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1章 稳中求进,手段圆润

夏想也没在意,以为是他身为军人的缘故,冷淡惯了,也就没有多想,心思就全落在了老古身上。
所以说章国伟深谋远虑,从侧面逼他犯错,不仅要让他在秦唐难以立足,而且如果他过于激进或操之过急,给上头留下不成熟的印象,恐怕难以晋升到副省。
老爷子的教导不能说保守,只能说是出于对他的爱护,要稳中求进。越向上走,越需要稳重,手段也越要讲究圆润。
“冠华人不错,爱人死了10年也没有再娶,重情重意,现在这样的男人很少了,虽然比你大一点,但老实可靠,你也就别挑剔了。”老古当着夏想的面为古玉安排终生大事,肯定是故意让夏想看,说不定也有试探夏想的用意。
夏想就及时向陈冠华表示了感谢,陈冠华只是淡淡地摆摆手:“不用谢我,首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和你没关系。”
问候了老爷子的身体,说了说连若菡的近况,又谈到了连夏,等等,反正老爷子只谈家事,不论国是,夏想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就问到了老古的病情:“您有没有看望一下老古?”
陈冠华难道还没有结婚?
连死都要比谁先谁后,夏想无语了,不过好在老古还有心情开玩笑,应该也不是很严重。虽说他和老古关系不错,但毕竟人老了,也忌讳谈论生死,他就不好再多问到底是什么病情。
陈冠华对夏想显然有敌意,很是不屑地回敬了夏想一眼。
看来陈冠华是hetushu•com有话要说,夏想点头。
“……”陈冠华哪里说得过夏想,一下哑口无言了,愣了半晌,才又扔下一句,“首长说了,你需要的时候,让我全力支持你,我答应了首长,就一定说到做到。但首长还说了,要我照顾古玉的生活,我也答应了,也会说到做到。”
从厅级到副省,就和大校到少将一样,过关率极低,淘汰率高达百分之七八十。从副厅到正厅,也许上面有人,再稍微有点政绩就可以上。但从正厅到副省,就要考验各方面的综合能力了,而且以他的年纪,提副省又不是去人大、政协,肯定是实职副省,就必须走好在秦唐的每一步。
陈冠华谈不上热情,和夏想只握了握了,说了一句:“幸会。”
古玉上了茶,静静地站在一边,眼中流露出忧伤。夏想看了心疼,想宽慰古玉几句,又有陈冠华在场,不好开口。
话很冷,也很直接,夏想也不在意,只是一笑置之。
夏想能说什么?只能保持沉默。他给不了古玉终身的幸福,古玉也是单纯而直爽的性子,藏不住忧伤,但也可能经不住岁月的漫长。
“老古头的病,来势凶猛,今年的冬天,他不太好过了。”吴老爷子显然猜到了夏想的打探之意,“说重也重,说轻也轻,就看他的心情了,我倒是希望他能捱过去,少了老古头烦我,也少了许多乐趣。我还指望他再和我斗上十几年hetushu•com呢,哈哈。”
老古的院子充满了荒凉,冬天,寒风吹过,一片萧索。或许真是老古病重的原因,平常熟悉的院子现在落在夏想眼中,竟然是满眼衰败。
过了几分钟,都不开口说话,夏想再一看,老古微眯着眼睛,已经睡着了。他就轻轻替老古盖好被子,然后起身,却听陈冠华在身后说道:“夏想,出去走走?”
也是夏想现在在秦唐步步为营的关键原因所在,他不是忍让,而是相机而动,更是谋定而后动,要的不是从正面摧毁章国伟的势力,而是要化解和分化,拉拢过来为我所用才是上策。而对于牛林广,则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致命一击。
当天晚上就返回了秦唐,第二天一早,夏想刚进办公室,黄得益就紧随其后进来,进来后也没客套,直接就向夏想请示了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周鸣雅起诉孟天元强奸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折……
古玉却一转身又走了:“我再煮些茶。”
陈冠华又站了起来,敬了个礼:“是,首长!保证完成任务!”
对夏想来说,还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对于老古的病情,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陈冠华脸上隐有怒气:“希望你以后放过古玉!”
“还是觉得你最好!”亲完后,古玉一抹嘴,好象一个偷吃了东西的孩子一样,扔下一句话就跑了。
老古伸手示意陈冠华坐下,却冲夏想说道和-图-书:“老实人就是吃亏,冠华吃亏就吃亏在太古板上了,夏想,他要是有你一半的机灵,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夏想只好说道:“您老真会开玩笑,冠华现在已经是少将了,比我强了不知多少。”
既然老古不说,夏想也自有渠道知道。中午在和老古吃完午饭后,他就告辞离去,古玉送他到外面,见周围无人的时候,钻到车内,抱住夏想的脖子亲了几口。
夏想驱车赶到吴家的时候,是下午4点左右,此时吴老爷子正好午睡醒来,他就敲响了老爷子别墅的大门。
陈冠华走路的时候,昂首阔步,多年的军人生涯让他养成了威武的姿态。他和夏想并肩,走到了假山面前,站住了脚步:“夏想,我实话告诉你,我很喜欢古玉,虽然我比她大了许多,但我相信会等到她回心转意的一天。”
夏想反而笑了:“不要忘了,你也结过婚,还比古玉大了十几岁……”
夏想就含蓄地笑:“不少人说我前怕狼后怕虎了,我既要维持正面形象,又要对牛林广忍让,现在连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朝气了……”
一时,房间的气氛就有点沉静。
老古叹息一声:“傻丫头,你何苦为难自己?”他有意无意地看了夏想一眼,最后目光又落在陈冠华身上,“冠华,不管古玉是怎么想的,我都希望你能一直尽可能照顾她的生活。”
陈冠华的脸微微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夏想看了出来,陈冠华确和_图_书实是一个可靠的人,至少他诚实不做作,而且情深意重。
古玉咬着嘴唇,却坚决地摇头:“爷爷你不要说了,我一辈子不嫁人,就守在你身边伺候你。等你不在了,我就去欧洲定居,找一个小镇,一个人安静地过一辈子。”
陈冠华话不多,坐在一边,始终挺直腰板,对老古非常尊重,老古只要叫他一声,他就立刻起身回答,估计也是老古一手提拔的嫡系。
只是,老古的病情真的严重到了支撑不久的地步了?
“老古,您的身体还硬朗得很,我还指望您老活到我退休的时候。”夏想上前,坐在老古旁边,见老古气色确实大不如以前,双目无神,脸色黯淡无光,仿佛一下苍老了十几岁。
“爷爷,你别说了,说得怪让人伤心的。医生说你还能活个20年……”古玉嗔怪说道,眼神飘了陈冠华一眼,有不甘也有无奈。
望着陈冠华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夏想暗暗摇了摇头,陈冠华有固执的一面,也有有趣的一面,倒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
“朝气有什么用?在官场之上,朝气就是幼稚的代名词。”老爷子很自得地写了一副字,自己欣赏了半天,又笑道,“你已经到了而立之年,而且还是市委书记了,再动不动就和别人动手打架,就是不成熟的表现了。一个不成熟的厅级干部,是很难提拔到副省的。”
夏想愣了愣,老古分得很清楚,显然有托孤之意,但只是托他照顾古玉的大事,却托陈冠和_图_书华照顾古玉的生活,很明显,是想让古玉跟了陈冠华。
吴老爷子倒是十分健朗,一见夏想,他就呵呵一笑:“难得想起主动来看我,小夏,最近你成熟了不少,在秦唐的表现,可圈可点。”
而不是再和对付哦呢陈一样,一点点削弱对方的势力,要的就是雷霆一击,一击毙命。
说着说着,老古的话题又重回到了身后事上。
“别的都还好,就是古玉我最不放心。不过她在世上有夏想和冠华照顾,我也就多少可以安心了。夏想,以后古玉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或者生意上有过不去的难关,你多帮帮她。冠华,以后古玉的生活,你就多操操心。”
说了一气闲话,谈到了秦唐局势,老古的话就多了起来。夏想担心他的身体,不想让他多说,他却依然说个不停,还不时指着陈冠华,说是最后紧急时刻,不得已的情况之下,陈冠华会全力支持夏想。
陈冠华脸色一变:“不要忘了,你是有妇之夫。”
夏想不甘示弱:“你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古玉也有。”
向他宣战了?夏想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古玉是个好女孩,喜欢她的人很多,不过能让她看上的并不多。我只能祝你成功了。”
“咳咳……”还未说话,老古先咳嗽了一气,夏想忙替他拍背,他顺了气才说,“人老了,就得服老。不过听说老吴头身体还不错?说什么我也得死在他后头,我要参加他的追悼会,再送他到八宝山。要是让他送我,就太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