,事情还真没有几个人知道。”
付先先很是不满地瞪了夏想一眼:“快看,天上有个笨蛋。”
不管他是属于平民势力还是家族势力,能入了未来接班人的眼,也是难得的机遇。
夏想一愣:“周鸣宏也想拨动秦唐的局势?”
也可以说,是夏想上任之后的第一把火。
诚然,市委书记亲自指示下来,必然会有人愿意跑前跑后,只是夏想行事一向谨慎,不愿意落人口实,尤其是在被和*图*书章国伟瞪大眼睛寻找他的纰漏的情况之下……不分析还好,一分析还真是一件头疼事。
夏想无奈,只好将付先先揽在怀里:“不是怕吃亏,是怕抱了之后,就赖着不走了。”
既然梅升平没点破,夏想也不明说,只答应着,又扯到了其他话题上。
如果梅升平再进一步的话,一小步,是省长,一大步,是省委书记。
再加上眼下的教育局局长的位子,秦唐,将要面临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也是夏想就任书记以来的第一次的正面挑战,是他能否经过一战而在秦唐站稳脚根的重要机遇。
“秦唐的局势,谁都想拨弄几下,何止周鸣宏。”梅升平无限感慨地说道,“调你去秦唐,表面上不错,其实很麻烦的,宋书记给你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也不知走了多久,付先先也累了,就让夏想送她回去,到了楼下,她没让夏想上楼:“就到此为止好了,我不想再一次失望。”
梅升平最近状态不错,春风满面的样子,显然,有好事临门了。说起来付先锋、邱绪峰、吴才洋以及梅升平四人之中,梅升平级别不是最低,但最近几年升迁的速度却是最慢,他以前是无欲则刚,现在有了想法,就不免有些心焦了。
主要难题还在地皮申批上面,章国伟卡住不放的话,他是一把手不假,也不好直接开口催促,不但有插手政府事务之嫌,也落了章国伟的口实。章国伟如和_图_书果心态正常还好,关键是他一直抱着要将他挤走的心态,就不好办了。
夏想一到省委,就先和梅升平见了面。
“先别高兴得太早了,没领结婚证之前,所有的恋爱都算耍流氓。”
饭后,夏想打算送付先先回房间,付先先却心血来潮,非让夏想陪她上街,话说夏大书记好久没有陪女人上街了,自从担任了副市长以后,就没有陪女人上街的习惯了,奈何付先先的魔女手段发作,又撒娇又胡闹,夏想只好由她。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夏想也感慨万千,红尘滚滚,感情债最是让人无法偿还,也最沉重。
此来,一为汇报工作,二也是为了陈千秋的离任之后的空缺。
秦唐的局面,又将会迎来一次大范围的动荡,一个常委的位置,两个副厅的宝座,凡是正处级别的干部,肯定都会有想法,人人都想得而坐之。
书记是主持全面工作不假,但在具体的经济事务之上,也有受到牵制的一面,毕竟经济事务归政府,关键还是,市长是一个强势市长,一心要将他挤走而扶正。
陈风早就有了要动的迹象,只是一直没有具体确定下来,可能也是在去向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梅升平意外提到陈风,难道是……
梅升平不接夏想的话,摆了摆手:“说到陈市长,以后说不定有事情需要你出面。”
夏想哈哈一笑:“起码有了恋爱的对象,否则连流氓都没得耍。”
“……”夏想http://www.hetushu.com无语了,付先先敢作敢为,敢爱敢恨,他还真对她没有办法。
夏想和梅升平之间的关系也算密切了,自然不用客套,上来就笑:“看样子梅书记有望动一动了,众望所归,先提前祝贺梅书记高升。”
夏想望着付先先娉娉婷婷的身影消失在大堂之中,才无言转身离去。
不过夏想表现得还算正常:“关校长过奖了,我在中央党校的时间不长,当时的表现只能还说得过去。我倒是奇怪,梅书记和关校长关系似乎很好?”
说了一会儿闲话,梅升平又提了提梅晓琳和梅亭,夏想只好以微笑回应,又说到了湘江省委书记郑盛,夏想也清楚,四家之间,别看梅家实力并非最强,但梅家暗中和各方关系良好,目光最为长远。
夏想犹豫了片刻,还是打通了付先锋的电话。
梅升平也乐了:“不怕耍流氓,就怕空欢喜一场。”他示意夏想坐下,又点燃一支烟,慢条斯理地说道,“陈市长的资历也够了,他也可能动上一动。”
随后,梅升平却一脸浅笑,说了一句让夏想大吃一惊的话:“你和我打了半天埋伏,是为了陈千秋的事情吧?”
夏想一下就猜到了大概,莫非说陈风要到楚省担任省委书记,而梅升平有可能出任省长和陈风搭班子?梅升平和陈风关系一般,如果两人真要搭班子的话,他从中牵线,倒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夏想一脸惊讶:“我还以为事情瞒得紧,和*图*书原来省里都知道了。”
“陈市长有可能要到楚省担任书记。”梅升平意味深长地看了夏想一眼,忽然跳跃性地岔开了话题,“我忽然发现,你认识的人还真多。前两天和关校长通电话,他忽然问了你一句,说你在中央党校的表现非常不错,还问了问你在秦唐的现状。”
“付主任,我就有一说一了,银行贷款的问题,估计难度不大,但地皮方面,不是我不肯出力,是秦唐的具体情况您也清楚,我不便插手政府事务。”和付先锋说话,越直接越好,因为他和付先锋之间,实在是什么客套都可以免了。
夏想一下屏住了呼吸,能被关远曲关注,对他今后的成长来说,十分有利。到了中央的级别,政治理念的分岐就不是零和游戏了,必须有胸怀天下的心胸,必须有求同存异的理念,才能逐渐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
换了别人还好理解,比如卫辛,卫辛的爱热烈而缠绵。比如古玉,古玉的爱单纯而绵远。比如严小时,严小时的爱如水而悠远,但付先先本是一个百无禁忌的小魔女,以她的性格,本该随心所欲,爱谁是谁,却一心扑在他的身上,从未远离。
眼神中全是期待。
得,典型的付先锋的风格,意思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还得由你来解决,而且他也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先通过审批,夏想就知道,球已经被踢到了他的脚下,他不接也得接了:“既然付主任这么有诚意,我也只好感谢了。明和_图_书后两天我就抽时间去一趟京城。”
先不提接受付先锋条件之后的难题,单说批文一下,省委就会为高新区新增两名副厅名额,就是一次较大的人事变动,是原管委会的主任坐地升迁,还是另行调动,又将是一次激烈的较量。
但如果不答应付先锋的条件,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升级又审批通不过,确实是一个左右为难的困境。平心而论,付先锋的要求并不是十分过分,因为夏想几乎可以肯定付家的服装厂可以赚钱,也就是说,还贷并不成问题,而且现在的秦唐,经济增长速度之快,各大银行巴不得都放贷出去。
说起来夏想很久没有和一个女人相依相偎漫步了,他轻轻抱住付先先,感觉到她柔软的身躯和沁人的香气,以及暖暖的体温,心中竟然升腾起一种久违的感动和温馨。这个女子,表面上放任无忌,实际上她也有柔软可人的一面,也有执著固执的一面,她认识他时间不短了,和他之间的关系忽远忽近,但她对他的情义始终未变。
走到了一处无人处,付先先索性耍赖,一下钻到了夏想怀中:“你的怀抱也太珍贵了,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抱一抱我好象你吃多大亏一样。”
第二天,夏想就动身前往燕市,到省委汇报工作。不管如何,和省委的关系必须保持密切,没有省委的支持,市委书记的位子也坐不稳。
夏想哑然失笑:“向天上看的人才是笨蛋。天上没有笨蛋,有笨蛋也早就掉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