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56章 我行我素的徐云

齐小北的如意小算盘打的非常响亮,就是吃准了这一口。反正现在受益的人是他,只要他有利可图,那其他什么事儿都不算事儿。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等他慢慢吞并下石磊这些个地盘之后,琴岛的一切就都属于他了。
石磊苦涩的笑了笑,实话实说:“我真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幅狼狈的样子,真的……我最不希望让你知道。”
但这种事情无法取证,但凭借他们几个人的一面之词根本无法立案,谁都知道石磊曾经是做什么的,谁也都知道章强他们几个兄弟都是跟着石磊做事的人,他们说这话,除了徐云之外,恐怕还真没有人会相信他们。
徐云不以为然道:“我做人从来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我想怎么做也没人拦得住我。晚上之前,齐小北会让人把钱给你送回来的。”
“老弟,这事情真的没有办法好好处理。”石磊道:“时间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路子可以处理了……你知道,我已经退出了,我不会再用道上规矩去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齐小北再一次用单杆一百零三分将手下一个小弟完曝之后,徐云这个不速之客却突然闯入了这个僻静的仓库里。
“你和_图_书不是怕让我知道,而是你怕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让我自己感到后悔和亏欠。”徐云道:“其实并非这样,我不亏欠,我仍然觉得你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既然要想得到一些你应该得到的东西,势必会付出代价。你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你退出了,你不在为那些摔绊而拦住自己通往正确人生的道路,这点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徐云没有说话。
“磊哥,该发生的事情躲不掉。”徐云并没有过度的去安慰石磊,因为他知道石磊是条汉子,不需要那些话来鼓励:“既然发生了,就要面对。这或许是你预料到的事情,所以真的不需要有什么难过的。你挺住了,你就是条好汉,兄弟为你自豪。”
当徐云来到医院的时候,石磊始终不愿意正视徐云的目光,他会有今天的一幕,在他决定金盆洗手的时候就考虑到了。可这来的有点快,所以他心里仍然是有疙瘩呢。
“报警肯定晚了。”徐云淡淡道:“这种事情本身取证就不容易,现在取证就更不可能了。但我有我的处事方式,我不是暴徒不代表我不会使用以暴制暴的方式。”
石磊惊讶的看着徐云:“m.hetushu.com老弟,为了这点事情,不至于……你是上流社会的人。”
就好比一个在什么局啊什么部啊,做局长部长习惯了的人,突然一天宣布退休了,没权了,那种空唠唠的感觉必定是没坐到过这个位置的人所能想象到的。
“嗯,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儿的。”徐云道:“还要感谢杨振,如果不是他拿着那张欠条去找我收房子,我还不知道你出事儿了呢。磊哥,你若是相信我,以后这种事情就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拖得越久,就越不容易处理。”
徐云很清楚石磊是要面子的人,所以没有直接和石磊取得联系,他想办法联系上了章强,这才了解到这一切发生的事情。齐小北的人把石磊打成重伤,并且敲诈勒索了那么多钱,这判他个十年都不成问题。
这就是齐小北敢冒险做这件事情的原因,他根本不担心警方能拿他怎么样,除非石磊复出。可石磊恐怕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赔上毕生的名誉而复出,金盆洗手还复出的,就没有一个不是惨死街头的……
徐云在章强的口中得知,齐小北这个人酷爱打台球,虽然这年头打台球算不上什么高大上的活动了和_图_书,可这人若是喜欢,那就会把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这上面。
“有你这话,我心里舒服多了。”石磊道:“什么都会扛过去的,我没事儿,这点小伤还不能让我怎么样。”
“我真的是为了我自己,磊哥,你可别多心。”徐云笑着道:“你好好养伤,伤筋动骨的伤势最好还是静养。回头我让鸽子给你送一些助于恢复的药物,到时候他会告诉你怎么用的。”
石磊淡淡的笑了笑,他听得出来徐云是在给他宽心。
“不只是这样,我也为了我啊。”徐云笑了笑故意把气氛弄的轻松一些:“我还需要他帮我去把杨振手里那张欠条给收回来,我可不舍得把那已经装修好的别墅退回去。再说了,我小妹已经把家具家居都买好了,那些东西没有质量问题可不能随便退货啊。若是房子没有了,我往哪放啊。”
一向都是我行我素的徐云才懒得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枷锁,他想做的事情就一定没有人能够阻止。现在他就想让齐小北跪在石磊病床前磕个头,认个错。
离开医院之后,徐云马上打电话让林歌去把那几样石磊用得到的药给他送过来,而他则是一个人去找齐小北了。
石磊和-图-书一怔,他当然知道齐小北逼着他按手印的欠条:“你让杨振有什么事情找我处理,这事儿和你没关系,那房子是他自愿卖你的。”
石磊知道徐云肯定又会给他那些无法估价的灵丹妙药,连忙道:“我这又死不了,反正也没事儿,静养一下就好了,你那些宝贝东西就别往我这里扔了,太浪费了。”
“那又怎么样。我只是突然想要齐小北清楚清楚自己算个什么东西了而已。”徐云看到石磊的一刻开始,心里的火就已经在烧了,不只是因为石磊仗义,也是因为石磊的举动帮了陈巍很大的忙。
“哈哈,我是怕再没用的话,那些东西就过期了,磊哥,你就行行好帮我用了,别浪费了。”徐云的玩笑让石磊的心情的确恢复了不少。
“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徐云淡淡道:“不管怎么说,齐小北会找你麻烦,都是因为杨振。”
石磊有些苦涩道:“我知道,我应该第一时间报警,可是以我的身份,就算报警,恐怕也没什么有利的证据可以帮助到我。陈局是个讲究人,我也不想给他增添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琴岛这些年说稳定也稳定,说乱也乱,陈局想要彻底整风需要操更多的心m.hetushu.com,我不能给他添麻烦……真的。”
用齐小北的话说,他若是不混社会了,去参加个什么台球锦标赛,说不定还能赢了胖小丁,到时候他就是国家的骄傲了。因为和一般人打斯诺克,齐小北很轻松就能单杆破百分,所以他才有这份自信说这种大话。
这种心态的调整需要一个漫长的周期,而这个周期里的人是敏感的。现在的石磊就是敏感的,最不愿意让他在做出金盆洗手决定的时候,最支持他的人看到他现在这幅模样,不仅仅是丢面子的问题,还有其他啊……
而此时此刻,心情无比喜悦的齐小北就在一个私人仓库的台球桌前大杀四方,这个仓库平日里晚上可能会干点见不得人的买卖,而白天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有人在打牌,麻将,斗地主。
然后会有人轮番陪着齐小北打打台球,哄哄老大开心。最近几天齐小北白赚一大笔钱,更是在这里玩儿的嗨,每天下午都要待上几个小时,用他那超凡的球技虐一下自己的小弟,然后给自己封一个华夏版奥沙利文的称号。
“老弟,你不用为了我这么做。”
石磊一怔:“以暴制暴那不就是我的方式……可我退出了。我不想你因为我去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