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季 谁与争锋

第0107章 隔床有耳

“算我求你了,带我离开,我不想连累他了。”文枭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如果还能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求求你,帮帮我。”
当所有人离开之后,文枭对虞美人提出了一个请求:“我想离开……你能带我离开吗?我不想看到我老大为我的事情头疼……我是个废人,这事情已经是铁板上的钉子。”
……
文枭怔了一下,他明白,虞美人的话是对的,徐云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他如果还不知悔改的话,怎么对得起徐云。
只是,后来莫问天身上一分钱没带,拿着这卡去路边买烤地瓜和烤玉米的时候,说要刷卡,差点没被人骂个狗血淋头,吼他说没钱就别装“老富二代”!这让莫问天一直没理解,凭啥商场就能刷这卡,路边烤地瓜烤玉米的就不能呢?
他要让文枭受够一切的折磨,然后再一点一点折磨他,让他死。但这之前,一定要让他得到一个废人生存的念想,不然,杀一个本来就想死的人,是不会让他感受到痛苦的。
“不可能,袭警是犯罪行为。”虞美人非和*图*书常严肃道:“文枭,我希望你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考虑明白一个问题,一个人的力量不是用来无法无天,想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的。就算看在徐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情的份儿上,你也应该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了吧?”
莫问天看着白小叶递过来的卡,微微一怔,但并没有伸手接,而是瞅了一眼左冷月,他是怕自己拿了这卡又被左冷月给训斥一顿,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可不能因为这点钱就被骂一顿。
换句话说,现在秃鹫在非常阴暗的地方,根本不可能被人发现,而他们就是明面上的一盘棋,秃鹫随时都可以加入到战局之中,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千万不要小看这个距离,在间谍机密活动中,这个距离已经相当厉害了,毕竟这窃听器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极为普通的透明胶布,如果不非常仔细的寻找,是相当不容易被察觉发现的。
虞美人很为难:“不可能,就算我想帮你,就算我也不想让徐云为你的事情头疼,我也不可能带你离开的。你现在还在警方的m.hetushu.com监控下,不管是最终能不能恢复,我们都需要得到一个总队的批文,才能有权力将你在警方手里要出来。现在门口就有刑警看着呢,你让我怎么带你离开。”
“你真把燕京大学当技校了?你想去教书就去教书……”左冷月无语:“你若是不回去,那我也管不着,但我没那么多时间顾虑你,过时不候,等你想走的时候自己走吧。”
文枭会招惹上这样一个人,也真是老天爷对他的报复吧。俗话说得好,恶有恶报,文枭如今得到的一切惩罚,或许真的就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
“文枭,你冷静一下,如果徐云会去做的话,那这件事情说不定就不是虚无缥缈的。我了解他,你也了解他,我们都了解他。”虞美人道:“给他点时间,好吗?”
“我是个废人,我不怕,但我怕连累他继续为我操劳费心,我不想让他这样了。”文枭道:“我不想看到他为了虚无缥缈的事情而奔波,不想看到他因为我的事情受累劳心……”
今天得到的这个消息,让秃鹫的心情非常美妙,兮希霍和*图*书亚族人,珀伯玉,这些东西都已经是地下世界的老传说了,怎么可能找得到!文枭这辈子就只能当一个废人了,这对于秃鹫来说,是那样的美妙!
“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事情。”虞美人摇摇头。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白小叶道:“莫叔叔,这是高额度的透支卡,在琴岛您肯定要有消费,这个卡就是拿去消费用的,比带现金方便。所有的费用都算我的。”
看到左冷月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莫问天才伸手接过了白小叶递过来的心意,这当然是好呀:“小叶真是懂事儿。”
虽然白小叶是徐宸的女儿,但莫问天并没有什么特别针对的意思,反而很怜爱,或许是爱屋及乌吧,毕竟她也是左冷月的女儿啊。他也不是当年那热血小青年了,人已步入中年,很多事情就看的淡了。
“帮我照顾下文枭,我出去一下。”徐云起身对虞美人道,这里的人除了虞美人之外,应该没有人会留下来帮忙照顾文枭了,因为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搞清楚,徐云也不敢擅自留文枭一个人在病房了。和_图_书
文枭连连摇头:“我知道,以你的能力,对付两个刑警不是什么问题……算我求求你了。”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奇迹的,你应该试着相信奇迹的存在。”虞美人不敢轻易把一些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毕竟文枭还不能得到她的全部信任:“你要做的就是等待,别让徐云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窃听者自然便是昨天出现在文枭病房内的秃鹫,秃鹫没想到对方那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但是他并不害怕,因为他们虽然知道有人出现在过病房,却并没有任何头绪能深究到他。
徐云这一说走,其他人当然也坐不住了,莫问天来到琴岛之后,一直就没去过其他地方,早就憋的不舒服了,现在徐云的恢复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是需要时间,无需他再做什么太多的调理,他也就呆不住了:“那我也出去办点事情。”
可想而知,秃鹫这么精心的想要折磨文枭,他对文枭的痛恨那是多么的深啊!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仇恨啊,用丧心病狂来形容,恐怕都不觉得过分呢。
那些过往的云烟,对于莫问天来说,或许http://m•hetushu•com就只能当作是珍贵的回忆了。那些回忆又何尝不是人生的财富呢?
没有人知道,就在文枭的病床下面,有一个贴片式的窃听器,这属于高级间谍用品,可以抵抗一切电波扰乱的窃听装置,无限传输距离能高达将近五六百米。
文枭剩下的只有苦笑,兮希霍亚族人,珀伯玉……这跟让徐云去取龙胆,屠龙血有什么区别?
这时候白小叶在钱包掏出一张卡,双手递给莫问天,徐云能有救,莫问天功不可没,她当然不能像她妈这样不给人面子,虽然是大恩不言谢,但一些基本的东西,她绝对还是不能少的。
“你在琴岛能有什么事情可办的?”左冷月不以为然道:“你是我接来的,既然现在你也呆不住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别到时候让人说我左冷月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之人。我可不想背这样的名声。”
莫问天皱了皱眉头,卸磨杀驴……这怎么听都像是骂自己呢啊:“可我现在不想回去,我那么多年也没出来过了,出来这几天之后,我还真的是不想隐居了,那个……不然你就介绍我去什么燕京大学教个书?”