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084章 同生共死

心魔要的就是足够强大的人,一个足够强大的身体!
虽然果果足够聪明,足够懂事儿。但现在的她还没有办法做出如此巨大的取舍决定,这关乎的不是一个答案。
显然,徐云这种视死如归的心态,让他在与心魔的抗衡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优势。如果徐云真的因为窒息而脑死亡的话,那他的心魔也将会随之灰飞烟灭。心魔毕竟是一种精神,一种控制人心的邪恶之心,它没有实体。
她没有办法丢下徐云一个人,心魔爆发的徐云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昏迷,陷入生命危险之中。如果她不在场,还如何保证徐云的周全呢?
当徐云双手松开自己咽喉之后,他大口的喘息着,劫后余生的感觉再次让徐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即便是那心魔已经越来越嚣张的反噬着自己的精神和控制力,徐云仍然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
可为什么就这样一个自己,徐云也不会把他抛弃放弃呢?之前他还不是废人的时候徐云就已经放弃过他,为什么现在却又能在这种时候,心里还想着自己的安危?!
“你们快走……这里有我。”文枭颤抖的身体一点http://www•hetushu•com一点的站起身来,他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体力,才让那毫无气力的软弱膝盖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果果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龙怒特战队里的那些人可以说出同生共死的誓言,这不仅仅是一个誓言,不仅仅是一个承若,不仅仅是一句温暖人心的话……
这更是一个让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忘记的兄弟之情!文枭会选择重新站起来,那就是要告诉徐云,今天,他就是要做那个和他同生共死的兄弟!
如果文枭能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好好的去思考,他就会发现,抛弃他的人并非是徐云,而是他自己。是他自己先抛弃了他的职责,抛弃了他的使命,所以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徐云现在真的很挣扎,很痛苦,那种痛苦可不是随便说说,那种痛苦是发自内心的,发自肺腑的,是他竭尽所能才控制住的魔性爆发。他知道,他不可能一直坚持住,他还没有找到控制心魔的窍门和基本,不可能做到文枭那种收发自如。
当年文枭以为徐云抛弃了他,放弃了他这个曾经一起出和*图*书生入死的兄弟,其实并非是这样,徐云放弃的不是他,而是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已经影响到了国家的利益,影响到了神龙大队的机密。
徐云就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样,突然站起身来,对虞美人和果果喊道:“带果果和文枭先离开这里!快!再不走就晚了!”
徐云不想自己死的时候,它可以控制身体用自掐的方式威逼他退出对自己的控制,而徐云视死如归的时候,它知道这种方法无效而且还存在高风险,那就只能作罢。
“如果你们不走,那危险的就不只是我一个人了。”徐云竭尽全力的忍受着精神力上的疼痛道:“我心里想的一切它都清楚,你们是我的软肋,如果你们再不离开,就会成为它拿来利用而控制我的工具,快点走……带果果和文枭都离开!”
“……”虞美人张大了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没有办法相信,真的没有办法相信。
一切都怪不得别人,更怪不得徐云……徐云为他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一刹那,这个只有当年被同生共死兄弟们所“排斥”的时候才流下过眼泪的男子汉,再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图*书
徐云抛弃的不是他,而是一个无法自控,为了个人兄弟利益而要舍去大义的人。徐云也心痛,徐云也不想要那样,徐云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徐云那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没有足够力量的人是不可能滋生心魔的,一个软弱到手无束鸡之力的人,他内心的魔即便是想要爆发又能如何?连一只鸡都搞不定的人,极限的力量又能怎么样?恐怕仍然无法形成什么威慑和威胁。
还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文枭,眼神里流露出一抹泪光,他没想到徐云在这种情况下,连续两次都在被保护的名单里提到了自己。徐云并不只是让虞美人带走果果,还有他文枭……
“不行,我们不能走!你现在太危险了!”虞美人虽然也兴奋徐云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反控的局面,可她也一样很清楚,这或许只是一个刹那的瞬间而已,说不定接下来的一切又会变得更恐怖。
这种承受力的极限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文枭能站起来真的让所有人都很惊讶。
文枭终于明白,当年是他让徐云难堪,是他让徐云背负着那么沉重的包袱来对自己出手,他真的太任性了,太不懂事儿了和-图-书……一切的错误,都在他自己身上,与其他人毫无关系。
虞美人浑身一震,要知道现在的徐云已经心魔爆发,而他能说出这句话来,显然是他控制压制了自己的心魔,所以才会如此理智。
“果果!!带上文枭和你虞姐姐快点离开!”徐云最后一声怒吼之后,文枭的脸上多了两道痛苦而又充满了欣慰的泪水,他突然发现,他已经找到了答案,这么多年,他根本没有资格向徐云讨要什么亏欠,是他欠了徐云一个道歉。
而且他文枭现在只是一个废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帮上忙,只能拖累连累他人的废人!
如果没有徐云人身的寄托,不存在徐云这么强大的肉体来承载,那这可怕的心魔也不可能滋长而生。有人说过,心魔有多强大,证明一个人的实力有多强大,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
最惊讶的还是徐云自己,他很清楚他刚才的攻击会带给文枭怎么样的伤害。这种伤害恐怕是除了死亡之外的最高伤害。而文枭竟然在承受了这种重创之后,还能站起身来面对他。
徐云不可能放弃自己的任何一个兄弟,即便是文枭现在连自己行动都很艰难,即便是文枭和*图*书的咄咄相逼才让他心魔爆发,但徐云仍然不会去责怪文枭,不会去放弃文枭。他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面对徐云这种百年难求的体质,他内心那强大而恐怖的心魔又如何舍得真将其毁灭了?心魔可以窥探徐云的一切,当徐云真的升起那个可怕念头的时候,心魔自然就放弃了这种威逼的方式,它清楚徐云脑子里想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会做。
果果和虞美人一样,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她知道徐云的判断是正确的,她们快点离开这里是正确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可她也没有办法做出这个选择。
徐云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了精神上强烈的震动,他知道是心魔在反噬,在反抗,想要尽可能重新控制他!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文枭无法理解徐云的世界,无法理解徐云到底想了些什么。如果他能想明白这一切,或许当年就不会做出那么愚蠢的选择,走上那样一条不归的路了。
这种感觉让徐云感到兴奋,这种兴奋也是一般人无法体验的,只有徐云自己才清楚这种感觉,能在心魔的侵蚀中找到灵魂深处的自我!这绝对是一种让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