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75章 沉默的相见

可是留给虞美人的时间根本不足够她思考的,甚至在她还没有得到任何思绪的时候,问题就已经出现了。而且是完全没有办法回避的情况——徐云出现了!
果果咧咧嘴,看来这家伙可不是凭借她这张三寸不烂的小舌头能搞定的,心魔对他的吞噬要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严重。
今天就算赌上性命,虞美人也绝对不会让文枭伤害到果果的,她祈祷徐云不要冲动,不要把这件事情变成更为复杂的情况。他们都需要冷静下来处理,才能得到一个最完美的解决方法。
呼,虞美人决定等这件事情她们平安脱险之后,她一定要把果果的这份天赋也告诉首长。怪不得果果能在那么严紧的作战计划上看出细微的漏洞,其实她并非是从作战计划入手,而是从对立方的心理入手,所以才能第一时间发现作战计划上的漏洞。
“是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你可就大错特错咯。”果果叹了一口气,似乎对文枭的回答非常不满意,这一声叹息好像就是再说,他已经无药可救了,随他去吧。
和-图-书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时间里,徐云就出现了,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就连文枭都有些不敢相信。
果果这话明显是说给文枭听的,徐云都替她捏了一把汗,这不是再刺激文枭吗?他刚刚赶到,所有的一切都毫不知情,他可不知道果果这小妖孽已经不是第一次刺激文枭了。
“我不会错了……我再也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错事。”文枭的脸色阴冷:“我已经犯过一次让我无法原谅我自己的错误了,所以我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再也没有人能阻碍我,我保证。”
“就怕有人不想谈哦。”果果道:“懦弱的人总是喜欢逃避现实,觉得不谈就能避免一些事情,却不知根本就无济于事呢。”
果果对于神龙大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奎宝啊。
文枭脸上的肌肉抽搐着,面对一个让他哑口无言的小女孩,他显得有些束手无策,按照他这么多年的习惯,直接杀之是最有效的方法,这样既能让他得到满足,又能让对方闭口,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都说过些http://www•hetushu•com什么。
如果能把文枭在他心魔的控制中拉出来,那样徐云就绝对不会有危险了,若是同时也能拯救文枭与水深火热之中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文枭就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徐云,虽然在他那深邃的瞳孔中什么都看不到,但却仍然会让人感觉到一丝丝的心痛,没错,就是心痛这个男人的一切。
在和心魔的纠缠中,文枭再一次落败,他冷冷道:“我不需要别人帮我,我只知道,只要杀了我想要杀的人,一切就都结束了。我也就再也不用生活在这种悲愤之中,我就能走出我过去的生活阴影了……”
果果不介意的耸了耸肩膀:“当然不会有人用这个借口离开。这可不是你给我们机会,是我们给你机会哦。搞清楚状况吧老兄。”
徐云原本满腔的怒火也在面对文枭的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他的责怪,他的愤怒,他对文枭竟然会对虞美人和果果下手的不满,全部都烟消云散。
就好像是先有鸡生了蛋,还是先有蛋孵化了鸡一样,永远没有人能搞http://m•hetushu.com得清楚这个问题。文枭和他自己的心魔,就像是鸡和蛋的循环,他自己都不明白,其他人更是无法明白了。
可这次他竟然无法出手,就是因为这个小女孩问他的这个问题,让他开始去思考,这么多年来,到底是他在借助心魔的力量去完成那些杀戮,还是心魔控制着他去做那些杀戮的事情呢?
“呼……”果果长舒一口气,“看来你连自己应该怎么做,都已经不受到自己的控制了哦。说实话,我还是非常同情你的,但有些事情别人可帮不了你,这事儿就没人能帮你。”
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嘛,把杨振的小心脏给折磨的死去活来!
文枭僵硬的表情颤抖了一下,终于开口了:“这里没有懦弱的人……谈可以,但谁都别想用这个借口离开我的视线。”
杨振把徐云带到这个隐蔽的防空洞之后,当时就脚软了,他呼的长舒一口气,现在两个人爱咋咋地,他是真的不想参与进来了!
原本就足够安静的防空洞里,现在的气氛更是安静的让人心感不安,杨振狂咽着唾沫,www•hetushu.com他想要组织的语言,一句都没说出口。
这话说完,直接给杨振那激动的小心脏泼上了一盆冷水!哎呀我去!为啥我还要在这里呢?根本就没我什么事儿了,难道你们就不能好好的谈谈,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吗!
虞美人飞快的转动着自己的思想,她相信一定有办法能用平稳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果果已经道破了问题的关键。并不是文枭想要对徐云动手,只是控制了他的心魔想要对徐云动手,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杨振虽然没敢开口接话茬,但是脑袋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哐哐哐的,一点都不含糊。他也希望他们能自己去谈,他现在就想走人!
“我……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一步?”杨振生怕一句话说错就会遭来横祸,所以他开口是那样的谨慎,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面对全年级最厉害的班主任和级部主任似的。
在一旁安然无恙的虞美人悄悄的对徐云做了一个手势,这个手势是他们龙怒特战队的战术手语。是告诉队友这种时候要小心谨慎,状况暂时是稳定的,千万不要出现过激和图书的行为,过激的行为或许会激发突变。
而这期间,虞美人大部分时间都深陷一种惊讶之中,她惊讶的不是文枭,而是果果,小小年纪居然在心理学上能看透那么多东西。要知道就连她这个把全部业余时间都用于心理学研究上的人,也没能把文枭身上的东西看的那么透彻。
看到虞美人的手势之后,徐云的心里就更放心了,至少这说明她们是安全的,文枭还没有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虞美人的开口终于打破了这个僵局:“这件事情,恐怕是需要你们两个兄弟慢慢来商讨才能解决的……所以,我想你们是否可以互相给对方一个机会呢?安静下来,有什么事情慢慢谈。”
但杨振的话无人理会,这就让杨振更是不安了,哪怕有一个人喝斥他,让他蹲到角落里面去等着,也比这样给晾在一旁啥也不能做要强啊!
“徐总……你要见的人……不,是要见你的人……”杨振平日里这张嘴虽然不能说是铁齿铜牙,但说起顺口溜来也绝对不打抖啊,可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两尊大神他谁都不敢得罪,也谁都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