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1章 紧要关头,各有一手

范进走后,夏想并没有急着给梅升平打电话,因为范进的话,他并不全信。孙习民初来燕省,再强势,在人事上面也不可能表现得太急切了,不但会引起范睿恒的反感,还会让梅升平不满,让马霄也产生抵触心理。
夏想站起身来,望向了窗外,不知何时,窗外飘起了雪花,他来到秦唐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雪还下得不大,飘飘扬扬,营造出一片迷茫的气氛。天地之间一片雾气,也阴得很沉,估计会有一场大雪。
估计是孙习民的力度不小……挂断王鹏飞的电话,夏想的心情莫名有点沉重,倒不是埋怨梅升平什么,而是提名傅晓斌是一着险棋,梅升平可以弄险,他却要以稳妥为上。
“宋书记,他到底是个什么来路,我不止听一人说过不要动他。”夏想还真想问个明白,到底牛林广是何方神圣。
如果说孙省长的提名能进入省委组织部的审核不足为奇的话,安朋友的提名怎么会悄无声息地提交了上去,而他身为市委书记,却事先一点也不知情!
“夏想,最近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了……”宋朝度的话并没有批评之意,不过还是隐隐有所不满,“适当敲打一下就算了,要分清主次矛盾。”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宋朝度还是避而不谈,又说,“夏想,你最近和王鹏飞的关系有点疏远,不太好吧,王鹏飞和你也是老交情了。”
夏想倒更愿意再和宋朝度在一起,毕竟宋朝度http://m•hetushu.com是他在官场之上的良师益友,也是他当初力劝李丁山从政的最主要的人生目标,是他初入仕途之时,最向上的动力。
夏想理解章国伟的举动,但理解归理解,他肯定还要反对,宣传部长的位置也是他的必争之局,许胜不许败,事关以后他和章国伟谁在市委之中威望更高的关键之局。
想了一会儿,夏想忽然又笑了,想远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操心好了,眼前的关卡过不去的话,哪里还有以后的前景?
对于没有提名常恏和朱睿乐,而提了傅晓斌,夏想也猜到了梅升平的用意,常恏和朱睿乐都是副厅了,调往秦唐是平调,意义不大,尤其是常恏,本身就是天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挪到秦唐的话,位置不变,级别未动,等于是白白浪费了一个大好的空缺。
但省委的任命又不在他的影响范围之内,他想了一想,还是拿起电话打给了梅升平,不料梅升平没在燕省,去了京城。夏想纳闷,都到紧要关头了,梅升平不在省里,岂不是让别人可以从容布局?
难保不是。
王鹏飞当然明白夏想的言外之意,却说:“夏想啊,我得给和你交个底,秦唐市委宣传部长的位子,比较棘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傅晓斌的资历,还差了一点。”
不过夏想也能理解梅升平的用心,反正梅升平要离开燕省了,也不怕在最后一次人事问题上,和孙习民http://m.hetushu.com针锋相对。只是苦了他夹在中间,说不定还会让孙习民误会是他和梅升平联手。
夏想说不担心是假,他也相信章国伟在省里肯定有一定的活动能力,在省里没有支持,也不可能在秦唐一直屹立不倒。而且章国伟的形象很正面,或者说,至少在公众面前很正面,也不排除个别省领导被他蒙蔽的可能。
而朱睿乐现在是副市长,以他的资历,早晚会进入常委会,常委副市长可比宣传部长的实权大多了。
夏想见火候差不多了,也没绕弯:“作为秦唐市委书记,我很关心整个市委班子的成员的情况。”
其实以夏想的本意,还是愿意提名常恏或朱睿乐,因为两人资历足够了,在孙习民屡屡插手人事问题的前提之下,还是提名常恏或朱睿乐更容易获得通过,提名傅晓斌则有点风险,容易被孙习民找到反对的理由。
没点名,夏想也知道宋朝度说的是牛林广。
傅晓斌现在还在下马区担任区委常委,是正处,此次如果能顺利晋升为秦唐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等于是大步迈进,跨越了正处到副厅的关键门槛。
从程序上讲,省委组织部要提名安朋友,必须征求他的意见,因为安朋友是秦唐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但突破口又在哪里?
退一步讲,就算范睿恒和孙习民在秦唐市委宣传部长的提名上都没有倾向,都是放手的态度,都给了孙习民一个面子,但m.hetushu•com安朋友怎么也不可能悄悄地通过组织部的提名,难道说,章国伟此去燕市,除了继续保持和发扬伟光正的形象之外,还肩负着暗中运作宣传部长的重任?
对了,估计王鹏飞要动一动了,肯定会小幅前进一步,莫非会是……夏想的眼睛亮了。
“马霄要动一动了……”王鹏飞意犹未尽地说半句话,就没有了下文。
正寻思之时,让夏想颇感意外的是,宋朝度的电话打了过来。
不过要在常委会通过,离不开王鹏飞的支持,夏想就含蓄地点了一点:“晓斌同志人不错,以前在下马区的时候,和我很和得来……”
“你又听到了什么风声?”王鹏飞爽朗地一笑,“就你耳朵灵,反正也瞒不过你,我说,你听,就行了。”言外之意是别外传,夏想自然答应。
但梅升平事先没有和他商量,就已经提名了上去,而且既然王鹏飞都已经知道了结果,可见已经成了定局,再说什么也晚了。
夏想本想打电话给梅升平,但梅升平一直没有主动说明情况,他也就熄了心思。再一想,范进之话未必不真,但也不可全信,毕竟如果人选提名获得通过的话,他身为市委书记如果一点也不知情,就是出了大事了,因为等于省委方面对他隐瞒了消息。
章国伟针对宣传部长的位置有所动作也正常,位置就这么多,空缺一个,都要疯抢,再说他又刚输了一局,肯定想急于扳回一局,如果能让安朋友顺利担http://www.hetushu.com任了宣传部长,又会让他在市委常委会中,再下一城,就会一扫先前的失利,重新掌握主动。
也是,马霄在燕省的时间不短了,担任省委组织部长也有些年头了,马霄去哪里夏想并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马霄走后,谁来继任省委组织部长。
人事问题是范睿恒的软肋,也是梅升平最大的权力所在,两人都不会对孙习民过多地在人事问题上指手画脚而高兴。
“你呀,就不要打官腔了。”王鹏飞心情不错,哈哈大笑,“你是班长,你有发言权,省委也会征求你的意见。人选有三个人,安朋友、傅晓斌和吴记根。”
会去哪里呢?肯定不会和岳父在一起,官场之中的避讳决定了他和岳父没有同省为官的可能性,因为到了省部级,一举一动就都在中央领导的关注之下了。
王鹏飞由省委秘书长转任省委组织部长,算是小小前进了一步,自然值得恭喜。王鹏飞什么也没有说,也是呵呵一笑:“不提了,现在说什么都还早。倒是秦唐市委宣传部长的人选,现在省委组织部初步拿了一个意见出来,还没有上会研究。”
先前宋朝度的提醒,再加上王鹏飞意犹未尽的半句话,夏想就明白了什么,呵呵一笑:“恭喜秘书长了。”
相比起天泽干燥寒冷的冬天,秦唐的冬天阴湿而寒冷,夏想忽然想到他最近几任都在靠北的城市,也许下一任会到更北或者南方,估计再留在燕省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
夏想即刻给王m•hetushu•com鹏飞又打了一个电话,随便聊了聊一些话题,夏想就试探着问了一句:“秘书长,省里的局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变动?”
梅升平可以一走了之,孙习民却还要在燕省呆上几年,甚至还有可能在燕省接任省委书记。
但愿梅升平能让傅晓斌顺利在常委会上获得通过,夏想也清楚现在他不能再插手太多,否则就有对梅升平不信任的嫌疑,既然提名之事托付给了梅升平,就得让他一人负责到底,中间再找别人,就犯了忌讳,何况梅升平还是主管人事的副书记?
夏想就想,范进虽然暂时因为刘杰晖的问题和他同一战线,但不过是暂时的利益当头,不会长久。他不信任范进,范进对他估计也是没有信心。
放下宋朝度电话,夏想心中犯起了嘀咕,宋书记可不会无缘无故地在眼下的节骨眼上打一个似乎没用的电话,是,他最近是和王鹏飞关系有点疏远,但实际上联系一直保持着,不过不如以前密切罢了。宋书记特别点出老交情,难道是说……
刚要打给梅升平手机,梅升平的电话却及时打了过来:“夏想,我在京城,你务必过来和我见个面,有重大变故!”
果然有安朋友,范进没有说谎,只不过耍了个心眼,故意漏掉了傅晓斌。显然是有意试探夏想,并且想看看夏想的反应。
如果范进所说属实,对他而言确实又是一次巨大的挑战,因为以上两人不管是谁通过任命,都会进一步对他在秦唐的工作形成冲击,带来负面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