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66章 聚合离散

“对不起……我先去车里。”虞美人试图掩面离开。
徐云一怔:“才去这么几天就看出来是指挥型的了?”
但徐云却一把拉住了她:“一路上,你辛苦了。”
果果在神龙大队里面一直都很受到虞美人的照顾,但是她毕竟没有听说过徐云和她之间的故事,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样子的情感联系。
虞美人微微一笑:“希望吧,她是个很坚强的孩子,而且也很好面子哦。大家都知道她是你炎龙认的干女儿,她身上的压力还真的是比别人更大呢,因为你的那些事情在他们那群孩子心中可都是传说哦,她说过,绝对不能丢了你的面子呢。”
“我挺好的,别担心。”徐云道:“最近我一直都在处理天娱集团的事情,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完全没有以前那么危险,到是你,多注意休息,不要忙碌起来就连身体都不顾了。这样我会很担心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团聚是相对的,终究要分离的。这话在某些时候听起来甚至会让人觉得有点悲凉的滋味,可却又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实。合久既离,纵观地球历史那么多年,不都和图书是这样的吗?更何况是人类之间的小圈子呢。
这位置大也好,小也好,只要有她的那么一个位置,她就心满意足了。她对徐云的一切,都是默默付出的,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从一个偷偷留下的馒头开始,受罚不能吃饭的徐云就已经被虞美人满满的爱包裹了起来。
这丫头片子,永远这么精灵古怪啊,太懂事儿了。
虞美人点点头:“是啊,可她这么小……我真有点担心呢。”
“嗯啊。本来演习是让她去跟着学习,可没想到这丫头在作战计划布置上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漏洞点,直接弥补了全盘战局一个唯一会导致输掉的地方。”虞美人说到这里都有些激动:“首长对她都欣赏的不得了呢。”
就在这一瞬间,居然消失全无,虞美人有些抱歉的摇了摇头。
分离在所难免,但悲痛却是可以避免的,恰当的时机避开这个话题,然后悄然离去,这是果果唯一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宴席散场,看似结束的一切,却又好像才刚刚开始。
“自己给自己找压力……这丫头。”徐云无奈的笑了笑:“我真不希hetushu.com望你们赶夜路啊,若是能留下来住一晚就好了。”
这么懂事儿的孩子当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爸比,我没什么好跟你说的了,你记得明天帮我带话转达,我爱大家。那个,我先上车,我有点困了,你和虞姐姐好好聊一会儿吧。”
只是果果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因为这次来琴岛,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一人——虞美人。
为了不让两人有心理负担,果果还特别强调:“该走的都走了,剩下的也都喝的差不多,在房间休息不会听到什么的。你们有话慢慢聊,我先回避。”
可现在突然有了安静的空间,虞美人却又一时语塞,不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些什么了呢。
“没关系的,我又没有喝酒。”虞美人道:“放心吧。再说了,首长可没给我们太久的假期哦,这还是特殊情况才让果果出来的,不然连让来都不能让来。”
“你觉得还有谁能在首长面前下命令,让他放人回来看你,恭祝你乔迁之喜呢?”虞美人微微一笑。
不管徐云需要怎么样的方式救助,虞美人都会义无反顾,即便是赌上她的性命www.hetushu.com,她都不会有半分犹豫。她犹记得徐云上次几乎因心魔膨胀无法释放而险些毙命的夜晚,虽然一开始是她主动,但后来,谁都不知道那天徐云疯狂的压在她的身体上一次又一次的宣泄着……就连徐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没什么麻烦的。”虞美人道:“比以前照顾你的时候轻松多了,果果是个守纪律懂规矩的孩子,做事一板一眼,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多说第二遍,她就能记住自己需要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我们那时候也不大。”徐云道:“既然她决定进入那里,那就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应该面对的总会面对的,我相信她能坚持的住。”
难道说人总会这样,总是会在自己想要说话的时候无法开口,却又在自己可以开口的时候无法说话吗?虞美人有些气自己,竟然在这种时候哑口无言了,之前那么多想要说的关心呢?那么多想要说的问候呢?
“你也不要担心我,我也很好。”虞美人道:“也放心果果,在大队的日子里,我一定会代替你照顾好她的。首长说过了,她是一个指挥型的军事天才,如果加hetushu.com以培养,以后势必会成为我们华夏军界里的骄傲呢。”
在很久很久之前,他们还都情窦初开的年纪,虞美人那在内心燃烧的火热爱情就彻底倾注在了徐云的身上,这么多年,徐云大大小小的伤势手术,她都亲自参与,她知道这是她唯一能给徐云提供帮助的地方。
“那也不能让她骄傲了。”徐云道:“这丫头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徐云听了这事儿也是相当骄傲啊,这可是他认的女儿,真给他徐云长脸!
果果微微一怔,她突然意识到这之间似乎是有事儿,她有些后悔,自己晚上占用了徐云太多的时间,甚至没有给虞美人和徐云单独说话的机会。
徐云恍然大悟,这事儿也还真的就只有左冷月才有这个面子呢啊。
说到这里,徐云还真有些纳闷了:“首长怎么知道我搬家的?”
果果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阮清霜和仇妍熟睡之后便和虞美人离开,虽然她知道跟徐云告别一样会让徐云伤心,但她还是决定对徐云说一声,她相信徐云的承受能力肯定比阮清霜和仇妍更强大。
徐云咧咧嘴:“看你说的,这小丫头直接都被你说成和_图_书精了。有点小成之后,很容易使人膨胀,我到不太希望她一帆风顺的。哈哈……不过,我相信首长他们一定会想办法的,就算没有困难打击,也会给他制造困难和打击。”
如果说果果知道这些事情,她必然不会做出现在这种决定,当虞美人也站在了道别的一方时,她内心的挣扎显然已经无法用伪装来遮掩了。
“那你就在车里等着,别乱跑。”徐云对她还是挺放心的,没有经受过特训的果果就已经是个人精了,现在又经受了神龙大队的特训,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再说汽车就在自家院里,肯定也不能出什么事儿。
虽然她很清楚,那天徐云是因为特殊情况才这样做的,但她守口如瓶没有告诉任何人。一切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她相信,就算不是因为特殊的原因,徐云心里也会有她的一个位置。
虞美人一晚上并没有跟徐云说几句话,这倒不是因为徐云一直都被果果占据着,而是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徐云又是中心点,你一言我一语,虞美人的性格又比较谦让,所以开口和徐云说话的机会并不多。偶尔有,也很快会被那热闹的气氛给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