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47章 最后的江湖

但最终也没有人能说明白,这如日中天的大佬,到底为何会突然选择了涌流急退,在人生巅峰直接回归平凡!这真的让人无法理解。以石磊现在的辉煌,未来十年也不可能有人撼动他的地位,他完全没有必要做出这种决定。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道理谁都懂,毕仁军可不会傻到就带着这么几个小兄弟和齐小北的四十多个人死磕,就算救兵来了,他们也能给人家打成重伤了。
当然,这种墙头草并不遭到任何一方的待见。齐小北呸的吐了一口唾沫:“这有你说话的份儿吗?敢命令老子的人还没出生呢!”
两个人之间的火焰瞬间就碰撞出来,眼瞅着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毕仁军看到之后自然更是不爽,他太清楚齐小北的心里想法了,就是来显摆的!显摆他敢在石磊金盆洗手的场合下还带这么多人来,要所有琴岛道儿上的兄弟都瞅瞅他齐小北是不是最牛逼。
齐小北这话音还没落下呢,毕仁军就又发话了:“都他妈给我滚犊子!老子就看不起装逼的货色,谁爱跟他和气就他妈跟他和气!跟他和气的,那就是跟我http://www.hetushu•com不和气!我毕仁军今天还就把这话给撂下了!”
“操,是不是虎逼啊,什么场合都带一群人,装给谁看呢。”毕仁军不屑的哼了一声:“装犊子没这么装的,谁几斤几两,大家伙都清楚的很啊!”
“哎呀,在场的大家伙,是谁的裤裆拉链没关好啊,露出这么一头大骚鸟。倒不是怕给我们诸位熏着,那也要考虑考虑别熏了磊哥这洗手的金盆儿啊?哈哈哈……”齐小北气势嚣张,没办法,人多!
石磊金盆洗手的仪式订在一家私人会所,这家私人会所的老板和石磊也是老朋友了,石磊一直都帮他摆平各种道上的事情,而这会所自然也有石磊的干股。
琴岛道上这么多年来,最大规模的一件事情终于如约而至,石磊要金盆洗手的事情传遍了琴岛每一个大街小巷,这些日子里,甭管是瞎混的社会人还是正儿八经上班的编制人员和小白领,甚至还有那些乳臭未干的学生们,茶余饭后和课间休息时,嘴里谈论的都是这件事情。
轰!石磊这百十号兄弟都围绕了过来,hetushu.com这架势绝对是要把惹事儿的人给活剥了!谁敢在今天抹磊哥的面儿,他们一定会让谁尝尝苦头!
……
今天他就是处处压他毕仁军一头,他毕仁军也没胆跟他先动手!
“如果这小子不是仗着自己是琴岛人,恐怕就被磊哥不知道灭多少次了。”徐云道:“算了,人各有志。磊哥,我也知道你有私心,你也不希望在你金盆洗手之后,琴岛小哥一蹶不振彻底给东北帮的人给压倒。谁都有这种心理,只不过现在琴岛圈里这掌门人实在有些烂泥扶不上墙。除了嚣张的气焰是个当老大的料子,其他方面一无是处。”
但这毕竟是石磊的主场,总会有人站出来制止这一切!
石磊点了点头:“我懂。”
有些时候,做人还真是要懂得看情况,毕仁军不屑的切了一声,冷笑道:“装,继续装。”
徐云笑了笑:“不管是谁,最后都会输。”
但石磊退隐也意味着把这份干股放弃,不过,这家私人会所的老板还是诚恳的要给石磊在江湖最后的事情办的敞敞亮亮的!他太清楚这些年石磊帮了他多少事情和*图*书了!
“老弟的意思是?”石磊一怔,他真没考虑太多这个陈局的问题,他考虑的永远是他看到的大局面的事情。
“磊哥,你心里想的什么我都清楚。”徐云微微一笑:“不过,我多说一句,你想的这些事情或许真的是多虑了。因为你考虑的这一切,都没有把陈局的铁腕手段考虑进去。”
“兄弟,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真的是一点都不烦心了。”石磊哈哈笑了笑:“来,干了这杯酒!”
毕仁军这话马上引起了众人的议论,显然,毕仁军的东北帮在琴岛的覆盖面更大一些,他这话是指名道姓的挑衅齐小北啊。
石磊当年如何一步登天,现如今又如何如日中天,做过什么了不得的天大的事情,全部统统的都给重新扒拉出来,添油加醋的流传在每一个人的嘴里。
但若最后琴岛的大权被毕仁军拿走,就算毕仁军以后会给石磊面子,那他手底下那么多东北猛虎可真不好约束啊,到时候仗着势力强大必然会给造成很多的麻烦和骚扰。这就是石磊所考虑的更为全面的因素。
“你的意思是……不论是毕仁军,还是齐小北,http://m•hetushu•com最终都会输给同一个人。”石磊惊讶道:“为什么你会对陈局有这么大的信心?”
“今天到场的人,都应该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章强突然就站了出来:“磊哥金盆洗手的日子!谁敢造次!我提醒一下某些人,磊哥的双手只要没进那金盆!他说话就好使!”
“这祸害早晚会惹出大麻烦的。”徐云等到齐小北离开之后,才淡淡开口:“磊哥,其实你安全没有必要提醒他现在的局势。不管你说什么,他都会误以为你在涨别人气势灭他的威风,根本不明白你忠言逆耳的话。”
“今天可是磊哥金盆洗手的日子,大家伙还是和和气气的吧!都和和气气的,和气生财!和气,哈哈哈,都和气一点吧!”有人出来充当和事佬,那是因为他谁都不想得罪。
徐云笑了笑:“你放心,磊哥,明天的事情有我呢。谁都别想在你金盆洗手的时候给你添乱子。”
林歌也冷笑一声:“就这样的,还敢跑你跟前叫板儿,磊哥,你是不是有点太仁慈了。”
至少这些人以后不会难为他石磊做任何事情,这点面子多少还是会给他的。
“我不只和*图*书是对陈局有信心。磊哥,我是对这个社会有信心。”徐云道:“黑和白在这个世界上是永远对立的,而且也绝对是谁也无法消灭谁的,永远都会存在。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压正。这也是千古不变的理儿。”
这些人里面自然是少不了毕仁军和齐小北!齐小北昨天的话还真是说到做到,带了四十多个兄弟来到这里,这架势让石磊的那些兄弟都有些要急眼了。这种场合真的不适合带那么多人,齐小北这么做有点抢风头的意思。
碍于很多方面的原因,石磊必须要考虑全面,一个在琴岛混了这么多年的老大,就算放得开一切,也绝对不希望自己金盆洗手之后还会被人骚扰和羞辱。这些麻烦,能避免,必须避免。
这天,琴岛有头有脸的社会人几乎都到齐了,还有很多没来的那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够资格站在这样的大场面上。
石磊对齐小北也的确是很失望,他确实是有私心,他金盆洗手只是意味着他退出,可不意味着其他人退出,也不意味着他那些兄弟们退出。如果齐小北能给琴岛争口气,把还想继续混下去的人都集合起来,他也能安享后半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