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3章 动作频繁,各有谋算

周鸣宏办公室。
也好……夏想默认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对方有牛林广,他有萧伍。对方有强奸案,他有三方联动,分别包抄,不主动出手一次,许多人都以为他好欺负不是?
几个电话打完之后,夏想又打出了一个电话:“萧伍,情况怎么样?”
哦呢陈在郎市的势力分崩离析之后,他的手下也跑的跑,逃的逃,树倒猢狲散,不知道都流落到了哪里,却原来哦呢陈手下第一大将老贼来到了秦唐。
当然现在还没有定论出来,因为牛林广还没有被打倒,现在的身份还是秦唐有名的明星企业家。
“领导,我和几个兄弟正在摸底,对方势力太庞大,难度很大。”
萧伍继续说道:“没想到,老贼现在也在牛林广手下,好象还是一个小头头。”对于郎市激情燃烧的打黑行动,一想起就让他热血沸腾,因此他对于对付牛林广,有着强烈的期待,“领导,我有一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对付牛林广,您现在不用出面,只要有一个人帮我,我就能应付得来。”
“夏书记说得是,我会马上落实夏书记的指示精神。”宋占为虽说说了一通官话套话,但至少态度还不错,而且也含蓄地表明了中立的立场,也让夏想稍微安心了一些,眼见通话完毕时,宋占为却又突然冒出一句。
堂堂的常务副市长的妹妹被强奸了,让他怎么出去见人,怎么在市委抬头做人?真是他妈的晦气,怎么他做事方正和_图_书,有始有终,却有一个胸大无脑的妹妹?周鸣雅呀周鸣雅,你爱钱也不能拿自己一辈子的名声去换,赚钱的方法多的是,何苦作贱自己!
夏想的态度不远不近,拿捏得恰到好处。检察院说是独立,但实际上还是间接要受市委的领导,市委书记,实际上还是一市的真正的第一人,检察长也好,法院院长也好,甚至是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虽说和书记平级,但也会受到书记直接的牵制。
“除非当事人撤诉,否则下一步就提交法院审理了。”宋占为对周鸣宏打来电话一点也不惊奇,早就想好了措词。
“情况我也向夏书记做了汇报,夏书记也给出了指示精神。”宋占为显然是有意透露消息给周鸣宏。
“宋检察长,你好。”夏想微一停顿,故意等了几秒钟才说,“正好有几分钟时间。”
还有他的颜面!
但牛林广如果非要跳出来当一棵葱,夏想也不嫌麻烦,就准备好菜刀和铁锅,顺便把他当一盘开胃菜,直接炒了再说。
说不定还有牛林广的影子在内,再细想,估计也有金刚的手笔。但他刚刚也和金刚通过电话,金刚矢口否认,他也知道,虽说他和金刚、牛林广关系都不错,但相比之下,两人还是更听章国伟的话。
“那就麻烦你再拖一拖,我尽量做通鸣雅的工作。”
有些事情是不能摆到台面的,比如强奸,周鸣雅太傻了,也不知是受了谁的鼓动,竟然真http://m.hetushu.com报了案。就算把孟天元告倒又能怎样?孟天元判了刑,他的财产还不是要被牛林广和金刚他们瓜分了,能有你什么事?退一步讲,就算分你一杯羹,撑死了几千万,但毁的可是一辈子的名声。
但晚了总比没有强,事情最好还是控制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他抓起电话,直接打给了市检察长宋占为。
夏想也就打了官腔:“出了事情,不管是谁,只要触犯了法律,都要依法办事,不要因为当事人是明星企业家和领导干部的亲戚就有所偏袒。”他和宋占为不熟,第一次打交道,说话自然不能有纰漏,“但毕竟孟天元是我市优秀的企业家,又是市政协常委,还没有撤销政协常委资格之前就实施逮捕,影响不好,要注意工作方法,也要尽可能将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还有周鸣雅是鸣宏同志的妹妹,也要考虑到案件本身对市委市政府带来的负面影响……”
按说萧伍的主意确实不错,由哦呢陈暗中策划对付牛林广,以哦呢陈的手段,再加上萧伍的身手,就算打不垮牛林广,起码能对牛林广形成有效的牵制,不至少让牛林广总是主动挑衅,但问题是,哦呢陈年老多病,他不好开口再让哦呢陈为他所用。
宋知为是秦唐市检察院院长,在秦唐大小也算一号人物。
夏想等电话响过五声之后才接了起来:“你好,我是夏想。”
周鸣宏果然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夏书记是和*图*书什么态度?”
放下电话,夏想会心地笑了,说来岳父为官多年,还真没有帮他多少,不想他来到了秦唐还有意外之喜。再仔细一想宋占为的履历,正是岳父在宝市担任市委书记时,宋占为是宝市检察院副检察长。
“夏书记,你好,我是宋知为。”一个微带沙哑的男中音传来,声音带有几分恭敬,“我向你汇报一下孟天元的案情进展,夏书记方便不方便?”
又沉思了片刻,夏想拿起电话打给了天泽公安局副局长刘一九。在和刘一九、历飞分别通话十几分钟后,又打给了郎市公安局长路洪占,和路洪占的交谈也十分顺畅。放下路洪占的电话之后,夏想又打给了下马区公安局长黄建军。
“宋检察长,事情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周鸣宏和宋占为有点交情,所以也不用绕弯。
他特意多带了几名兄弟前来,因为他也知道牛林广的团伙之中,有枪。
“夏书记,替我向曹省长问好,当年我在宝市,曹省长对我很是关照,我一直记挂在心。”
哦呢陈在夏想的关照下,办了保外就医,现在已经出狱,在燕市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租了一处房子居住,为了防止惊动太多,谁也没有告诉,连金银茉莉也不知道其实哦呢陈已经重获了自由。
“领导,您猜我遇到谁?”萧伍神秘地说了一句,不等夏想说话,就又说出了答案,“是老贼,哦呢陈的手下。”
夏想一下就猜到了萧伍的用意:“哦呢陈?”www.hetushu.com
但周鸣雅向来不听他的话,从小就一个问题少女,又叛逆又不可一世,还好吃懒做,梦想嫁入豪门,过不劳而获并且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不止一次教育她人要自强自立,她偏不听,就想轻松赚大钱,天上掉馅饼。
甚至连市长、常务副市长都能对法院和检察院形成有力的牵制,何况书记了?司法独立,在国内现行的政治体制下,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一脸铁青的周鸣宏在房间中转来转去,脸色阴沉得可怕,刚刚他和周鸣雅大吵了一顿,本想好好训她几句,结果反倒被她呛了几句,气得他摔了电话。
萧伍到底跟了夏想的时间久了,猜到了夏想的顾虑,就说:“领导,由我出面试试,能成就成,不成就再说。”
“不急,慢慢来,现在只是摸底阶段,并不是说一定要和牛林广正面对抗。”夏想现阶段的主要任务不是对付牛林广,而是要应对来自章国伟的压力,掌握人事大权和主持全面工作为第一要旨。
宋占为的套话可不是例行的套话,而是至少表露了两方面的意思,一是整个过程确实是公平、公正,符合法律程序,另一层意思也可能是他只是依法办事,向夏想撇清自己,言外之意是问题的根源还在市局提供的证据和周鸣宏身上。
萧伍昨天已经来到了秦唐,租了一处别墅住下。现在江山房产在天泽的在建住宅楼工程已经接近完工,销售状况良好,萧伍得以从容脱身,再次来到秦唐,一为和*图*书寻找商机,二为暗中保护夏想安全。秦唐不比天泽,牛林广的大名,萧伍也早就有所耳闻。
宋占为声音稍微放低了一些:“是这样的,夏书记,孟天元强奸案件,因为事关周鸣宏副市长的妹妹,检察院非常重视,专门组成办案组,经过认真研究和多方调查,再核实了市局送来的物证,最终做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整个过程符合程序,公开、公正……”
……
不过夏想心中已经有了另外的突破口,决定先从外围侧面破解,因为黄得益在市局面临的严峻局势,让他对市局力量的掌握,相当不乐观。作为市委书记,掌握不了公安力量,拿什么对付牛林广?牛林广不比哦呢陈,哦呢陈至少洗白了,还要装成文明绅士,牛林广就是明目张胆的黑社会性质团伙,就是一群亡命之徒。
现在好了,闹出了一场乌龙,周鸣宏气得要死!他也清楚,周鸣雅肯定受人鼓动,背后有人为她出谋划策,不是章国伟又能是谁?但问题在于,章国伟躲在很深的幕后,他怀疑归怀疑,却又抓不住章国伟的一点把柄。
听宋占为对岳父的尊重的语气,夏想就明白了一点,他和宋占为之间,有接近的可能。
气人,太气人。蠢,太蠢!
夏想的脸上又洋溢起了久违的笑意,有点得意,有点坏,还有点自信满满。
怎么办?周鸣宏生了半天气,实际上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想到,事情进展之快,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他再插手已经有点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