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02章 深夜造访的神秘人

“理论上是有办法的。”莫问天的话音一转:“但是,只是存在于理论。因为根本就……罢了,不多说了,说多了也只会增加你们自己的烦恼。今天就到这里,我想明天看看他的情况再说吧。”
徐云还想开口问些什么,但左冷月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要沉得住气,既然莫问天已经出手了,那就说明他不会管了一半儿突然就不管了。这不是莫问天的风格,不管怎么样,莫问天最终都会给出一个答案的,现在他不说,说明他心里也没谱儿。
“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矮个子的刑警无语道:“还来个直升机空降不?带着重武器把咱俩解决了,把里面人救走?好莱坞啊?你要是困了,就眯一会儿,我先看着点,别瞎琢磨,不嫌累呐。”
身穿连帽衣的男人走进文枭的病房之后,才把头上的帽子拽拉下来,可黑暗的病房中,只能凭借隐约的月光看到他那张阴冷的面孔。走廊上传来两个小护士结伴去卫生间的声音,连帽衣男人一声不响的站在文枭病床前,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床上毫无意识的文枭。
徐云有些担忧:“莫hetushu.com叔,这是……”
看着左冷月的反应,仇妍也不禁忍不住向病房外面看去,是的,嗅觉一项敏感的仇妍也有那么一丝怪怪的感觉,但却又真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最近的精神实在太紧张了吗?
就在他一个察字还没说出口,穿着连帽衣的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刹那间就冲到两个年轻刑警的面前,两个人就觉得心口窝一阵麻痛,直接便倒在了地上,整个过程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发生。
“放心吧,我这一针虽然比麻药还厉害,但是我这针可没什么副作用,想要让他醒过来,拔针即可。”莫问天道:“我这样做也是为他好,他心里并不配合我的救治,我需要他稳定一下情绪。”
有了那一根银针的效用,文枭是肯定能消停的睡上一整天了。或许对他来说也是有益无害的事情,徐云也没多计较什么,既然莫问天还没说文枭没救,徐云这心里多少都没有那么忐忑了。
脚步声很厚重,显然是个男人。当一个穿着连体帽衣服的男人出现的刹那,两个刑警就迅速提高了警惕性。这http://www.hetushu.com大半夜的,就算是个普通人经过,那也挺吓人的不是吗。
高个子年轻刑警已经站起身来,因为这个人似乎一步一步就是要走向他们,因为是医院,他们也不好高声喧哗,只能用不算大的声音质问道:“你什么人啊?!”
一直到那两个小护士在卫生间回来之后重新回去休息室,连帽衣男人才走到文枭的床边。
高个子的年轻刑警似乎对这工作安排觉得特别无聊,打了个哈欠,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矮个子的年轻刑警聊着:“你说,难不成还能来一个组织的人,过来把里面的哥们儿救走?”
穿着连帽衣的男人冷笑一声,口中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废物。
这男人没有吭声,仍然一步一步的走向两个刑警,矮个子年轻刑警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道:“问你话呢,我们警……”
矮个子年轻刑警叹了一口气:“我说哥们儿,咱俩连防弹衣都没穿啊,你是练了金钟罩啊,还是练了铁布衫啊,这么有自信,连子弹都不怕呐?”
这话音还没刚刚落下,医院的走廊远处就传来了脚步声。这已经是将http://www.hetushu.com近深夜一点了,就算是值班的小护士也都差不多都在闭目养神了。突然出现的脚步声自然让两个刑警打起了精神。
莫问天说文枭现在需要静养,气息越是平顺,对他越是有帮助,所以众人也没有多耽搁时间,纷纷离开了医院。毕竟这病房还有刑警把守呢,已经是相当高规格的安全警备了。
“你是真没意思,我就不爱和你一起值班,没劲儿。”高个子年轻刑警摆摆手:“你看着吧,我眯一会儿。”
这个男人低着头,在帽子的遮盖下,让人完全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子。
紧张会让人变得敏感,或许一切都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她们自己有些敏感罢了吧?这样一个时期,左冷月和仇妍也都不会多想,她们更多的心思也都是放在了病房内,想知道文枭到底还能不能有一线机会。
徐云听到这才放心了,他很感激莫问天做的一切:“那他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机会恢复。”
若是有,自然最好,大家其乐融融。到不是自己心里会有多开心,因为那样徐云就能宽心了。而若是真的没有什么机会,那也无所谓,反正他们m•hetushu•com对文枭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整个病房除了徐云和虞美人和文枭有交情之外,其他的还真不会有任何感觉。
可是现在,监控室的监控画面全都是雪花,而监控室值班的工作人员也已经伏案睡着。等到那连帽衣的男人进入病房之后,监控画面的雪花才消失了。
“哈哈,这不是闲着也是无聊吗。”高个子年轻刑警还挺喜欢幻想呢:“这要是真的来了,那我也不怕,直接把他们都解决了,立个一等功,那可就光宗耀祖了。”
左冷月揉了揉太阳穴,或许这段时间她的精神都处于一种过于紧张的气氛下吧,显得特别的敏感。罢了,是自己太紧张了,这里毕竟是医院,能有什么危险存在啊?左冷月一边反问自己,一边重新坐到一旁。
“这值班是真轻松啊,也不知道陈局是怎么想的,里面那家伙都这样了,还能跑的了吗?”文枭的病房门口,两个负责看护的年轻刑警无聊的坐在病房门口的两侧。
他俯身把两个刑警拖起来,分别放置在他们两人的座椅上,然后悄无声息的推开文枭的病房门,直接走了进去。整个过程,恐怕就只有走廊的监控能记录www.hetushu.com吧。
左冷月告诉徐云,虽然莫问天这个人看上去并不好接触,但是做起事情来还是很靠谱的。相信他一定能给一个答案的。就这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深夜,徐云继续在莫问天的针灸下恢复身体。
文枭虽然并不是特别接受莫问天这施舍的诊助,可徐云已经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他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倒不如配合一点,废人一个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就当做自己已经死了罢了。况且,这恐怕也真的是他唯一的机会了吧。
……
虽然说莫问天给文枭诊断看似不心甘情愿的,可是他对这情况又特别的好奇,回来之后不仅自己琢磨,还陆陆续续的拨打了几个电话,不知道是跟谁打的,但讨论的都是文枭的问题。
“奇怪……真奇怪!”莫问天突然就皱起了眉头,一脸惊诧的看着文枭,他伸手掰开文枭的眼皮看了看,又突然取出一根银针扎在文枭耳根后面,这一针下去,文枭立马就没有了精神,刚才还因为莫问天二话不说就动手翻他眼皮有些不爽的文枭,一眯眼,直接就睡了过去,莫问天这一手鬼医的针术还真是不可小嘘的,就一针便把他给扎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