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72章 心理变态

狼藉的办公室里,徐云把手中还剩下半根的泰山佛光扔在地上:“杨总,你的烟还挺好抽的。”
本来虞美人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果果悄悄的拽了两下衣服,这才制止了她进一步试图和文枭沟通的想法。
而徐云完全没有理会杨振的解释:“带我去见独眼。不然我现在就要你死。”
虞美人和果果都没有被任何东西束缚,但两人完全没有想要逃走的意思,她们很清楚根本就不可能逃得掉,任何无谓的挣扎都是自取其辱,况且他的目标也并不在她们两人身上,她们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威胁和伤害。
杨振着急忙慌的往回赶,他脑子里飞快的编造着各种理由,然而在他赶回公司看到徐云的第一眼之后,脑子里瞬间就成了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然而杨振的庆幸根本就没有坚持几分钟,说时迟那时快,徐云已经一步上前将杨振的喉咙掐在手里,哐当一声把他整个人都拍在了墙面上!杨振只觉得自己的脊骨都被拍错位了似的,可很快他就顾不上去琢磨自己的颈椎骨了,他现在已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在杨和-图-书振眼里,狼藉的办公室根本就不重要,就算整个公司给徐云砸了,只要徐云不会直接对他下手,那他都是庆幸的。
公司里的员工都在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人敢吭声。杨振也顾不上自己是否再被看笑话,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徐云,迅速的往外面走去,他要把徐云带去,让这俩人拼个你死我活去吧!
“当年你出事之后,我们大家真的都好难受。”虞美人深呼一口气:“每个人都很不安,过了好久我们才将这一切都遗忘掉,在那之后,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把炽龙的称号拿来去用。”
杨振现在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徐云的手指就像是数条钢筋紧紧的攥住了杨振的咽喉!杨振只能拼命的点头,用这种方法来告诉徐云他答应了他的要求。
虞美人知道,任何人经历了文枭所经历的一切,心理都会有问题的。
“呵……呵呵……”杨振干笑两声,他完全搞不明白徐云脸上笑容的意思:“徐总若是喜欢抽的话,我马上就让人多买几条给你送过去,哈哈哈哈,这都是小事儿。”
文枭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的眼hetushu•com睛伤的太严重了,别说是当时,就算现在最先进的医学,也不一定能移植成功,只说能有可能的成功率了,但绝对不是绝对。而现在,这伤势已经那么多年,各种血管和神经系统也都已经彻底生长成封闭状态,就算有回天之术的人恐怕也不可能拯救他这只眼睛了。
徐云仍然没有松手,他要让杨振知道什么叫做恐惧,让杨振知道什么叫做畏惧。想要一个人的灵魂彻底被征服,就要让他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什么叫做恐惧!恐惧可以彻底击垮一个人的所有信心,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
无言以对的文枭只能用怒吼来反驳:“我说是对的他就是对的!凭什么你们说是错的就是错的,你们说是对的就是对的!我的人生我有权利自己决定!我的人生是我自己的!是我自己的!自己的!”
“徐总……你听我解……解释……这件事情跟我绝对没有直……直接的关系啊!”杨振惊恐的睁大眼睛,就怕徐云这手里一个哆嗦就给他掐死了:“是……是这样的……咳咳咳……徐总……我……我说不出……”
“炽龙……对不起。”虞美www•hetushu•com人也不知为何,突然开口了。
面对疯了一样的文枭,果果一言不发,她很清楚的告诉自己,这个人的心理有问题,有疾病,所以千万不要招惹他,万一惹急了他,他会做出什么样子的疯狂举动是让人无法判断的。
“现在就带我去。”徐云可不给他太多享受生活享受空气的时间,一把拎起杨振的后颈,猛的往前一推!杨振踉跄着跌跌撞撞的冲出办公室。
“可你真的认为你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吗?!”虞美人追问道。
杨振在死亡恐惧的威逼下疯狂的点着头,即便是他每一次点头都几乎将自己陷入彻底的休克中,他仍然拼命的这么做着,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行动告诉徐云,他真的不想死,真的真的不想死!
“如果是现在,我一定会把你的眼睛医好的。”虞美人淡淡道:“当时真的……真的是对不起了。”
“咳咳咳……!呕……咳咳咳!!”杨振拼命的咳嗽着,差点呕吐出来,即便是这样,他也仍然享受空气,拼命的呼吸着。
他早就默认了自己是“独眼”了。对于这个称呼,他显然不够满意,或许是炽龙让他和-图-书觉得更亲切,总之,他并不喜欢独眼这个称呼。然而他那炽龙的称号早已经被剥夺,剩下的只有独眼这一个称呼而已。
文枭的身体微微一怔,但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任何下一步的行动,就好像完全没听到虞美人的开口一样,他的沉默让气氛显得更加的不舒服了。
……
徐云很清楚等待他的是什么,是文枭疯狂的报复,是文枭疯狂的质问……而这一切他都必须去面对,如果他不面对,替他承受这份孽债的便是无辜的虞美人和果果。
虞美人最终默默的点了点头,认同了果果,没有再继续试图说服文枭。如果说文枭这一切能有人解开的话,恐怕徐云绝对是那唯一的一个……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安静的防空洞内空气稀薄而潮湿,文枭安静的坐在虞美人和果果的面前,虽然他是闭着眼睛的,但是那只瞎了的眼眶又似乎再空洞的注视着一切!
果果认真的用眼神和虞美人交流,试图告诉她,她这样的方式不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还很有可能激怒他,一旦他发狂,或许就很难是她们能重新控制住的了。
虞美人看着文枭,有些心痛,如http://m.hetushu•com果当年她能有如今的医学理论和手法,说不定真的可以做一个眼球移植的手术,那样文枭就不会成为现在这样一个让人看到之后就心生畏惧的“独眼”了。
可现在的文枭又是如此的危险,如果徐云来了,他会给徐云开口说话的机会吗?虞美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一切的未知让她感到恐慌和迷茫。
而恐惧之中,死亡的恐惧是最能将人控制于手掌之中的!
在徐云松开手的那一刹那,杨振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最奢侈的东西竟然是免费的,虽然充满了雾霾尾气的味道,但这份空气仍然让他感觉是他这辈子嗅到最美好的东西!最珍贵的东西!
“那又怎么样?”文枭突然有了反应:“有没有人用,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一个被抛弃的人而已……在你们的世界里,早已经没有了我的立足之地,我能做的就只有苟且偷生而已,不是吗?”
“千万别跟我说什么道歉的话,你们谁都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们的!”文枭的情绪终于有些被打开了:“我只是要做我想要做的事情而已,明白了吗?我不再受到任何纪律的约束,做我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