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5章 筹码在手,前路好走

李丁山和王肖敏中央党校毕业后,各有好的去处。王肖敏被调往西省任副省长,在曹永国手下当兵,李丁山则被任命为商务部副部长,算是都迈出了关键的由厅级到副省的跨越。
小别胜新婚,自然是说不尽的风光,黧丫头被夏想折腾得沉沉睡去,夏想却难以入眠,一双眼睛在黑夜中闪亮,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
中午,和付先锋吃了一顿饭,付先锋又介绍了几个朋友和他认识。说是介绍朋友,夏想也看了出来其实付先锋是找买单的冤大头。不过能请发改委副主任和秦唐市委书记吃饭,这样的冤大头即使是在京城,也能排满一条街,都争先恐后唯恐抢不到机会。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官场中人,不到封疆大吏或中央头几号人物的位置,低调才是王道,风头好出,但也容易闪了腰,不定抢了谁的镜,碍了谁的眼,风头一大,就闪了舌头。
宋一凡一身精练打扮,围了一条粉色的围巾,衬托得她粉脸如玉,娇艳如霞,无比动人。一见夏想,宋一凡就嘤咛一声,上来就抱住了夏想的胳膊:“夏哥哥,你来京城也不主动来看我,太坏了,一点也不记得我。当了市委书记就架子大了,是不是?”
夏想知道付先锋是试图说服他,他就耐心聆听,反正他心中主意已定,任付先锋东南西北风,他自巍然不动。不过他也清楚,虽说付先锋有小人一面,但和他交往也有有利的一面,就是只www.hetushu.com要有利益在内,他还算守信。
付先锋倒是出人意料瘦了不少。
说起来官场中人求官,本来就是与虎谋皮,一个官员如果没有和政治对手谈笑风生的涵养,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夏想也清楚黧丫头的心意,她和连若菡对金钱看得很淡,也是从小不缺钱的缘故,而且欲望不大,不象一些明星一样出入动辄名牌,生怕别人以为她们没钱一样。真正的有钱人的财富不会体现在手包、手表和豪车上,而是体现在影响力和发言权上。
现在连若菡的资金已经由最初的100亿美元,迅速膨胀到了1800亿!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早先连若菡和曹殊黧商定,能赚到了1000亿美元就收手,足够一生的开销了,结果真有了1000亿之后,又说要有2000亿就更好了。
何止是两个副厅,加上一个陈千秋的位置,是三个副厅,还有教育局长的位子,将会是一系列的人事动荡,也是夏想初展手腕的上任后的第一把火。
夏想是第一次来付先锋位于发改委的办公室,付先锋的办公室布置得极为简单,色调浅蓝,除了必要的办公家具和办公用品之外,竟然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让夏想微感吃惊,付先锋还真是低调得可以。
夏想返回了京城,本想直接穿城而过,然后回秦唐,不料却意外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约他一聚。
说笑几句http://m.hetushu.com,又聊到了付先先,再由付先先说到了秦唐的经济,就切入了服装的话题。谈到服装,付先锋很有心得,滔滔不绝地将国内一些伪品牌列举了几个,如数家珍地将某些知名品牌的发家史说了出来,言外之意是给夏想吃一颗定心丸,是让夏想知道他的眼光绝对错不了。
掌握了能源和银行,就掌握了经济的命脉。
赶到和李丁山约好的见面地点时,让夏想意外的是,宋一凡也在。
其实他也不是真心埋怨曹殊黧和李沁,因为他也清楚毕竟现在两位美女操纵上几百上千亿的财富,稍有不慎就可能进出几十亿美元,万万不能疏忽大意。还好,曹殊黧性子恬淡,但心思细腻。李沁做事情更是一板一眼,十分严谨,二人从未出过差错。
李丁山没变多少,依然瘦而精神,他落座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说:“夏想,秦唐市委宣传部长,我给你推荐一个人选,绝对称你的心,也能达到各方满意……”
第二天要回秦唐,曹殊黧也没有挽留,送他出门。夏想反而劝李沁尽快完成婚姻大事,毕竟一直拖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李沁答应了,可能也觉得年龄大了,也可能是觉得腰板硬了,嫁给齐亚南也不算攀高枝了。
夏想到了花海原——花海原今非昔比,即使是冬天,也是游人如潮——见到了曹殊黧和李沁,两人对他的到来视若无睹,都只是淡淡地问候了一声,就都又将目光落在了电hetushu.com脑屏幕上。
夏想只能无奈一笑,两个以前对他最崇拜的女人,现在都迷上了美元,美元还是比人民币的吸引力大,美女都喜爱。
商务部副部长,虽然可能前景不是很远大了,或许一届之后就退到二线,但好歹也解决了副省待遇,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付先锋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口吻,话也说得很直接,换了别人还真一下接受不了堂堂的发改委副主任也直接讲利益,好在夏想早就习惯了付先锋的为人,呵呵一笑:“话不能这么说,付主任,要是别的投资商到秦唐,我吩咐下去就可以了,但现在是先先在,许多事情我必须亲力亲为,要比平常多付几倍的心血。”
李沁也是赚红了眼,不肯收手,三个女人一拍即合,都决定不赚到盆满钵盈誓不罢休,反正是美国人民的财富,赚起来没有心理负担,而且现在由次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的威力初显,不但油价大幅下跌,股票也跌势凶猛,许多银行都濒临破产的边缘。连若菡此次去美国,就是要以200亿美元收购一家美国的老牌银行,同时要和一些石油巨头接触,准备大量吃进石油公司的股票。
“市委书记和市长平级,懂不懂?”夏想开玩笑。
说完芬达奇服装——付先锋已经申请了注册商标,第一步已经着手准备妥当——又提到了秦唐的人事动向,夏想必须要向付先锋透露陈千秋的病情,马霄可是省委组织部长,手握提hetushu•com名大权,在秦唐的人事调整上,马霄拥有一定的发言权。
李丁山只是慈祥地笑,脸上的表情除了喜爱,就是欣慰。眼前的夏想和宋一凡,都是在他的注视之下慢慢长大了,一个成长为了市委书记,一个是北大的高材生,而且又在读研,他确实发自内心地大感欣慰。
付先锋听了之后,微微皱了皱眉:“不对,我给你批文,再在秦唐的人事问题上助你一把,等于是用两件事情换你一件,我吃亏了……”
话说曹殊黧自从被连若菡拉下水之后,现在也成了一个标准的小财迷,天天两眼放光盯着电脑屏幕,除了吃饭睡觉,就每天都和李沁一起在起起落落的数据之中,或喜或悲,用她自己的话形容就是——醉生梦死。
李沁心气儿挺高,不想给人她依附齐家的印象。现在她的身家超过了3亿美元,整个齐氏集团也不能与她相比。说起来齐亚南娶了她,还算沾光了。
告别付先锋,夏想没有直接回秦唐,而是去了天泽,也没去天泽市委,直接杀到了花海原,他要见曹殊黧和李沁。
诚然,他和付先锋之间的恩怨并没有因为现在有利益共同点而化解,只不过被掩盖了而已,也就是说炸弹还在,但导火索暂时被拿掉,什么时候导火索重新接上,随时还会引爆。
付先锋很热情地欢迎夏想,还放下身段主动给夏想倒茶,夏想也就客气了几句,接过付先锋的茶,喝了一口:“路上还真口渴了,能喝上付主任的茶,难得www•hetushu•com。”
约好的地点是一处茶馆,因为有宋一凡在,显然就是私人会面的性质,其实以夏想和李丁山的关系,公私已经不好分清了。
夏想陪曹殊黧和李沁吃了晚饭,晚上留在了花海原。上床之后,曹殊黧才又恢复了女人的温存,和夏想好好温柔了一番。夏想见她微有憔悴,怜惜地劝她不要太累了,黧丫头却说她现在赚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掌握更大的经济资源,换言之,是为了保证夏想在以后的官途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爱谁谁,你就是当了省委书记,不来看我也是你的不对,我就得批评你。”宋一凡噘着嘴,浑然不顾李丁山在场。
也可以理解付先锋的低调,他毕竟先前有过政治上的污点,犯过错误的官员,不低调就是想让人重揭伤疤。发改委副主任的位置确实不错,位高权重,但又足够低调。不象商务部,经常高调如何如何,实际上实权不大。
付先锋见夏想也学会了耍赖,只好摆了摆手:“算了,和你都是老朋友,计较那么多,倒显得好象我小气了一样。对了,批文一下,秦唐又增加两个副厅指标,你可要抓住了,人事大权要抓紧了,否则市委书记就白当了。”
“我的茶就那么难喝?”付先锋笑了,“你随时可以来我的办公室,我的大门从来不会对你关闭。”
付先锋是发改委副主任,假冒名牌的一系列手续绕不过发改委,再加上付先锋是家族出身,见多识广,从中发现商机不过是题中应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