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4章 险之又险,即将点燃

秦唐市委宣传部长身患重病,省委书记还不知情,市委书记就和省长商议继任人选问题,完全就是直接不将省委书记放在眼中的表现。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这个市委书记当得确实不称职,主要还是没有完全控制秦唐的局面。省里的领导不管你在秦唐如何行使手中权力,出了责任肯定会拿你是问,因为你是一把手,你也不能向省里诉苦说是你在秦唐说了不算,那就是政治上的傻蛋了。
既然不清楚是哪里的错,索性不说最好,夏想就一脸诚恳地做了自我批评,只说了两三句的样子,孙习民的表情又放松了,换了一副和蔼的模样。
两人都是夏想目前心中的理想人选。
孙省长所说的“负责”有两重含义,一是是指夏想对秦唐市委负起了一个市委书记应有的责任,二是也指夏想要对他切实负起责任,就是拉拢的特指了。
说“充分参考”而不是“适当参考”,证明夏想刚才的话确实触动了范睿恒,言外之意就是说夏想的提名,范书记会慎重考虑。
政治也确实有冷酷无情的一面,身为上位者,虽然平常风光无限,但一旦身患重病,除非是亲人,其他人多半是惋惜几句,就会立刻将注意力集中到身后事上。人事变动最是引人注目,也是官场中人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所在,甚至是一直亲密无间的盟友,也会在你身患绝症之时,表现出异乎寻常的一面,说不定因为你一死而能让他m.hetushu.com上位就会盼你速死。
孙习民的话也合情合理,中央调整省委班子,也会征求省委一二把手的意见,到底要开展工作,还是要以一二把手为主,而且孙习民拿出的又是支持夏想的态度……
所以说市委书记说了不算,是很丢人的事情。省里派你下去,是让你当家作主去了,不是让你悠闲度日去了。当不了家做不了主,是你的个人能力问题。你又不能向省里要人要权要支持,是市委书记了还主持不了全面工作,离去人大不远了。
夏想才不会做如此傻事。
但问题是,他还是不能向孙习民靠拢,不符合他的立场,而且孙习民在燕省也未必能站得稳根基。
夏想无语,孙习民对他的拉拢之心未变,也是,他现在是秦唐市委书记,在燕省13个地市之中,分量仅次于燕市市委书记,他支持谁,就有相当的比重。
再结合刚才梅升平所说的话,是谁向谭国瑞通风报信就不用猜了,必是周鸣宏无疑。
夏想不免又谦逊和感谢了几句,孙习民才又简单问了一问秦唐的工作,听取了夏想的汇报,然后又说:“陈千秋同志的病情,我也是刚听谭省长说起。”他的眼神飘了夏想一眼,嗔怪了一句,“第一时间从你这个市委书记口中告诉我,才是你负责的表现。”
因此,他在孙习民面前还真没有诚惶诚恐的感觉。
“我也是只是听到传闻,还没有得到证和*图*书实,陈千秋同志也没有向市委汇报。”夏想只能实话实说,他不知道孙省长到底知道了多少。
到了京城,夏想和付先锋通话之后,就直奔发改委而去。他要亲手拿到发改委的批文,作为他来秦唐之后的第一次出手,为秦唐的发展再插上一对翅膀,同时,也为秦唐的局面打开另外一扇大门。
范睿恒听了,默然无语,眼神有点复杂,大约沉默了十几秒,他才说:“继任人选,省委会充分参考秦唐市委的意见。”
倒不是他轻视孙习民在燕省的分量,而是凡事有个规则和先后,如果他想让傅晓斌担任秦唐市委宣传部长,却是由孙习民提名,范睿恒必然会猜疑他和孙习民之间达成了什么幕后交易,他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说不定还会因此一事而被范睿恒不喜。
夏想不会当着范睿恒的面明确说出他心目中的人选,否则就有过界之嫌。不过他还是巧妙地事情推到了谭国瑞身上。
得,先给大棒再来胡萝卜,一放一收的手段虽然高明,但对夏想来说,孙习民的演技还是稍差了一点。其实也不能说是演技差,而是在夏想的视线之内,不提曹永国、宋朝度,就是陈风、钱锦松等人,也是实打实的正部级高官。
出了范睿恒的办公室,夏想长出一口气。今天幸好他随机应变,再次取得了范睿恒的信任,否则险些被孙习民拉下水。或许孙习民也是出于好心,只是在现在的情况下和-图-书,他不可能和孙习民走得过近。
孙习民知道夏想在打马虎眼,却依然和颜悦色地逼他表态:“说说看,总要有个大概的方向。对于市委的班子人选,省委一向是非常尊重市委书记的意见的。你不妨就说,都是工作需要,都是为了秦唐以后的发展。”
上来就是一通不轻不重的敲打,夏想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也得忍着,谁让孙习民是省长?省长一怒,也是雷霆变色,估计是哪里做得又让孙省长不满意了。
其实夏想的本意是愿意让傅晓斌前来秦唐,但傅晓斌现在是正处,需要提上一级,可能难度会大一些,因为秦唐市委宣传部长的位子竞争肯定非常激烈,常恏就成了备选。因为常恏宣传工作经验丰富,又是平调,相对来说优势较大。
“好了,夏想,我也不是真要批评你,就是对你要求严格了一点,你也别向心里去,我是爱护你。”
如果孙习民再逼问具体人名,夏想就真的挠头了,幸好,孙省长还留了一线,只说了一句:“下马区治理得很不错,许多同志也可以加加担子了。”然后就略过不提了,总算让他舒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谭国瑞居心不良。换了别的省领导,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出来,就如梅升平。谭国瑞故意说出,就是故意给他上眼药了。
不过又不能不回答,他只好想了一想:“事情有点突然,一时还真没有想好合适的人选。”
夏想无奈了,孙省长就是要将m•hetushu.com他逼到墙角上,他又不能将孙省长推开,就只能继续含糊其辞:“宣传工作很重要,我以前在下马区的时候,有些同志就很不错。”
政治之上,规矩不能废,先后顺序不能差,差一点,就有可能酿成大错。
“夏想同志,你这个市委书记当得太不称职了。”孙习民的语气忽然严厉了不少,一下站了起来,就给夏想带来了无形的威压,“连陈千秋同志身患重病都不知情,你对同志们的关心不够,工作不够细致,要做自我批评。”
陈千秋的事情另当别论,是陈千秋出于自身原因,有意隐瞒。不过也从侧面说明,他还是没有和陈千秋处好关系,否则陈千秋就该第一时间向他汇报。孙省长说得也对,理应是他这个市委书记向省委反映陈千秋的患病问题,却倒好,却是谭国瑞第一时间向孙习民透露了消息。
夏想有点头大,他来向孙省长汇报工作,一没想到突然出现了陈千秋病情透露的意外,二更没想到孙省长主动向他提出人事问题,有点越位之嫌。因为按照程序,即使要征求市委书记的意见,也应该由梅升平、马霄出面才对,甚至是范睿恒亲自开口,也比孙习民开口强上许多。
从省委离开,夏想没有在燕市停留,直接就返回了京城。路上,他和傅晓斌、常恏各通了一个电话,含蓄地点了一点让他们近期密切关注秦唐的人事动向,两人都是官场老人了,自然一点就透,都向夏书记表示了谢www.hetushu.com意。
从孙习民办公室出来,想了一想,夏想又返回了范睿恒的办公室,范睿恒见夏想去而复返,很是惊讶,待听到夏想说起陈千秋的病情时,又释然了,感慨了几句,话题就又落到了陈千秋的继任者上面。
“陈千秋同志肯定是要离任了,对于继任者人选,夏想,你作为市委书记,有没有合适的提名?”孙习民淳厚地笑道。
孙习民故意批评他,何尝不是一个暗示?等于是告诉他,秦唐的局面复杂,有人暗中透露消息给谭国瑞……
三个副厅级干部的调整,一名正局的宝座,如果夏想所料不错的话,将会成为他上任之后的第一把火。
“我本来也不知道千秋患病的事情,刚刚向孙省长汇报工作时,孙省长意外问起,我还吃了一惊。后来孙省长透露,他也是刚刚听到谭省长说起。我才打了电话给陈千秋,他也承认了,说正要向市委说明情况……”有时必须要将自己摘清,夏想现在是市委书记了,是升任副省级的关键一任,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必须表现出足够成熟的一面。
偏偏是书记最忌讳的省长开口相问,夏想不说实话,被孙省长察觉之后,肯定不落好。说了实话,梅升平倒没有什么,范睿恒肯定会有意见。
传闻孙习民和现任副总理李义峰是亲戚,究竟是何种亲戚关系,外界传闻甚多。但对夏想来说,并不关心孙习民和副总理的亲戚关系,因为能坐到省长位置的,后台肯定不止一个副总理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